出版稿子

  • 我們會否是 最後一代看「新聞」的人?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視界 | By 林綸詩 2017-10-04 九月十九日,政府新聞處正式公布讓符合四項條件的網媒,正式進場採訪政府活動及記者會。 九月廿五日,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則在專訪中表示,最終台灣和香港的員工到最後只會剩四分之...
    2 weeks ago

6.30.2005

In the midst of my REM cycle

個夢發到一半就被清晨四點十的收音機吵醒
我肯定我對眼仲係rapid movement當中
六點到公司 出車接mc

聽日七一 今年想的不再是遊行
(舊年這個時候是在倫敦和大家猜上街人數)
而是回歸升旗禮
才忽然發覺, 哦~ 唔怪得要o係七一遊行啦
白痴

今朝rehearsal, 看到「假」升旗竟有點莫名的感動
一支國旗盛載著多少人民熱血
一支區旗盛載著多少社會關懷
....
係呀, 真係感動的
因為警隊的奏樂真的很棒

再看看興奮的自由行同胞
左影右影阻住哂
嘗試看穿那討厭的動作
照片可能是為給他那從未離開過家鄉的媽媽
原諒他吐痰吧, 他那麼孝順

明早0530要回到公司
我想我下午沒氣力遊行了
星期六也要0800 決賽錄影

今日除了被同事話我講野悶
叫我縮短下我的說話舖排之外
阿昌問我公眾假期要番工頂唔頂得順
我說一點也不介意, 仲有點興奮,
佢話 咁你arm呢一行了

由於是女孩子的關係
常被人借了去做咖哩啡和女司儀保姆
看多了很多節目
真的很喜歡General Program呢

做TV Production....
不做攝記/雜誌記者...hmmmm

ps 今日八左好多野, 嘩哈哈哈!!!!!!!!!!!!!!!!!!!!!!!!
pps 感激李生今天隨傳隨到, 但我以後真的不會再這樣要你接我了~ please

6.25.2005

窗上墜落中的雨水

一連下了不知幾多天雨
番工時行上行落放lunch時行上行落
可以知道擔傘的同事們是怎麼一個模樣

因為天雨 被派去香港仔接朱克老導演
咁就可以跟大半日我夢寐以求的「百年夢工場」啦!
車上和車長聽著徐小鳳 看著雨水
我真的很喜歡我的intern啊
朱克叔上車後 (他八十幾歲啦)
又用我的記者本色/性和他攀談

他說他從前什麼也做過, 連編劇也做過
oh, 編劇, 我說
我也想做編劇
「編劇要識講故仔」他說
「要識寫前已經識講故仔, 要講得好聽, 你識唔識講故仔?」

我就想起bitches comment我的遊花園同climax在後的習慣
還有阿昌批評我每次都有 「從前」、「講完」的低手法
於是我答 我覺得我d故事內容都幾好, 但人地話我d敘事手法有問題

朱生大笑 「可以慢慢學既」

唔, crime and punishment話 (大約這樣, 我不搬字過字啦)
世界上有兩類人: 一是會'reproduce'的'mass'
而另一類是較少數, 會'bring new words to his surrounding world'的人
科學家、作家、發明家等都是第二類人
我就諗 故古佬都應該係第二類

很多人創作都是將自己的生活感想串成一堆
有些人則調轉, 是為自己的創作而生活
例如想要詩人的哀愁 所以便自虐了
這是創作人極端的變態
我沒那樣瘋狂
但我意識到我也常為我的生命譜故事
所以我說的話不要盡信 我做的事有時不是真的:

那天出車時導演同cam man感嘆
一定要珍惜眼前人
是對的...但試問你怎可能同時珍惜幾個人?

你要他的愛情 就要放棄他的熱情
你要他的溫柔 就要放棄他的照顧
如果不同的是時間 而非空間
或許一切會更好辦

怎樣, 頂得順我的敘事手法嘛?

ps 今天還有雨 如果可以愛人像愛雨般的一輩子 多好
pps 這份intern的一切竟令我暫時忘卻其他夢想, 例如作家和記者和攝影和電影的魔力

6.20.2005

這樣的生活

番了一個星期工 (包括了星期日的錄影)
好累
但真係好開心
1. 做的東西是我喜歡的
2. 跟的人很好:
a. team人好肯教野, 亦因為咁, 我先可以學PA同Writer兩樣的工作
b. 好玩同好肯同我玩
c. 會成日俾野我做所以唔會悶, 我冇野做時又俾我唔番工或教我玩電腦
3. 算係三個intern中最好彩, 因為最多東西做又會同我吃飯

不如講下錄影
d小學學生都幾好笑
當佢地俾我出的問題fake到時仲好笑

有個阿sir好激動
成日同我地「拗」分
我地就用左部camera 5 mon住妗M後係Control Room講佢陰質壞話
哈哈 真係好賤格

So far的上班時間都不太regular
今天放了一個早上
這樣的生活真的特別珍惜假期
例如今個weekend放哂兩日~ 咁就興奮

而家放工就睇電視
番工就做自己鐘意的東西 (雖然都有壓力, 要好好記住production的細節)
得閒同男朋友仔或friends吃飯
工作以外只想著怎relax

這樣的生活
竟開始愛上

ps 原來阿曼同郎哥 (監製) 都係香港兩個劇團的董事
oh 港台的人真有藝術熱誠

pps 楊千嬅的「風采依然」很蔡德才

PPPS 經小愛一提, 今天是歐遊第一天一週年紀念
......有d感觸tim

6.15.2005

歡樂滿港台

港台附近真的很多人呢~
先有樂富提供escort service的李先生
(唔, 呢個service還會附送surprise, 昨天有人在華都樓下等個女仔番工喎~)
然後有剛被港台請了的hongling!

以後很多人可以一起吃飯了 (if 我regular的話)

講起吃飯
沉日阿蠢走過唻話 叫我係office的話就同佢食
因為...佢同班同事夾埋飛「的」食左$70
真係勁恐怖

至於我 就同左阿昌同阿柏食
佢地帶我番母校 (浸大can)食
超難食, equally恐怖

昨晚幫「醫學神探」做配角
我負責做衞生防疫中心的reception
副導話: 我嚟親都係兩個阿嬸兩舊雲咁坐係度
所以你由而家開始扮一舊雲就得架啦

咁我就開始催眠自己做一舊雲
都幾好玩
想率先睇到我一舊雲演出
可以睇下逢星期二播的醫學神探..
我沉晚就係著住o個件制服...
只係一件寫住衞生防疫中心的...風褸

上了三天, 挺開心的
因為覺得我跟的人 (Directors, PA, Writer)都好肯教
這兩天看了剪片、dubbing, 出去睇個場(有小學生競技@博物館), 自己寫/作了問題
佢地從旁都解釋了很多
個腦要努力裝!

ps 今天有人同我去又一城吃午飯
又有人放工拎傘給我兼送我回家
原來我一直不愛情至上
相信是人的問題....今天的雨很甜
但真的很大 -_-"

6.13.2005

我是要供強積金的咖哩啡

由蘇菲同juju的sms開始
oh, 祝我實習愉快! 好感動你們記得!
首先去人事部report duty
她說遲點我們要上半日course/training
學番政府架構的東西
又很'行'的提醒我們在政府機構做野要注意discipline同integrity
坦白說, 我真是會覺得這樣的機構挺有意思的 (比起商營機構)

之後落番華都大廈, 這兒確認是用手掌的, 好high哦
到dept briefing, 陳曼儀真是個大好人!
好幸福跟左佢~ 對我們三個interns勁好
有中大的我和阿蠢, 也有樹仁幾型的周雲
首先佢講左佢為我地預備的兩個月career paths
各位觀眾~
(大家一定會覺得勁arm我)
我首先係被分派去做小學常識問答比賽架!!
hahahahahahahhahahahahha 我真係當堂爆笑左出來
可能被人取笑得太多似小學生啦~
今日午飯後去睇佢地「埋版」
原來都幾學到野
個導演好認真, 所以我好尊敬佢 (學佢話齋這個都算悶show嘛~ 佢地係輪流做這些的, 遲d佢會做蠢的head, 做Animal Clinic Docu)
同埋佢要我幫手睇然後話credits不如加埋我個名
So embarassing!
阿昌話唔好要佢背鑊啦

阿昌同阿柏係Primary School Quiz的Programme Assistant同Writer
兩個都由tvb過來
但都似港台的人咁好人
講左好多野我聽 (真係教我點做一個PA同Writer)
仲可以學埋tvb個份, 好抵哦!

這個做到七月就跟曼儀做「可憐天下父母心」
documentary呀! 由reseach開始跟, 好興奮呀!
周雲都話:你就好啦, 有得跟曼儀~
yeah! 我話過唔鐘意做drama佢真係免左我 :)

但「醫學神探」都要跟兩三日
曼儀話drama係最學到野的, 要我地一定掂下
仲有, 聽日會幫「醫學神探」做大大配角
勁好笑, 佢地真係會係個office到亂叫人去幫手
阿昌都要做路人甲看護, 我做reception的護士

仲有一樣野要講
就係食lunch時同一圍同事飲茶
聽佢地講Eros講Wim Wenders講金基德
後來又有兩個同事研究一個法國歌手
Studio裡兩個同事又係度傾Panic Rm同Pride
好鐘意港台的人呀~
又'潮'又'media'又'好心地'

ps 今朝有dream guy打來問我有冇帶傘
然後他和我吃dream job前第一個早餐
再搭巴士去到dream company門口
真不像林綸C, 但好dreamy
(被蘇小姐話我們低了層次, wahaha)

6.12.2005

世界big picture

終於完成了暑假後第一本書 (哈哈係咪好恐怖? 奇慢...罪與罰還只是一半)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很喜歡個中心思想--天地之心
我們要明白天地之心就要學習宇宙的語言
天地之心是靠人的種種才得以滋長的 (例如幸福、或者不幸、嫉妒、甚至猜忌)
一個人現在死和遲點死是沒分別的
因為人死後都會成為天地之心的一部份
而天地之心會繼續滋潤著另一個能感受到天地之心的人

想起《通幽明之際》(哈哈, 九唔搭八得變態)
唐君毅話 若我們能吸納前人的思想文化
那無論死人生人都「通」了
大家在一個大畫面裡互利交流
有點似天地之心的概念

這就引申到李察講過的縱向關係
我們現在和家人戀人親人友人的是橫向關係
若我們能認真的和貝多芬、莊子傾計
這縱向的認同, 甚至不認同
對我們來說都是十分有益的

我覺得這樣的世界很美
The Big Picture...
全部人都係裡面
好似幅School of Athens
不分時空不分時代的把全部人集合一起
這是人類文明可以做到的
亦係對人類文明最高的歌頌


講番本書, 仲有一樣好鐘意的
少年很喜歡和大自然的物件談話
我細個都鐘意同風說話
少年和太陽那段最深刻
少年發現太陽應知道怎樣去愛
因為它只要近地球多一米 地球就要焚燒了

說話是為了溝通 溝通是為了解
只要我們嘗試靜思每一樣東西的存在
便是和它們在說話了
這便能了解太陽、星宿, 甚至微風中並看到最高的哲學

好想告訴小時候的我呢

6.08.2005

來來去去都係咁


前幾天遇到一個人
一個迷上紡織品的人
一個認為手帕也可以做展覽的人
我原來是見過她的
之前為的一個fashion designer做photog assistant時
她也是捱義氣幫那designer手, 統籌下同做下model, 好友善
這個圈子來來去去也是這些人吧 (在香港)
同佢傾傾計
說上環 (她店的位置, 來了一年多對那兒的歷史很有興趣)
說壽衣 (她以前做電影服裝的, 現以殯儀業為鄰, 忽發奇想人若可以揀不同百類的壽衣, 我說這多幽默)
傾落真的覺得世上有無限可能
但只是藝術家文化人才會幻想和實踐它們
因為這都是要用愛世界的愛去推動


昨晚蘇先生send來東英大廈改為零售商場的消息
想建類似銀座的物體
好呀, 反正香港來來去去也要建這些東西
是否真是那樣少的人才會對這我們的香港有感情有attachment?
例如那個圈子的有錢藝術家? 或像我這樣無聊到不得了的small potato學生?
然後我竟爆了一句:
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是屬於我們的
頓了頓
香港的年青人們
你們擁有什麼? 有權改變什麼? 可以保護什麼?

6.03.2005

談電影 - 兩部又一部

由於上個entry被橋類物體寸親
這個entry談電影不敢再提對白

所以今次首先是背畫面
昨天電檢看了套南非電影 -- The Stars in the Ditch
鏡頭frame得何其美, 令我想起岩井俊二呢
人生裡你遇過多少動心的畫面?
風中搖晃著的木欄...
石坡上隔開了的池水...


也談談之前看過第二套非洲的電影
他們真是另一個世界來的
Hotel Rwanda
大屠殺, 動武的人覺得畫面是何其淒美
我不想記住那些殘酷場面
較深刻是紅十字會在邊界設的救護站
有著多少難民, 也有著多少志願人士
那個是充滿愛的國度

兩套電影都再次提醒我兩個好行的道理:
1. 我們真的超幸福
2. 我們真的要盡力幫幫第三世界的人, "The"的愛滋病患者, "Hotel"的難民
我可以做幾多? 學"Hotel"裡的記者話齋
"Yes, they'll say 'Oh my, it's horrible!' and then go on eating their dinner."
(Sorry 還是背了對白)
這是記者的無奈
就如任何媒體人的無奈
任何想影響人心的人的無奈

另外
之前看了感官樂園
想講番我的解讀

男主角只是想用自己的方法過自己的人生
他無意去傷害任何人,他有盡力的
但世界也不容許他這樣做

所以最後只能練成隱形術
才能和自己愛的人一起
才能過自己喜歡的生活

我也想起21克生命有多重
這套戲最尾一幕是兩個人站在磅上
也只有零重量

生命要有幾輕
才可以在這社會在這世界(不想用城市因為怕會elabroate為更長的城市理論)
做到自己想做的東西?

ps 我樓下顆大樹今天被砍了...頂!

6.01.2005

終於有用武之地!

昨早RTHK General Programme interview
撞到以為自己in PR的秦俊偉
我挺喜歡in我的兩個人 - 一個陳曼儀一個Simon

由於我self introduction時講左我好多gap野
Simon竟無啦啦話: 我想你都係會為左一d好細既野而迷戀一樣東西的人
你可以給個例子嗎?
我說了黃耀明和自助餐式人生態度

有一part佢地問我有冇睇港台呢排的節目
我話有個講SARS, 我唔記得個名
Simon就話咁你講d劇情唻聽

睇慣我od的人應知道我是背對白能手
電影電視舞台劇我都automatic入腦
於是.....

我連珠爆發左上集既劇情
「咁個男人原來就有個女係內地, 咁就證實左係內地感染...咦, 係喎, 唔係沙士, 係禽流感...係?, 咁個男主角同女主角就成功破左單案啦, 佢地去探番個男人就見到個男人好嬲咁出唻喎. 原來傳媒爆左佢內地有頭家出來, 佢搞到好冇面, 於是決定 (下刪數十字)...咁個女主角就話不如我地搵社署幫下佢地, 個男主角就話, 唔, 你有時真係似個社工多過好醫生!」

佢地呆左
陳曼儀只好兜話, 唔, 你背野咁叻所以會考考得咁好呢?
妹妹一定好大壓力啦 (我self intro講左我好鐘意教個妹)
Simon就話 不如你講多d你個妹d野, 我好有興趣聽

真係一個gap到爆的interview

之後
今早就收到人事部電話
General Programme想請你, 唔知你有冇興趣呢?

但我未in Public Affairs個邊, 怎可這樣快?
打去找G.O.求救 (之前Phoebe叫我找她的)
Phoebe放假, Dr. Leung冇返
後來Phoebe竟然打我手提同我講清楚G.Program同PATV的分別
仲教我點拖....萬分感動

結果
由於我foresee到呢個暑假我都會有用武之地@Simon&曼儀到
我都是選了G.Program

多謝蘇菲同祖喬

ps 背句近期看了的電影對白:
3-Iron: 真的可以隱影, 又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