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我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達明一派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情歌類的社會主題,當中有不少篇幅更是描...
    1 month ago

11.27.2007

在地面遇到的五個人 (一)



他的名字很好聽, 叫祝啟
山東濟南人,
介紹自己時會說「祝賀的祝, 啟德的啟
是我第一個trip的車長

他第一餐飯不和我們同桌坐
因為不想抽煙嗆壞我們
於是他就蹲在餐廳一角
在柔和的燈光下看上去
像極Edward Hopper那些畫裡的人
我說「別戲劇嘛, 過來一起坐!」
這是我對他說的第一句話

後來那七天裡
他就是小林、小林(Xiao Lin)地喊我
從來沒有人這樣叫過我
聽起來也蠻好聽 (in PTH only)

車裡的人睡覺時
我走去前座和他聊天
我說我的普通話不好
他就說「只差一點點就可以做中央電視台的主播」
蒼蠅在亂飛
我們就拿起報紙逐隻逐隻把它們趕走
(我是邊趕邊開窗
他...就是邊殺邊駕車
口裡還有餘暇解釋蒼蠅為什麼朝暖的地方飛)

臨走時我把香港帶來的餅乾貨尾全送給他
他拿起第一包,扮吃,說
「小林,你著地沒有?」
拿起第二包又說
「小林,我很掛念你啊, 你還好嘛?」
我說
「你這樣子呀,就是把它們全吃完便忘記我啦?」

越去得多trips就會越明白
一個好的車長比一個好的旅發局局長更重要

11.13.2007

故事二 (叔婆)

今年生日My Summarizer劉嘉蕙提起
往年生日正日我沒有慶祝
原因係「有人過身 要罰自己一啲野」
我話係叔婆過身
罰自己因為出來工作後一餐茶都冇請過佢飲
她走了..原來已是年幾

這年來和叔婆的兒子沛叔叔親近了
媽媽會叫佢來吃飯
沛叔叔沒有結婚, 自己住
(但相貌比端好更端好, 而且人品乖到不得了)
我早陣子問他叔婆有冇催過佢結婚
佢話無呀,
「阿媽從來唔過問嗰啲
淨係在乎我幾時番屋企家食飯」

啊...我諗起, 真係覺得叔婆好前衛
佢俾的自由度係佢後幾代都未必做到
諗番一直佢對幾個兒子的態度
真係最緊要佢地生活愉快
如果孝順就係bonus
唔孝順亦不強求
自己一個人成日通處跑
安排自己的生活安排得好好
明明係個老人家
照走去照顧其他老人家 (她那一輩的親戚)
仲要照顧埋我家
過年過節就整一大堆野食派街坊
唔係過年過節我發癲話要食湯丸年糕佢都照整

我唔敢問沛叔叔想唔想有個人陪
但我諗佢同叔婆一樣
自己一個都好開心
其實一個人照顧好自己
就自然不會要求身邊的人--
不會將期望放諸別人身上
因為對他人的期望從來都是源於自己
年幾後我只係更掛念叔婆
她教懂我將愛和要求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