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我和達明一派,同生在1984。對我這一輩,他們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
    2 months ago

8.29.2008

Not the Material for a Hero I

*不是要扮洋化
但facebook的imported note show不到中文title
唯有直譯「不是英雄的材料」*

男友常常開玩笑
世界末日攬住一齊死
意思是不要留下我們做重振人類/地球的生命體
好辛苦
諗起都驚
真係殺左我吧啦

自己看英雄片
一向登那英雄辛苦
又唔講得被愛人聽
又負住唔知幾多億人的性命
嗯, 現實世界去講就即係劉翔囉

看奧運如看英雄片
運動變成比賽
我一向承受不到那種壓力
曾經打team都幾開心
諗番係因為細個
一班人玩好開心
但若要我連連拿好成績
球球要置人於死地
我真係寧願猜下波
(不過比賽能引發運動的最深潛能
發掘和練習是另一種趣味
那是比賽的最大意義吧)

唔知係咪所有香港的考試寶寶都會這樣
好怕比賽/打怪獸/一次定生死的壓力

前排看葉輝講卡羅皮爾森(Caro S. Pearson)的《內在英雄:六種生活的原型》
英雄的特性包括
「天真者」(全然信任)
「孤兒」(渴求安全感)
「殉道者」(自我犧牲)
「流浪者」(畢生探索)
「鬥士」(戰勝與戰敗)
「魔法師」(本真與整全合一)

一睇

唔怪得知我做唔到英雄/運動員
因為我並不天真 (無野呀,叫我去打,你當我傻架?)
不是孤兒 (做人要對得住阿媽,身體髮膚受諸父母)
所以也不願殉道 (你去呀, 大家咁高咁大, 做咩要我去?)
覺得流浪好累 (間唔中得啦, 日日都探索會倦死)
更不會做鬥士或魔法師 (我做觀眾得架啦, 好睇會拍手)

不過
人總係有正義感
一個怯懦的人
又怎去發揮天生的正義感呢?
下次再講
(因為我要放工了)

8.16.2008

零晨五點三十分

失眠的日子
530是入睡關口
如何睡不了
這也是支撐不住倒睡的時間

不可睡覺的日子
530卻變了精神的關口
各位觀眾
現在5時30分
林綸詩連續經歷了兩晚的通頂工作
彷彿已經永遠不再需要睡眠
但感覺一點也不好
像迴光反照金槍不倒

整個夜晚
為了令自己精神
我在讀普通話打發時間
真奇怪
平時失眠又是讀普通話
現在失神又是讀普通話
它的效用真闊
既帶動睡眠又撐起眼簾
(我懷疑是因為現在越來越迫近考試
這是唯一的解釋吧)

接著我不斷和幾位朋友msn
講一些爛笑話
例如我的頭中了落個mon
甚至I've turned English
and I'm jet lagging
I'm not sleepy...
No need to stay up with me.

語無綸次~
估下我幾點走得?

Btw
漫漫長夜裡
我發了一個誓
我以後都不會唱通K

8.07.2008

世上有一種宿命叫體質

出來做工後 (好似講到做咕喱)
身體累了
容易入眠
以為晚一點喝咖啡也可以
(註: 從前是12點前喝,晚上10點睡也沒問題)

那天1點喝了一大杯
好大杯
但1點嘛
沒問題
你個頭
2點還以為是自己胡思亂想
4點才開始承認是咖啡之過
眼光光到五點鐘

世上有一種宿命叫體質

曾經有一陣子
吃中藥無用
喝紅酒無用
又不想試安眠丸
於是做運動去
大極都試過
基本上後者係耍到一半已想睡
但達到落床係睡不著的
即係你要邊耍邊睡
前者很湊效
於是又有一天
因為整個下午都會做劇烈運動
早上便去喝mild到不得的雀x咖啡
結果夾著muscle pain睜眼到天明

世上有一種宿命叫體質

無數次
以為自己強壯了 免疫了 正常了
還是敵不過天生就有的夜尿和失眠

世上有種宿命叫體質


ps 就快生日
想有一種宿命叫
25歲那年
我朋友送我一個在citysuper看到的啡色背包
同埋一張2GB的Mini-SD卡
my phone is running deadly s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