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古澤良太的編劇法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影話 | By 林綸詩 2017-10-27 《乒乓情人夢》(圖)11 月9 日在港正式上畫,編劇古澤良太是華文區知名度較高的日本編劇,主要是作品《Legal High》(2012)得到很好的反應,遠超他的長壽劇《相棒》(2005...
    5 weeks ago

4.29.2005

歡樂滿西九2005

這是西九龍皇帝我最鐘意的Act

第四集了, 由2046特首不見了到開咪封咪
(應該係只有問責制唔制冇睇)
全部都係同bitches@journal
上次開咪封咪講傳媒多, 特別有共鳴

想找回上次寫開咪封咪的review, 應該係multiply堆亂碼中

今次依舊笑到傻左, 真係好叻的演員 (對白超難)
但提醒自己, 不要掛住笑
今次的暗喻meanings好多, 掛住笑反而吸收唔到

有人問過我, 點解香港人咁鐘意煲大「身份認同」呢樣野, 沒什麼大不了
看完今次的東宮西宮4 我諗我答到?
身份認同係源於一個對這個地方的愛
他不是香港人, 所以不會理解
它是當人人在研究universal的人性時
你想縮窄範圍只討論香港人
為什麼諮詢時沒有人問曾司長什麼是Duchamp?只會理程序上的問題?
為什麼越來越多殘格八卦雜誌? 但又越來越多人冇佢地唔得?
為什麼越來越多人不懂英文? 以為不久的將來廣東話會當道?

曾蔭權同'Paul'(意思係過了身的教宗)傾計
對答好好笑
但何不又是為曾說了些話
個個都罵他不好
又有幾多人真的可以挑戰到他的不足?
香港就是這樣
誰不是沒遠見, 沒quali, 沒R&D概念?

陳浩峰唱那40首K歌加埋的長曲
比古巨基勁十八萬倍
我們就是這樣
被一模一樣的東西娛樂
然後還以為自己好in好開心
最後幾段是
"Let it flow Let it flow
I can't control so let it flow
Let it flow Let it flow
I lost my soul~~
為何白白地讓眼淚流
淪為骯髒鐵鏽
做隻貓 做隻狗 x 3"
再笑唔出了
佢聲嘶力竭背後 是在問
香港人的靈魂 去了那兒?

記得上次的香港家書最感動
一幕幕由清晨至夜晚的香港街景
看起很感動 很心酸 我們的地方呀
今次的香港家書是一棵棵樹
有和1998年對比的, 也有現在的
看著稀疏的樹葉
我想 這家書不但是在說大樹
還有其他很多很多香港人不珍惜的東西

也記得上次蘇小姐坐我後面哭的時候
我沒有眼紅的衝動
因為我覺得至少台上台下的人
對香港來說都是有希望的
今次也一樣
從台上除了香港人失敗, 還見到剩餘生動的靈魂
再望望我前排一對爸媽帶著十多歲的兩個小孩來看
We haven't completely lost our soul....

Add Oil Lor! :)

4.26.2005

給你

思念
像一隻吞噬心臟的小蛇
你會聽到它咀嚼你心肉的聲音

我拿不走你的小蛇
只能給你我的脈搏

不要再不開心了

4.25.2005

All About My Memory

而家render緊, 好野今晚唔駛通頂~

今朝一早730起來陪妹妹去試場 (雖然沉晚ed到11點, 好晏訓, 我真是個好家姐! 哈哈
只想著若為了自己的功課不陪她第一次會考, 會後悔)
去新法, 經過九龍中央圖書館
想起那時和同學在那裡的自修室溫書
Lunch就一起去附近吃飯, 然後回去再衝過
那是中學很美麗很美麗的回憶

會考也是美好的回憶
我的第一次也是妹妹現在考的Eng Lit
之後竟和幾個同學撞到於新世紀百人一株
都是考完Eng Lit...好邪

人文館sem尾都會有很多回憶
張佬多projects
Year 1開始的ethics (勁長命度)
Year 2的research method (又勁勁長命cross)
Year 3剪片、multimedia、creative writing (或我地一起take的香港社會)
當其他系一考試
我們便在lab/studio養我們的熊貓眼
當別的系只有一個computer lab
我們有幾個studio幾個computer lab幾個photolab幾個editting lab

真係只爭幾張床
昨晚雖然大部份組員唔係度
我和隔離組的小東陳珍文可phoenix同wendy仔叫KFC
今晚有埋creative writing的人在multi lab, 叫Pizza Hut
你們最後一個sem了,我不會忘記另類時刻的人文館

ps 今次條片同上sem的Creative Media IMO差不多
由我主力剪, 好叻女呀,
沉日Phoenix教我Replicate同Motion
今日Sara教我用Export Frame玩transition
我話像小時候死背Cylinder的volume formula到中五自己用Intergration generate volume formula
Sara話 即係係咪想話升級左
.......

4.24.2005

d問題好好笑...

I scored a 59% on the "How Hong Kong Are You?" Quizie! What about you?

4.23.2005

AV

呢排寫od寫得好密
令我看起來好似好得閒咁...
可能是因為春天, 腦袋特別有生氣

春天
睡得特別少
可能身體想讓你呼吸多點陽光
晨早便自動醒了
家外雀仔在這季節
特別愛唱歌...和交配

今天路過田家炳對出
見到一隻蝴蝶追著一隻蜜蜂
春天 應該是美麗到這個地步吧
在建law school 所以名了田家炳那條斜為「圖書館道」
(是不是一向沒那樣明顯所以沒察覺?)
很喜歡這樣的路名
像「雪廠街」、「電氣道」..
盛載著真的屬於那條街的東西

ps 今日u拉有Reading the Horizons of Knowledge展
我借左本Crime and Punishment同拎左個book list
今個暑假大把野do
罪與罰 (應該有人好妒忌我借左啦) 個作者原來係莫斯科出世
今日劉細良都有講莫斯科---共產建築很吸引呢
去過北京更想去..可以做畢業旅行目標!

4.22.2005

留不住捉不住存不住

Gray...Gary 講你先
那天收到這男孩的卡
害我在火車上眼紅紅
很感動啊你的說話
或許是「大家都是處女座, 所以傾計特別有共鳴」
或許是你說會把我OD的東西放進你icq info
或許是你說去了解過我
畢竟我也只是個極渴求別人認同的女孩 (haha 我說過的...desperate)

在由Koblenz去Luxembourg的火車
定或是...Luxembourg去Paris的火車呢?
只記得擠迫的車廂, 還要不夠位, 還要污煙漳氣
他們都呼呼大睡--又是我看行李
你睡了一會陪我看窗邊風景
然後著我也休息, 我醒來時一群巴勒斯坦人圍著的
定或是...首先一群巴勒斯坦人圍著我
你叫我坐到你那兒, 好讓人一家團聚
你才陪我看窗邊風景呢?
只記得我們都是在保護著他們 (haha 都是豬)

那時book coach
要填你們五個的中文譯名和生日日期
我把他們都牢牢記住了

溜走了
人連記憶都拿不住

有次妹妹問我A.Math
我發現我忘記得七七八八了
回到房後真想哭
人是否都要把曾經十拿九穩、和你最親密、有過感情的東西和人都忘記?

你們的腦袋用來載什麼? 用了什麼部份? 用了多少?

我希望今天考試的東西今個暑假下個暑假下下個暑假
我都會好好記住 還有所有今天的昨天的前天的....

李察那天說自從批判思考得興起
什麼都講求證明支持
腦袋只用了一半
創意和潛意識的部分都沒人用了
難怪這世紀再沒有領導才能的人

原來我是正常的
不把物擬人 不把人擬物才怪
我的創意不實際思維很好 (批判思維也好, 但沒其他人的好, 因為腦細胞不夠分)
oh good 原來我真是正常的

ps 還記得上sem尾剪兩條片
Creative Media IMO + Documentary (2 clips)
誓死今個sem不再take equipment base拍片course
結果今天330考完試 現在就1030
我坐在人文館208剪Art Direction的drama
點解美指要拍片架............

4.20.2005

在鐵路和草之間尋找一個歐洲

有沒有細看KCR的鐵路和旁邊的草?
由旺角至大學, 差不多每天都會呆望
那一閃即逝的影像 令我想起歐洲的火車
由布拉格到柏林, 還有德國萊茵河的小鎮間
由九龍塘到大圍那些碎石旁的小雜草
我覺得最有歐洲的清草railway味

在juju同alice間我也常尋找一些感覺
她倆是我歐遊的兩個女仔朋友 (還有阿金, 但而家佢係芬蘭)
還有北京..和整個ldp歷程

今天坐在百萬大道旁的樹等alice
她在電話?說, 真有詩意
她來到後我們坐在長椅上
她告訴我 不想有企圖的去對一個人好
我說 Love me for a reason, let the reason be love.
微風剛吹來 兩個女孩的笑聲蓋過整個百萬大道
我又說 是歌詞來的
找天唱給她聽
和她的戀愛觀很相近...可能不是戀愛觀
而是那份不拖泥帶水的感覺
想做就去做 幹嗎要想手段?
她就是那種會陪我在北京跑掉
然後大家分開自己走北京市的人
我和她走路 每一步都像旅行
大家也不多說話 和你享受實在的感覺 (她很喜歡走路)

到juju 我們三個的關係很奇怪
我在歐洲說過 你們是唯一我不會妒忌的朋友
三個好像一體了
ju的真面目只有我倆知道
相信無人會估到只有我們三個相處時
她會是這樣的
對我, 她是個100%錫住我的人
但其實她最清楚是誰想嫁給誰
她的人生觀和我幾乎是完全相反
可是她會很明白我 (不過可能因為alice常常都是loading)
一天可以幾十個sms
又可能大家都是女校出身 (我覺得佢好名校女生feel, 其實)
很多想法大家都會理解

歐遊後
她們將cu變成了歐洲

ps 聽聞蘇小姐受了被冠以「似基督教徒」之形容詞的刺激
今天看《雷雨》的評論 有以下quote
希望能令愛情至上的蘇小姐釋懷
「癡情人既然相信情可動天,有起死回生之功,因此愛情實是一種不折不扣的宗教.」
(from 2 phone conversations with 蘇菲)

究竟係黑..定係白呢?

選到了..
Joseph Ratzinger
德國人...
其實我蠻想那黑人主教選到的...

不過我都好鐘意德國人
希望天主保佑, 祈禱祈禱~

今日要去驗血, 就出門口
也希望Joseph保佑...

ps 天!!! 我忘記了換now.com.hk紅白鬥音樂會的飛!!
點解會咁架....!!!!!

4.19.2005

不是吧? (普通話) New York?!







You Belong in New York City


You're an energetic, ambitious woman.

And only NYC is fast enough for you.

Maybe you'll set yourself up with a killer career

Or simply take in all the city has to offer


What City Do You Belong in? Take This Quiz :-)



Find the Love of Your Life
(and More Love Quizzes) at Your New Romance.






係gerbo個site到copy
我都未去過NY呢
但好似好危險咁

今日同馬傑偉講
讚佢個專欄名字
「人文館」...
oooo
想像當心理系或社會學系的教授只可以叫「信和樓」
嘩哈哈哈
那天在人文館地下看地圖
原來從前是TRA, MLC, JLM, ANT的
好襯~

那天在石硤尾看到「石硤尾人文館」
唔知係咩來的呢?

ps 今日又拍片
順手在人文館執來的張佬臨記們
演技精湛
爆肚出色
決不相信其他學院學系可有這樣的料子
學唐欣話齋: 張佬人醒, 呢個係事實
(相信其他人睇到呢個位只想dup死我地)

4.18.2005

我的名字我的姓氏

昨晚睡得不好..唉, 但還是起身上堂去, 真神心
咁晏訓都竟然有好快樂的一天
和歐遊摯友吃了個珍寶腸午飯
alice就同我去journal lab 免費彩print我的2000字Impressionism功課
(仲屈就近的chi sing品嚐了我美麗的插圖)
接著去用十幾分鐘教elaine用premiere剪片
然後同alice去ldp房寒暄 (I love this rm!!) Jennifer在plan歐遊呢~ 我地怒俾意見
之後番屋企唔好waste左d陽光和阿妹打羽毛波去~
再睡了片刻, 人生之美嚐盡

今朝上了最後一堂sit的lecture
今個sem坐了兩科, Modernity & Love Philosophy
上個星期五冇咁乖, 中途坐坐下走左出去同糖影Lady Shaw....

那是她真正最後的一堂
愛哲其實幾好sit
本來覺得講愛情的哲學像浪漫愛情片
都是商品化了的東西
但陶國墇真有一手
學了很多東西

他這人很open-minded 不斷探求新野去revise佢讀的theories
最後一堂講男女大不同
大家分性別投選過對方最討厭的東西
哈哈, 男人的小器和女人的煩
天生的洪溝就是要讓我愛得更深?
不知對我而言是否可以, 我不太喜歡距離

我同阿糖話其實我都唔係幾女仔
(發覺張佬人好鐘意copy d dialogues係大家的od, 可能我地講野有趣---自以為)
「我做過個test話我幾女仔, 但我又唔太覺我真係咁女仔」
「你唔係男仔又唔係女仔架嘛」
「ha!? 咁我係咩?」
「你係一隻浪漫主義的怪獸--浪漫主義的怪獸綸綸!」
「咦, 個名幾矛盾喎, 我鐘意」

我地又講下大家朋友拍拖的例子, 對應陶生d theories
我講講下..突然爆左句:
「我都開始唔記得拍拖的感覺了」
唐詠欣話 唔好咁灰
......我都唔知點解那句對白會自然跳左出來
跟住我地就走堂去池邊看夕陽
我喜歡和朋友儲回憶的感覺

好耐都冇寫過d咁生活化既野係度
哈哈, 希望學蘇菲話齌, 能令多點人覺得我的blog親切點

ps 蘇菲密謀影50幅人的手來做Profolio Title Page
竟然自己擔心效果會如像碎屍萬段
她叫我幫她做model時, 我說樂意做她的林綸碎屍
我的名字真好玩

4.17.2005

Paul Cezanne

"he did not want to risk spending the afterlife "roasting in eternum". So Cezanne felt he did his moral duty by attending mass at a local Catholic church. He enjoyed mocking the priest, the organ players, and the entire "Middle Ages" atmosphere, as he referred to it. But Cezanne did eventually learn to appreciate his religion, after he had no one else to turn to for emotional support."

I found this when I'm doing my paper (係呀我仲做緊...
GEL Art Appreciation - Impressionism)

真不愧我偶像...好好笑

4.15.2005

張佬點滴

昨天和唐唐在小百萬上
看見夕陽,和她唱了
"I love you I love you讓我全心喜歡你"
還有 "Thanks thanks thanks thanks lam lun see/唐~唐"
是她最後一天上lecture

眼看周保松寫了篇很長的文給今年GPA畢業同學
真是萬分羡慕....
前幾天終於我們的人情味也浮了出來
chi sing (我們的tutor, tuto我們今屆大部份的core)也寄了封email

是一間美國大學給畢業班的人的信
chi sing 說張佬的同學仔越來越覺得自己改變不了世界
這封信正是告訴我們how easily we are making a difference.
由negative那邊帶到我們要positively做個world citizen

我睇完成篇
覆了個email俾chi sing
(hehe 記得那年我唔見左電話, chi sing都send左張e-card俾我)
最尾個句,我話人文館是個很有人情味的地方,到我真係要走的時候,我會好唔捨得

近期馬傑偉的專欄從「千年檔案」浮了出來
名為「人文館」.....

ps 繼小東找我拍片, Heidi那天也打來叫我做她advanced photog的model
「我應承你, 咁你就係咪要讚美我幾句? 例如我有幾分姿色咁」
「其實係因為我要搵小朋友...要搵黑色頭髮既小朋友..」
「!!!!!....咁我要做d咩?」
「跳繩...」
「你要我係studio跳繩!」
「放心啦,冇人睇到架..」
「我驚人文館lum喎..」

4.14.2005

劉生和馬生的好東西

好喜歡別人能從另一個角度看東西
特別當全世界也用一個方式在說那件東西時

例如那時熱烘烘的Impressionism畫展
劉細良說的不是賞畫
而是歐洲人當時的生活面貌
(雖然他真的越來越高調..連港台也露面了
但我真的蠻喜歡他~) 教人看畫時有另一個角度

我也看到另一樣東西,就是香港文化
.....一窩蜂
君不見藝術館平時你坐在沙發
睡五小時也不會有人嘈到你

前陣子傳媒的焦點當然全在教宗的去世
大家也關心天主教禮儀、教宗生平起來
馬家輝所看到的就是古城
在他的專欄他說到梵蒂岡是永恆的地上國度
憑的就是跨世紀的堅持 (以下係最好笑個段)
"她不會把選票扔進碎紙機內切成絲條,然後在廣場上的電視屏幕打出「投票結束,當選者是某某主教」之類字眼;她更不會在選舉完畢後,由獲選者聯同幾位司職主教站到廣場,待司儀宣布「新教宗上任啟動儀式現在隆重開始」,齊齊把手輕按一個圓形玻璃球,廣場四周立即打出雷射幻彩激光,舞台布幕上的PowerPoint閃起「熱烈祝賀新教宗就職」之類字樣。這是永恆的國度,她有普世的Power,她也有屬靈的Point,所以她從不需要俗艷的PowerPoint。"

很喜歡這些
覺得你在主流以外發表另類論述好叻
但你發表另類的主流內論述仲叻

4.08.2005

The Scientific Relationship of 過期 and 敏感

雙眼像查了eyeshadow
那是別人的口厚道
媽說我紅的像關公
好憎皮膚敏感!

找到了源頭 應是那過期了三年的曼秀雷敦
oh no!
我諗大家一定覺得我屋企好變態
實為5年前從溫哥華回流
我們什麼也沒理
幻想生活像移民前一樣
移民去的時間都似沒發生過般

於是今天媽媽丟掉了它
這應該是幾年前做的動作
究竟我家裡的東西 是不是都以為自己年輕了兩年?

喂, 中大海報, 你幾歲呀?
我房貼了一張拔尖interview時用來賄賂人心的中大全景照
一直都覺得自己身為第一年eas生
都是白老鼠
今天替Bernard (LDP班長~)去他的Bio Lab影畢業相
見到真正的白老鼠....好可憐
生出來就是為死亡

第一屆eas生出來 就是為延續十幾年前四年際的神話
而家我又未走得 (不過都是因為個人沒遠見的問題)
昨夜優先感受失去大學生活的感覺
LDP最後一堂 張生帶來紅酒芝士蘿蔔麵包
談感受 也批評 邊品酒
我和同學仔(在紙碟上畫)自己懷緬我們過去三年
這班房 倫敦 清華 high table drama concert.....這晚的醉
(全班都high了....其實真的很難上堂....haha)

之後同畢了業的Grace傾 (她現在是staff)
我覺得中大是一個很容易attached的地方
有點薯 有點土 就是其他地方找不到
所以才那麼的愛
就算你在這兒一個好朋友也沒有
你也會懷念這兒的樹 這兒的花 這兒的山 這兒的校巴
中大...就是這麼一個地方

可能有天
這中大海報也會令我敏感呢

ps 小東打電話:「林綸C,
我地拍片睇中左你...
個為食既樣, 可唔可以幫手?」
李文琪, 我這個胖妞也會有人賞識...
點解要我ja住包薯片喎!
(雖然我都倒左自己米問要唔要我滿面雪糕)

4.06.2005

生活的奴隸

今天看完電影節最後兩套戲:
大教育家 和 可可西里

兩套也是講剝削

大教育家是罵資本主義
"Every heart is a revolutionary cell."
我也想revolt, 但我知我也是資本主義的奴隸, sorry.

可可西里是真人真事
所以更會令人哭
哭人的無知
哭人的固執
哭現實

削羊皮的要為生活
巡山隊的要為護羊
究竟是誰的錯?
隊長給他們殺死後
一個女孩衝出戲院
我真想哭 我究竟生存在怎麼的一個世界?
然後接了妹妹掛來的一個電話
現實和電影一樣殘酷
我們都找不到對象去怪責
大家都是生活的奴隸

在街上在車廂
每一個人都是生活的奴隸
可可西里沒有草了
不殺羚羊怎過活
在香港也一樣
失業都是結構性
不全是政府的錯
難道是經濟發展的錯?
還是資本主義的錯?
"The system will not change.
I (capitalist) did not make up the rules"
"It is not who invented the gun
but who pulled the trigger."
又係咪完全arm哂? Too idealistic....

今朝幫媽媽擦廚房地板
近看都是她的頭髮
爸爸所想要的
都是生活迫他想要的

我們都要為生活
最有錢的人 開始時都是因為要為生活
然後便什麼都忘記了
剝削別人的生活了

"If you are seeing it, you are not living in it"
I wish I am a watcher too.

ps The delight in seeing the numerous replies in xanga also bring to my attention the scarcity of them here......
as well as the danger of less people coming here because they think xanga is the 'real' thing.
Quoting a quote quoted by Jam, whoever finds this, I love you.

4.05.2005

觸動人心

這也算上一個entry的延續吧
(都唔知點解成日要把自己纏繞在生仔的問題上!)

那天有人看完我上一篇, 問我會不會選擇領養
我胡亂答一通, 「未嘗不可~」
他說世上有這麼多沒人要的孩子
為什麼很多女孩還是寧願自己生 ?
(ie 唔生 >自己生 >領養)

然後我自己搭地鐵
有個細路女, 好得意
走過來我面前跳下笑下
那一刻好像觸動了我
我個腦就浮現一條問題
「不知她似她媽媽嗎?」

生孩子
就是要看著一半的自己怎樣和另一半自己愛的基因成長

記得有套電影
從沒想過結婚的女主角轉述和兒甥女玩遊戲
----指著車外的事物然後喊它們的名字
"Car!" "Tree!" "Doggie!"
"Family!"
........
女主角在那一刻也觸動了
淚不停的下, 兒甥女問她幹什麼
她看著車外的一家三口
小孩騎在爸爸肩上 媽媽望著小孩微笑


ps 近來最觸動的不是天主教徒為教宗流淚
而是那些猶太教的人在哭牆為教宗祈禱
這個他 令人看到世界最和諧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