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我和達明一派,同生在1984。對我這一輩,他們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
    2 months ago

4.25.2007

We are all so stupid

飯焦問: 女孩子有什麼缺點?
男人答: 她們都要人家玩手段, 不過可能算係優點。
飯焦就話: But they are all so stupid.

爛gag玩完
其實係想講《十分愛》

有網友話此片簡直是金句處處
就算未至於
我諗起碼都算十足娛樂
有笑位亦有「鬼片」位
(未入場的可以估下, 一對男女係不斷做出詭異事情
-- 這是我和小冬共同認為的, 拉埋你落水先)

片末stephy獨白:
你睇到既好,未必係真實
好既真實, 你又未必睇到

而最慘係所謂的「真實」
大部份都係包含自己的意願
例如, 你俾我揀
我都鐘意那個講野好似禪師的方力申
多過那個嚷著分手後你會有報應的方力申
那個更「真」?
每個女孩都懂
但那個更愛得落
大家亦唔需要點諗

We love games, and men play them well,
but we still love them so we are all so stupid. HA!

為左證明男人講野係唔值得信
可以再睇下方力申的某句對白:
人家說若兩個人真心相愛, 係唔會同對方講「對唔住」
因為知道大家一定會原諒大家

嗱, 謬誤嚟喎
原諒這個行為
是被講「對唔住」者才有資格做
我愛你我會原諒你 同 我要同你講「對唔住」 係冇關係喎
佢把兩個主體模糊了
這個錯誤簡直呼應著他和衰男人真實的一面

不過
其實這句說話的頭一句是正確的
因為你真心愛一個人
是不會做出對不起他的事情
所以俾著我係stephy
佢講到第二句我會um住佢個口
這就叫做自己塑造真實

4.21.2007

打稿悶得濟看回從前日記結果變了複製對白

突然想探探兩年前的自己
結果在2005年4月找到很多和同學的無厘頭對白
---
人物:
天才剪片師Sara、我
場景:
在209剪黎妙雪的Art Direction (這件回憶簡直不堪回首)
對話:
「用個Export Frame可以玩transition..」(我一向只懂用default了的transition拉)
「嘩! 勁! 好似細個死背Cylinder的volume formula,然後到中五自己用Intergration generate volume formula。」
「即係你係咪想話升級左?」
後記:
和bitches一樣,Sara亦係無欣賞過人家的兜大圈遊花園敘述方式。呢段令我有點掛念Premiere。Sara師傅,我冇忘記過你o既教導架!

人物:
唔聲唔聲嚇你一驚的阿唐、我
場景:
最後一堂愛哲(之前陶生講緊男女分別),走了一半堂去懷緬校園,閒逛中
對話:
「我做過個test話我幾女仔, 但我又唔太覺我真係咁女仔」
「你唔係男仔又唔係女仔架嘛。」
「ha!? 咁我係咩?」
「你係一隻浪漫主義的怪獸--浪漫主義的怪獸綸綸!」(她真的大叫)
後記:
阿唐同我一起經歷過RadioPro,記得那時候俾郭啟x寸,當我話自己o係電車食栗子很浪漫,佢就話,咁基本上你都係想要包熱o既物體,再o係個流動緊o既交通工具,就成就到你份浪漫。我深信唐穎欣係俾佢荼毒左。

人物:
Advanced Photog未摺時趕及take了的Heidi、我
場景:
小冬剛找完我拍片,要我扮 (?) 一個為食的女孩,就到Heidi打來叫我做佢個studio shooting的model (what a tempting word)
對話:
(被「model」一字嚇親後擾攘一輪)「...好, 我應承你, 咁你係咪都要讚美我幾句? 例如我有幾分姿色咁」
「...其實係因為我要搵小朋友...要搵黑色頭髮既小朋友..」
「!!!!!....咁我要做d咩?」
「跳繩...」
「你要我係studio跳繩?」
「放心啦,冇人睇到架..」
後記:
估唔到我o既賣點係黑色頭髮
---
其實最好笑係因為呢三個人都係冷靜派
可以泰然但立刻俾到反應
佢地會令你覺得你自己好怪
但三秒後你會發現
係佢地最怪
人文館真係好多怪人

真懷念journal人句句皆精的對白...(又來了)

4.18.2007

The Life and Times of Cindy Lam 2007

我本來個lead係:
電影節沒有看《黑眼圈》
但看畢電影節卻有了黑眼圈

結果忙到無時間寫blog
黑眼圈已演變成紅眼蛋
頂...發炎!
想起劉嘉蕙說過, 優雅少女總沒有我們的份兒
為何麻甩雜症都要降臨在斯人也?
不能像某日本導演鏡頭下楚楚可憐的少女
眼簾貼著膠布, 帶著一種淒美
我卻只有厚厚的鏡框竭力意圖蓋著又濕又腫的右眼
起床時一切不敵那堆槳著我睫毛的眼屎...

太久沒有寫blog
沒有發洩會死的
當你老細俾野你做
而又以「腰骨痛」為由唔肯陪你去蕩韆鞦
(無錯, 上星期我去玩過兩次, 太苦悶啦!
想投訴, 公司附近的韆鞦太矮了
政府歧視, 18歲--50歲人士也需要公園設施!)
現在真要補貼些自瀆式文字

我.好.掛.念.蔡.德.才.
尤其他的鏈琴, 總叫人精神
大家聽聽:


那年看過他live玩這首Mozart Piano Sonata的變奏
真是呆了
很記得配上Louis Khan的幾句:
Joy is the keyword to our work.
If you don't feel joy in what you are doing,
you are not really operating (operating operating....係咁echo).

那年中六
Cindy Lam 2001怎麼會想到現在自己的work
Busy is the keyword
Busy唔緊要, Joy唔係feel唔到
而係operations途中不斷出現失眠眼腫感冒

呢排唔好約我
當我離開了香港吧
搞掂哂全部港台research, confirm哂全部cases, 休養好身子
我會「回港」
別擔心
這陣子我依然有我的蔡生

延伸: 他最新的廣告配樂

4.07.2007

鬧 - 香港年青人

Research除了見新移民
還見了心理醫生
話說在香港, 親子問題竟要由心理學家來解決
我們聽了一個名醫說了一句鐘
原來在香港,
遊戲機、教育制度、縱容都是殘害親子關係的兇手
名醫結論是 :
子女懂得為自己著想,
父母已經要親吻大地, 還神感恩了
不應奢望什麼事親至孝

同期research是要找誤入歧途的年青人
很多孩子的忤逆構成
是來自環境因素
我一向主張不應過份責怪一個人的性格
因為很多想法/行徑都是由他的成長/經歷造成的
(joq大概會把這賴到結構主義頭上
我只是稍稍喜愛過Levi-Strauss吧了)
妹妹不太認同
她說這樣誰也不用為自己的言行負責了

因此
我唯有修正
那些有能力去自己思考的人
而又繼續叛逆不孝的人
真係好抵鬧

低下階層的人根本是缺乏資源 (錢+知識)去培育一個孩子
而有好些家庭根本是極度不平衡
孩子根本無法去看開
亦無法去看到父母的好
我想鬧的不是我resarch時見的慘劇cases
是我身邊和我差不多背景的人
為什麼可以應驗了那個名醫的說話?

我認識的同代朋友
在我見完這麼多家庭後
肯是屬於中產、教育好
不少人不是不找工作, 就是找到了也不給家用
根據我的「不該責怪其性格」主張
應該是把問題shift到父母的過份「溺愛」和「照顧」
但明明孩子和我一樣是受高質教育、大學教育
那應該是學懂了一個基本的良心或自我修正的能力
為什麼還可以放任那顆「不孝」和「奉旨」的心?

真係火都唻埋
作為朋友
他們對我好 和他們對家人不好
是兩回事
但作為朋友, 又真的分不開吧?
你以為你有大條道理
其實父母也有大條道理不愛你 (這是珍珠都無咁真的)
這年代做父母艱難、做朋友容易
我真心希望身邊的朋友看清楚這麼一回事
在這兒罵 可能很是件很窩囊的事
但我當面罵 你又真的會否聽?
只是不想大家尷尬

ps 另一單火野
見到他們咁辛苦dup個頒獎禮出來
竟然無air time
http://www.rthk.org.hk/special/filmmonth2007/contest.htm
我想導演的最大娛樂
可能來自Isabelle的司儀表現

真係讀稿喎
阿妹
她是不是真的以為港台就是radio, 不會見樣的?

4.03.2007

讚 - 新移民

"活在西九"上星期完滿結束
結果我除了帶了一天平日團 (掛住請剛認識的深水埔搗蛋細路食腸粉)
及幫了一晚天台自助餐 (掛住偷師學煮飯和吃肉鬆溝豆花)
基本上真的沒有做什麼
但整個活動真的很有意思
---尤其對我這個自以為已和她們走得很近的人來說

最深刻那晚是天台上搞自助餐
搬上搬落淋雨serve人是有點難受 (而且又減不到肥)
但真的很慶幸自己有去參與 (不是只因為那些美食..)
是由於接觸了新移民的她她她

這是首次和她們一起幹點事情
以前是從報紙上、從服務她們上、從case research上
去認識她們
今次連續多個小時一起籌備食物、一起享受成果
她們真的很tough, 做野很快手, 毫不計較
她們的豪爽和辛勞
你簡直覺得不配在香港這個天空下生活
那種純樸和謙遜
在buffet完後的雨濛濛天台
感動到那個一向自以為已很有understanding的我
就算她們依然大大聲在你耳邊說話
從此我從中聽得出一份率真

桂林街117

於是又回到那個問題
你們為什麼要來?

港台資料搜集見case
全部都是嫁來香港
第一個她說她也不想拿綜援
然後哭著說 我想工作
但她要照顧患病的先生和子女
做到的只是在我們這些陌生人前哭
不過哭完了 她還是說 我要繼續做好火車頭

第二個說她第一次去到丈夫的家
已經有五個人住在那幾百呎的公屋
她抱著兒子在門口
自己忍不住流起淚來
然後丈夫過身了
他家人不聞不問
自己湊著兩個孩子的生活

但她說
在香港 只要你懂表達
就會有人幫助你

令我想起之前見過的四個內地清潔女工
堅持不拿政府錢
早上做清潔 下午接放學
笑著說 「香港 不難適應 就算來到一句話也不懂 終有一天會溝通到
每去一個陌生地方也要學習融入當地 去那裡都一樣 來港不後悔不辛苦」

她們來到了
就是事實
我很相信
其他人受的苦
都是替我們扛上的
既然大家生下來就是這個境況
那在好的境況的
就是有100%責任去為壞的境況的 服務

就如雖然其實我不太喜歡會說話的小孩子
(係, 其實我真係無咩愛心, 只是責任使然, 嘿)
我會一直照顧我玲玲
這是一個tag, soco還在招收啟蒙天使, 有興趣聯絡我



都係桂林街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