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我們會否是 最後一代看「新聞」的人?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視界 | By 林綸詩 2017-10-04 九月十九日,政府新聞處正式公布讓符合四項條件的網媒,正式進場採訪政府活動及記者會。 九月廿五日,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則在專訪中表示,最終台灣和香港的員工到最後只會剩四分之...
    2 weeks ago

6.30.2006

少女22發花癲

剛移民溫哥華13歲
不知為何中文程度比當地的人還差
有個男孩子玩新生, 走過來對我說
「你知道思春是什麼嗎?」
「....我返屋企問媽咪」
第二天我告訴她媽媽輕描淡寫的解釋
他有點害怕的問
「你真的問媽媽? 你有沒有告訴她是我問的?」

22歲的我看完渡部篤郎的《繼續》
竟然發起花癲download了七張他的wallpapers
背景這張就是其中之一
自己也驚訝自己發這個神經
哎唷...真係好型呀, 看完大結局呆了一晚
所以話, 男孩子的性格 (角色的...)真是很影響他的外表
君不見他在Beautiful Life裡面如此有味道
現在看他的雙眼彷彿看見他等待被救被愛的心靈
Kill me!!!!!!!

請不要嘔吐, 我還改了我blog的description

More than a fragile sculpture


(1990) 很好看的文章。周耀輝寫得很好

我們甚至連你在哪裡畢業,家住哪裡的客套話也沒有說過。直至八五年,那一年的五月,我們一行十一人一起到中國黃山旅行。有那麼一個晚上,我和黃被編到同一房間?。房間很冷,很黑,也因此顯得很空曠。我們躺在相距甚遠的木板床上,竟然攀談起來。他當時說的話我已經記不清了。我只記得他說了許多關於他的過去的話:他就讀工業中學對他的影響,畢業之後所走的路之類。那是我第一次深深的感到,這個比我年輕幾個月,看起來卻年輕好幾年的男子,原來並不僅僅是尊漂亮的雕像。他是易碎,也曾碎過。在高山的空間,我還記得他的聲音比「明曲晚唱」好聽得多。   

旅程之中我還發現了他們一眾寵他的另一個原因。黃是個很懂得說故事的人,無論在火車上,飯桌前,他們總堆著他,聽他說故事。而黃便會像個魔術師般,從他的帽子?掏出一個又一個的故事來,音樂的、電影的、文化圈的,彷彿說之不盡。那時他描繪電影《BLOODSIMPLE》述說一部載著屍體的車子在田野間輾過,留下兩道胎痕的映象,至今我還清清楚楚的記得。

記得motclub音樂會那次,明哥冒著被台下歌迷dup的危險,打了個越洋電話給周耀輝,祝他生日快樂。大家等了好久,電話才駁接上,明哥講電話也講了很久,還要我們對著電話嗌「生日快樂」,那時覺得,明哥對朋友真的很好,而且是傻的。

如果可以睡覺前聽他說故事,磁力一定很震憾,幸福的周耀輝。

(關於周耀輝,除了是我最喜歡的填詞人,我能說的就是他曾為愛情放棄學業的事,讀讀下離開了歐洲,大家都以為他為政見、為國家什麼,原來只是因為要去追一個愛人。故事好像是這樣的。 )

ps 因為剛買了電幻狂想曲的dvd~ 要紀念一下這件大大大大事
pps 我要找Rock Me Amadeus做我的鈴聲, 不過唔要蔡德才rap版.......

6.27.2006

等雨水撲熄火焰

又有片, 小販管理隊又出事, 趕到人地跳河

中學有位女先生, 在我中四時告訴我, 她說這個社會不適合人長大, 所以她不會生育
她是好端端的一個人, 開心白痴好人有信仰
長大了我明白
她是怕她的小孩不懂像她在這個stupid的社會自處

沒有士多, 為什麼就不要小孩?
因為我唔想佢從小就只有百佳同Seven揀
到佢出世, 肯定小販都唔多見個
我很喜歡小販
我一見到佢地就彷彿見到個「抵」字o係度seduce我
我前天還在街邊買了個小飛俠時鐘
絲毫沒有被rip-off的感覺, 相反, 是覺得給了剛好的價錢

某議員說, 要想想辦法弄個市集出來, 管理好d小販
oh mi 吉! 不要又整那些什麼墟什麼墟, 註定執笠
這社會最慘之處, 是你其實明白d管理隊的立場
但問題就是沒完沒了, 怪不了誰, 人的社會就等同一大堆解決不了的問題
正如其實去到最根本, 沒有人幫到拾垃圾的婆婆, 也沒有人能改變到忤逆的年青人

stupid野仲有
小橋流水不見了
還有我在花墟影的:


小橋流水是中大靈魂中的靈魂 (你用腳走過多少次下山?)
我想起以後的師弟師妹要經過那些石屎地和渠水就心up
花墟的店舖常常擺得過份, 超出店舖面積, 行人就是要慢慢窄窄的走
但那不是花墟應有的環境嗎?
夏天雖然很擠, 但花香令人都嗅不了汗味
你他媽的放那些歐陸矮柱幹什麼?
真正阻街的就是這些跨過還會碰到小d d的怪物

其實我還本想說說我的工作....下次吧
最美的東西還是要靠大自然
今個星期又下雨了 :)

6.24.2006

電視

係..其實我現在在香港電台電視部工作
很多人還未知道, 我承諾下個entry會講了
(不知幾多世前說會交待一下, 畢竟大家也是關心我的嘛)

今晚播《鐵窗邊緣》
想起那天竊聽到cam man談拍這個節目的事
他說拍這個節目最不願意是那些夾心懲教處人員
今晚看完才推斷出為什麼是他們不合作
夾心懲教處人員即是那些不是高級到可以出鏡做耶穌
(半drama形式的, 所以有真人做教訓/輔導/執行紀律的角色)
而是負責將個case屎犯人押來押去, 又要book房做訪問的懲教專員
cam man 說, 老細鐘意 (港台etv的), 高層like kee (出鏡嘛), 犯人唔介意 (那些多是信了主, 基督教那些魔力嘛..)
唯獨那些夾心專員覺得多餘
梗係, 最煩佢地啦, OT肯定冇加錢

紀錄片總會煩到一 些人
小妹做《父母學堂》
case們阿媽阿婆阿女輪流嗌唔想
出鏡好leung
我唯有將一個月前的工作重新再做一次---又找case去了

兩個導演已經開始拍了些footage
又要顧住唔同個小朋友玩得太埋, 又要顧住唔好減輕到阿媽的情緒, 又要顧住阿爸唔想你留太耐
返到來開會大家再為衛生署人員參與比重及可行性傾一大輪
世界不是為給你紀錄而存在
我在公爵街的鋼窗邊緣想了很久
其實我有沒有能耐拍紀錄片?

*

不如講講我放棄了的drama (其實係唔啦更的,見上面的定看得人也悶了)
今日妹妹提起《火舞黃沙》一句quote
蔡少芬: 我唔係愛你, 只係因為從來冇男人咁對我, 所以我先會感動
林保怡: 咁有乜分別?
對男人來說,愛情是前所未有
對女人來說,愛情是前所未有,但要再加一點點東西
我不知道其他女人,但對我來說,那一點點東西是荷爾蒙激素,通常大家稱之為感覺
不過蔡和林終歸也一起了
美妙的部份在於,大家也知道若有第二個林保怡,蔡少芬其實還是會搞不清感動和愛的分別
因為她是女人

6.19.2006

星期六是我和李祖喬十三個月紀念
這個歷史時刻比一週年對我來說是更有意義
因為它衝破了我最長的拍拖時間
為了這樣, joq送了我董生的自然史三部曲第一部
《天工開物.栩栩如真》
仲話如果我地一年後,兩年後還在一起的話
他會送我第二部和第三部
幾好呵?

兩年後..
24個月後會發生什麼事?
總覺得越近22的時間, 會發生的事比任何時候還要多
25歲或30歲後的日子像濃縮了一樣
可能是女仔吧, 30歲以後好像被壓縮成一個整體
那個整體叫 non-青春
彷彿30歲以後什麼也不能發生
沉日星期日明報有journal師姐徐岱靈 訪問
好一個浪遊25歲的女孩, 也說
「要趁後生出去睇,因為人到30歲,就會開始想安定,尤其是女仔」
所以,這三年「形住」或是「妄想」有很多事情會發生
對著第二部和第三部等緊我的兩年, 我還是沒法去確定一些事情
又例如30歲前的愛情都不會是愛一個人的事情

說完這樣沒有道德的話
還是要多謝joq和他那份不離不棄
我這甚少打愛情的事在這兒的人, 也分半個entry給你道謝

ps 0155 last night, I was waken up by my pee.
When I passed by the living room, I saw the most amazing moon I have ever seen. It was hung right up there. It was like shining for me, and just for me. Other things were lit up but I could only feel the silver moonlight. There are some things in life, which everybody can experience, but they stand as if they are only meant for you. Like the half moon last night, they are the most beautiful. And they make you feel like the luckiest person on earth.

pps Why the hell am I using English? Perhaps because the half moon reminded me the moon in Vancouver. In Vancouver, the moon comes in a very big size, like those in satelite photographs. Maybe it is the same in Hong Kong but god-damned buidlings block our view. The thing with moon is, you can look right at it without having your eyes hurt, and you can touch the tides which it affects.....

6.15.2006

我幅相

別人笑我太瘋癲
我笑他人看不穿

雖然我都係瘋癲
但大家都鐘意笑我個樣細個多d

一個爛tag tag到去我幅新的profile pic
唔好再話我似十幾歲
我十幾歲時係o個個樣
看穿了, 現在還是真正的似廿二

Photo Credit: Caca@Vancouver (Grade 7 = Form 1)
Look at my blouse!!!!!!!!!!

6.14.2006

今日新聞

講下月一號全球海拔最高的鐵路通車
青 藏 鐵 路

我好鐘意鐵路呀~ 感覺有軌道的東西
可以給你穩健的闖天下

這列火車駕勢啦
5000幾米海拔其實係上太空
皆因車廂內會噴氧氣
完全係2006 太空漫遊來架喎!

ps 收到潘菁菁從瑞士3484米高寄來的postcard
還有個3484米吸的印仔

6.13.2006

太子的紅

昨夜八雷轟頂, 吵耳得我起來看雨, 可是竟也沒有人陪
(我妄想客廳已站著我的家人, 大家可以同在窗邊看雨...)
回房聽收音機, 開了五分鐘DJ宣佈紅色暴雨警告生效
我想起剛剛看到的暗紅色天空
古人說下大雨前, 天空會偏紅色的

怕不怕雷聲?
我從前很怕
有天有一個uncle告訴我行雷只是天主在打保齡球
昨晚應該係好多個全中
Strike Strike Strike 好高分

好想打保齡, 這陣子有冇人有興趣?

今早起來
走向太子地鐵站的路
除了一灘灘倒影
還發覺一間店舖執笠了
有一間賣軍事玩意 (還有內衣還帆布鞋) 的商店
已變成廢墟
(我在那兒只買過襪、迷彩鞋和一粒子彈...但我經過它近千次
一間曾被經過近千次的空間消失, 還變了臨時特賣場...................)
那些過時的洋妞model還死抓著牆壁
穿著老土的衣服
泥黃顏色中有點傷感
學潘惠森話齋, 真係好y傷感...

我最傷感店舖執笠那次
是恩恩剪髮舖旁的士多
我小時候後從小學放學都會在那兒買東西吃
(是在那個那時候還有乞丐睡覺的天橋對面, 近太子道西)
我畢業中學後
好像連後面的德記也倒閉了

香港都唔會再容納到士多
仲生仔唻做乜

6.12.2006

太子女的藍

對星期六發生的幾件事, 要和蘇菲道謝道歉及慶祝
所以我又post相送給她了




我這朋友嘛, 除了樹, 還喜歡怪怪顏色的建築物
灣仔的藍屋和綠屋就是她介紹的
那時用的油漆是某某工程用剩的, 只係搭單用埋呇?這陣子修復的舊樓好像刻意用不同鮮色的油 (報紙話o既)
我早前在花園街看到這幾幢
後來在somewhere也看到橙色的
送給為我生命帶來顏色的"good friend"

ps1 忐忑不安之一:我在勁歌金曲錄影時撞到郭啟華, 佢行埋來乜都唔講就問: 俾我睇下你條仔個樣. 睇完後乜都唔講就行開左. 欲知事情的發展可以問我.......真是的..
ps2 忐忑不安之二:前日收到東方的電話, 問我究竟拿了多少個A, 優才記者還要人....btw我好似冇係度講過, 我做緊港台, 欲知事情的發展可以看下一個entry

6.08.2006

17歲的網上天空--蟻竇

結果有飛去看勁歌
一首《萬福瑪利亞》live 接 藍燈襯《身外情》
然後蔡德才親口唱《三分鐘後》
即使明哥唱The Best is yet to come真係yet to come了兩次
還有被迫企足全場兼成了觀眾shot的其中一員
飛100蚊的士到調景嶺其實都係抵 (我訓過龍..幹嗎, 這麼累)

這個晚上,連薜凱琪的《糖不甩》都因為Jam在耳邊唱而變得好聽

昨晚很開心
可能是因撞番John同埋AntHouse的人
他們提起三個人, Jam Cindy Desmond
三個1984年出生的人, 他們記得有這三個小朋友
Jam和Cindy其實還是會一起玩, Desmond就成為那最不凡的洛謀
回憶像一廠的cam cables, 在地下竄來竄去...

那是個我中五中六時常去的留言板, 那裡的人比較大個(我想是從達明早期開始迷明哥的吧)

對上一次Jam和John在又一城碰上
John說, 還記得你和Cindy呀, 那時候還細細個, 現在都畢業了

第一次見John是中六! 昨晚碰上已是四年後的事

這個既遙遠又親切的人 說,
你的樣子都沒有多變, 怎麼這幾年都沒見你們了?
(其實只是碰不上, 明哥的function越搞越大, 但我還是懷念從前呢
像從前只有蟻竇和零散的newsgroup, 現在有official msg board)

之後他還和AntHouse的人說撞番Jam, 仲有那個常和她一起的Cindy

我每次想起John, 都會想起他告訴我蔡德才在St. Louis的事

然後AntHouse的人便說, 呀, 記得呀, 然後走過來和我們傾計
我覺得她漂亮了

Jam留了MSN給她, 我想..這樣已長大的人這樣看著我們長大, 真有意思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達明變明哥, 明哥變人山人海
變出一代接著一代的fans
有從前的他們, 有從前的我, 也有現在在一廠的我們

6.04.2006

"I miss you too"
我就是會因為一句說話而愛一個人
這句說話當然意味著是我先說了"I miss you"
這樣的處境和我的性格一樣荒謬
難怪有人已預知我這生也不會懂得「愛」是什麼

不過,我想他是指戀人之間的愛
我很容易喜歡人
因為人際關係是世上最浪漫和好玩的事情
在人生裡面, 每一股推動你向前的力量都來自人際關係
我愛我的親人愛我的朋友愛我的新移民case愛我的工作同事愛我的老師
我也愛樂施會圖片裡的非洲兒童也愛圖書館裡的一百萬個作者

我所知的愛就是這樣
戀人之間的愛則是來自一種宏量
一種能甘心和甘願分最多時間最多心思去愛的宏量
那個愛是一樣的
但只是多了一重宏量

所以我是不知道愛是什麼來的
也所以我要多謝容許我這樣去愛的人
也多謝能愛這樣的我的人

ps 多謝昨天來做臨記的各位朋友, 包括想來的

6.02.2006

Crossover's

石頭 x 平面
昨天一早去kongU朝聖, 看浮石世繪。
很喜歡石頭啊, 喜歡它們的實在--三維的, 一定要是3-D, 盛載著這麼多年的歷史。
所以...看你怎樣畫!
入到去展覽廳,一幅幅比我更高的石頭畫。有些像音符, 有些像雕像, 有些像親人。好像英國的巨石陣 (雖然我未去過...)。最歎為觀止是每一顆石頭被亂塗的中間,都像自己有一幀水墨畫。石頭就是這樣啊, 每一顆都盛載自己的故事。它們平時靜靜的躺在那裡---好多好多年,其實正等在被賞、等待被拾、等待被畫。
話說了一大堆, 還不是叫你們繼續拾我石頭。那天執拾我的扭蛋瞉裡的世界各地石頭,發覺還沒有日本和俄羅斯啦....=P
謝謝早前劉嘉蕙送的花蓮石頭, 花紋美得真像吸了幾百萬年宇宙的精粹。

肌肉 x 講錯野
衰人鄧振昌昨天要我搬我有份的外判劇posters,我前幾天poo gai扭傷了手骹,他還在旁哈哈笑。有導演看不過眼 (看不過我的笨手笨腳),走過來一野揪起...
阿昌:唔駛啦, 呢d等年青人做嘛.
導演:咁重!幫下佢啦。
我不知那裡來的感動,竟然情一自禁地: Silas, 真係隔住件風褸都見到你d肌肉
接著我瞄到幾個同事垂下頭暗笑。頂...點解我成日要亂講野, 仲要用肌肉來講。

拿肌肉來亂講野的例子,最經典應該係劉嘉蕙。
話說佢year1只是說了某男子很多肌肉,佢地就足足傳緋聞傳了三年。到近來男子拍拖,劉女先洗脫嫌疑。
所以話, 肌肉真的不可以拿來亂說。

阿婆 x 韓劇
沉晚同小東睇All for love(有點像Love Actually的韓劇, 我忘記了中文名..)。不知那裡來了一排耆英,坐在我們後面。白花油味事小,有個阿婆竟然耐唔耐爆一兩句,將浪漫氣氛粉碎哂。其難頂程度由我隔離對情侶--從親密地互相依偎到不耐煩地立正而坐--可見一斑。
「套戲都睇唔明既...又冇男女主角,都唔知佢做乜」@開場後一個鐘
「好熱, 我梗係頭先沖左個熱水涼, 所以熱到而家, ..嘩真係好熱」@某浪漫有mood場面
「呢個做咩呀..醫生來架喎...梗係嗌交啦!」@人地只不過係講緊野
唔好話我冇愛心,我只係覺得最錯係送飛俾佢地的人,幹嗎要送韓文電影給婆婆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