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我們會否是 最後一代看「新聞」的人?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視界 | By 林綸詩 2017-10-04 九月十九日,政府新聞處正式公布讓符合四項條件的網媒,正式進場採訪政府活動及記者會。 九月廿五日,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則在專訪中表示,最終台灣和香港的員工到最後只會剩四分之...
    1 week ago

3.06.2010

My monster vs My music

記得有次訪問周博賢
他說他其實很少聽音樂
因為都不想有什麼佔據了腦袋
我也聽過不少音樂人是不聽其他人的音樂的
那當然與我的偶像黃耀明完全相反
他有時說出他在聽的冰山一角
已會叫死硬歌迷如我盲目直跟之餘
自己也不怠慢

不過對於那個「不沾為妙」 的音樂心態我是明白的
至少以非創作人的心態我認為是完全可能
只是有時候我也會對自己迴避聽歌而感到奇怪
甚至可憎
人家有創作的理由
但我只是個平凡三流歌迷
憑什麼可以把音樂拒諸門外呢?

迴避聽歌有時候是為耳朵舒服
不是那個headphone硬來的緣故
而真的覺得要休息一下
好,長時間聽歌誰也想停停
這個合理
但是有時候是剛聽了一會兒已經想把喇叭拆掉
好像擾亂了身體裡一些什麼的
其實想清楚點
聽音樂是打坐、修煉、跑步、冥想等的相反
越聽會越想得到更多
不止是更多音樂
還有更多幸福
還有更多愛情
還有更多浪漫
.....

迴避也可能是害怕
音樂令人沉溺
我這樣一個弱的人
動不動就覺得歌曲在說自己
或進入一個很負面的狀態
或令我想起一些不能復再又或痛苦的回憶

其實終歸不該怪音樂
可能是自己太心浮氣躁
今天突然想
自己開始有聽錯歌的傾向
這個年紀還不斷聽著由中學開始很喜歡的歌
還一個肥師奶還穿毫子高跟鞋
扭親就怪鞋的錯
我應該去聽多點古典及爵士了
把我心中的怪獸壓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