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我和達明一派,同生在1984。對我這一輩,他們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
    2 months ago

7.17.2007

Innocent until proven ignorant.

有人摺了三頁書角便脫手送我那本田原小說
沒時間細讀只讀過那三頁周遭的幾頁
發現人家行文通暢且偶有佳句
沒有看下去只因書面九個大字
「拒絕成長的青春小說」

若是出版社起的題
我話你真係累死佢
「拒絕成長」係賣點?
我想世上很多人也十分討厭人拒絕成長

頭位一定是小學老師
d細路你一句我一句
講一堆低b笑話
小題大造加煞有介事
一係以為自己爭取分數好有意思
一係認為先生寫錯字好大件事
好煩
最怕那些自以為是的小朋友
亦怕那些問太多問題的小朋友
還有被人寵壞又唔知
自己身光頸靚就嫌棄其他人
又唔知自己從來無為自己的幸福付出過

Or maybe it's wrong to equate innocence with ignorance?

童真?
我諗我都有過
以為世上非黑即白
信哂TVB的劇情就是現實
於是世上只有好人和壞人
或者好好下突然變衰的人
或者衰人突然知錯能改
而沒有一面好一面壞的人
還有
社會上最好的工是office工
男仔只鐘意有矜持的女生
想同人拍拖首先要同對方做冤家
全香港d家庭都只有小吵沒有大罵

現在長大了少許
回想那以前自己的一套
是對世界多麼不公平
一半怪為何云云說教者中只有TVB成功地灌輸意識
另一半怪自己為何容許那些價值觀植根在自己心中那麼久?

例如
還是近來才肯接受
有些東西是無論你花多大氣力去爭取
也不會屬於你的
表面上是合理得完美的道理
暗啞底卻一直不肯承認

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

Sorry朱生件事的確過了很久
但見星期日明報及報攤雜誌還是照講
我也大條道理繼續發表
況且明天又是另一需要撐港台人的日子
(麥世亮上民間電台被告, 政府真係出哂面喎)

朱生真的很窩囊
連港台內裡的人也覺得他腰可以挺直一點
但那天蘇菲小姐跟我提了一個另類角度
佢話若果佢係朱培慶老婆
都會寧願佢立刻鴨仔式遁地
好過佢如一個老手般從容死撐
(而蘇菲係bitches中我認為最似賢妻良母
所以她這樣的角色想像是絕對可信)

她補充
這樣失措的表現也很符合一個港台人的形象

那天堆在大老闆房看朱生辭職直播,只有「唉唉」

身為半個港台人
你能怪這樣一個台長嗎?
他臨走那句
"Alcohol is not inductive to good behaviour.''
比傳媒狂quote那句什麼赤橋下的暖流更震撼
飲酒害人
仲要用優雅的英文講
像個善良戇直的小朋友
做錯事後把人人也知道的教訓自動總結
他不用等proven guilty已發現自己不是innocent
台長
你像極這個機構
所以才如這個機構般
被香港拋棄
你看那位和你有「罪行」的人
包到自己好似木乃伊咁咪照樣賣燕窩做才子

你要走
只因你o係港台
亦只因你「港台」
(this was intended to be a pun)

7.06.2007

邊個遊蕩呀, 你遊蕩!

今天最大的新聞已在港台討論、上演、想像過十次
亦為我這些低層員工提供了不少娛樂
謹將這篇entry題目送給最高領導朱生
令我們kick-off請不到嘉賓 (老細語: 賴得就賴)

講夠就不如講下昨天的一單新聞
立會下周三將召開最後一次大會審議兩鐵附例
當中一條是在鐵路範圍內遊蕩屬違法
我就想起我的遊蕩風流史

未入中大前很迷戀火車
試過遊火車河
旺角到粉嶺 在粉嶺月台小休 再由粉嶺到紅磡再回旺角
結果只用了4個幾

地鐵河就不是那麼浪漫
一次在月台看書看久了
出閘時唔俾出
職員check完我八達通
「小姐, 你喺度做左啲咩?」
睇書
「你知唔知逗留個半鐘以上以交附加費架?」
繼續以慒炳樣回應
「算啦,今次唔收你$,下次唔好啦。」
My hero,出面喺cafe坐都要幾十蚊,謝謝!

兩鐵合併
看來遊鐵路河只能去輕鐵和電車 (輕鐵都係嗰間呀呵?)

除了遊蕩
還有遊魂
今個星期一次落錯車一次轉錯車
還有唔應該落車又上埋對面線一次
唔算多?
但我今個星期只搭了四次地鐵

看來本小姐都係遊得差不多
遊蕩遊魂都該同時禁止
免得蹉跎我的青春歲月
附例不改也罷

ps 讓我叨光也好 幫你宣傳也好
李祖喬在明報副刊寫十日談踏入第三天
我想話 《後大學手記》這名改得不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