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我們會否是 最後一代看「新聞」的人?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視界 | By 林綸詩 2017-10-04 九月十九日,政府新聞處正式公布讓符合四項條件的網媒,正式進場採訪政府活動及記者會。 九月廿五日,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則在專訪中表示,最終台灣和香港的員工到最後只會剩四分之...
    2 weeks ago

1.29.2007

盛夏光年 - 守不住永恆

哭了三次
但都不是為禁戀哭
也不是為壓抑的康正行哭
也不是為得不到愛的慧嘉哭

其實大概也不是為余守恆
而是為余守恆的想法
淚水竟不斷的湧出

他小時候被老師罰 自己一個坐在大草地上
他說 我永遠都不想再有那種感覺
然後正行出現了 慧嘉出現了
我不可以失去你們任何一個

我不知道自己是羡慕他分不清愛人的高低
還是抗拒他這般容許自己同時愛兩個人

余守恆最後說
其實我知道老師是規定了你做我朋友
對不起 我也要讓你一同受罰
但因為我真的太寂寞了

我也害怕寂寞
我更害怕是在一大群人裡依然覺得寂寞
我最害怕是突然發現「不是他」的寂寞
但我們特別害怕
就是否代表擁有特權
去愛更多人 或被更多人愛?

余守恆說
我是不是習慣你們都對我太好了?
我是不是把所有事情都搞垮了?

人一生要走的路
比一光年短很多很多
所以主力陪伴的只可以有一個人
余守恆
即使你太寂寞
你也不可以一生擁有兩個人

余守恆一開始已知道正行不是自願做他朋友的
但寂寞的人不理得這麼多

你知道嗎, 余守恆?
愛上一個人
大多都是不自願的
那是你欠康正行最多的地方
你令他不能選擇的愛上了你

1.27.2007

百家衣體 fusion詩~

上星期某天劉炯朗在明報寫了篇東西
引子是「自由分工,自由分享」
行到不得了的現代資訊社會的形容
(想起new comm tech讀的...)
講講下wikipedia竟然跳左去中國文學裡的集句聯、集句詩
好好睇

百家衣體意思就是 一百件不同的衣服拼湊起來

他的例子中
最好看是洪昇的《長生殿.窺浴》
花氣渾如百合香 (杜甫《即事》)
避風新出浴盆湯 (王建)
侍兒扶起嬌無力 (白居易《長恨歌》)
笑倚東窗白玉床 (李白《口號吳王美人半醉》)

原來就係咁貼法
係咪好好玩?

記得董伯有堂中文課沒有教書
好飄忽咁講左一句詩:
風定花猶落
我立刻抄低 因為覺得好漂亮
然後他說
還有一句從另一首詩好襯這一句
鳥鳴山更幽

那一下是我第一次覺得真的要讀好中文了
亦是我唯一記得的中學中文堂

前陣子放了 揀盡寒枝不肯棲
在gmail的one line one day diary (語出 jill & sophay)
有人自動配了句 海畔有逐臭之夫
做佢朋友
真羡慕人家出口成詩
而我對詩的認識只限於自己的名字
和這個entry出現過的花鳥兩句

希望有天我可以fuse到周星馳同王維

1.23.2007

補shot

昨日下午才打完前一個entry
麻煩roll耐一點機
直落晚上文化中心
首先close-up東宮西宮場刊
Louis I. Khan四月有re-run
pan到音樂創作及演奏:蔡德才
再cut到完場廁所門前碰到戴了眼鏡的蔡生

Roller special thanks to
易沛然的腎及膀胱仗義幫忙
去多個廁所令小妹近距離在他身旁逗留多十分鐘
In the making of
劉嘉蕙說多懷念從前我三個星期會碰到他一次的時光
並提醒說在台北時他曾坐自己旁邊耶(找死嗎)

為了紀念這個美好的日子
我於昨晚22:00將22/1定為蔡德才日
以上兩人為證
=)

1.22.2007

Warning! 另一篇發花癲日記

又是蔡德才
若你早已對我再談這個男人感到噁心
請別看下去

今早回公司
我已經四天沒有回來了, 嘿
收到同事B給的第五張note (其餘四張我都儲著貼在我的壁報版上,有同事T、H和K的,因為都寫得好好笑,我會留起的,還有兩個月咋)
C, 你去了哪裡?
Note的下面是第364期的號外
對不起我這麼out,現在才談這期進念issue
因為B說會借我看所以一直沒有自己去看(號外不是用來買的,是去u拉或pcc的原動力)

雜誌邊緣有個被摺了1/3臉的男人
他沒有帶著我最愛看他戴著的冷帽
但一眼就認到他並接著心跳了五分鐘之久
真的瘦了不少啊 

瘦...所以我想起Jam少
你上次還特地打來告訴我在街頭碰到他,說他瘦了
你這是明明知道我還那樣愛他
而你又有買
而你知道我沒有買
你還不提醒我買?並隻字不提有蔡生!
我唔會打俾你架 你自己找我道歉!
我買唔番你就俾左你個本我,可怒也!

終於親眼看到他凹了的臉頰..
楊千樺說進念是黑與白
我覺得蔡德才也是黑與白的
鬚是黑的 帽是黑的
衫是白的 鞋是白的
眼珠是黑的 領呔是黑的
牙齒是白的 背景是白的
the ideal him the most beautiful him the cindylam's him

記得他說最欣賞的兩個男人
今次也在364期出現: 榮念曾 黃耀明
他說喜歡榮念曾 因為他有童真
記者問怎樣的童真?
他說: 是晚上會數自己貼在牆上的星星的那種童真

現在回想
進念 或藝術 在香港就是
數自己的星星
這樣的一回事吧

未認真細讀每一頁
只是翻到所有印有蔡生臉龐的頁數
這個早上太興奮了
難為站在旁邊的同事H
趕不及叫我別晨早溜溜販賣濫情
已被我搶先為這個思春的morning作個總結:
我眼角竟然有淚..
然後衝到廁所撫平情緒

這樣激動
可能因為是
上次見蔡生近照時
已彷似是一光年前的事

喂,想補償那位,有興趣請我看盛夏光年嗎?

哎呀 真的好開心

1.15.2007

nana2

未看nana1
先看nana2
(展望chansiutung?)

中同話好悶好難看
同伴說suspense很人工
我也聽過說不錯的 (is it you chanst?)
姑勿論好看與否
若你的愛情性別是女孩子
你應該會覺得不少東西說中了

愛情性別這家東西
我忘記了出處
總之無論你是男是女
愛情性別都未必和你性別一樣
自己定義吧 (好不負責任的人啊...)

娜娜知道幸福在理想那裡
她愛好友因為好友是理想的靈感女神
所以戀愛都在理想和好友之後

她不會坐著的等
她需要的東西滾過來
她懂自己去找
那會聆聽她的男人
那會使她信任人的男人
即使那些都不用做她的男朋友

奈奈想 幸福是一個男人
白馬王子最好從天跌到我的腳邊
即使只可以在南瓜車和我戀愛一天
今晚我有心理準備看待這一切作美夢
明晚我有心理準備你不會覆我的短訊
後晚我有心理準備向你說分開對我最好
然後我好像又找到真愛了

奈奈以為自己今趟真的尋得最愛
和我一樣的男人啊...
以前的那個你 只是牆上的一個搖滾偶像
結果
像一個任何不由自主的女人
她躺在床上
發現那個遙不可及的男人
原來是最明白她的那一位
朋友看不穿 率真的男孩也猜不透
其實我和台上的你一樣
同樣空洞
她等到了夢裡的男人了
幸福是懷有你的孩子

不論娜娜/奈奈是否在奈奈/娜娜身上看到自己的欠缺
所有「女」孩子都應該在她倆身上看到自己
有時候戀愛大過天
有時候男友行埋一邊
我們都很空很空
只要幸福來填滿

追求幸福和減肥一樣
都是一生的長征

1.11.2007

我看你看我

我的標準是做到「人」
比獅子老虎豬狗牛羊不同的一種動物

但這裡一句那裡一眼
這個本來很簡單的標準
行起來真的很難
加埋上次提及隨著時代的改變
這世上好像真的沒有universally/instrinsically right的標準?

除了中文老師的「成仁」論
還有宗教老師的「成人」論
R.S.教性興奮
是來自上帝想人類不斷繁殖
所以必要加pleasure在sex裡
人類才會肯做
因此 我們不應該濫用這個pleasure
人和其他動物的分別在於我們明白這個pleasure的意義
只在履行這意義的前題下 才會做愛

坦白說, I'm convinced.

然後有天我喜歡的男人說
人和其他動物不同
是因為人能從sex得到歡愉
而非只當它為繁殖的工具
明白沿自它的愛和親密的意義
也是明白到sex的更深意義

And,
I'm convinced again.
(btw, 那男人不是直接跟我說的, 他是董啟章)

很多價值標準都是框架
問題係究竟是否真的沒有一種必然的框?

記得一個攝記講過
每年夏天都要到沙灘拍一輯泳衣照
為報紙的酷熱天氣新聞配相
每年他都會被擲來責備的目光
鹹濕佬影三點色
誰人也會這樣想

沒有一個必然對的框架
就會有這個問題了
攝記當然有自己的框架
但最大問題還是來自泳客給他的
他可以清者自清快快脆脆影完閃人
但世上太多東西不可以這樣解決

1.07.2007

你看我看你

道德
是別人怎看你
還是存在永恆的標準?

有人問我
要拭去媽媽的淚水
還是要擁抱真愛?


古希臘有隊同志愛人軍隊
長期戰無不勝
因為人往往在愛人面前會更堅強更勇敢
那時候男孩子很早便會被送去訓練
長期也與女性分開
男與男之間的愛才是最純最真
男人的胴體是極致的完美
我想
古希臘即是幾多年前了?
「愛」這樣東西
我們就是由得它跟從時間的變質嗎?

我媽在看關於煉獄的書
她說 現在的人就是道德標準越來越差
我又想 古希臘究竟在未來還是過去?

但丁《神曲》我只看了地獄和煉獄篇
但已足夠令我確定
若有十八層地獄我大概會在第九層
(更不要奢望會掂到煉獄, sorry)

其實由細到大
我會努力去做一個好人
最好還做到「仁」
因為中學時中文老師說
孔子話「仁」是人的表現
大笨象在地鐵裡不會讓座給老一點的大笨象
我覺得人一定要做到比禽獸有分別的東西

但越大發現越多標準
究竟什麼是依歸?
前人? 宗教? 還是自己?

記得有兩個人研討同性戀婚姻
一個說婚姻本質上以男女定義
一個說婚姻是基本人權
我覺得兩個都有道理
只好歪著腦袋聽著

對那位朋友的問題
親人還是愛人之間怎決擇..
我真的不想只對你嘆一句: 苦戀註定難
那是無補於事的
但我手上確實一個標準也沒有
而對於其他人的目光
我也實在弄不清是正面的監察還是負面的障礙

(再續)

1.02.2007

平安夜和戀情其實不太老夫老妻的男朋友
選了去老老地的區
在老老地的餐廳
在聯和墟的雅士
每一張枱都有一盞從天花吊下來的燈
每一張枱都是爸媽和小朋友或者爸媽和爸媽
我染上一身不屬於我們年代的平安夜氣息
造就我在沒有人尖叫沒有人倒數的沙田
碰上兩個大一個圈的男人的緣份
第一個係東Touch總編
第二個係人文館之鬼馬傑偉
前者我已經是第二次在沒關事的場合撞到
我想我不是應該嫁給他便是應該入東Touch
(他身邊有老婆, 所以應是我和東Touch的緣份作祟)

新城市廣場
沒有我們同齡的朋友
我們慢慢走
走到十一點五十九

耶穌生日那天
我在教堂碰到代課老師
第一次看到自己曾經仰慕的人拿著扶杖
離開時有點悲傷

Boxing Day獨自在旺角走來走去
竟然在信和找到《星之聲》
是因為看今敏介紹 去看動漫介紹 常常碰到的
咁有緣, 買

之後在街上看詹瑞文《單人匹馬》
VCD店前人山人海
有2/3的現場效果
突然覺得
若在香港孤獨終老
也能讓我擁有今天的緣份
都算不錯

*

新年第二天
禁煙第二天
報紙寫著
老闆娘: 不擔心
可以不吸煙 但不可以不吃飯
我想:
可以不吃飯 但不可以不拉屎
2007年頭喝多點苦藥
今年希望腸胃老去前調理好
祝各位健健康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