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我們會否是 最後一代看「新聞」的人?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視界 | By 林綸詩 2017-10-04 九月十九日,政府新聞處正式公布讓符合四項條件的網媒,正式進場採訪政府活動及記者會。 九月廿五日,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則在專訪中表示,最終台灣和香港的員工到最後只會剩四分之...
    2 weeks ago

12.24.2006

末世若水

年尾唔講大吉利是野, 唔通年頭講
末世未到, 只是末年罷了
這陣子將近年尾
天氣好得要死
大家零個想工作
唯有透過office之窗欣賞日落
同事拍低晚霞
同事又拍低同事拍晚霞
然後驚呼:
好末世的畫面
補充一句 (向著我):
快找來明哥配樂

他已經重覆了三次說明哥的歌就是末世
局外人看不過明哥執著這種情懷/意象/比喻太多年
明教教徒卻是非「末世」不甘
大碟出街那天
有位fans在msn同我傾, 排最愛
就是數那首令他流淚的歌
我又何嘗不是嫌最好聽的《早餐派》不夠傷感
明教不是導人向善
是導人感傷
讓人暫時逃離現實
借旋律、歌詞和聲線
疏理我們無從發洩的情緒
再回到這個不太合身的世界

其實我又不覺得明哥越來越「末世」
反而從《光天化日》開始已經是多是「活在現實」
孤獨不再需要在湖中感受
拉据也不再需要在一混濁房間進行
只要幾場床上的肉搏糾纏
幾晚夜夜笙歌嗑藥催眠
意境簡單直接幾多

由上次《達明一派對》
已經沒有了墜下的感覺
但對一眾教徒們來說
不「末世」就真的是末世了
(畢竟明教是崇拜偶像、鼓吹自虐的邪教組織 )

ps 不過今次隻碟比達明一派對耐聽
pps 背景為同事添推薦的彎彎漫畫, 祝佢同各位聖誕快樂!
ppps 還有可憐被我吵醒的小冬, belated happy birthday. I love you forever!

12.19.2006

漸大透

天星碼頭有人絕食抗議
我在電視看到Kathy Wong

她綁著頭巾
沒有吶喊
與最後一次和我在MCS New Wing 四樓散步的樣子差不多
有些惆悵有些不捨
雖然新聞只閃過她的面龐一秒
已足夠我看到她這次的眼神多了的一份堅定

翌日上班的路上
MD剛巧播到Swing*的《就當我未玩夠》
那是我最後一年Form6
大家無聊Talent Quest排的舞
「就當我未玩夠 就當我未大透」
我們用直譯文字的方法來創作舞步 ---真係爆低能!
「喜愛方包加兩片牛油...」手掌是刀和包 搓搓搓
一邊走路我一邊暗笑

我的中學同學
大家漸漸大透
碼頭上為大家爭取著的那一位
我們從前有否在班上看到她堅持的端倪?
那位會免費醫我腸胃和失眠的醫生
那個蓋很多美麗香港建築的划艇手
那個招呼我到她工幹住所的銀行高層
那些解答我法律或投資問題的專業人士們
我也開心我能送上一個個採訪/港台的小故事

還有
愛情一塌糊塗的
已經談婚論嫁的
你失戀我被撇她等愛
不要為幸福下定義
總之還懂哭還懂訴 我們便很好

「誰明撇下你
撇下了最愛我滋味
寧願用保鮮紙先包好你
然後用低溫加真空處理」

其實我們的青春不用保鮮好
由得它 成長也很好

*Swing, 唱1984的band

12.16.2006

We are Journalism & Communication (2)

入新傳
有很多愛好都會因為分了心而被遺忘
但絕大部份也是被加強了
否則不會這樣剪不斷對Journal的情意結
和「廣播新聞」走相反命運的
便是 影相 啦

小學的時候會把唐老鴨擺來擺去
拍下他十幅相做故事插圖 (其實算是一套電影!)
也會畫個背景 然後把玩具馬放在前面
拍一張小馬奔跑圖
人家說 攝影不是藝術 是魔術
我都覺得挺對的
因為我就是畫畫不好
才跑去學變魔術 (我試過畫那隻馬, 結果發現長長的四肢肌理是很難畫的, 無可能!)

中學的時候會帶著傻瓜機
偷拍界限街的行人
又覺得小巷的陽光很漂亮
曬出來後更覺得構圖很棒
大個發現低抄窄空間是最容易有震憾效果的 (我話係就係)

大學的時候攝影課還沒上
第一年英文採訪就跑去買部單鏡菲林機
結果未上Photojourn它已經帶我遊歷大陸和歐洲

大學畢業後第五個月
終於用了一個月港台工錢買了單鏡DC Canon 400D
(和辛苦錢掛勾, 說出來也浪漫些)
第一次帶佢闖江湖
是鼎鼎大名攝記Paul生介紹做的 SA野外定向日
影了些花絮
發覺手很快就累
越貴的東西真的越重

400D那天很開心
它說最喜歡那個貌似陳志雲的騎呢人


我告訴它
我不開心的時候會周圍影相 (你已是第四代工具朋友了)
通過viewfinder看的世界很不一樣
彷彿為影像加上堅固的框框 把一切都放進寶貴的盒子
當中最開心也是裝到騎呢東西
因為騎呢的人或事不常見
見到又會令人會心微笑

祝我的400D在往後的日子 會遇到越來越多騎呢人和事

12.11.2006

We are Journalism & Communication (1)

原來2008年是香港公營廣播的80週年紀念
老細要做個proposal
一個星期天的夜深打電話來
叫我寫一段關於「廣播」的浪漫 (即虛浮) 文字

我想起當年911看著電視冒煙
自己震驚之餘
卻可以抽離的為電視新聞興奮--全世界都靠CNN live!
廣播的偉大令我決心要讀Journal
當然, 這和入到去第一年已經放棄新聞的我是沒有衝突的

同學仔李文琪臨畢業前講左一句:
「想做作家而入Journal,真係未聽過」
原來佢係講緊我
Journal的世界美輪美奐 (這其實和我們學的東西沒太大關係)
美得我忘記了Year one時這樣答過她我揀Journal的原因
亦忘記了很多其他的原因, 例如廣播很偉大, 新聞很重要
只記著那些和我傾計時字字見血的同學或師兄師姐或老師而慶幸自己揀了這科
不過這亦無甚不妥吧

老細這個假日的order
叫人突然懷緬起最原始對Journal的愛
亦發現其實那四年自己真的變了很多
把自己的理想定位亦改了幾次
沒有變的, 就只有那對於傳媒的熱誠
這裡真的有無限可能性

廣播,如鬧市中的明星,把匆匆的行人凝住,集合他們的視線,散亂的人兒你擠我擁,群去觀看,大家手足相觸,才發覺城市中原來是總有人在左近,分享著我們生活中的點滴。那怕是一單教人悲痛感慨的新聞,還是一篇令人捧腹大笑的報導,你我都有權知道,有權談論,有權反應。

廣播維繫著人、一大群人,無數擦身而過的,有幸是共享著這片廣播的天空。天空中萬鳥千蟲搜集著不同的故事,送給陸地上的大眾,我們從此不再孤單。無論是日日更新的新聞,還是歷久常新的戲劇,還是破舊立新的紀錄片,還是面目一新的綜藝節目,都是我們的精神食糧。

0880可以是一個日期,也可以是一堆數字,更可以是一個密碼,那一個解開我們陌生、疏離、孤獨的密碼。像兩個0,像兩個8,廣播與每一個人同在,亦劃破時空地將人環環緊扣。

12.09.2006

想像功夫

和某君email
我Gmail的名字是Lam Lun C
對方這次才發現 「原來你個名與我英文名個tone幾match喎」
閃起一剎那浪漫
對方是作家 果然想像力敏銳
(他是文化人, 可以估估, 嘻)

浪漫
大部份由想像得來
寫完上次entry後
蘇菲也提醒 想像很危險
因為想像如醜聞
一經duk爆 當時人無地自容 痛苦絕輪
若duk爆人是夢中主角
更是敵我不分
你明明還和我在思想深處纏綿
為何轉個頭來反插我一刀?
就像《無痛失戀》回憶中的她 或 《戀愛夢遊中》夢裡的她
沉淪想像 令人分不清現實和構想中的對方

那天看《我愛巴黎》
裡面有個故仔講兩個mime artists相識相戀的故事
Miming也是一這門想像功夫
竟然提供了對以上危險的解決方法:
只要對方也是鍛鍊「想像功夫」的人
戀人一起甘於沉醉在幻想裡面
有同一樣的想像創造法則
不單不危險 還會比一般更美好
就如兩個mime artists的兒子
最後看到爸爸一直以來用的「車」和養的「貓」

要多一重溝通/分享
Miming法則不需要口講出來
但愛情的想像則太過個人 愛人是不會知道的
所以不如 試試告訴他/她 (也是Joel和Stephane沒有做的)
幻想是我們寶貴的功夫 要好好用

聞說有人在巴黎找到真愛
上次講話
愛情一半靠自己想像 另一半是真實
其實真實就是上帝加上他人的創造
(或者可以歸「他人」到「上帝的創造」之下,
例如祈禱: 天主, 幫佢今晚打俾我呀....好掛住佢呀.....)
祝福這個巴黎戀人
不要害怕旅行帶來的真愛想像 也不要怕對方的長遠想像
你要勇敢創造一個最美好的《我愛巴黎》故事
Sequel可以叫《但更愛她》
亮出一輩子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