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我們會否是 最後一代看「新聞」的人?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視界 | By 林綸詩 2017-10-04 九月十九日,政府新聞處正式公布讓符合四項條件的網媒,正式進場採訪政府活動及記者會。 九月廿五日,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則在專訪中表示,最終台灣和香港的員工到最後只會剩四分之...
    1 week ago

8.29.2006

謝謝













年幾前開始見到雜誌介紹Tivoli的Model One
那時候還未是我男朋友的男孩子在我Xanga看到
他做了我男朋友後, 每次拍拖去Kubrick
他的女朋友沒什麼書卷氣息, 揭了兩三本
便會跑到櫃台前望著Model One
彷彿會看到一個一個音符從喇叭跑出來
經Model One播的音樂, 不會飄
是實實在在的逐個震動你耳膜
我不喜歡重音樂, 但我也一定不喜歡太輕的音樂
飛什麼, 縛你的腳在地, 閉上眼睛, 土地好大片
Model One的bass好勁
男朋友說我從此可以像《大教育家》的年輕人
音樂好大聲, 我就這樣坐著, 什麼也不做

他付了千幾元, 我沒理由不應他要求寫千幾字歌頌他
可惜篇幅有限, 他會明白的

多謝大家的電話和短訊
對不起那晚我睡了, 半夜四點幾才check
有14個sms同6個未接電話同2個口訊
足以令我興奮到0435先再次訓得番
多謝以上送禮之人, 多是同事 (因為只見了同事), 感動感動
還有王子的麥精和阿曼的鎖匙扣
我做了就這麼一陣子, 蒙受你們的寵愛, 實在萬分幸運
還有那餐生日飲茶飯, 還有另外一圍的生日快滅燭光海邊鮮飯, 還有至到今天仲有的生日祝福

我早前厚面皮要求的兩份禮物, 其中之一就是太平風物 (Thanks McGei)
另外一份係我阿媽
也感謝小東和tony
在我以為冇人會理我之時, 問我它們是什麼

媽媽說, 你真重生日
我想, 都是因為朋友很好
每年講恭喜的人也有點點不同
有的沒有了, 有的是新朋友
生日, 不只提醒你歲數的改變
還有身邊的人的改變
真心多謝還愛著我的所有天使

8.27.2006

我還在這裡, 你呢?

第一個在我生日面對面親口和我說「生日快樂」的
是個Freelance Photographer
我們採訪九龍城泰國人去
他送我一張Tempo紙巾
因為我好大汗

做完訪問
我拿了妹妹送我的生日禮物--牛仔褲
去九龍城街市改短
我未試過拿褲去改
因為一直以來, 我的衣服都是一個人包辨改短
而26.8是她的葬禮
街市的嬸嬸拿走了我的褲
也拿走了一份溫暖的任務

我哭
不是因為我傷心
我只是怕
可能今晚以後
我會隨意讓人改我的衣服
我會不再掛念她

我只會每年一兩次跑到山上
望也未望到那個笑容
便抹汗喊累
想也未想到已化成灰燼的手
便趕快鞠躬離開

妹妹問
靈堂的人為何都在談笑
我說
因為無論一個人多傷心, 也不會每一秒都在哭泣

其實
還是因為我們都不夠...總之不夠.....

8.23.2006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我是你們的
所以我的生日也是你們的
我的禮物更由你們一手包辦
所以我這個entry是給你們的

我看到一本書和一對耳環
未諗到禮物可以考慮送它們啊
但若我post了是什麼書和耳環在這裡
又會沒有人買
因為驚overlap嘛~
所以你可以親身問我啦
咁我就可以話俾你聽有冇人認投左喇
我係咪好細心呢?

多謝

ps 今日係舊曆生日, 咁橋Tim走來話我就快生日, 好感動, 有人睇我的blog profile, haa! unlike some people.

8.21.2006

情獄 L'Enfer

看了《情獄 (Hell)》
主題是 命裡的事 是註定還是巧合

*
17/8 是拍拖十五個月紀念日
(不要笑, 也是預祝生日, 因為今年正日不想慶祝)
也是Joq第一次出明報論壇長文
也是林詩第一次出u mag life專題 (沒有link, 但還在報攤啊, go go~)

*
18/8 晚上看《死亡筆記》漫畫
遠方響起雷聲 牆外響起雨聲
9/8看完《死亡筆記》電影版後
天空又是突然下起大雨
今次不同只是我沒有拉起窗簾去看雨點有多急
那次我是看著的士窗坪上的流水

*
你會說什麼?
這都是巧合吧

戲裡說悲劇裡的人都必是與神同在 他們受著命運的擺佈
命運 就是命中注定
我們不會說同一日出版, 同一個故事後的雨水是命中注定
我們慣於相信巧合 (而這些的而且確是巧合)
現在我們都喪失信仰 活在這個比悲劇更痛苦的世界裡
沒有神的世界, 我們反抗也是沒有意思的
命運可以被抗衡 但巧合不可以
這是比地獄更難受

我們都只是自以為活在悲劇
但其實這裡連悲劇也不如
This is hell.
Hell is other people.

其他人的決定、其他人的行為
帶來一串串比神的旨意更具傷害性的事件
被牽連的人背著陰影渡過餘生
她當初告發丈夫
令丈夫自殺
令三個女兒無法正常得到愛情
令愛她們的人無法愛她們
但當我們都覺得一切只是巧合地悲哀
女人說: 我從沒有為我做的任何事而後悔
她的心狠 卻注定了往後的巧合
我們要看的 是否心狠背後的故事?

但無論是命運還是巧合
我們終須繼續活下去
就像儘管這是地獄
我們還是要繼續捱下去
但周旋在巧合與命運之間
確實決定了我們的人生態度
如果命中注定要一起出版
如果命中注定要下大雨
我又會怎樣? 我該怎樣?

至於運氣
可能是另一範疇的東西
因為你可以命中注定有運
也可以巧合地好彩
那就是《迷失決勝分》的故事

8.15.2006

The Departed (無間道英文版)

大家可以click一click這裡, 可以看到放在Yahoo!的 trailer

由於太好笑的關係
抱歉我不能很理性的預計英文版本做得好不好

前半的音樂簡直令整套片像youtube上自己剪接的惡作劇版
(e.g. 用Titanic, Romeo&Juliet砌Titanic2的trailer)

後半係老土到爆的典型荷里活trailer style
即係
1. 一定插個sex scene
2. 彈完個戲名出來, 會有句懶有野的對白
今次係: We all act accordingly (Hope I got it correct?)

仲有
貓屎先生做曾志偉?
Di Caprio倒有點像陳冠希

Loyalty is a lie.
Sacrifice is a test.
英文版 is a joke.

I'm still 爆笑 ing...Sorry Scorsese....

To eternity

同事Tim哥哥/叔叔說看不明白我的entry
所以今天誓死要寫過他會看得過眼的

昨天去上堂
港台和pccw的人續約, 繼續供給我們器材人員
但booking變得更嚴謹
什麼也要有依有據
(嘿, 反正見親朋友, 你們都說港台在花納稅人的錢
天呀, 點解要我承受這些, 我只是個Researcher
路過jei, 俾條生路行下)
我未做過其他電視台
不知道它們用否事前要填十萬個欄
事後又要填Appraisal
又要簽名行動咁找幾個人簽名
工作人員即時簽不到
大家就又scan又print咁用「高明」方法把form傳來傳去

我上完堂
同那兩個一直在睡覺吹水或接電話的同事說
這個form足以令人放棄這個機構

*

Take away the blanket
Take away the indicator
Take away the breathing machine
When it is the last, we need to see her better

Remove the mask
Remove the crying son
Remove the miserable words
When it is the end, she needs to look decent

Forget the doctor
Forget the pain
Forget the bruise on her face
When it is not here, God knows where she is going

No more redness filling her cheeks
No more smile widening her chin
No more familiarity on this bed
When all are gone, I realize the most cheerful she had been

8.13.2006

死亡

那天看《瘋狂的石頭》(事先應問勞康言, 話哂新星導全部戲佢都睇過)
大家都知這是黑色幽默的喜劇
帶著胡鬧的心情去看
雖然劇情不太假
但在這樣的期望裡去看
不會對故事過於認真

片中只有一個人死
是將近尾聲時, 一個賊好戲劇式 (搞笑地) 從電單車上跌下死去
他的意外荒謬得令人發笑
我們都看慣這樣舖排的電影情節
但由於這陣子有親戚過身
那一下我覺得強烈不安
從現實逃避了七十分鐘
剎時間竟回到真實
那突如其來的逝去 那隨時可以發生的消失 那一秒中鑄成的永恆
我那一刻想著: 點解要佢死?

《死亡筆記》也有很多人死
這套電影人物的死符合「合理期望」
起初也覺得ok
看下去, 越來越多人死
很多角色就是憑他們死的那一幕出現
我開始同情他們
像我看到的電影時間就是人物的人生
他們怎可以沒活過就死了?
就是因為我們太害怕死亡, 所以才把死亡當作說故事的工具嗎?

《Basic Instinct 2》(電檢才要看的, 不要買dvd)
更將死亡推到去極端的兒嬉
那個八婆說要試試殺人, 去證明他人的死亡是沒什麼大不了
她要用其他人的死亡去推進自己的靈感和創作
這樣明顯地利用死亡, 當然令人生厭
但也令人發覺, 只要轉一轉處理手法
我們不是一直都在接受人物死死死?

都唔知自己講緊咩, 說得那個字太多次
BI2裡有幾句 (大約)
"Only death is real. And sometimes sex."
"Why is sex only sometimes real?"
"Because I've already forgotten the face of who I fucked with last night. But if I watch somebody die, I'll never forget his face my entire life."

8.06.2006

原罪.疚

上星期配眼鏡,已經用了我的五份一港台人工
今次自己俾錢,少了內疚的感覺

記得懂事後第一次配眼鏡,發現價錢是天文數目 (那時只限於買幾蚊媽咪面,千幾元是很恐怖的數字)
就開始覺得要從其他東西幫父母慳回那份錢
怎料越大越病痛多,看醫生幾百蚊幾百蚊咁去

董啟章說,創作人有一種罪惡感
因為自己有敏銳的觸角及反映現實的能力
世上人人各有故事,為何自己才有這個特權?

我有近視眼和壞腸胃
世上父母皆要花錢在子女身上,但為何這個林大女眼特別矇肚特別痛?
害得他們要額外擲金給她療養
這是一直以來的內疚
相似的還有林大女特愛花錢去看xx節xxx演唱會
但又時常在場館睡著
又或者林大女喜歡cd/文字
成日好想買那類東西
我也替爸媽有這個怪孩子難過,也為自己有這些嗜好難過

宗教告訴我們 人一生下來便有原罪
但我覺得我們比較難感覺到那個
一生下來有的罪疚感反而容易察覺
那是因為自己的獨特性,而對身邊的人感歉疚
不論那獨特性光不光彩,都令你對世界感到有所虧欠

遺憾和內疚
不是你堅強就可以克服
那是最痛苦的一件事

{今天零晨, 經歷了最快的五小時
廿二歲年紀,已遇上一生中最大的遺憾
世界的一個改變,令我從此顫抖}

ps 今個閏七月, 建議大家見旗就買, 見箱就捐
pps Credit to 小東 for the fish eye view big Cindy's head profile picture

8.02.2006

出show

看演唱會是集體回憶的重溫
所以最適合同一起建立個回憶的朋伴一起看

上次五月天演唱會, 陳綺貞做嘉賓
陪伴在身邊的是同渡會考的黎小姐
(五月天是林小姐的會考丸仔)
中五畢業的Speech Day後, 我也是和黎小姐去聽陳綺貞和梁靜茹的音樂會
那是我們首次嘗到台灣女聲的魅力
一切, 都是徹頭徹尾的感動, 都是理所當然的共鳴

上星期日和Gerbo去看軟硬, 古巨基做嘉賓
第一次聽軟硬的歌, 是和Gerbo&Frds去唱k
一首《廣播道fans殺人事件》, 看到林海峰還是薯薯的模樣
軟硬不屬於自己的成長年代, 但迷上林海峰是我中學的一件大事
可能是《誤人子弟》,或者是PeggyCheung send來的《只因喜歡你》
又可能是和明哥開的那場拉闊,還有《戀愛起義》第四個故事的獨白

軟硬天師一向玩語言
但最後一場勁舞竟然擺明車馬用胴體誘惑
Jan和舞蹈員脫去大部份衣服
來show熱辣辣 topless/bra top
真係估佢唔到, 肢體語言對比著口up的不知什麼歌詞
因為那一刻我完全拜到在林先生的赤裸之下

至於古巨基, 正當我有點失望
Gerbo提醒我: 話哂你都曾經好鐘意妘萲w了古巨基4年, 好像也沒有聽過他唱live
這次順便滿足了7年前應該發過的夢
古巨基的聲音真的很好
可惜我已是一個由迷戀聲音過渡到迷戀身體的淫女子

林海峰說,每一個人一生都會有幾次,很多人來看你,一是出生,二是出嫁,三是出殯。Artists會有多一次,就是出show。

所以每一次看show
我都會很感動很失落
因為台上都是我回憶的一部份
演唱會的台, 和成長, 和發現, 都是那樣可一不可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