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我們會否是 最後一代看「新聞」的人?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視界 | By 林綸詩 2017-10-04 九月十九日,政府新聞處正式公布讓符合四項條件的網媒,正式進場採訪政府活動及記者會。 九月廿五日,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則在專訪中表示,最終台灣和香港的員工到最後只會剩四分之...
    2 weeks ago

2.04.2013

餵哺個案 ﹕ 媽媽們向大品牌乞求般,真沒問題 ?

現屆政府解決雙非問題上本令港媽抱有希望,或許,或許真的不用爭資源? 誰料一年未過,己證明政府不力。保得住床位,卻留不住奶粉, 還有未來的學位、醫療上的負荷......今次的奶粉荒,或許只是開始。

大陸周邊奶粉被搶購一空,奶源地亦不能倖免,紐西蘭、澳洲、荷蘭、英國等都不會忘記2013年。史稱,中國龍年。其實搶奶粉已不只是春節前夕的問題,只是香港應對得真-的-好-慢。在前天宣佈一輪緩不了急長遠又唔WORK的招數前,我收到衞生署的安撫電郵,有三大建議。一、轉奶粉。二、一歲以上轉飲鮮奶。三、餵母乳。

坦白說,這三項對大部份港媽來說,也是碰不得的。

我兒去年八月出世,本想他做全人奶B,但阿媽奶量不太穩定(這是另一關於黃疸的血淚史,請看下續),故間中要奶粉補瓶。親戚朋友都知道,奶粉新聞一出,都紛紛慰問夠唔夠奶粉?我未回應,已是人人一副戰鬥格,要在地頭為我們搜奶粉。

我回答,他吃那種還好。答得輕鬆,但其實數月前可不是這樣的。 由於一直以為自己餵人奶,起初家中只有媽媽會送的兩罐奶粉,一買便是買下去。直至連我父母要周圍找、親戚要內部認購,我便覺得不對頭。把心一橫轉奶粉,離開邪惡的媽媽會及其專線。香港網店發達,外國多用本土奶粉,選擇其實比香港還小。在這個遍地生意人的地方,要找大牌子以外的,其實不難。

我找了幾款奶粉的營養標籤來比較,實在弄不清銅或鋅的多少對小兒有差別 (食安中心在十二月亦比較了21款奶粉的成份,亦標明了什麼牌子裡的什麼成份與世衞標準不符,這個亦是星期五衞生署電郵給我的),便選了一個有機牌子。有些媽媽注重醒腦配方要夠多,有些媽媽喜歡高脂肪養肥B,我則覺得既然成份都差不多,就不要防腐劑及激素牛吧。既然阿仔一向是人奶和奶粉兩溝,便一下子轉了。看其沒什麼不良反應,我還暗喜有機的更便宜,可見大品牌裡多少錢去了廣告那兒。

第 一 關 , 廣 告 

政府早前的確過要禁止奶粉商賣廣告及送贈--在世衞的建議下,細仔奶粉已禁,但罐上仍有可愛賣相,外國的奶粉都是只有字沒有公仔的包裝,不准以其作招徠。前陣子立法會就談得火熱,大的那幾間奶粉商還組成同盟,說禁廣告便是禁資訊,原來那些「有便便啦」、「腦袋更靈活」真是媽媽們賴以選擇的資訊。廣告不斷洗腦之餘,也令市場傾向大品牌,在龍年尾聲炒風盡現。如今還設好專線,本來是為媽媽服務,但同時亦是繼續為媽媽會服務,倒個頭叫他們公佈銷售資料,他們又說是商業秘密。要媽媽們向他們乞求般,真是沒有問題嗎?

奶粉廣告是邪惡軸心,或許是太誇張?但當我看到衞生署電郵建議的第二點是喝鮮奶,我也能肯定太多人因為大仔粉廣告橫行,而忘記鮮奶存在的事實。既然不夠奶粉商霸道,那不如以母乳廣告作同一程度的宣傳攻勢?

奶粉廣告是母乳的第一個難關,接著,還有更多。在香港,靠的是獅子山精神,亦即係自己,餵人奶亦然。政府除了如電郵般說說,做的其實很少。

第 二 關 , 黃 疸 

第二關,黃疸。在黃種人裡平凡不了的問題,卻變了人奶的最大敵人。原因是,醫院說不知道為什麼人奶的成份會令黃疸持續。我兒不斷來回醫院,照燈、驗血,指數時高時低。除了產房外,其他醫院部門不會理你堅持全人奶。那時候加上單非雙非,初生嬰兒部忙得不可開交。他們哪有時間理會你的奶量? 最重要是嬰兒要吃得足,才能去黃,才能不再監察。奶粉越補越多,和媽媽亦越分隔得久。黃指數不跌,醫院就要你一直補粉,短暫回家亦然,根本不能容許空間讓你嘗試全人奶。後來,黃指數終於回復正常,但那時候我已經差不多要上班了。

第 三 關 , 泵 奶 又 要 上 班 

第三關,產假告終。前二後八,已是幸運,但亦是一閃即逝,回到工作崗位,要繼續泵奶,與親餵很大分別。政府向媽媽推行母乳,卻從沒教育過公司。我幸得外國老闆體恤,有空間亦有時間,但不少朋友是受盡白眼。一是沒有時間,公司不包容,只有午飯可以泵,老闆不會關心泵得越少,奶量是越降。通常復工不久,便會慢慢收奶了。聽說過一個高人媽媽忍足十小時,回家一泵便泵六樽。天天頂著兩個大石頭在胸前,可知道六個小時已經是劇痛難當,不能專注,亦是大部份媽媽能睡最長的時間 (因為會痛醒),我真不能想像這個媽媽在清醒狀態下,忍受十小時的滋味。而不用說她的奶量其實可以比六樽更多。

第 四 關 , 沒 有 哺 乳 間 

第四關,就是空間。工作環境裡,很多媽媽是要進廁所泵奶,(碰巧隔鄰「做大事」,唯有立刻掩蓋停泵,人家沖水離開後才能繼續)。想像你要天天在廁所煮飯吃,這樣對自己的孩子,其實是挺難受的。然後還有公眾場所,很少地方有哺乳間,即使圍授乳巾,也會遇到員工勸喻。台灣一早通過公共場所母乳哺育條例,香港繼續慢九拍。

連轉奶粉做儲備都能考慮的話,其實還有很多可以做。

我在產房也有跟不少同胞媽媽談話,同為父母,怎不會為子女爭取最好的?我可以心軟,但政府不可以。資源該如何分?那是回歸後重大的問題,是香港未來的問題。床位荒、奶粉荒,新聞裡此聲漸退,又響起北區學額不足的報導。那可不是我可以給我孩子的東西。

[明報 星期日生活 2月3日]

去舊迎新

舊是 我節食的肚
新是 你住過的腩

舊是 粵語流行曲
新是 古典莫扎特

舊是 排列我的影碟
新是 放滿你的尿片

舊是 娛我的高登討論
新是 為你的親子王國

舊是 通宵工作最傷神
新是 夜半逗子至艱辛

舊是 我會編好時間表
新是 你已佔據我每天


舊是 養子最窩心
新是 方知父母恩


[第一次上世紀版
謝謝樹樹帶摯我

特意我了達明''迷戀''裡的
''你已佔據我每天''
這確實是我坐月湊仔時
常常哼的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