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我和達明一派,同生在1984。對我這一輩,他們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
    2 months ago

12.30.2005

如果..愛

很久以前留起了專欄講《如果.愛》
不久之後和媽媽去看《如果.愛》
很久之後終於在這兒補寫《如果.愛》

馬家輝: 如果愛,如果不愛
我們花了太多的時間和精力去證明如果背後的真相。
於是我們妒忌、試探、惱恨、取捨....
所有所有的伎倆都是為了找尋一種確定的證據,
好讓自己以為找到了愛或不愛。

記得自己從前很喜歡想:他又有沒有愛過我?他是否欺騙我的感情?他對我好是否因為我對他好,或我容易tum?
一年串問題質疑負過自己的人
或者我一廂情願愛過的人
或者只有數面之緣的陌生人

後來和李祖喬談
他說不相信世界上有人真的有心會欺騙人的感情
要換取一個人的感情
自己也必定要付出
若你有一刻感覺到對方的愛
無可能是他100%的虛偽

就算他騙過假過100小時
總有一分鐘他的愛會如他的眼神般真誠
如果自己真正愛過他
何苦要花時間和精力去證明真相
一分鐘已經足夠了

金城武、周迅、張學友
就是執著要證明自己愛或不愛 
強迫他人愛或不愛

如果忘記愛
如果害怕愛
如果你愛
如果我愛
都應該感激給自己愛的機會

12.27.2005

Greetings suspended..

Oh my dear loyal readers,
I'm so sorry that I haven't said any Christmas greetings on this time.
You all must be very disappointed that I haven't written for so long.
Things have been quite tight on me,
espeically the clench on my mini van which I'm learning to drive...

I have to turn to my freelance article now after this piece of arrogant speech. Bye. And just in case, HAPPY NEW YEAR~

PS. Sophay is working these days too. The media never rests.

12.20.2005

世貿後講電視傳媒

世貿會議舉行前, 覺得很興奮
因為預見全香港都要倚賴我最喜歡的行業去接觸這件國際大事
我很喜歡那個感覺
那個彷彿看見每家每戶捕實個電視的感覺

傳媒應該是用旁觀者的眼光去報導吧?
姑物論心裡是否有stand, 傳媒是市民的眼睛

眼睛, 圍欄上的眼睛, 防線上的眼睛, 場館內的眼睛


(攝於示威區裡望出示威道路)









世貿會議其間
我放棄用旁觀的眼光去看
忍不住做了示威吶喊的其中一員
(其實真的很想搏命攝影, 但最後不好意思不為他們的命)
卻有機會旁觀了傳媒

不愧為自己本科
傳媒的威力真的很大
搧動市民的愛恨

我不是要罵
而是真正看到傳媒的兩難
如劉進圖所說, 要報導世貿各方面真的很難, 做電視的更難
難怪蘇鑰機談得這樣「化」
若不是自己身在灣仔多天, 加上獨立媒體及自己朋友的經歷, 很難相信媒體刪走了多少東西
那數目是那樣決定性,那樣自動的偏頗

只播最精彩部份
1. 尤其電視傳媒, 大家看到「暴動」, visual上很好看, 但「暴動」前警察的胡椒噴霧卻沒有了, 因為之後的反抗更好看。其實他們不是在衝擊,他們只是在靜坐在唱歌,頭兩排的人被催淚前只限于在擲膠瓶,後面八排加市民一起吃胡椒炒催淚蛋,結果出街的就 是他們自衛和反抗,各位家庭觀眾就話「嘩, 作反啦! 淪陷啦!」冇計,他們拆鐵枝自衛好看點。

2. 警方不讓示威人士用hi-fi,韓國人分泡菜給香港人吃,水炮射到大量市民和記者,有身份證的人士黯然離開告士打道都不會說。因為其他visual上比較好看。

自己一向幫傳媒
也不太反對有時為了更sensational要做很多選擇
辛苦撲新聞回來
老細覺得邊條好睇就出邊條
那有這麼多篇幅?
傳媒是奸的, 尤其日日出餵你吃影像那些
慘得過你們真的飯來張口

它們做很多事很不公
但根本在電子傳媒的流程和性質「不公平」是無可避免的
而觀眾是那樣倚賴影像傳媒
一切只是套它們刪剪出來的戲
演員因它們而存在
它們因觀眾而存在

那頭盔、那勇敢的臉孔、那堅定的眼神
只是一個"please believe me"的哀求
因為他們都太假了

12.19.2005

無間回憶

無間道裡有一幕
是回歸那個晚上
警察換帽徽
國旗上揚
黃秋生釘好曾智偉的相片
從此他的朋友和目標都變了
曾智偉在房裡自己哭泣
轉過頭和人歡呼飲杯

歷史洪流裡
我們同時經歷著大事和自己的小事
自己的事靠大事的日期記住
大事靠自己的事的感覺留上印象

12月17日
香港警局震tun tun發催淚彈
農民激烈衝擊防線騷動
紅隧封閉交通癱瘓

我整天在200年歷史的薄扶林村影相
有一個黑社會青年為我引路三個半小時
我看見另外一個世界

地方經歷和自我經歷在這天重疊著
我們都是站在自己和世界中間
五十年後
我會記起他們在我們城市抗爭時流的笠椄O舊村中陌生朋友的背影?

12.16.2005

最敬佩的人(三)

他們在我旁邊一個一個的跳下海
我穿著厚厚的大衣 寒風凜凜
海上一點點橙色浮浮沉沉
要捕擸他們的不是上空的麻鷹
而是會展裡面那些視而不見 充耳不聞的PK

他們在街上大鑼大鼓 時叩時走
香港人在旁拿出相機
有些還說「真不明白他們為何搞這麼多」
就是因為旁觀者的麻木
他們才要跪損膝蓋喊破喉嚨
旁觀者卻反過來怪他們的激進

天理何在

那不是嘉年華
也不是戰場
只是幾千個掙扎的呼聲哀號
為什麼香港人還看不懂?
市民為什麼當看表演
傳媒為什麼當上沙場

詩意不再
先鬧明報
1. 佢地跳海,標題竟寫引起主張和平人士不滿,文裡明明寫不少人報以掌聲
2. 樂施會話世貿幫到中國人權,但工廠工人失業問題日趨嚴重,標題竟只寫前者,不寫後者
拿定標題的人掉落海啦

後鬧TVB
1. 中大學生報的人話TVB係勁和平氣氛下戴頭盔,連攝記都係前線都唔戴,抹黑,無恥!
2. 世貿新聞宣傳片,剪哂d記者好似去左伊拉克咁的shots, 懶哂為市民披荊斬棘,以為咁d市民會鐘意睇,會覺得佢地好偉大! (雖然大部份真係會咁諗....)

昨天去到示威區
看到他們把三步一叩時的手套放在地下
砌成WTO X
X字還是紅色的
(之前有些人有血紅手套我還以為他們弄髒了)
真的很有系統

星期日, 一起來做揮動手臂的其中一員吧

12.13.2005

最敬佩的人(二)

James Nachtwey Witness Photographer
他不只cover war, 還有poverty, 還有所有他覺得需要cover的東西
看了一個關於他的紀錄片 (紀錄紀錄的人~)

在煙霧間一個雙眼被噴霧所傷還握著相機的人

他說
每到一個地方
那兒的人都會教他新的東西
他一直走一直走
不誇大自己的經歷
也不吹噓自己本事或勇氣
他很沉默

如果他的生命只能分成兩個個體
那就必會是他和世界
波斯尼亞的激進青年、印尼的窮苦家庭、科索沃的傷者、尼加拉瓜的屍體
他們都輪流教育著他
教他哀傷教他悲痛
也教他勇敢教他堅持

我敬佩他
其中一個原因是他也是為攝影著魔的
攝影不只是按下快門或曬相
它本身是有道德責任的
任何藝術都是有道德責任



(昨天在維園做民間監察世貿聯盟的義工
閒著時去拍了一些人
反世貿也是道德責任)

12.08.2005

最敬佩的人 (一)

「auntie, 你是我很敬佩的人」
她不是什麼知識份子
也不是為人爭取了什麼

她只是簡簡單單做了賺錢照顧兒子很多很多年的母親
七年前, 我和媽到三瀋市探望她
只知道她的丈夫不工作
每天待在家中又不會她說話
今年她回來,我還知道他會用髒話罵她

那個丈夫不是沒有工作能力
只是不會去做工
什麼家務也不會做
只是和兒子玩玩
每天回家也看見他, 做工完疲倦得要命還要看見他

媽媽教落不准話人廢
但我想這個男人真的比廢更廢

這麼年, 她也是一直那樣過活
(當我考完會考, 識到大學的同學、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拍拖..她還是那樣的生活)
我想到這麼多年,這麼多年.....

敬佩不是以她為模範
因為敬佩二字對我而言
是我一定做不到
我是那麼敬佩那些固執的生活下去的女人

(李祖喬又一定話我genderized這些觀點..)

記得之前讀琦君的〈髻〉
作者的媽媽就是一輩子堅持著鄉村女人的身份
她爸爸娶個時髦的二太太
媽媽也不會刻意打扮也不會刻意交際也不會刻意討好丈夫
就是敬佩她可以執著一輩子...

12.07.2005

維園阿伯原來是教車的!

去學車
未過馬路已看見勞康言從車中下來
大家原來都是李健的學徒
我第一個問題是: 你師傅惡不惡 罵不罵人
她說: 他不曾鬧過我 你快換了你那個

上貨車
勞康言的師傅跟我的師傅談124遊行
我那pk師傅說: 陳方安生根本就不應該去遊行!
勞康言的師傅說: 人家是普通市民為什麼不可以去.
我的師傅說: 她是退休公務員, 公務員怎可以去遊行!
勞師傅說: 她退休了就是普通市民, 怎麼不可以去?
我師傅說: 佢阿哥單野一定係中央而家醒佢啦! 佢個時在位架! 佢阿哥咪冇事! 哼, 而家抄番出來等中央教訓下..

我要換師傅
我要換勞康言的師傅

*

個人對陳方安生的感覺不多
只覺得她是聰明和被董搞到要辭職
大家就當佢神咁拜
不過老是覺得政治是黑暗的
背後發生什麼事情我們也不知道
可是這並不代表我們就要拒絕政治拒絕自己的發言權
因為這是injustifiable的
無論陳方安生係咪香港良心係咪做緊騷
佢都可以去遊行
無論我明不明白中央和曾生在玩什麼
市民都應該盡力政府在做什麼一回事

近來在想
為什麼人對'justify'這個觀念那麼弱?
世貿幫很多人賺到錢justify到佢令很多人窮到?
中央係我地大佬justify到佢話乜就乜
保得住市場自由justify到工資激低
香港賣地旅遊主導justify到關閉箍死牧業豬場

咁頭腦醒目just唔justify到對社會沒同理心沒關懷?
梗係得啦
因為社會的上層運作沒有了頭腦聰敏的人
整個經濟都會被拖跨~
而且他們都是有能幹之人
不應質疑他們的理念和選擇

覺得走上走下的人的路越分越開
賣身給經濟體系的人越走越高, 看不到下面的人的痛苦
決意幫基層的人越走越低, 做不了權力者
這個世界就是一路有人踏爛草地一路有人施肥救亡
只是踏草的人以為自己正步向光明的未來

好多牢騷

12.02.2005

Gifted

爸爸買了隻很漂亮的小飛俠鋼錶給我
我興奮了幾天
妹妹說:這大概是他給你最好的禮物
...除了我之外

Yes, she's my toy.

*

有些學者居高臨下
有些學者不問世事
有些學者只信理性

聽了最後一課陶國墇
他的知識加解戲功力比我認識的任何人都強
但一直不覺得他是高高在上
他寫過哲學的陌生感但他毫不陌生
今天他終於揭盅了
「我沒有宗教信仰,但我有宗教情懷」

宗教導人向善
但我覺得宗教更似導人熱愛生命
不是在天堂也不是在地獄
在於這一刻這一個世界
教你擁抱每一個人每一件事

「獨然與天地精神相往來」
他說這大概是他的宗教觀
想起李察說的cosmic religious feeling
那個和宇宙緊扣的感覺
這也是天主給我們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