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我們會否是 最後一代看「新聞」的人?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視界 | By 林綸詩 2017-10-04 九月十九日,政府新聞處正式公布讓符合四項條件的網媒,正式進場採訪政府活動及記者會。 九月廿五日,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則在專訪中表示,最終台灣和香港的員工到最後只會剩四分之...
    1 week ago

4.29.2006

人際關係

可能這和中大無關, 也和畢業無關
可能這只是個成長的必然關口, 但畢竟這幾年來認識的人大多都是中大人

背景是這樣的
從前有個女仔, 她喜歡和人做朋友
(因為她喜歡傾偈嘛, 而人通常和朋友傾得最多偈)
她覺得每一個朋友都是喜歡和她傾偈的
否則怎會和她這麼好朋友?
於是這個想像就被她一直帶入大學

進入大學後
除了閒時會覺得自己對友情一廂情願之外
舊朋友都總算久不久會找她傾偈
因為其實她接受不到
為什麼曾經arm傾得要命的人
可以忍受對方不知道大家發生什麼事為什麼不開心和腦裡發展出個什麼夢來
或許她自己真的太得閒無聊了
舊朋友安慰她
好朋友不需要天天見嘛
她唯有想: 是但啦 (and that wasn't even my point.)

好像越年長的人
就越能為不同的關係定一個期限
例如和你friend到這個course完
或傾到這個presentation present完
之後可以瀟灑得很
連icq也可以連forward msg都無個
孫悟空話哂都有一萬年
大家五個月都嫌長

唯有退而求其次
偷偷add了別人的msn(因為估得中email嘛)
我想你你你你也可能是我這樣add回來的
嚇親你們對不起
但我其實真的承擔不了失去聯絡
至少找得著你吧....

或許有天
你也可以偷偷add我的gmail
msn online時
那我會是多麼興奮

4.27.2006

今次講移動

如果要將中大的生活分成兩種
那就是搭校巴和走山路的日子

1. 搭校巴
夏天雨天的日子最適合
或者每小時的十分至廿五分
或者上山的路程
都是搭校巴都好時機
搭校巴不妨也搭訕
撞到同學或幫交換生翻譯
甚至認得常常碰面的司機也打聲招呼
雖然不是個個司機也說過話
但面孔卻是個個認得 (越懶惰的人應認得最多, 嘻)
不開口也可以
站在一旁聽司機的call台
今天聽到肥陳點了側田的「我有今日」俾老婆喎
係咪我地個肥陳架
係呀, 佢話強記個肥陳呀, 叫強記都係得我地公司楂大巴咋嘛...
或者看看司機的擺設或聽開的電台
粗粗豪豪的一個男人
呔盤前放著一個snoopy聽著英文流行曲
不同的校巴給你不同的驚喜

2. 走山路
秋高氣爽或將近放冬假
或者每小時的三十分到五十分
或者黃昏/夜晚下山離開
靠的是穩健的一雙腿, 在山頭上跑來跑去
沒有車, 離開行人路
在寬闊的馬路上走 竟碰上一隻壁虎在路中央
你我相逢,只想奉勸你離開
車輪會把你滾扁啊!
走多兩步
一個眼鏡在鼻樑中間的男生
使勁地在網球場裡打波
自己練發球吧
陽光下的青春毫無孤獨的感覺
經過樹蔭 抬頭看
嘗試在樹葉和天空間尋找蟬的蹤影
它們就像在耳邊但偏偏看不到
大至百萬大道
小至崇基的山中小徑
都有一對對中大學生的鞋印

4.24.2006

火車頭等車廂

在最後一天的上課日
我為了紀念這個日子
在頭等車廂前擦了擦
第一次坐進那舒服的

(一)
關於頭等車廂
要從另一個故事說起
話說那一天
一個中六生收到成功優先為大學錄取的電話
第二天她告訴了幾位班中的同學
那可以逃過A-level的車票實在令她太興奮了
她樂得忘形, 滿腦子只有新傳學院的到站聲
她忘記要親自告訴每一個人
當消息傳到她隔離班的一位好朋友時
她的好朋友如被騙一樣
對這位好朋友來說
這意味著一同踏入大學門檻的夢破滅
這位好朋友哭又哭不出
為什麼不是她親口告訴我? 她想
她怒得放學後一衝便衝上那頭等車廂
她平時是乘普通車廂的
那一天, 她坐在頭等車廂的卡位上
看著大學站飛過
她家在粉嶺

那拔了尖的笨蛋不會忘記好朋友多付了的八元

(二)
舒服的光陰是過得很快的
因為身體在軟墊上很快樂
我第一次坐頭等車廂
就是最後一次坐車回校上課
讀中大, 不可以未搭過火車
就如, 中國人, 不可以未迫過火車回鄉過年一樣 (所以香港人是不健全的中國人)
所以那天是要用最陌生的方法去坐這幾年最熟悉的交通工具
越陌生, 才越記得牢

跟住, 可能是個笑話
火車到站
我站在一個不開的車門前
大學的月台只是咫尺之隔
我透過窗子望著那塊遙不可及的石屎地
那個感覺真的很好笑
原來頭等車廂是不會度度門也開的
我X!
我還周圍望看看車門附近有沒有類似歐洲火車的那些開門掣
這時候一個其貌不揚 (全程我一向當他是北上歸家的暴發戶, 我就係咁賤格, 他將是我的救命恩人呀) 的男人叫我
他指指下一度門
原來那查票的xx開了中間那扇門查票
我奔跑過去
抵達月台那刻像登上了月亮
我本能地望望那個男人坐著的窗
他向我點頭微笑
我尷尬地點點頭
火車駛走後
我又自己傻笑
回中大的路
真的充滿快樂的可能

我會記著這一切

Mourn...

我恨今年的電影節
差點讓我忘了要為自己的離去而準備

於是心神定下來後
最後一堂已上完
記得舊年日落下碰到阿唐
她說, 大學就是這樣, 沒有人和你上最後一堂
今年輪到自己...
無聲無色, undergrad的最後一堂便走了

我還是個不盡責的英文minor
year 4來和year 1一 定take英文compulsory course
最後一堂year1的小子走過來和我握手
「畢業啦...祝你早點找到工作」
我的手穩穩的握著他的手
一個Year 4和一個Year 1
突然有陣感動從他的手傳來
是你的開始的完結
是我的最後的完結
想像觸電般我和他身份對調

為了向我的不認真致歉
我決定寫五篇entries來悼念我的大學生活

(對某些一天寫五個entries的人應該不是問題吧, 不過我可不同, 這就令這事顯得特別了, wahaha)

ps 昨夜閃電閃得厲害雷轟得睡不了所以開收音機蓋過聲浪聽到商台新聞說大帽山有具女屍是個消房員殺的雨水像是哀悼她一夜間什麼也沒有了只有嘩啦嘩啦的雨林

4.20.2006

其實我好鐘意傾計

鐘意的程度
可能是去到我的人生目標和夢想就是找到可以和我傾計的人

或者 應該這樣說
真係好想找到和我傾到計的人
就是linda所說的默契或soulmate了

小時候
會想像未來愛自己的那個人
可以和我傾好多好多計
由大家出世那一刻的經歷和感想
然後可能逐個逐個朋友/偶像講
覺得愛情, 身為世上最高層次的感情, 應該是那樣的

後來大個一點
越清楚和發展出自己的性格
開始感覺到真的不是人人可以同自己傾到計
可能其實這個時候
喜歡傾計 已是出於想藉這個活動來令自己可愛 (lovable) 一點
或者 來令自己明白
你搞成咁古怪的性格的同時
其實還有很多人像你一樣, 可以陪你, 可以做你的caricature, 可以同你給你體諒和了解
然後感覺好舒服, 不孤獨

兩年前看自己出生年份的那本書
《1984》
裡面的主角想單獨反抗時, 他不覺得自己是孤軍
就是因為他覺得其中有一個角色 O'Brien和他有種connection
他總''形''住O先生是明白他所想的一切
他們未說過一句話前, 主角已認定他是了解自己的
有時他說O'Brien好似他爸爸
有時我甚至覺得他是基的, 他對 O'Brien的不只是明瞭, 而是愛
有時他說"O'Brien was a person who could be talked to"

1984講的是更多更多
但我最常想起的就是主角對O'Brien的感覺
好一個''who could be talked to''

對這個世界有很多感想
但真不是謬謬然會和別人談
一是我狗眼看人低
二是就算遇到, 也奇怪的得

然而回到最基本的那個幻想
其實可能真的只會是個幻想
我每次開始欣賞一個人
我都會想他是不是我的O'Brien
總希望可以和他坐在一塊草地上
純粹談談天談談地談談文化談談感情
又會覺得他開口前, 其實我已猜到他要說什麼

我很喜歡這種感覺, 縱然可能真只是個幻覺

而這駐定是永遠不會達成的願望
因為
1. 沒有人會無啦啦同你傾你想傾的東西, 尤其是新相識
2. 傾到那些, 就會是你的戀人/朋友...之後很難再很「陌生化」地傾計了 (不過要提提的是, 我是找到幾位可以這樣傾的人, 心照)

記得有時和一個新相識的人並肩而行
談一些無聊的話
那種感覺又會回來
其實想衝口而出
「你願意坐一坐來和我傾下計嗎?」

唔怪得酒吧這類東西, 咁hit
對陌生朋友的感覺
總是有一大塊留白的空間讓你去幻想

不知你新識我時, 有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4.19.2006

五樣你最想收到的祭品

雖然沉晚聽完人地講死亡輪迴轉世
但祭品對曾經存在過的人也有很大意義吧

有冇都好
想想都好玩

1. 可否帶明哥來拜? 他用他的大眼睛看著,然後放下一枝紅玫瑰。
2. 街邊婆婆賣的那些白色香香花 (百合?)。
3. 拜祭時社會最興的東西。
4. 我鐘意食的東西,新鮮的也不拘。
5. 蘋果 (因為我呢排做creative writing做的topic是蘋果....不想死後忘記,因為也做得蠻高興,雖然我死的原因也可能是關於這個project時的後遺症)

Tag
Kristy<-- 你諗嘛
Bitches
表弟
誰想玩便玩吧

4.16.2006

復活時節雨紛紛

復活節去掃墓
聽起來其實蠻對的吧?
去世的人都在我們心間復活過來
十分cliche 但他們又真的可以怎樣「復活」?
死去了就是死去了
~~~
玲玲 (我湊的細路, 二年級) 有次問我
如果她死了, 我會不會哭?
我說做什麼無端端說那些, 那時快過年了
她說, 你答我, 你會不會哭
~~~
我去掃墓那些是一格格靈位
就是令人蠻尷尬那種
你放鮮花插香也好像不是只給你的先人
鞠躬時也有點不好意思
昨天我看見很多零食放在最下的台階
有甘大滋有檸檬茶
我以為是給一個小孩子
但走過去看原來是個嬸嬸
對, 嬸嬸為什麼不可以喜歡吃餅乾條和喝包裝飲品?
~~~
我答玲玲, 當然, 當然會很傷心
我才想起我小時候
也常常想像自己死了
別人會怎樣哀痛可惜
其實我自問已不算「deprived」, 好缺乏/渴求愛那種
但還是常常進行這個想像的活動
來肯定一下身邊的人有幾愛自己錫自己
~~~
然後我又想起那位嬸嬸的兒女孫子
在她死去後不知幾多個寒暑
還記得她偏愛甘大滋和lemon tea
可愛之餘還令人心頭緊一緊
在不掃墓的日子
每天看見這麼多甘大滋和檸檬茶
時刻都叫人哀痛她已經離開了
但人的刃力驚人
接受現實後還是每年小心翼翼的捧著一盒兩盒
微笑著的帶到碑前: 「給你帶來的。」
~~~
長大後少了想自己死後身邊的人的反應
多數小孩子也會對死亡有點幻想吧?
不過現在若要說我真的有什麼事呢...
不用太傷心來告訴我你有幾愛我了
只用記著 我喜歡花生醬夾餅和麥精
(可能bitches會帶止瀉丸和木瓜奶)

4.12.2006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Story Festival

今年電影節so far也好看
最喜歡是The Lost Domain
看了一半, 發覺現實歷史小說互相交替
好夢幻哦
人生是一堆故事
回來翻訂票手冊
為什麼我會選這套
"offeres dazzling scenery and artful storytelling in the Proustian manner.."
我有天會去看完追憶逝水年華

去看電影節
也是去看好多好多個故事
看《看上去很美》
看上去真的很開心
全場笑得卡卡聲
小孩子真的很可愛 (真係拍死佢, 咁多細路)
但故事一路去
心裡都很不安
小孩的靈魂被逐點削弱
看上去很美
但背後大家都等待一件事爆發
燈光轉暗 spotlight照著小孩子
大家圍著他讚他不簡單的時候
他笑得像個怪物 他在哭 誰人看得出他在哭!
那是個預告
觀眾準備看到一個悲劇
但最後什麼也沒有發生
小孩子只是孤獨和疲憊
睡在庭園外的一塊石頭上

足夠了吧
我們走進群體後的下場
very disturbing

有人問導演 那是否你自己的寫照
他說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方槍槍吧
大家開懷地笑
但心底裡 是否都在想自己在人群中是何其孤獨
然後依然每天都要做很多事
迫自己變成一個更可愛的人
其實我們都想 能像方槍槍最後一樣
躺下來 不需回應任何人的叫喊

4.09.2006

澳門

話去就去
伊沙貝拉公映前去了個馬交





























那是1999年前
其實新渡輪是時光機
所以我們在房間裡也一起看了很多年前的金像獎
好睇

(我真的有去
Sahow)

4.07.2006

Don't forget the breeze

上個星期五是最後一個photo day

找工作, 見了兩份工
(東方和文匯也是男人,女孩子總覺得in你的人有點不同,尤其他是三十五至四十歲)
(嘩哈哈,我又知人地幾多歲)

「其實我也沒什麼目標,剛畢業什麼也見見吧。去不同報館看看也挺有趣。」
「咁係既,有得你見已經好好。(!!!!) 你成績幾好喎。聽你講野好似英文好過中文,你寫的中文怎樣?」
其實我係冇講過英文 (mud jai)

那是個文匯報港聞版主任
佢同我傾完三個字後, 話
「其實你都幾似我,什麼也會看。」

文匯報在香港仔,黑夜裡會看見黃燈和水 的倒影 (那條水道...是海來的是嗎?)
我在清明節的晚上七時去見
報社的那間工廠舊得可作電影裡的場景
佢送我去lift口, 話其實係港聞要人, 副刊應該沒位了

原本冇諗住寫文匯這麼多
但每次見工總會見到自己多一點
而寫od總是喜歡寫自己多一點

那天上湯禎兆 (這名字的倉頡碼好難拆) 的課
他說, 你們這一代要搞起的是九十年代
現在無人敢不回望八十年代 (又係喎, 有一排甚至感受到壓力, 不得不看回八十年代的電影, 聽回八十年代的歌)
是因為他們一班人成功掀起的懷舊潮
而九十年代一定不可以不講一個人

明哥

叮一聲
其實我心頭震了一下
(還有點千金散盡還復來的感覺! 哈哈哈)

由中四開始
被捲入旋渦
除了不斷倒錢給明哥的音樂和他介紹的音樂和向他致敬的音樂
還有花盡時間讀他的訪問看他愛的電影望他喜歡的藝術

其實壓根兒是有點罪疚感
連vcd店的老闆也覺得你很怪 (我問, 有冇黃耀明做過的戲, 結果買了急凍奇俠)
花這麼多東西去愛一個遙不可及的人
突然有天
有人告訴你
愛他是有益的

不只是明哥
還有他連帶的整個世界---看那些蟻larn的歐洲電影、聽那些電得死人的音樂、讀那些畸型的漫畫、去那些會睡著的藝術節節目
他開了一道門, 告訴我你未見過的, 便去試試吧
可能到最後我只能是個「不過如此」的傳媒人
但至少知道我沒有愛錯一些東西
不止是情感上的pay-off

那一堂很comforting
可能我把湯生告訴我們的意義誇大了
但真的好像通了一些看法和做法
當你看了一大堆東西的時候
知道怎樣把它們拉埋去非享受的意義

希望找到工作後
我不會忘記那一陣吹起我畢業袍的風

4.04.2006

HKIFF

5/4 Isabella, The Magic Mirror
6/4 The Producers
8/4 Little Red Flowers
9/4 The Lost Domain
10/4 You and Me, Black Brush
13/4 Don't Come Knocking
16/4 Good night, and Good luck
17/4 The Porcelain Doll, Housewarming
19/4 Bab' Aziz

- 還有HBO通行証, 可望看到Last Days
- 同埋bc有播Wild Wild Werner Herzog另一套
-今年冇得睇有線那些, 年年也有播幾套的....now就冇了 <---a pun!
- 今年的「向動作片致敬」和日本導演「怪傑」也減少了我揀選上的煩惱, 因為我是不看打鬥和鬼片的~ yeah!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