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我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達明一派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情歌類的社會主題,當中有不少篇幅更是描...
    1 month ago

3.24.2006

當你的中同楂車時

上星期日回中學影畢業相
離開的時候 麥基問我是不是回家
不如兜我番屋企, 她的車泊了在球場側
(是那個我們從前買飯的球場)

我爭著坐前面, 說要觀摩她的技術
(話哂我都識架嘛!!! 學下自動波囉~ kidding)

我小小的中學同學
坐進司機位
眼看起來多麼不合適
像禮物小精靈搶了聖誕老人鹿車上的位置
小孩子在大人的座椅胡鬧

後面還有Gerbo和Jojo
兩個女孩bi li ba la 很興奮

車子開動了
徐徐向前
竟然點騰雲駕霧的感覺
因為...很超然 (常濫用這個詞)

身旁身後的人 其實都長大了

電台碰巧播著「好天氣」
那是我們的會考歌
Gerbo說

分別的時候
其實我是很不甘願的
突然很不捨得
很不捨得那個逝去了的中學年代
不過 它其實真的已逝去了吧

(我們總愛抓著一些以為代表到某段日子的東西
但其實它們早已不同了..)

*

大學生涯將要結束
泛起一串串從前關於日子逝去和新階段開始的情緒
例如捉不緊中學的單純、望著長大中的自己和朋友的無奈
近來還發夢中學老師問我找到工作沒有

記得我選了新傳後
中學有幾位老師都問我找到原因沒有
拔尖的學生
都太興奮了
沒有判斷清楚
讀得到, 為何要去讀一科不用讀的東西

潛意識裡
我還是那樣介意我的中學

3.13.2006

Bauhinian Rhapsody

繼續寫一些沒有人想看的東西

看了我的第二個晚上...
這晚水準之高應夠出DVD, 太興奮了~ wahaha
亦應是我現場聽過最好的音樂會
(可能因為光天化日和漫遊拉闊我冇去啦呵?)
真的是個很好的音樂旅程

何謂音樂旅程? 有聽音樂會以外的bonus也
(明哥今趟真是變了個牧師,勁preach music religion,
交待了很多東西, 表演了很多東西, 如他最後一晚的聲線那麼令人滿意..)

****禁色 x Erik Satie (x Japan X 三島由紀夫)
靜靜地聽著Gymnopedie No.1等待禁色的merge入
背景有John Wong的電腦graphic
像從前電腦screensaver的墜落的雨點
耳朵觸到「愛本是無罪」時
想起那個還未懂愛的小孩坐在書房
看著電視屏幕的雨點
禁色 也是關於一間房

****Oboe x 罅隙 (x 蔡德才鋼琴 x 明哥靚聲)
James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港樂成員
oboe襯人山人海的音樂很好聽
而且這是我聽過最好聽的歌
明哥最後一晚唱得很好
把你放到和現實差一個罅隙的國度

****紅色 x 步伐 x 下一站天國
本來不太喜歡這首歌
看著台上的他用漫不經心的腳步
像要走進天國
身軀的血滲出外衣
不用害怕死亡
黃耀明送你一朵玫瑰花

沒錯, 我們就是那「明哥企係度都會好鐘意」的膚淺粉絲 --Jam
其實他不用慢步不用流血
因為他就算lud咀
就算自以為穿上那件斗篷就會像小王子遇見的那個機師
就算講音樂出處講左十個「法國」
就算是個100%自我陶醉的自戀男子
台上的他早已是神
走進紅館
若是他表演
請別把它當作一個音樂會
這不只一個音樂會

延伸活動:
1.等dvd
2.借The Cook the Thief His Wife & Her Lover (1989)
(原來友情歲月的前奏是參考這配樂, 黎妙雪都推介過它的美指, 原來配樂也很好)
3. download下出現過的英文歌, 同埋莫札特不死之謎英文版, 應該沒有明哥x基爵x jason那樣驚嚇..
4. 撫平自那晚後湧起的情緒, 還有不只與他有關的回憶
5. 嘗試不去想, 明哥老了, 因為二十一歲的我也愛他愛了七個年頭

*

我知悶
好, 等我講下第二樣
上個星期電影節飛寄到了
今天也拿了HBO pass~
這會是我最壯觀的電影節
我想我一定不會再看這個數目
我愛電影的方式和我愛吃東西的方式不一樣
(只是今年是最後一年學生價~)

3.11.2006

「每個人心入面除左有一座斷背山外,仲有一個十字架」



那是明哥最後一句震憾的說話
這句話和昨晚的一切
令人久久不能釋懷
還有買埋今晚的衝動
雖然我明晚也去
希望那位為了這兩晚而放棄去北京採訪的仁兄也會覺得值得

關於昨晚我有很多想寫
可能應該由那杯popcorn說起 (紅館的爆谷很貴, 多謝請客!)
可能應該由舞台技巧和服裝說起 (令人泛起感動, 不只從音樂來的感動)
可能應該由蔡德才的輪廓說起 (我坐得真的很近!)
可能應該由明哥唱rap說起 (和他說話的詩意程度一同突破)
可能應該由曲目說起 (除了大亨, 全部都喜歡)
可能應該由港樂說起 (人山人海的歌, 本來就華麗得應由管絃樂拉吧)
太多太多了, 要寫多幾個entries也不夠

我沒想過這可能是最合心的live
真正的原因是
如果你喜歡了明哥和人山人海很久
這真是一個時光倒流的音樂會

你會記得光天化日演唱會那次的《暗湧》
你會記得漫遊拉闊那次的《禁色》
你會記得只出過一次live的《罅隙》
你會記得蔡德才第一首較hit的歌《我們不哭了》
也或許...是我太懷念那個《友情歲月》/《如果你愛我》/《春光乍洩》/《小王子》/《隨身聽》/《下一站天國》/《美麗在心頭》 的年代

今次是我第一次買了飲品進場
我吮著飲管看著台上的黃耀明
感覺自己像個嬰兒哺著牛奶
Feed us with your music, gently.

3.06.2006

This is so beautiful..

3.05.2006

斷背山的羊

愛 像羊群蔓延
暗暗地綿延整座山
一夜大雨之後
雨水洗掉羊兒的記認
洗掉從前未愛你的我
我們分不開智利人和我們的羊
分不開我愛你和愛她的心
我帶著混亂的羊群下山
在山腳被主人責怪
羊的數目不對 有些羊更不是上山的羊
牧羊的人也不同了 何況羊
紋亂的情緒 纏繞著發現愛情的人

然後你我離開了斷背山 離開了羊

之後我們再到過不同的山
但一切都不一樣
因為那兒都沒有羊

斷背山上 至少我們只有牧羊的生活
之後 我們還有婚姻生活工作生活家庭生活

我拒絕再和你過牧羊的生活
我再沒有從後摟著你在你耳邊說話
我再沒有騎上馬背轉身離開還可期待和你吃晚飯

所以最後你像那被山狗殺了的羊
橫屍山野
我還在苟且偷生

3.02.2006

病人睡語

1.
潘國靈說病是一種陌生化
昨天無力躺在睡上
聽著遠處地盤泥沙的滾動聲
瞇著眼看萬天飛揚的微塵
玩弄著床單的波浪皺紋
挑戰著自己的肺容量

生命是如此容易過去

2.
原來一個人一天是可以吃那麼少 睡那麼多

3.
不要問我為什麼不去看醫生
胃嘔完 腸瀉完 自然會好
那些餃子滾壞我的身體
我是不會再讓西藥作進一步的侵襲

4.
對上一次大瀉大嘔是第廿九屆電影節
(去不了和喜歡的男孩看電影)
原來病這回事真的可以有規律的來個一年一次, 但每次提早一個月
今次生病適逢是第三十屆電影節節目表出版的第一天
(男朋友問在家悶不悶, 拿booklet你看消消遣)
下年可會是藝術節的檔期

5.
橫豎我多經驗
應該和大家分享嘔吐時的飲食清單:
第一輪: 多士 + 葡萄糖水
第二輪: 粥水 + 葡萄糖水
第三輪: 粥 + 面包
第四輪: 通心粉 + 寶礦力

6.
係呀, 其實我咩事呢
事綠零晨12點幾吃完火鍋
五點幾開始嘔, 之後分別隔2, 3, 4, 6, 8個鐘繼續嘔
第二朝立刻打俾一起去打邊爐的朋友
準備集體告它
可惜原來只有我有事
報紙也沒有說什麼

7.
最討厭那一刻是第二次嘔
因為我第一次嘔完沾沾自喜地洗了廁所
以為最痛苦的已經過去了
結果我決定用膠袋

我早死
未必因為我病多
可能是不環保的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