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我和達明一派,同生在1984。對我這一輩,他們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
    2 months ago

12.14.2007

在地面遇到的五個人 (二)

王榮國先生
我不只連他的相片也沒有
他對我的印象
最初只限一張卡片

男朋友曾奸笑咁話
在內地出差派卡片
他們不認得人也會留著contact
有天來看香港時自會找你做導遊

結果我未幫人在金紫荊下拍照
自己已要人家寄山東相給我
回來後要補料
便把那疊名片番出來
大陸嘛
經驗所得是你要人家幫你
那人家一定是越高級越湊效
(例如打去深圳的spa約訪問, 那前台的人只會把你的線飛幾次飛到斷線為止..)
王榮國先生是我手上最高級的人--山東旅遊局聯絡處副處長
What a promising title!
拿拿林便send個email問

結果他那天下午便打電話來公司
我連d bo po mo fo都未趕得切執番正
就要hui lai le, xiang gang de tian qi hen hao
這人好到不得了 很快便搞掂

戲褥是兩個星期後我稿都出埋 件事完哂
佢忽然打來話我們公司有稿費給他
是2001年的尾數著他來領
(他從前是做雲南旅遊局, 公司買過他相)
他說那麼麻煩寄來寄去
不如就由你來拿

我三個星期的普通話進步了不少 (yeah~)
聽得明他的稿費編號與銀碼
都不敢相信係聽得明他要我幫他保管著稿費
他聽得出我的不安
安慰我說拿他的錢去投資
幫他滾大港幣
事成後還補了封電郵:
「谢谢您了,钱你就拿着吧,算是辛苦费了,或者看好了投资房产,下次去香港就住那里。哈!」

所以要更正上一篇entry
有稿費在身怕麻煩而自己又唔等錢的旅遊局局長都很重要

PS 其實稿費只是$80, 領的時候很尷尬, 用不用也很尷尬 (過100或未滿50都會暢快...not 80)

11.27.2007

在地面遇到的五個人 (一)



他的名字很好聽, 叫祝啟
山東濟南人,
介紹自己時會說「祝賀的祝, 啟德的啟
是我第一個trip的車長

他第一餐飯不和我們同桌坐
因為不想抽煙嗆壞我們
於是他就蹲在餐廳一角
在柔和的燈光下看上去
像極Edward Hopper那些畫裡的人
我說「別戲劇嘛, 過來一起坐!」
這是我對他說的第一句話

後來那七天裡
他就是小林、小林(Xiao Lin)地喊我
從來沒有人這樣叫過我
聽起來也蠻好聽 (in PTH only)

車裡的人睡覺時
我走去前座和他聊天
我說我的普通話不好
他就說「只差一點點就可以做中央電視台的主播」
蒼蠅在亂飛
我們就拿起報紙逐隻逐隻把它們趕走
(我是邊趕邊開窗
他...就是邊殺邊駕車
口裡還有餘暇解釋蒼蠅為什麼朝暖的地方飛)

臨走時我把香港帶來的餅乾貨尾全送給他
他拿起第一包,扮吃,說
「小林,你著地沒有?」
拿起第二包又說
「小林,我很掛念你啊, 你還好嘛?」
我說
「你這樣子呀,就是把它們全吃完便忘記我啦?」

越去得多trips就會越明白
一個好的車長比一個好的旅發局局長更重要

11.13.2007

故事二 (叔婆)

今年生日My Summarizer劉嘉蕙提起
往年生日正日我沒有慶祝
原因係「有人過身 要罰自己一啲野」
我話係叔婆過身
罰自己因為出來工作後一餐茶都冇請過佢飲
她走了..原來已是年幾

這年來和叔婆的兒子沛叔叔親近了
媽媽會叫佢來吃飯
沛叔叔沒有結婚, 自己住
(但相貌比端好更端好, 而且人品乖到不得了)
我早陣子問他叔婆有冇催過佢結婚
佢話無呀,
「阿媽從來唔過問嗰啲
淨係在乎我幾時番屋企家食飯」

啊...我諗起, 真係覺得叔婆好前衛
佢俾的自由度係佢後幾代都未必做到
諗番一直佢對幾個兒子的態度
真係最緊要佢地生活愉快
如果孝順就係bonus
唔孝順亦不強求
自己一個人成日通處跑
安排自己的生活安排得好好
明明係個老人家
照走去照顧其他老人家 (她那一輩的親戚)
仲要照顧埋我家
過年過節就整一大堆野食派街坊
唔係過年過節我發癲話要食湯丸年糕佢都照整

我唔敢問沛叔叔想唔想有個人陪
但我諗佢同叔婆一樣
自己一個都好開心
其實一個人照顧好自己
就自然不會要求身邊的人--
不會將期望放諸別人身上
因為對他人的期望從來都是源於自己
年幾後我只係更掛念叔婆
她教懂我將愛和要求分開

10.29.2007

故事一 (路)

看完《梨花夢》(之前叫還魂香)
除了那句 「老虎食菜心」
所以「齋口唔齋心」之外
最記得是:

「你好似好辛苦喎,竟然俾你搵到這兒。」
「大師,入黎的路真係好難行...」
「入黎的路得一條,
識行的,會覺得一路平坦
唔識行的,會覺得滿途荊棘。」

用阿嬌在《地獄十九層》的對白:
咦,咁咪好似人生?

一向覺得自己也是懂走路的人
記得入journal之前
看到(好似係陳慧)一句話
人或要走出色的路
或要出色地走路

那時候想
我一定會很出色地走下去
出色的意思不是終有天會出人頭地
而是會很俾心機的走, 有抱負地走
依著「天清地明 人無私心」去走

不只是選傳媒
自己向來也認為自己是個懂走路的人
懂快樂 懂逍遙 懂愛人 (註: 不是愛情那種)
你問我覺不覺得人生是痛苦
我十萬個覺
但那不是從我自身的感覺去定論
而是看到身邊太多人不能放下偏執
人生對於太多人來說太難走了

人人的路不同 也不是自己可以選擇
但如何面對一定係自己揀
早前覺得自己一直退
看見自己愛的人不懂走路
於是放棄自己的走路方式
陪他們用他們的方法
立見一條充滿荊棘的路
感覺損手爛腳的痛苦
於是告訴他們, 這是同一條路,
我看到的是多麼平坦康莊
不如試試好似我咁走
他們還是覺得
林綸詩不是懂走路, 而是走錯路

不是第一次了
怎樣去看一個人的成功和失敗
怎樣去處理人生的悲劇
嬲的時候要做什麼
緊張的時候係應該去到那個程度
都是我在旁自說自話
Why make life so difficult when you know at the end it's just all the same?
難道真是要等百年還魂
仿能如夢初醒 看透、放下?

10.24.2007

Their resistance only improves our persistance.

10.09.2007

那天,我被外星人擄走了

小時候最怕不是打針
而是剝牙
我記得我當時很羡慕媽媽的牙齒
全都是恆齒 (那也是正值要背「健教」的時候, 好清楚自己將要換幾多牙)
往牙醫的途中
我差不多跪在地上求媽媽別要帶我去
哭乾眼淚後 發現事情還是不會改變
坐在診所一角我冷靜地說我很妒忌她不用拔牙的幸福

之後就是箍牙
我也不知道是否那時時興
個個同學仔都被父母捉去箍
箍牙最痛是剝牙
我不肯剝
就唯有撐牙骨和磨牙
簡直係童年陰影
每次我都想像磨的不是我的牙而是我的牙肉
每次痛完後漱口
整個水盆都是血

看過一套電影 Mysterious Skins
講個男仔一直記得曾被外星人擄走幾小時的恐怖經歷
戲末才發現原來來自自己九歲被性侵犯
而非被任何外星物體捉去研究
十分明白那種把恐怖黑暗經驗歸類為外星人實驗的心態
因為每次躺在牙醫的椅上
我都會想像自己是被科學怪人或xx博士研究
(咦, 都解釋到點解我鐘意小飛俠的零件)

同樣是親密接觸
去髮型屋洗頭髮是皇宮裡被服侍的想像
診所卻是受刑
面對一件件你不明物體
在你看不見的口腔裡做著你一知半解的事情
不知道那外星人的想像是自我安慰還是自然投射

早前去洗牙
牙醫耐心介紹新刑具--
熱光槍和磨沙洗牙器
可能因為佢好多解釋
反而令我對這門「研究」多了了解
沒有這麼怕之餘
也消滅了小時候很多的幻想

然後當那男牙醫用個尖銀器jock我的牙肉時
我竟然覺得
童年陰影.外星人.性
好像都是有關連的

9.25.2007

當月經遇上中秋

雖然見唔到月亮
但月曆上是寫著
昨夜是迎月
今日是賞月
明晚是追月

又月又迎又追
雖然M到唔係「賞」心樂事
但這三個字足以叫M對中秋有種相逢恨晚的感慨
(Oh, menstruation and moon both starts with 'M' too)

每個女仔對迎M同追M都有深切體會
我們會叫Pre-M, Post-M
意念和迎及追一樣
加埋During M
我們人生四份三時間被M拆磨
就好像中秋雖然只是一晚, 假期得 一日
但之前都會放早D, 月餅擺耐D, 燈籠留下年
結果中秋總是放到久一點

咱們的M節
會有Pre和Post M唔同的徵兆
同Bitches分享過, 好像大家迎M時都會便秘
中學老師說會想吃薯片
還有腹脹到During M, 不過又食極到唔飽
這是無衝突的
因為你以為係腹脹所以覺得自己唔係飽
個口想食野但個胃頂到上心口
Post M我會胡思亂想, 好容易憂鬱
但理性上會有點興奮因為好像平穩過渡一個M期

中秋點燈
M到攬巾
諗諗下, 過節和M come有些細節都差不多
我昨晚開始做節
而公司已派過三次月餅
節日時何不是對自己說
過節應該吃多點
明明係飽仲會食食食
(有人會話你不嬲係咁
所以現在大家明啦
That was never the real me!
係M令我咁咋, 四份三, 記住, 係四份三的時候)
然後我又會預見到後日番工肯定憂鬱
(興奮位當然冇左)

中秋一年一次
M到一年十二次
如果可以調轉
你話人生幾美好

9.16.2007

從華都到華蘭

離開了舊公司一星期
在新公司上班一星期
其實是同一件事
可能就是郎哥所說的
從一個火坑跳到另一個火坑 (佢話因為成個香港都係火坑)
兩個火坑我都挺喜歡
而且有點相像

第一天番工
我眼白白看著2號小巴到站
心實了一實
因為我是要繼續向地鐵站出發
又唔見平時我番華都佢咁準時

新的辨公室在鰂魚涌的華蘭中心頂樓
一樣有天台 (老細更正:是空中花園)
一樣有慢慢的lift 一樣有舊舊的走廊
叫我想起華都和TV House

Last day那天
Tim特意提議要帶我到華都天台
我做了年幾 (大家也覺得我是做了更長,從intern到現在是兩年幾了)
從未上過天台
港台
永遠是看不完的
但至今嘗到的
都會好好記著
而當中得到的友情和人情味
更會拼命去捍衛

那天
早上有一個人叫我不要哭
我於是連intern走時那滴眼濕濕都沒有
到晩上吃飯後
我笑說要老細流兩滴眼淚
她說她可以
我的心反而後悔自己這樣說
亦在那一刻明白
為什麼你們不會想我哭
I love every one of you。

送給你們: 先有關於我們大廈的相簿
遲些 讓我把你們的笑臉都逐一放上來

9.07.2007

Indie式愛情故事

這是關於兩個T的故事
(為何不斷也是T名T姓的人衝擊朕的愛情觀?)

小T告訴我
和一位老師一起了
然後說 但我們不太見面的
他習慣自己一個人
我也習慣自己一個人

(我想起我從前的一個老師
我從來闖不進他的生活
因為他就是太習慣自己一個人
一個車程
他只會送我回家
永不讓我陪他到達他的目的地)

很多人聽上去會覺得很無奈
但我聽小T說時
我只覺得他倆都很強
小T又描述平時那位老師是獨坐電腦房而非教員室的情況
「習慣一個人」
我想, 就是那麼一回事

T哥和太太結婚多年
他們會互相在大家的blogs留言
亦會互相介紹對方的文字或口味 (音樂至電影至書籍)
平時聽T哥講電話
完全不似同住, 像還在拍拖
(包含著一種久久沒相見的牽掛及..問候)

說話不留在枕邊
起初旁觀者會覺得很奇怪
但我卻漸漸覺得這種相處令他們常常維持到一份新鮮
而他們的blogs都是很令人 (我囉) 羡慕
當同住在一個空間還可以互相帶大家看自己的世界

我歸納兩個T的愛情故事
其實吸引之處都是同出一徹---是在於一種距離
一段親密關係可以容許一個不相見不淹悶的模式
這類「疏離」吸引
因為兩人都在維持自己的世界
而令兩人重疊的愛情世界不易崩潰

當然
小T說
我嚮往還嚮往
我是不可能忍受距離感的
Fine, I'm such an attention-deprived freak?
可能我變左呢

至於T哥
大概就會說
「俾一位少女羡慕我呢個老坑的愛情故事
真係令我受寵若驚呀」
係呀, 我扮緊你

9.03.2007

十週年 (2)

為何會突然有這個勁去販賣自己的初戀?
十年沒有說過
一舖清袋
就像今年我們又再次站在河邊
那個機場這個汽車 和我們
十年前的我讓你抱在懷裡
我感覺是現在的我們為十年來的我們
終於做了件應該做的事情
那身體接觸維持了幾多秒鐘

前陣子
覺得身邊很多事情都讓人「回到過去」
未必是十年前
可能是回流的八年前、
long-distance戀愛的七年前、
或第一次拍拖的五年前..
Things kept reminding me of the past,
(but well, when don't they? )
秒速五厘米 和 星之聲 講的遠距離初戀
還有蔡德才再次的罅隙piano live
從前的感覺很強烈
強烈得迫自己拾起勇氣記一次

十年後的你
在幾年前的同一位置
斗膽說了 其實你要炸掉機場
十年後的我
想像著這十年間
你獨自一人對著我們認識的地方
我其實沒有想過你在面對些什麼
這一剎那我們終於握住對方的手
足足十年 才克服到這個罅隙

之後我不肯再見你
我怕自己承受不了
回港後
你發了一封電郵給我
最末寫著:
到最後 你愛你的香港 我愛我的溫哥華
並無不妥 我依然慶幸一切 都發生了

這時候 我望向窗口
天空竟下著微微像飄雪的雨
(溫哥華的雪都是濛濛的, 要在街燈下 或 積在地面上 才看到)
這分這秒是戲劇得難以置信

十年
由多少個一秒構成
兩地
亦可能只是一個罅隙
而其實若果不是這樣
我們不能愛對方這麼長
祝你未來十年 秒秒鐘也快樂
而我還會在這裡 (我想這也是星之聲 和 秒速要說的東西)

ps 最後一句也送給不察覺自己已在成長的你先生

8.21.2007

十週年 (1)

這篇
本來是寫在從溫哥華回來之後
但那時候 剛發生很多事
分手, 尋根, 老細和屋企, 加上這個你
世界亂得很緊要
一個人的心其實可以負著多少東西?
我不想在頭腦不清醒時亂寫我們的東西
(雖然你如何也看不到中文字)

那時候香港周圍熱烘烘的說回歸
我就想
若香港不是回歸
我就不會移民
你就不會遇上我
人家慶回歸緬回歸
我就想著我們
怎樣因為一個地方的移交而遇上和分開

十年前
我第一次讀男女校
你不像其他男孩子
會蝦我會笑我會和我玩
你只是在一大班人一起的時候才會說話
然後會偷偷把小公仔放進我筆袋
我還問你為什麼漏了在我的桌面
你說掉了出來就送給你吧

入中學
我們沒有同班 (中學是每科也和不同的人一起, 像香港的大學)
你也不像其他喜歡我的男生
你從沒有主動找過我
我只記得有一次在飯堂碰到你
我和你打招呼
你望也沒有望我
只垂著頭說了一句 Long Time No See

臨走的時候
你在學校附近踩單車
我記得我獨自走回學校向大草地大天空道別
你遠遠望著我
結果你也沒有走過來
向我道別或說什麼安慰的話 (雖然你知道我要離開)

相戀
反而是回港後的事
我們每星期都用ICQ傾偈 (那時候媽媽只准週末玩電腦)
每年我回溫哥華我們都會通電話 (那時候你還未有車子呢)
我們在虛擬的空間相處得那樣甜蜜
你的字你的聲音
我從沒有拖過你的手摸過你的頭
但你給我的感覺比什麼都強烈

我入大學 (i.e.第一次正式拍拖) 前一個暑假
你說你會用你第一份人工
買一份禮物給我
同年也是你拿車牌的年份
我們期待著那個暑假
結果你載我到河邊
我們坐在那裡對著機場
看飛機升降 好久好久
你問我
你有沒有想過回來?

(再續)

ps It's your birthday tomorrow. Happy 23. Can't believe we met at 12!

7.17.2007

Innocent until proven ignorant.

有人摺了三頁書角便脫手送我那本田原小說
沒時間細讀只讀過那三頁周遭的幾頁
發現人家行文通暢且偶有佳句
沒有看下去只因書面九個大字
「拒絕成長的青春小說」

若是出版社起的題
我話你真係累死佢
「拒絕成長」係賣點?
我想世上很多人也十分討厭人拒絕成長

頭位一定是小學老師
d細路你一句我一句
講一堆低b笑話
小題大造加煞有介事
一係以為自己爭取分數好有意思
一係認為先生寫錯字好大件事
好煩
最怕那些自以為是的小朋友
亦怕那些問太多問題的小朋友
還有被人寵壞又唔知
自己身光頸靚就嫌棄其他人
又唔知自己從來無為自己的幸福付出過

Or maybe it's wrong to equate innocence with ignorance?

童真?
我諗我都有過
以為世上非黑即白
信哂TVB的劇情就是現實
於是世上只有好人和壞人
或者好好下突然變衰的人
或者衰人突然知錯能改
而沒有一面好一面壞的人
還有
社會上最好的工是office工
男仔只鐘意有矜持的女生
想同人拍拖首先要同對方做冤家
全香港d家庭都只有小吵沒有大罵

現在長大了少許
回想那以前自己的一套
是對世界多麼不公平
一半怪為何云云說教者中只有TVB成功地灌輸意識
另一半怪自己為何容許那些價值觀植根在自己心中那麼久?

例如
還是近來才肯接受
有些東西是無論你花多大氣力去爭取
也不會屬於你的
表面上是合理得完美的道理
暗啞底卻一直不肯承認

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

Sorry朱生件事的確過了很久
但見星期日明報及報攤雜誌還是照講
我也大條道理繼續發表
況且明天又是另一需要撐港台人的日子
(麥世亮上民間電台被告, 政府真係出哂面喎)

朱生真的很窩囊
連港台內裡的人也覺得他腰可以挺直一點
但那天蘇菲小姐跟我提了一個另類角度
佢話若果佢係朱培慶老婆
都會寧願佢立刻鴨仔式遁地
好過佢如一個老手般從容死撐
(而蘇菲係bitches中我認為最似賢妻良母
所以她這樣的角色想像是絕對可信)

她補充
這樣失措的表現也很符合一個港台人的形象

那天堆在大老闆房看朱生辭職直播,只有「唉唉」

身為半個港台人
你能怪這樣一個台長嗎?
他臨走那句
"Alcohol is not inductive to good behaviour.''
比傳媒狂quote那句什麼赤橋下的暖流更震撼
飲酒害人
仲要用優雅的英文講
像個善良戇直的小朋友
做錯事後把人人也知道的教訓自動總結
他不用等proven guilty已發現自己不是innocent
台長
你像極這個機構
所以才如這個機構般
被香港拋棄
你看那位和你有「罪行」的人
包到自己好似木乃伊咁咪照樣賣燕窩做才子

你要走
只因你o係港台
亦只因你「港台」
(this was intended to be a pun)

7.06.2007

邊個遊蕩呀, 你遊蕩!

今天最大的新聞已在港台討論、上演、想像過十次
亦為我這些低層員工提供了不少娛樂
謹將這篇entry題目送給最高領導朱生
令我們kick-off請不到嘉賓 (老細語: 賴得就賴)

講夠就不如講下昨天的一單新聞
立會下周三將召開最後一次大會審議兩鐵附例
當中一條是在鐵路範圍內遊蕩屬違法
我就想起我的遊蕩風流史

未入中大前很迷戀火車
試過遊火車河
旺角到粉嶺 在粉嶺月台小休 再由粉嶺到紅磡再回旺角
結果只用了4個幾

地鐵河就不是那麼浪漫
一次在月台看書看久了
出閘時唔俾出
職員check完我八達通
「小姐, 你喺度做左啲咩?」
睇書
「你知唔知逗留個半鐘以上以交附加費架?」
繼續以慒炳樣回應
「算啦,今次唔收你$,下次唔好啦。」
My hero,出面喺cafe坐都要幾十蚊,謝謝!

兩鐵合併
看來遊鐵路河只能去輕鐵和電車 (輕鐵都係嗰間呀呵?)

除了遊蕩
還有遊魂
今個星期一次落錯車一次轉錯車
還有唔應該落車又上埋對面線一次
唔算多?
但我今個星期只搭了四次地鐵

看來本小姐都係遊得差不多
遊蕩遊魂都該同時禁止
免得蹉跎我的青春歲月
附例不改也罷

ps 讓我叨光也好 幫你宣傳也好
李祖喬在明報副刊寫十日談踏入第三天
我想話 《後大學手記》這名改得不賴

6.17.2007

畫面

回歸十週年 x Vancouver series

連日下雨下個他媽的
大家說和當年一樣
十年前移交時
我在溫哥華沒有看電視
爸爸打來說「淪陷」了
很多年後我才在《無間道》看回那個有點狼狽的畫面
那時候 回歸只像一個聽來的遙遠故事

七一前的一晚
小冬去看《天上人間》
完全消失了的區域市政局垃圾桶
聖安娜餅店擠提時出來講野的陳方安生
《真情》那首聽到想嘔的主題曲
那些全部也是我移民前的畫面呢

看完戲後雨下得很大
小冬說真係好邪---我把遮
我和爛了遮骨的他分別後
在巴士看大陸雜誌
那位早前來了香港的記者說
為什麼十年後的香港人 對比97前
面上都沒有了光輝
我又想起《天上人間》裡面的北姑說
怎麼我國威風八面的解放軍
落到來守香港 都孤單冷清 怪可憐的

我在溫哥華最後的兩天
我不斷想像我繼續住在這兒的畫面
--平時放工踩下單車
找朋友來家煮飯仔 上網看看香港新聞
放假自己駕車到湖邊 或火車路軌
行行又好 食雪糕又好 聽ipod又好
臨回家前到Chapters買些書和雜誌
回家坐在後花園讀讀
或者乘他的車 聽著他喜歡的音樂
遊完車河就一起到他家看DVD...

...等等! 有點不對路
我是用一個被香港enlightened了的心態去想像在那裡的生活
若我一直沒有離開溫哥華
即使那樣去過生活也是沒意思的
香港是令我成長了
令我懂去想 我們城市的人是否真的失去了光輝
令我懂去想 公司對面的解放軍是否真的很無聊
令我懂去想 其實《真情》真的有荼毒香港人心

我以現在的我去想像若我沒有離開過的生活
是不實際亦不成立
因為其實我不願沒有成長過 就只懂去自我享受

無論這個地方要如何shit落去
(如大陸人所言 或大陸人所變)
我也不願再錯過任何關於這個地方的畫面
至少 留在這裡好好看著吧

how's Vancouver like really

頭幾天對溫哥華的討厭
是靠什麼打破的?
(Yes I'm not done with my V-series
Put up with it please)

竟然是
「陪伴你天天一起
文化交流資訊裡
服務社會為人民
加拿大中文電台」

我第一個反應是
仲係呢首jingle?
在駕車的叔叔笑著說
溫哥華係咁, 呢度好多野都唔會變

其實溫哥華係點?
係一個慢慢的, 不變的, 還有,
幾靠「電台陪伴你天天一起」的地方

那兩年在溫哥華讀書
每朝早媽媽都是靠電台叫醒我們----
她可以在廚房開收音機
全間屋的喇叭都會一齊開
The early song catches the brain. (我作的proverb)
所以這首Jingle很深刻
基本上每個school day 腦子都在重唱

除了永恆不變的jingle
那兒電台還有樣香港沒有的東西
「食物報價環節」(絕不同廣告!)
無論是超市還是酒樓
都可以有: 白菜 xx蚊一斤...田鴨一隻會加送燉湯一盅
叔叔說
「這兒不同香港, 周街都可以買到野食
呢度出入都要駕車, 電台可讓人足不出戶便知道價錢」

是慳油錢
還有是願意只留在家中自成一角的悠然

我的溫哥華生活還是
坐在表姐旁看hockey
他們對這些運動項目的瘋狂
是全城效應的
在電視看完baseball
出去車房外打basketball
我今次回去
坐在梳化上合上眼睛
那個中一女生瞓在表姐身旁的畫面浮現
她歪著頭看著電視 (這樣看運動員全像躺著, 四方八面的亂竄)
聽著說得太快的英文和加拿大人的歡呼聲
一切那麼熟悉那麼遙遠

Confession II

麻麻說
溫哥華是你出世的地方
在這兒你應該覺得自在
你應該好好了解它

表姐說
怎麼帶你去這些地方 (西溫, Downtown, etc)
你像個大鄉里般興奮
明明在這兒住過兩年

告訴你
我在溫哥華那兩年是初中
還未有駕駛牌照
所以溫哥華對我而言 就是:
屋企 中學 麻麻屋企 朋友屋企
同埋 屋企同中學之間的路
其他很多也只像短線旅行團景點

今次回去
朋友會開車子
親戚亦和我去多了地方
像是自己屋企前花園的草地擴大
像是自己中學上的藍天白雲澎漲
像是自己公園旁的小河延伸變闊
溫哥華比從前更漂亮----我想起我其實很喜歡這一切

那團「恨謎」慢慢被解開

回流後的厭惡
是來自對加拿大朋友的憤怒
為什麼不回來陪我? 為什麼你們可以繼續留在那裡?
一直問他們真的甘心長住溫哥華嗎
是因為不能接受自己住在香港的話
就永遠沒法再和他們一起生活了

溫哥華那兩年的生活很簡單
和朋友踏踏單車
上網chat chat
得閒去sleepover
打機BBQ食下三文魚
朋友很重要, 是生活的全部
尤其這一切亦發生在青春期
回流比移民痛
可能因為小學前
朋友不是生活的太大部份
(亦可能因為我始終回港了)

今次回去
看見溫哥華的不同地區
坐在後花園的草地
記起初中時的笑聲
若要說香港令自己某程度上englightened了
溫哥華兩年的生活何嘗不是令我開朗了?
生命不是為讀死書拿高分
也不是為要做到電視劇裡的office工
生命更應是在大自然裡慢慢的活
和身邊的人用心用時間的相處



這年, 我站在Stanley Park裡
想起自己去過Greenwich的草地, Boppard的大河, 新加坡的樹木
我一直找的
就是那兩年溫哥華的peacefulness

6.13.2007

Confession I (香港一滴冷氣機水)

回流後的第一個暑假
有加拿大的同學來香港玩

她們在香港瘋狂購物
十分興奮
買衫買碟買野食
我陪她們由旺角行街行到尖沙咀
她們對香港的迷戀
教我想起從前在溫哥華租TVB劇集的狂熱
對於當時已重新適應香港生活的我
她們的雀躍是似曾相識的

然後在某街角
天降一滴冷氣機水
滴中我那拿著四個膠袋的同學
「Shit! 我最憎香港咁!」
那滴水引發了一些她們會否在大學畢業後回來的討論
因為我記得即使在溫哥華的時候
我也是打算畢業大學後回港工作
那位同學說
她一定不會回來
香港好迫 走在街上又會被水滴親
間中番來玩玩好了

我那一刻心中湧起一陣鬱悶
我同自己講
就算日日有盤水兜頭淋落黎
我都唔會搬離香港!
我口裡沒那樣激動
只是發晦氣說了: 溫哥華咩都無得做

其實她的答案和我的答案
都不是出於幼稚
或來自年紀的單純
而是真真正正加拿大人和香港人的分別

我想在這裡作個告解
Actually I don't a bit hate Vancouver.
而這個真實甚至連十天前的我也不知道

尤其在我覺得自己受香港englightened後
我近十年來說了很多中傷溫哥華生活的說話
今次回去的第三天
突然覺得我應以一個更'englightened'的態度
了解清楚這個態度的形成
因為坦白說那兩年在溫哥華的日子是十級開心的
咁究竟嬲咩呢?
做人一定要承認自己的回憶

抖抖, 看圖時間:

我那邊的第一間小學, 天氣很好, 小學生們在草地上集隊, 然後到公園玩遊戲. 我記得那時候我也有, 在遊樂場玩tag (捉人, 分兩隊), 真係好開心, 返學真係好開心.

這就是小學旁邊的草地, 在我家附近, 我常常踩單車來, 沿住左圖的小路轉過去, 便望到一大片草地, 再踩一分鐘便會到King George Park和便利店, 我會在那裡買思樂冰吃.

6.12.2007

回來是為了離開

去完溫哥華
u magazine改了版
公務員正式確認了加薪 
樓下小巴加了兩毫子車費

十天可以發生很多事情

坦白說
我不太喜歡溫哥華
回流時心中萬般不捨
但回流後竟慢慢積存對其之厭惡
像是移民時因為年紀小而沒有暴發的感傷
全都在回來後的三四年間湧出來

我討厭那裡的生活

可能是因為香港為我帶來了enlightenment
我越慶幸自己回來了
便越厭棄stuck in Vancouver的概念
今次回去
頭幾天簡直有點反胃的感覺
看到複製香港的種種
人們竭力去擺脫鄉愁
餐館、商場、報紙、電台...全都是翻版的!
你們要陶醉在這一切
為什麼要留在北美?

有十年未試過一家四口在溫哥華
十四年前一個如今次這般明媚的夏天
我們四個也是這樣去了溫哥華
那次除了飲飲吃吃
便是看樓盤
大大小小的什麼也有
我覺得很新奇
有些有lift的,有些有噴水池的
這麼貴這麼大也有這麼多人來看
他們會買嗎?
他們全都是香港人
也可能如我們這樣,只是來湊熱鬧開眼界吧?

後來我發現
我才不是他媽的來湊熱鬧
有天爸爸說就買了這間
你喜歡嗎?
我不記得我怎樣回答
我只記得離開那間屋時
屋外還有很多地盤(是新開發區)
我對著滾滾沙塵 問了媽媽一句:
我們是否真的要搬來這裡?
媽媽安慰我說:
你還有一年呀 好好珍惜你的六年級

那天晚上
我在被單裡靜靜哭了起來
那次是我首次真的因為傷心而哭

今次回去
頭幾天一家四口蕩來蕩去
我的心胸竟有點噁心
我不斷同自己講
不要緊,今次你不會被留在這兒
我們會離開的 我們會一同離開的
我望著爸爸媽媽妹妹
在溫哥華藍天白雲的背景上
我竟然又想吐了...

(續)

5.23.2007

港台內戰

取此嘩眾取寵的題目
只為增多搜索引擎的連結
GP十六人去打war game
實與本台士氣需否振興無關

我們是去田夫仔打
場地是怎樣?
昌少話會看到劉德華坐著大笨象出來
大概想像到吧

打了一場我已經想跑掉
乜都唔識要我攻上山
我跑上山都唔得
結果完場阿sir贈了我第一個別號: 蕃薯

雖然有時堅持擊中頭部的是雨水不是bb彈
但亦無乜延長我在戰場上的壽命
唯一一場做進攻有兩條命
兩個死亡亦只相距了一分鐘
人間黃泉兩邊跑 不出100秒

雷暴警告提早走人
在車上反而同Tim哥精神奕奕
屬鼠的人果然易累易醒
還發現大家是smartone所以玩我人生第一次3G
結果d聲feed哂 (因為太近) 嘈住其他人休息

精采在後頭
星期一半個公司的人殘廢了
最好玩原來在於團結過後
大家要更實際的分享賽後走路心得
貝琪話要鑽研如何只用小腿行路
昌話上(小)巴容易落(小)巴難
sammy話四肢都不見了
好彩落雨 這幾天個個都有拐杖
唔係落樓梯真係好poor guy

四日的muscle pain足以令我決定四個月都唔會再打war game



上圖: 懶cool團體照 要求不准笑
睇下我幾慘, 俾阿Boy用把槍...引我笑, 令我變了異類
不過其實真的很開心
希望大家過完回歸的死亡六七月
快點再玩過 (第二樣輕kang d可以嗎)
要有埋陳曼儀 俾佢睇死我咩都慢慢!

今天亦是Tim哥生日
應承了今天打他一個entry送贈之
謝謝你給了我這麼有有趣味性及充滿鬼故的兩程車


Blogs and photos by others:
Sammytheuploader, 被我累的partner昌, Timwork!



5.20.2007

周潤髮

昨晚發夢周潤發幫我剪頭髮
除了知道自己腦袋的潛意識層有食字能力
(點解唔俾第二個明星我,而係潤髮哥?)
也令我今早起來鬱鬱不樂

人家常說解夢解夢
我不肯定夢是「好堅」的啟示
還只是現實中「流流地」的剩餘「食送」尾
但肯定的是晚上夢裡的情緒
都會影響第二天早上的心情

等剪頭髮前 我看了許多髮型雜誌
自己選定了一個長頭髮髮型
周潤發說ok呀 便開始剪了
傾傾下便剪完了
頭髮很短
不是不漂亮 只是不同了
他走後 我看著鏡子哭得他媽的
呼天搶地 大喊: 頭髮我留了很久才有這樣長呀!

之後是見到很多同事
(這應該和星期六和你們打了一天war game有關)
我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我髮型變了

今早醒來
我也不明白我為什麼不開心
頭髮咋嘛
發夢頭髮應該是
和昨晚war game雨水弄得一patpat的頭髮有關
因為我回家後有看著鏡裡我的貓樣
但為什麼頭髮都要讓我哭得這麼厲害?

突然覺得我不應該寫這個夢在這裡
因為寫寫下會解到夢
但又不想把結果公諸於世
我本日記簿呢?

ps 昨日打war game 係歷年來最累的項目
muscle pain滾到要開大冷氣
下半身又燙又酸又痛
亦令人家的夢兒有了戰鬥格元素
因為話說剪完頭髮後
商場發生了劫案
唔知點解做港台的都要負責去埋捉賊

5.12.2007

歷史的洪流

這陣子中大學生報鬧得熱烘烘的
令我想起當年語言政策時的一連串「爭取」「論壇」
那時候吾系的馬生也發表了多番言論
(不是偏心journal, 但湊巧兩次我也buy他的論點)

和兩年前一樣
我也不是想在這兒談看法
只是又想歌頌一下'Special Events'對我的特別意義
人家常說在「歷史的洪流裡...」
就像'Once upon a time...'
流水雖然是不斷向前推進
但一定有大浪小泉之分
兩者並重才構成最深刻的回憶
從前常常自覺抽離 冷眼旁觀但又樂在其中
現在則是感受到「大事件」和「自身小經歷」之間的微妙

有此感觸
皆因這幾個星期
我所屬團體頻頻見報
母校出事之前
敝公司亦不遑多讓
港台未死
已經貼得遍體膠布
雖然人心惶惶
但我卻有點可幸自己在這個非常時期
還是半個員工
加油












大浪潮和小泉湧
其實都分不開
語言政策和自己的大學生活點滴
撐港台和自己工作上的每個細節
都是互相倚靠 深化著記憶的烙印

像曾志偉同一雙眼
看著香港回歸的煙花, 也同時流出懷念劉嘉玲的眼淚
(被無間道荼毒)
也像每個我愛的人出現時, 當時都必有一首hit歌配合
(被流行曲荼毒)

在歷史的洪流裡
我希望是從頭到腳的濕透
然後能儲好髮尖至腳尖的每一滴水
那算好好對得住自己的經歷了

延伸: 港台工會的撐下去blog 可以找找我耶

5.02.2007

文本互lam

此「lam」不同吾姓
港台人很喜歡用個「lam」字
有「挪用」+「叨光」之意
有點像「黐飲黐食」裡黐的意思
例如導演A lam 了導演B的好多片段
亦有無咁負面的用法:

例如港台正在製作一個關於建築的series
導演K話 我那集有椅
導演B就話 咁不如我那集又整張椅
導演K話 遙遙呼應, 好喎
導演B話 大家互「乃」
兩個白痴仔自得其樂 開始忘形
我插口 你地呢d文本互lam, 幾high!
於是三個人滿意地笑了

我blog也來個文本互lam
首先登場的有Siny寄來的宜蘭石
出現於 http://siukei.blogspot.com/2007/04/owl-of-rock.html



十分感動
除了因為是空郵抵港
還有她雕的貓頭鷹章印在上面
你令她比獨一無二更獨一無二, kiss~

然後有和蘇菲小姐稍稍談過的樹頭菜
http://mumianandmuqin.blogspot.com/



上年的明天我也影了一幅送給她
今年這張是不經加工的
今年的 汽車不同 天氣也不同
尋找不同的感觸
來自走得很快的時間呢
咁又一年

ps 原來只要肯放棄舊template, blogger beta版能容許留言顯示的 歡迎來電查詢

4.25.2007

We are all so stupid

飯焦問: 女孩子有什麼缺點?
男人答: 她們都要人家玩手段, 不過可能算係優點。
飯焦就話: But they are all so stupid.

爛gag玩完
其實係想講《十分愛》

有網友話此片簡直是金句處處
就算未至於
我諗起碼都算十足娛樂
有笑位亦有「鬼片」位
(未入場的可以估下, 一對男女係不斷做出詭異事情
-- 這是我和小冬共同認為的, 拉埋你落水先)

片末stephy獨白:
你睇到既好,未必係真實
好既真實, 你又未必睇到

而最慘係所謂的「真實」
大部份都係包含自己的意願
例如, 你俾我揀
我都鐘意那個講野好似禪師的方力申
多過那個嚷著分手後你會有報應的方力申
那個更「真」?
每個女孩都懂
但那個更愛得落
大家亦唔需要點諗

We love games, and men play them well,
but we still love them so we are all so stupid. HA!

為左證明男人講野係唔值得信
可以再睇下方力申的某句對白:
人家說若兩個人真心相愛, 係唔會同對方講「對唔住」
因為知道大家一定會原諒大家

嗱, 謬誤嚟喎
原諒這個行為
是被講「對唔住」者才有資格做
我愛你我會原諒你 同 我要同你講「對唔住」 係冇關係喎
佢把兩個主體模糊了
這個錯誤簡直呼應著他和衰男人真實的一面

不過
其實這句說話的頭一句是正確的
因為你真心愛一個人
是不會做出對不起他的事情
所以俾著我係stephy
佢講到第二句我會um住佢個口
這就叫做自己塑造真實

4.21.2007

打稿悶得濟看回從前日記結果變了複製對白

突然想探探兩年前的自己
結果在2005年4月找到很多和同學的無厘頭對白
---
人物:
天才剪片師Sara、我
場景:
在209剪黎妙雪的Art Direction (這件回憶簡直不堪回首)
對話:
「用個Export Frame可以玩transition..」(我一向只懂用default了的transition拉)
「嘩! 勁! 好似細個死背Cylinder的volume formula,然後到中五自己用Intergration generate volume formula。」
「即係你係咪想話升級左?」
後記:
和bitches一樣,Sara亦係無欣賞過人家的兜大圈遊花園敘述方式。呢段令我有點掛念Premiere。Sara師傅,我冇忘記過你o既教導架!

人物:
唔聲唔聲嚇你一驚的阿唐、我
場景:
最後一堂愛哲(之前陶生講緊男女分別),走了一半堂去懷緬校園,閒逛中
對話:
「我做過個test話我幾女仔, 但我又唔太覺我真係咁女仔」
「你唔係男仔又唔係女仔架嘛。」
「ha!? 咁我係咩?」
「你係一隻浪漫主義的怪獸--浪漫主義的怪獸綸綸!」(她真的大叫)
後記:
阿唐同我一起經歷過RadioPro,記得那時候俾郭啟x寸,當我話自己o係電車食栗子很浪漫,佢就話,咁基本上你都係想要包熱o既物體,再o係個流動緊o既交通工具,就成就到你份浪漫。我深信唐穎欣係俾佢荼毒左。

人物:
Advanced Photog未摺時趕及take了的Heidi、我
場景:
小冬剛找完我拍片,要我扮 (?) 一個為食的女孩,就到Heidi打來叫我做佢個studio shooting的model (what a tempting word)
對話:
(被「model」一字嚇親後擾攘一輪)「...好, 我應承你, 咁你係咪都要讚美我幾句? 例如我有幾分姿色咁」
「...其實係因為我要搵小朋友...要搵黑色頭髮既小朋友..」
「!!!!!....咁我要做d咩?」
「跳繩...」
「你要我係studio跳繩?」
「放心啦,冇人睇到架..」
後記:
估唔到我o既賣點係黑色頭髮
---
其實最好笑係因為呢三個人都係冷靜派
可以泰然但立刻俾到反應
佢地會令你覺得你自己好怪
但三秒後你會發現
係佢地最怪
人文館真係好多怪人

真懷念journal人句句皆精的對白...(又來了)

4.18.2007

The Life and Times of Cindy Lam 2007

我本來個lead係:
電影節沒有看《黑眼圈》
但看畢電影節卻有了黑眼圈

結果忙到無時間寫blog
黑眼圈已演變成紅眼蛋
頂...發炎!
想起劉嘉蕙說過, 優雅少女總沒有我們的份兒
為何麻甩雜症都要降臨在斯人也?
不能像某日本導演鏡頭下楚楚可憐的少女
眼簾貼著膠布, 帶著一種淒美
我卻只有厚厚的鏡框竭力意圖蓋著又濕又腫的右眼
起床時一切不敵那堆槳著我睫毛的眼屎...

太久沒有寫blog
沒有發洩會死的
當你老細俾野你做
而又以「腰骨痛」為由唔肯陪你去蕩韆鞦
(無錯, 上星期我去玩過兩次, 太苦悶啦!
想投訴, 公司附近的韆鞦太矮了
政府歧視, 18歲--50歲人士也需要公園設施!)
現在真要補貼些自瀆式文字

我.好.掛.念.蔡.德.才.
尤其他的鏈琴, 總叫人精神
大家聽聽:


那年看過他live玩這首Mozart Piano Sonata的變奏
真是呆了
很記得配上Louis Khan的幾句:
Joy is the keyword to our work.
If you don't feel joy in what you are doing,
you are not really operating (operating operating....係咁echo).

那年中六
Cindy Lam 2001怎麼會想到現在自己的work
Busy is the keyword
Busy唔緊要, Joy唔係feel唔到
而係operations途中不斷出現失眠眼腫感冒

呢排唔好約我
當我離開了香港吧
搞掂哂全部港台research, confirm哂全部cases, 休養好身子
我會「回港」
別擔心
這陣子我依然有我的蔡生

延伸: 他最新的廣告配樂

4.07.2007

鬧 - 香港年青人

Research除了見新移民
還見了心理醫生
話說在香港, 親子問題竟要由心理學家來解決
我們聽了一個名醫說了一句鐘
原來在香港,
遊戲機、教育制度、縱容都是殘害親子關係的兇手
名醫結論是 :
子女懂得為自己著想,
父母已經要親吻大地, 還神感恩了
不應奢望什麼事親至孝

同期research是要找誤入歧途的年青人
很多孩子的忤逆構成
是來自環境因素
我一向主張不應過份責怪一個人的性格
因為很多想法/行徑都是由他的成長/經歷造成的
(joq大概會把這賴到結構主義頭上
我只是稍稍喜愛過Levi-Strauss吧了)
妹妹不太認同
她說這樣誰也不用為自己的言行負責了

因此
我唯有修正
那些有能力去自己思考的人
而又繼續叛逆不孝的人
真係好抵鬧

低下階層的人根本是缺乏資源 (錢+知識)去培育一個孩子
而有好些家庭根本是極度不平衡
孩子根本無法去看開
亦無法去看到父母的好
我想鬧的不是我resarch時見的慘劇cases
是我身邊和我差不多背景的人
為什麼可以應驗了那個名醫的說話?

我認識的同代朋友
在我見完這麼多家庭後
肯是屬於中產、教育好
不少人不是不找工作, 就是找到了也不給家用
根據我的「不該責怪其性格」主張
應該是把問題shift到父母的過份「溺愛」和「照顧」
但明明孩子和我一樣是受高質教育、大學教育
那應該是學懂了一個基本的良心或自我修正的能力
為什麼還可以放任那顆「不孝」和「奉旨」的心?

真係火都唻埋
作為朋友
他們對我好 和他們對家人不好
是兩回事
但作為朋友, 又真的分不開吧?
你以為你有大條道理
其實父母也有大條道理不愛你 (這是珍珠都無咁真的)
這年代做父母艱難、做朋友容易
我真心希望身邊的朋友看清楚這麼一回事
在這兒罵 可能很是件很窩囊的事
但我當面罵 你又真的會否聽?
只是不想大家尷尬

ps 另一單火野
見到他們咁辛苦dup個頒獎禮出來
竟然無air time
http://www.rthk.org.hk/special/filmmonth2007/contest.htm
我想導演的最大娛樂
可能來自Isabelle的司儀表現

真係讀稿喎
阿妹
她是不是真的以為港台就是radio, 不會見樣的?

4.03.2007

讚 - 新移民

"活在西九"上星期完滿結束
結果我除了帶了一天平日團 (掛住請剛認識的深水埔搗蛋細路食腸粉)
及幫了一晚天台自助餐 (掛住偷師學煮飯和吃肉鬆溝豆花)
基本上真的沒有做什麼
但整個活動真的很有意思
---尤其對我這個自以為已和她們走得很近的人來說

最深刻那晚是天台上搞自助餐
搬上搬落淋雨serve人是有點難受 (而且又減不到肥)
但真的很慶幸自己有去參與 (不是只因為那些美食..)
是由於接觸了新移民的她她她

這是首次和她們一起幹點事情
以前是從報紙上、從服務她們上、從case research上
去認識她們
今次連續多個小時一起籌備食物、一起享受成果
她們真的很tough, 做野很快手, 毫不計較
她們的豪爽和辛勞
你簡直覺得不配在香港這個天空下生活
那種純樸和謙遜
在buffet完後的雨濛濛天台
感動到那個一向自以為已很有understanding的我
就算她們依然大大聲在你耳邊說話
從此我從中聽得出一份率真

桂林街117

於是又回到那個問題
你們為什麼要來?

港台資料搜集見case
全部都是嫁來香港
第一個她說她也不想拿綜援
然後哭著說 我想工作
但她要照顧患病的先生和子女
做到的只是在我們這些陌生人前哭
不過哭完了 她還是說 我要繼續做好火車頭

第二個說她第一次去到丈夫的家
已經有五個人住在那幾百呎的公屋
她抱著兒子在門口
自己忍不住流起淚來
然後丈夫過身了
他家人不聞不問
自己湊著兩個孩子的生活

但她說
在香港 只要你懂表達
就會有人幫助你

令我想起之前見過的四個內地清潔女工
堅持不拿政府錢
早上做清潔 下午接放學
笑著說 「香港 不難適應 就算來到一句話也不懂 終有一天會溝通到
每去一個陌生地方也要學習融入當地 去那裡都一樣 來港不後悔不辛苦」

她們來到了
就是事實
我很相信
其他人受的苦
都是替我們扛上的
既然大家生下來就是這個境況
那在好的境況的
就是有100%責任去為壞的境況的 服務

就如雖然其實我不太喜歡會說話的小孩子
(係, 其實我真係無咩愛心, 只是責任使然, 嘿)
我會一直照顧我玲玲
這是一個tag, soco還在招收啟蒙天使, 有興趣聯絡我



都係桂林街117

3.24.2007

送給資優journal人

蘇小姐做「資優兒童」專題
一輪資料搜集及採訪過後
得出的結論竟是
「你和教主都應該是資優的」
原來她發現我擁有這些兒童的....缺點
謝謝蘇小姐想起我們

蘇專家很厚道
她說我是被教化了
所以和人相處沒問題
情緒控制也不錯
(即是影射緊教主....我不其然想起她對著劉進圖狂笑)
但也很坦白指出
「複述事件時不懂掌握重點」
很切合小妹起承轉合通通交待
以及不理解別人聆聽時痛苦的特質

她還細心的解釋
讀書好資優的小孩的分別
對學習充滿興趣 對學習沉迷/狂熱
關注答案 關注問題
敏於理解新知識 主動建構抽象意念
能準確模仿 精於創造
精於記憶/背誦 精於推理
享受學校生活
享受學習過程
要求簡潔明確
追求/鑽研複雜難題

蘇專家還說 這些兒童很著重「公平」的理念

我邊聽她說
邊想起院草講過
ocamp有個新仔話自己成長背景好痛苦
大家以為她有什麼暗病
就說 其實我是資優的, IQ130
院草暗裡爆了句粗
事後說: 入得Journal, 誰不是資優?

我邊聽那些「分別」, 加多個「對公平的敏感」
覺得資優兒童的確很適合做記者
尤其是對「學習」的狂熱
(蘇語: 亦形成打爛沙盤問到督)
每次採訪也滿足到life-time learning
(回想會考前突然勤力
朝早五點拎住本out c的Biology讀
其實是因為有一些背到high high地的感覺
那種對知識的渴求
是除非讀上去, master/ phd
否則非記者行業滿足不到的)


謹將這篇「自我感覺超好的自戀journal entry」
送給在傳媒中奮鬥又一定會在呻: 點解我地咁低人工的journal人

ps 其他資優特質包括:
  • 情感豐富敏銳
  • 精力充沛
  • 某些學科能力強
  • 思想較同年齡朋輩成熟且思路敏捷
  • 興趣廣泛
  • 專注
係咪好飲恨現在才有這個term, 因為發現其實自己都係資優? :p

3.16.2007

一份共同打滾的感覺

我唯一的粉絲兼經理人tribute了一幅Jason於記招的相給我
所以我唯有回贈一個entry tribute back to her

今天她辭工
當然不是為了要「經理」我
是為旅行也
今天亦是某大同最後的無業天 (方大同...?)
下星一將做某報副刊記者

有人自動離職
臨走前吐一句: Quite proud of what I've done
有人將近入職
臨入前吐一句: 唔知會唔會做得長?

對自己的工作
滿足也好 害怕也好
最重要是對自己的工作有強烈感覺

「經理人」由中學開始
大家也有說過想讀什麼科、想做什麼記者
「某大同」由 journal開始
大家慢慢想像到大家可以做些什麼

轉眼畢業了一年在media待了一年
有時候回想從前大家齋吹media什麼什麼
做剪片嗎? 攝影嗎? 寫字嗎?
現在就是置身其中
每次你們轉工大家都會傾幾句
憧憬、憤怒、無奈、驕傲...
但最後都是有一份不能明言的感動
所以 寫到這裡都有點不知所言
祝繼續有新天地

ps 還有教得樂的sofei, 常常俾source/case我
做men's uno的小冬, 常常俾freelance我
那就是另一種感動 但也是屬於這兒的感動
依然記得Year 1的強烈感覺-- journal是一件感覺良好的事

pps 也想起和某大同及sofei於長洲, 談傳媒談了半晚的一夜

3.15.2007

媽媽的後現代生活

忙到發燒
不知有否長高了?

爸媽則很他調
一個白鴿轉去了澳門玩
昨天回來
林師奶得到一點啟示
跟她大女兒分享

我爸爸脾氣不好
到現在我最害怕就是觸怒人
小時候閂門大力點、講電話大聲點
最經典係掃地姿勢唔正確
佢都會突然破口大罵
越大當然越麻木
但更明白多年來媽媽的苦況

家事不應周圍講
尤其是爸爸的壞話
但他其實是個好人來的
只是不知為何會突然大發雷霆
今趟媽跟他二人去了澳門
說他像綿羊般馴良
媽說 我知道他要什麼了 (我當時忍唔住嘩左一聲)

他們很久沒有單獨去旅行
媽說 當爸獨佔著她
ie 當媽不用去陪我妹妹傾計, 看我看書有沒有開燈, 去廚房睇火, 接朋友電話
爸爸是多麼快樂
老婆前老婆後
就算有常態--發脾氣
都竟以史無前例的9秒9速度好番, 無事, 道歉
聽得我嘖嘖稱奇

我總結了一句:
你不應該生bb
對於自己baby這樣的話
媽媽沒有回應
只輕嘆了一聲

後來自己想想
自己體內那份暴力佔有慾
引伸出來的變態缺乏愛
應該是來自爸爸
"..but love is all around you."
"They stop at my skin." -Shortbus
未至於咁誇, 但明白
早前小冬寫了篇告解
若我真的要告解的話
不是我貪婪不是我花心
而是老嫌別人愛我的方式不夠好
問得太多: 這算是愛我嗎?
告解完 不是要補償 是要改變吧

ps 其實title係想話: 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好看
下一部關於女人的戲: 期待 愛上July24大道

3.05.2007

請click圖去網址

社區組織協會 搞了一連串「活在西九」的活動
希望大家去支持下
















其中展覽有幾天小妹都會幫手, 睇下撞唔撞到 =p

*
朋友搞了個「橡皮章去旅行」活動
佢話台灣人興雕橡膠,
幾得意, 所以將其發揚光大
大家也玩玩, 好靚架









ps 今均又有冇嚇親你呀老人家?

3.02.2007

為新加坡平反(3) - 真人示範

玩得咁開心
可能最大原因都係雯文在那兒
不單有車有樓有護膚品
還有新加坡的朋友

問新加坡男士: Do you like your government?
他答 It's ok.
It runs the country like a corporation
And it makes it greener.

先講講'greener'
綠的程度是
借用某人詞彙--樹木花草都是堆積
用我愛的詞彙, 兩個字--怒塞
塞完喬木塞灌木
塞完葉叢塞長草
馬路邊、天橋底每一寸泥土都是植物

作為一個旅客
我不介意這個地方沒有翻版、傳媒經監察
像花園的一個城市
早晨醒來
簾縫溜進一片陽光
敞開窗門
藍天吹到眼前
我回來後一個星期
竟然掛念新加坡的天清氣朗
還有連帶關於北美夏天的回憶
都在腦裡繞著不去

至於'runs like a corporation'
雯文說
其實新加坡是個搵錢城市
夜晚咁多clubs/pubs
證明這裡的人多大壓力
做一個Corporation裡的人
或許真的十分沒趣
但做一個遊Corporation的人
我還是對它念念不忘

延伸: 同是新傳人的劉嘉蕙同是住在新加坡的中同家 也經歷了新坡真人show

Pic1 : 中同Gerbo我雯文Jen, 背景其實是Merlion, 看不到也無關痛痕? - Pic2 : 劉嘉蕙的中同, 背景是好多bars的Clark Quay, 我這一身打扮, 擺明是過客 (去完聖陶沙無第二套衫)

2.22.2007

為新加坡平反(2) - 熱帶熱情

小妹第一次去熱帶地方
發現這裡的人真的很熱心熱情
Passionate yeah~
真的很適合熱血寶寶如我的兩位guides-雯文和周子烈

之前雖說這兒是multi-cultured
有白人有啡人有黃人
但面對如斯太陽
白人的皮膚顯得太炫目
還是暖色如啡種和黃種的人吸引
印度人馬拉人中東人都是挺熱心的
中國的同胞也不差
可能挺多潮洲人
所以潮洲妹也倍感親切 (雖然我唔識聽潮洲話, 分辨到也是高興嘛)

別說我種族歧視啦
明媚的陽光總是襯光脫脫的有色人種嘛
(可能是因為我沒去過澳洲之故, 北美和歐洲是另一番涼爽的風情, 那就是白人的世界, 要穿著大褸的)
熱褲襯熱帶, come on baby!
無論是路上的主動幫忙
還是沙灘上的男女挑逗
對旅客來說也非常吸引

當然少不了每次上的士的驚喜機會
話說新加坡華人多操普通話
但十架的士有七架 司機都會突然向你說廣東話
也算在城市中遊走的特別驚喜
揮一揮手 你猜上車後第幾句他會轉nicam?

這麼hot的地方
梗係有艷遇
以我的身材當然不是在海灘遇到
河畔旁有三個賓佬/西班牙佬
竟然點唱俾食緊西班牙炒飯的一隻豬
還配合其語言
用普通話唱出《月亮代表我的心》
我願以三分鐘的腦充血謝咬字不太清楚的你

Pic1: 阿拉伯人在Arab Street - Pic2: 小印度的人力車

2.19.2007

為新加坡平反(1) - 超現實城市

一話去新加坡
此起彼落的「冇野玩架喎」
大概是香港人對旅行的看法
一定要玩玩玩
無野做的地方不算去旅行
亦是蘇小姐一年探台北一次換來的藐視來由

結果花了三天
回程在食物好好味電影好好睇的新加坡航空上
開始構想怎樣為這個城市平反
它真是個旅行的好地方

就拿台北來比擬 (大概今趟是我被蘇小姐藐視, 拜託別扯高你的聲線)
新加坡就是那種可以讓你蕩漾的城市
只要你不運毒不趙膠嘛
你可以像水一般舒服隨意的游盪

若說台北是華文文化濃烈
在新加坡強烈的文化氣息則來自多國族的multi-culture
作為一個「被旅行」的地方
是非常抵玩的
容我一再重覆「新加坡超現實論」

超現實地域之人類文明
到達一條街
叫阿拉伯街
圓圓的廟宇
(雖然沒到過真正的阿拉伯)
人和氣氛都讓人感覺人是真到了中東
看完舊古董和小攤
決定到小印度走走
那區比阿拉伯街大
也比阿拉伯骯髒
我們可以下結論: 印度人較隨意
經過了八十間咖喱店
買下印度閃閃手鐲
該可以和剛才買的阿拉伯披肩配搭
(還是今天才知道阿拉伯和印度的服飾有什麼分別)
沒時間去探探故鄉唐人街
因為要到河邊吃飯
坐在什麼Quay的餐廳
彷彿看見對岸是塞納河的河畔階梯
(唯獨這不是想像: 我有去過巴黎的!)
抬頭看日落有點像北美的天空
那個西班牙的歌手走過來
開始用結他唱一首異國音樂

超現實地域之動物大自然
晚上去動物園
十步一場景
除了短時間敖遊了非洲大草原和亞洲熱帶雨林
最超現實還是那光猛的射燈
在黑夜中人造白光照亮獅子老虎
像舞台 也像博物館
令人可以安全地窺看著真實

超現實地域之海灘風光
新加坡就是很規劃
但人工得來還是這樣親近大自然
可能是她令人感受到她對一切的尊重
動物園會教育你怎樣了解及愛護動物
河畔有餐廳但流水還是保養得很清潔
聖淘沙也給人這樣的感覺
雖說是堆砌出來的樂園
但倚山而建的纜車和跑道
依岸而劃的幾個海灘
只不過像螞蟻窩和大自然的融合
不似人類自私的剝削
這部份的超現實元素包括: 沙灘上的按摩池、king-size bed、酒吧、離海岸只有十數米的大輪船.....

有沒有丁點改觀? 再續 ~

延伸: 這兒有mousedeer和flying fox!
可惜看不到我的摯愛 - 白貓頭鷹 Spirit

Pic1:Arab Street - Pic2:小印度 - Pic3:失傳已久的木搖搖版@Emerald Hill - Pic4: Sentosa Cable Car View

2.14.2007

說愛

在寫新加坡之前
應應節
寫寫愛情

臨走前同事T取笑
新加坡有什麼好玩
我說 旅行如拍拖
未去過一定好玩
同事T話 咁調轉是不是一樣
幾好玩的地方 去得多就不好玩了

記得郭x華講過 (各好友應該聽我覆述過一千次了)
他和現在的愛人一起 (我係唔講名呀, 因為這和我對他的執戀無關) 十一年
仍然覺得他是一本讀唔完的書
每天都有新的東西給他

那樣buy這個論說
可見我對愛, 是人-oriented 非愛情-oriented
別和我說愛是容忍是遷就是妥協
總之我愛佢就自然咩都得
何須一個相處法則?
這個是我25歲前的堅持

不過令自己投入去愛
除了是對方的責任
自己也要做點東西吧
例如分得清楚自己的愛
用回書的例子
就是林x華所說的 瀏覽之愛、購買之愛、閱讀之愛

之前郭x華說的就是閱讀之愛

我常常覺得這個男孩不夠 那個男孩又不夠
卻是用了瀏覽之愛去量度
看他封面搶眼、印刷精美
還是某出色出版社的出品
逐個條件鑑賞品評
覺得插圖足夠陪我消磨一個cafe的下午
就喜歡了

喜歡便不理三七廿一去追求
那又是購買之愛

常說
李x喬是自己進店 自己選的
不像從前 男朋友和自己都是彼此認識
李x喬起初毫不認識我
我是希望自己不是被兩人的相處吸引
而是真的被一個人吸引
結果
那是鑑賞之愛 (瀏覽後再購買收藏之)

第二個情人節
願我這個讀者
能真正閱讀書的
每一行每一句每一字

祝大家也一樣
讀好情人
Happy Valentines!

2.13.2007

《我自在江湖》的女人

潘惠森寫的男人
有種大衣被揚起的氣度 (應該叫大俠風範)
他寫的女人
則有種大衣被乍看穿的透徹 (不是三級的呀, 是若隱若現)

一個男人可以寫一堆女人寫得那麼真那麼中
可見他和不少女人交過手

他說為她們起名字時, 是有意思的, 但不宜太明顯
我當然解碼不了
但這三個女人的名字
我真的記得很深刻
張小月、欣欣木良爾、韓彤

特別是張小月和欣欣的說話
你會知道寫她們的這個男人
一定很懂handle女人

張小月在欣欣身上看到自己
欣欣也說 每次張小月都做了她想做的東西
大家也很愛林南風這個男人
雖是情敵
但有一種投射的效果
看到對方和自己競爭拼力去搶一個男人
就像face-off的那一面鏡子
所以最後張小月才殺不了欣欣
她未必是殺不了一個「自己」
她可能只是殺不了一個情操
因為欣欣能指出 她最極端的陰暗面--
殺掉所有人 獨自擁有林南風

於是張小月 下不了手
因為在欣欣身體裡
正是一份很深的愛
才令她想像到自己那份很深的愛

「我有時覺得 如果欣欣和張小月
可以加埋變同一個人 林南風一定會愛上佢」
誰說的?
是欣欣還是小月?
都一樣吧

2.07.2007

《我自在江湖》的男人

事情 就是這樣開始的....

上星期看了點東西
歸納一下
有兩套同是導演/演員不好
另外兩套同是配樂第一粒音已經好聽到暈
試猜: a. 邊城 b. 我自在江湖 c. VV勿語 d. Shortbus

不過容我在這裡講講b
林綸B近排和同事在公司背b的對白
潘惠森真的為我帶來無比歡樂
加上毛x輝的導演手法 更令人捧腹大x

讓我tune對個mood
免得染污我偶像的劇本
好, 冷...靜...

事情 就是這樣開始的...

百合子說
我一生只愛過兩個男人

韓山
他臨死前說: 不要想念我
他就是這樣的人
把生命、把一切都看得很輕
輕得像他自己也從沒有來過一樣

馬岳
他是個完全相反的人
他對生命很認真
很多事 他也認為若非他去做 就沒有人會做了
他把生命看得很重
重得像他每走一步 都留低一個腳印

百合子又說
他對馬岳有最大的遺憾
可能不是因為她嫁了給韓山
而是她知道 馬岳將會對她....
那四個字是什麼?
刻 骨 銘 心

林南風可能是第三類男人
他是看什麼也會問: 為什麼是我?
我只是個鄉村男孩 為什麼要我做教主?
我只想平平凡凡的過日子 為什麼要我解決恩恩怨怨?

他未至於淡然對待身邊一切
他會狠狠的殺人 也會拼死保護師傅
但他亦未至於熱烈擁抱生命所有
他對白蓮教沒半點關切 亦沒真正嘗試了解愛他的女人

他只有在這兩個態度間的灰暗地域
用不高不低的聲線吐出五個字
為什麼要我...?

人生
當然不能由三類男人說盡
因為 人生實在是一個混亂不堪的大江湖

而自在 是多麼難做到
自在 只能解獨自存在
最終得到什麼 也是自己在不可選擇下選擇得來的
自在 那有自由自在的意思

2.02.2007

2/2 和 走過的日子

今日係小妹條仔生日
歡迎各朋友打電話或寄短訊祝賀他
號碼可以打電話或寄短訊給我索取

至於我
當然也有幾句祝賀語送俾佢
新一年又大一歲
希望你越來越成熟
追得上你女朋友的穩重
我繼續等你長大

相信佢聽完定會發脾四
不過佢其實真係一個好人來的
例如佢會望住女朋友 然後好開心咁話
「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你腦袋何時在構想古怪的故事」
但那時可能只是我發呆/發爛/發癲 唔理佢
他這樣的自在其實很難得

他未必是對的人
但他喜歡了我對的東西
其實我不好愛
以我這樣情緒和心意也不太穩定的人
或許不該再到處害人
起碼李先生對著一個很煩的處女座也可以悠然自得
我不能給他的東西 他都可以自己給自己
過了二十個月 還覺得我好相處 我都有點不好意思

最後
希望你喜歡今天
因為是你生日
我準備了一系列的節目
包括搭錄色的士和食buffet, yeah!
Happy birthday.



ps 今朝跑步,碰到啟基小學的學生PE堂,於是一齊跑,oh,好青春好青春! 十分懷念中小學的體育堂..
pps 今天聽了很多曾蔭權的說話,突然掛念人文館內大家圍電視看新聞,或在comp lab感受'special news event'的氣氛....
pps 然後online看到駱駝的留言,又揶揄我對蔡德才的愛 :p 回憶如陽光輕灑下來...



1.29.2007

盛夏光年 - 守不住永恆

哭了三次
但都不是為禁戀哭
也不是為壓抑的康正行哭
也不是為得不到愛的慧嘉哭

其實大概也不是為余守恆
而是為余守恆的想法
淚水竟不斷的湧出

他小時候被老師罰 自己一個坐在大草地上
他說 我永遠都不想再有那種感覺
然後正行出現了 慧嘉出現了
我不可以失去你們任何一個

我不知道自己是羡慕他分不清愛人的高低
還是抗拒他這般容許自己同時愛兩個人

余守恆最後說
其實我知道老師是規定了你做我朋友
對不起 我也要讓你一同受罰
但因為我真的太寂寞了

我也害怕寂寞
我更害怕是在一大群人裡依然覺得寂寞
我最害怕是突然發現「不是他」的寂寞
但我們特別害怕
就是否代表擁有特權
去愛更多人 或被更多人愛?

余守恆說
我是不是習慣你們都對我太好了?
我是不是把所有事情都搞垮了?

人一生要走的路
比一光年短很多很多
所以主力陪伴的只可以有一個人
余守恆
即使你太寂寞
你也不可以一生擁有兩個人

余守恆一開始已知道正行不是自願做他朋友的
但寂寞的人不理得這麼多

你知道嗎, 余守恆?
愛上一個人
大多都是不自願的
那是你欠康正行最多的地方
你令他不能選擇的愛上了你

1.27.2007

百家衣體 fusion詩~

上星期某天劉炯朗在明報寫了篇東西
引子是「自由分工,自由分享」
行到不得了的現代資訊社會的形容
(想起new comm tech讀的...)
講講下wikipedia竟然跳左去中國文學裡的集句聯、集句詩
好好睇

百家衣體意思就是 一百件不同的衣服拼湊起來

他的例子中
最好看是洪昇的《長生殿.窺浴》
花氣渾如百合香 (杜甫《即事》)
避風新出浴盆湯 (王建)
侍兒扶起嬌無力 (白居易《長恨歌》)
笑倚東窗白玉床 (李白《口號吳王美人半醉》)

原來就係咁貼法
係咪好好玩?

記得董伯有堂中文課沒有教書
好飄忽咁講左一句詩:
風定花猶落
我立刻抄低 因為覺得好漂亮
然後他說
還有一句從另一首詩好襯這一句
鳥鳴山更幽

那一下是我第一次覺得真的要讀好中文了
亦是我唯一記得的中學中文堂

前陣子放了 揀盡寒枝不肯棲
在gmail的one line one day diary (語出 jill & sophay)
有人自動配了句 海畔有逐臭之夫
做佢朋友
真羡慕人家出口成詩
而我對詩的認識只限於自己的名字
和這個entry出現過的花鳥兩句

希望有天我可以fuse到周星馳同王維

1.23.2007

補shot

昨日下午才打完前一個entry
麻煩roll耐一點機
直落晚上文化中心
首先close-up東宮西宮場刊
Louis I. Khan四月有re-run
pan到音樂創作及演奏:蔡德才
再cut到完場廁所門前碰到戴了眼鏡的蔡生

Roller special thanks to
易沛然的腎及膀胱仗義幫忙
去多個廁所令小妹近距離在他身旁逗留多十分鐘
In the making of
劉嘉蕙說多懷念從前我三個星期會碰到他一次的時光
並提醒說在台北時他曾坐自己旁邊耶(找死嗎)

為了紀念這個美好的日子
我於昨晚22:00將22/1定為蔡德才日
以上兩人為證
=)

1.22.2007

Warning! 另一篇發花癲日記

又是蔡德才
若你早已對我再談這個男人感到噁心
請別看下去

今早回公司
我已經四天沒有回來了, 嘿
收到同事B給的第五張note (其餘四張我都儲著貼在我的壁報版上,有同事T、H和K的,因為都寫得好好笑,我會留起的,還有兩個月咋)
C, 你去了哪裡?
Note的下面是第364期的號外
對不起我這麼out,現在才談這期進念issue
因為B說會借我看所以一直沒有自己去看(號外不是用來買的,是去u拉或pcc的原動力)

雜誌邊緣有個被摺了1/3臉的男人
他沒有帶著我最愛看他戴著的冷帽
但一眼就認到他並接著心跳了五分鐘之久
真的瘦了不少啊 

瘦...所以我想起Jam少
你上次還特地打來告訴我在街頭碰到他,說他瘦了
你這是明明知道我還那樣愛他
而你又有買
而你知道我沒有買
你還不提醒我買?並隻字不提有蔡生!
我唔會打俾你架 你自己找我道歉!
我買唔番你就俾左你個本我,可怒也!

終於親眼看到他凹了的臉頰..
楊千樺說進念是黑與白
我覺得蔡德才也是黑與白的
鬚是黑的 帽是黑的
衫是白的 鞋是白的
眼珠是黑的 領呔是黑的
牙齒是白的 背景是白的
the ideal him the most beautiful him the cindylam's him

記得他說最欣賞的兩個男人
今次也在364期出現: 榮念曾 黃耀明
他說喜歡榮念曾 因為他有童真
記者問怎樣的童真?
他說: 是晚上會數自己貼在牆上的星星的那種童真

現在回想
進念 或藝術 在香港就是
數自己的星星
這樣的一回事吧

未認真細讀每一頁
只是翻到所有印有蔡生臉龐的頁數
這個早上太興奮了
難為站在旁邊的同事H
趕不及叫我別晨早溜溜販賣濫情
已被我搶先為這個思春的morning作個總結:
我眼角竟然有淚..
然後衝到廁所撫平情緒

這樣激動
可能因為是
上次見蔡生近照時
已彷似是一光年前的事

喂,想補償那位,有興趣請我看盛夏光年嗎?

哎呀 真的好開心

1.15.2007

nana2

未看nana1
先看nana2
(展望chansiutung?)

中同話好悶好難看
同伴說suspense很人工
我也聽過說不錯的 (is it you chanst?)
姑勿論好看與否
若你的愛情性別是女孩子
你應該會覺得不少東西說中了

愛情性別這家東西
我忘記了出處
總之無論你是男是女
愛情性別都未必和你性別一樣
自己定義吧 (好不負責任的人啊...)

娜娜知道幸福在理想那裡
她愛好友因為好友是理想的靈感女神
所以戀愛都在理想和好友之後

她不會坐著的等
她需要的東西滾過來
她懂自己去找
那會聆聽她的男人
那會使她信任人的男人
即使那些都不用做她的男朋友

奈奈想 幸福是一個男人
白馬王子最好從天跌到我的腳邊
即使只可以在南瓜車和我戀愛一天
今晚我有心理準備看待這一切作美夢
明晚我有心理準備你不會覆我的短訊
後晚我有心理準備向你說分開對我最好
然後我好像又找到真愛了

奈奈以為自己今趟真的尋得最愛
和我一樣的男人啊...
以前的那個你 只是牆上的一個搖滾偶像
結果
像一個任何不由自主的女人
她躺在床上
發現那個遙不可及的男人
原來是最明白她的那一位
朋友看不穿 率真的男孩也猜不透
其實我和台上的你一樣
同樣空洞
她等到了夢裡的男人了
幸福是懷有你的孩子

不論娜娜/奈奈是否在奈奈/娜娜身上看到自己的欠缺
所有「女」孩子都應該在她倆身上看到自己
有時候戀愛大過天
有時候男友行埋一邊
我們都很空很空
只要幸福來填滿

追求幸福和減肥一樣
都是一生的長征

1.11.2007

我看你看我

我的標準是做到「人」
比獅子老虎豬狗牛羊不同的一種動物

但這裡一句那裡一眼
這個本來很簡單的標準
行起來真的很難
加埋上次提及隨著時代的改變
這世上好像真的沒有universally/instrinsically right的標準?

除了中文老師的「成仁」論
還有宗教老師的「成人」論
R.S.教性興奮
是來自上帝想人類不斷繁殖
所以必要加pleasure在sex裡
人類才會肯做
因此 我們不應該濫用這個pleasure
人和其他動物的分別在於我們明白這個pleasure的意義
只在履行這意義的前題下 才會做愛

坦白說, I'm convinced.

然後有天我喜歡的男人說
人和其他動物不同
是因為人能從sex得到歡愉
而非只當它為繁殖的工具
明白沿自它的愛和親密的意義
也是明白到sex的更深意義

And,
I'm convinced again.
(btw, 那男人不是直接跟我說的, 他是董啟章)

很多價值標準都是框架
問題係究竟是否真的沒有一種必然的框?

記得一個攝記講過
每年夏天都要到沙灘拍一輯泳衣照
為報紙的酷熱天氣新聞配相
每年他都會被擲來責備的目光
鹹濕佬影三點色
誰人也會這樣想

沒有一個必然對的框架
就會有這個問題了
攝記當然有自己的框架
但最大問題還是來自泳客給他的
他可以清者自清快快脆脆影完閃人
但世上太多東西不可以這樣解決

1.07.2007

你看我看你

道德
是別人怎看你
還是存在永恆的標準?

有人問我
要拭去媽媽的淚水
還是要擁抱真愛?


古希臘有隊同志愛人軍隊
長期戰無不勝
因為人往往在愛人面前會更堅強更勇敢
那時候男孩子很早便會被送去訓練
長期也與女性分開
男與男之間的愛才是最純最真
男人的胴體是極致的完美
我想
古希臘即是幾多年前了?
「愛」這樣東西
我們就是由得它跟從時間的變質嗎?

我媽在看關於煉獄的書
她說 現在的人就是道德標準越來越差
我又想 古希臘究竟在未來還是過去?

但丁《神曲》我只看了地獄和煉獄篇
但已足夠令我確定
若有十八層地獄我大概會在第九層
(更不要奢望會掂到煉獄, sorry)

其實由細到大
我會努力去做一個好人
最好還做到「仁」
因為中學時中文老師說
孔子話「仁」是人的表現
大笨象在地鐵裡不會讓座給老一點的大笨象
我覺得人一定要做到比禽獸有分別的東西

但越大發現越多標準
究竟什麼是依歸?
前人? 宗教? 還是自己?

記得有兩個人研討同性戀婚姻
一個說婚姻本質上以男女定義
一個說婚姻是基本人權
我覺得兩個都有道理
只好歪著腦袋聽著

對那位朋友的問題
親人還是愛人之間怎決擇..
我真的不想只對你嘆一句: 苦戀註定難
那是無補於事的
但我手上確實一個標準也沒有
而對於其他人的目光
我也實在弄不清是正面的監察還是負面的障礙

(再續)

1.02.2007

平安夜和戀情其實不太老夫老妻的男朋友
選了去老老地的區
在老老地的餐廳
在聯和墟的雅士
每一張枱都有一盞從天花吊下來的燈
每一張枱都是爸媽和小朋友或者爸媽和爸媽
我染上一身不屬於我們年代的平安夜氣息
造就我在沒有人尖叫沒有人倒數的沙田
碰上兩個大一個圈的男人的緣份
第一個係東Touch總編
第二個係人文館之鬼馬傑偉
前者我已經是第二次在沒關事的場合撞到
我想我不是應該嫁給他便是應該入東Touch
(他身邊有老婆, 所以應是我和東Touch的緣份作祟)

新城市廣場
沒有我們同齡的朋友
我們慢慢走
走到十一點五十九

耶穌生日那天
我在教堂碰到代課老師
第一次看到自己曾經仰慕的人拿著扶杖
離開時有點悲傷

Boxing Day獨自在旺角走來走去
竟然在信和找到《星之聲》
是因為看今敏介紹 去看動漫介紹 常常碰到的
咁有緣, 買

之後在街上看詹瑞文《單人匹馬》
VCD店前人山人海
有2/3的現場效果
突然覺得
若在香港孤獨終老
也能讓我擁有今天的緣份
都算不錯

*

新年第二天
禁煙第二天
報紙寫著
老闆娘: 不擔心
可以不吸煙 但不可以不吃飯
我想:
可以不吃飯 但不可以不拉屎
2007年頭喝多點苦藥
今年希望腸胃老去前調理好
祝各位健健康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