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林敏驄作為「林敏驄」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Live | By 林綸詩 2017-06-15 林敏驄曾在自我介紹寫上: 「林敏驄╱職業:林敏驄助手」。林敏驄作為一個品牌,是歌手、演員、填詞人、音樂人、主持人,不分先後。二十二歲出道,不久已填出大熱流行曲,且還是當時唯一的全職填...
    2 months ago

12.30.2008

Memory Mashup

上年聖誕我們也是一起去台北

雖然只是兩年
但若以後年年聖誕都可以一起去台北泡湯
都好開心

PS
今年見了男友的台北朋友
他竟然和人家說
去年我們在澳門過聖誕假期

我只好笑笑口說
是呀, 我們往年在台北浸完溫泉然後在澳門看煙花
多緊湊

比得上上次親戚問他幾時識我他答了2003年
我唯有說
真好, 我也不知道你暗戀了我這麼久
應該是那次我去看林奕華的TALK
你碰巧是嘉賓
在台上愛上我這個聽眾?
唯有多謝那親戚助我引你說出了秘密

越來越訓練有素
因為從他的口裡跑出來的
我大約己儲了四個不同的出生日期

快跨年了
願望不是你的記性要好一點
而是我們可以有更多令你分不清時間的快樂片段

12.15.2008

Por Por

她合著雙眼
合著她的雙手
顫抖著的皮膚下
走過萬條血管的里程
是那個呼吸著的腫瘤
咬掉她的健康
卻滅不了她的溫柔

陽光在她的皺紋間溜著
窗外轉換了百萬幅風景
她和我們的回憶
還有我們不知道的

你害怕死亡嗎?
你可以教我堅強嗎?
你想留下什麼信念嗎?
問題都沒有發聲
不願驚動她的詳和

欲去還停的時間裡
我在沙發上看見
她永恆的模樣

12.03.2008

Nightmare Before X'mas

Philosophy of Death says people strive to live/survive because they want to choose their way of dying.
We do not wanna die in accidents.
We do not wanna die in pain.
At the end, actually we only want to die in peace.

But I always thought, actually people just do not want to die.

In the movie Choke, there says:
"I admire addicts. In a world where everybody is waiting for some blind, random disaster or some sudden disease, the addict has the comfort of knowing what will most likely wait for him down the road. He's taken some control over his ultimate fate, and his addiction keeps the cause of his death from being a total surprise....A good addiction takes the guesswork out of death. There is such a thing as planning your getaway."

*

This Christmas, how will grandma think about her getaway..?

11.21.2008

心很痛
朋友叫我把感覺都寫下來
但我未寫都知道沒有用
那可能永別所帶來的痛
很難會揮得走

積極一點去看的話
是有兩個消極的方法
一是let time do the work
二是學殖民政府的「吸納」之術
他們行政吸納政治
你可以用工作吸納情緒
或者程序吸納哀傷
總有很多事要做
一直要做要做
有目標要完成
就不能停下來哀傷了

但當醫生宣布什麼也不能做的時候
大家還撐不撐到下去?

這幾個月
為工作、為自己的性格、為兩人的未來
也花了很多心力
流過很多眼淚
覺得承受了很多
但其實全都會過去的

而將是不會過去不會麻木的痛苦
堅強,有沒有用?

11.08.2008

Super Surreal worrrr

若昨天不是趕著去看戲
我會停下來把那隻在灣仔街頭迷惘的青蛙/田雞類動物攝下來
可惜我還是趕著去看戲
只來得及不踏到它

有時我會諗
一隻蚊的感覺是怎樣
這麼小
卻可以飛上廿幾樓
(它們絕對沒有乘自動電梯,有人話真的見過它們成群像候鳥般....飛入民居)
它們看到的世界是怎樣
想像想像
便有點暈「飛」浪
一棟棟高過千年杉樹的樓房
茫茫石屎森林
真係諗起都想嘔

那隻在街頭的蛤蟆又在想什麼
是那計劃煲田雞粥的師奶漏低了我?(那算是避了一劫吧)
還是街市或溝渠逃出來的
究竟我應唔應該跳
一跳會被人睬死嗎?
定係一直企係到
等有心人帶我番屋企養/煮?
那我多數都會餓死街頭了...

這就是我和蛤蟆的分別了
寫到這兒
我彷彿聽到佢話:
林綸詩
我就算客死灣仔街頭
都唔會好似你諗野咁多
我們都難逃一死
你幹嗎又腦打轉
勞役千千萬萬可憐的腦細胞
橫死掂死
不如玩下我個腮好了
咯咯咯
給趕著看戲食飯回家的人
一幅超現實的畫面

我昨夜又失眠了

11.04.2008

Pie Life

男友有高人指點

「你女友星相好不穩定,好多野諗。若佢同同年紀的人一齊,三四十歲都未必結到婚。但遇到你,因為有年紀的距離,反而要佢穩定落黎。不過你唔好遷就佢太多,佢雖然知道你好鍾意佢,但個人實在太不穩定,有時候會有把聲同佢講野,令佢胡思亂想。好似隻魔鬼o係耳邊咁,叫佢唔駛同你一齊:阿湯都唔係好錫你啫。(hahahaa) 唔好縱佢,要佢自己堅定。」

最好笑係男友話:
魔鬼呀
好符合你天主教呀你地話有魔鬼嘛

宗教crossover?

其實這些我都知道
我都唔係好鍾意你
只係你對我有益咋嘛
你係牛油果
唔好味但有營養o個隻!
你個油林林o既牛油果吖

為免被人話滿口只有牛油果
我要說說今天一件美好事
有人今日漏口話本來想買earphones俾我
雖然不需要發生
但...好感動啊
我諗我部ipod鐘意你多過我
恨不得把自己變橙

工作帶來的傷
慢慢痊癒
要用自己的方法
高人講得最啱係
一定要硬淨點

10.23.2008

In search of Jason Choi...'s voice

每次有明哥的專輯
都會看看和音是誰
明哥故然好
---即係會有好多個明哥
但還會想看到蔡德才的名字
因為他少唱歌 (而家少作歌添呀, wtf!)

蔡生樂於做監製
其「新」的獨立樂隊Pop pop candy又胎死腹中
真的很難再聽到他開腔
記得那次聽楊千樺的《深紫色》
是很實在的聽到他的和音!
好開心, 雖然phen同jam都不覺得佢把聲適合唱歌

今次King of the Road
有一首係蔡san和音的
但聲音小得我連那首是什麼歌都忘記了

My love,
怎麼你咁低調?
唔知用ipod來聽King of the Road時
你的和音會更著耳嗎?

此篇實為紀念我今天買了ipod nano~

10.20.2008

Grannies at Prince Edward

我自問有很好「待客之道」質素
連自由行在街上迷惘
我都不會介意用我很爛的普通話去為他們指點迷律
仲係自動送上門那種
友善到極點

但當今天見到一團白人老人家睇完花墟搭太子地鐵時
真係火到來埋
他們首先團積在閘機繼而月台上
每人左手執著一張磁片票
右手執著一枝康乃馨 (母親節呀?)
成十幾個人不斷阻住人向前
那一刻真想大嗌
請不要在返工時間帶團!
應該不是他們的錯
是那一個拿著毛毛花做導遊旗的人的錯

百思不得其解
點解要一齊九點搭地鐵?!
他們明明有旅遊巴的...
莫非,經濟真係差到要削budget?

10.14.2008

Lose Phase

成長期間
常常寄托於流行曲
有一些是因為覺得好切合自己某個階段
有一些則是,好想自己做到歌詞中的人,或繼承到歌詞裡的態度

第一首是罅隙
不是指得到一個自己愛的人
還是覺得要得到世界的認同
世界裝滿我的忠誠
還望拉据之後
能支配它的心情

第二首是美麗在心頭
很短很短的一首歌
但已足夠唱盡一生(至少當時認為是一世都適合的歌)
什麼都想追求
什麼都想擁有
即使知道到最後都是海市蜃樓
還能理直氣壯地說
誰都是一邊看一邊走
多威風

同期應該還有完美和一堆五月天
都是告訴自己,being different is no big deal
諗番起都幾得意,覺得自己真係"different"

第三首是活著
(歌在這裡,我現在聽還會有點眼濕濕)
這首歌是之前那個階段聽的
但是是之後有次突然聽到
才覺得很中那幾年所謂成長的結果
其實最後就是什麼也沒有
內疚、錯漏、追究、強求、佔有、引誘...
全都只是詞語
沒有我的日子
大家也是安然
自己所堅持或執著的所有東西
其實結果也是沒有所謂吧
口嚷著耳聽著的很多態度或道理
也不是自己一手放開

昨天自己一個去了花墟球場

我放假
等學生體育課都完了之後
球場上一個人也沒有
我記得會考後和vanessa來時也是沒有什麼人
我們說會考後要一起跑步減肥
結果就是拿了面包來餵白鴿

昨天我挨著欄邊戴著耳筒聽了好多首歌
兄妹、男孩像你、Half Boyfriend、星空倒轉七十年、忘了我是誰
記起好多個階段的自己
現在
其實也沒有所謂什麼階段
又或者是過了要找一些東西去代表自己的階段
因為看著還是一樣
但又有點不一樣的球場(d白鴿死哂去邊?)
終於發現自己只是一個路過球場但又當自己去跑步的肥妹

昨天和今天
也是我最後兩天的失業日子
未來
也不會再想將自己變成什麼人了

10.05.2008

My Green Mountain

看到蘇菲Boris的blogs
大家也在為工作/理想咬緊牙關
我的xxx算什麼


我的青山
在第一城
快點住進去
我就會康復了
感謝湯醫生

10.02.2008

SCREAMSSSS

10.01.2008

Anniversary

今年國慶我再沒有幫港台手
以往兩年
我會五點鐘到碼頭
然後看他們在樹上搭機
天開始光
人開始來
最後我會等國歌奏完
跑進官員和使節的人堆
鼠進職員女廁, 幫女司儀掛mic
接著便沒事做地留在panel
等長毛或choir嗌完
就可以出去吃領導人們吃剩的早餐
和同事排腸粉
會展的腸粉真的很好吃

就是上年這天
我吃完腸粉
找你看戲
茶餐廳裡
你問我
我們一生一世好不好
比國旗國歌更不真實的一句話
我答得多麼乾淨脷落
然後想起我早上看著維港的日出時
心裡一直都只有一個人
還是今早實在太早起來了
我在發夢嗎?

以後國歌揚起
每年煙花也會替我們慶祝
不如下年晚上一起看

一週年快樂

9.12.2008

Not the material for a hero II

上回講到
正義感該如何揮發--
答案是
在自身安全的情況下

我唔會去追個賊
唔等於我唔會追個細我十年無搶無刀的賊
無生命危險就會追捕之

赤壁裡的八卦陣
有一些人圍成一個圈圈
負責在盔甲和盾牌內
用矛吉吉吉外面的人
這個很烏龜的攻擊法
我差不多天天都做
等個癲佬走出lift先x佢x母
等個無禮貌嬸嬸落左車先話「駛唔駛咁大聲呀?」

前公司有個「反省會」
大家會把對上一期的意見寄給部門阿頭
最後只會當成編輯部/美術部的意見在反省會讀出 (係, 係讀)
即只有阿頭們先知邊個插邊個
而編輯部多數也不是插美術部
而是大小通插
同部門仲好插
躲在那張紙背後
當然插得暢快
「邊個嚟架? 又唔落名。唔紅就唔好請。」
「又退地。」
「呢個詞彙係情感表達定有科學根據?」
「個model好似紙紮。」
「d咖喱面好油,仲要放大,見到都唔想食。」

聽到後有人竊笑有人竊竊私語
估唔估到邊個人講? 淨係知講緊邊個
有些字正嚴明大條道理
但最好的都只能是個隱形英雄

8.29.2008

Not the Material for a Hero I

*不是要扮洋化
但facebook的imported note show不到中文title
唯有直譯「不是英雄的材料」*

男友常常開玩笑
世界末日攬住一齊死
意思是不要留下我們做重振人類/地球的生命體
好辛苦
諗起都驚
真係殺左我吧啦

自己看英雄片
一向登那英雄辛苦
又唔講得被愛人聽
又負住唔知幾多億人的性命
嗯, 現實世界去講就即係劉翔囉

看奧運如看英雄片
運動變成比賽
我一向承受不到那種壓力
曾經打team都幾開心
諗番係因為細個
一班人玩好開心
但若要我連連拿好成績
球球要置人於死地
我真係寧願猜下波
(不過比賽能引發運動的最深潛能
發掘和練習是另一種趣味
那是比賽的最大意義吧)

唔知係咪所有香港的考試寶寶都會這樣
好怕比賽/打怪獸/一次定生死的壓力

前排看葉輝講卡羅皮爾森(Caro S. Pearson)的《內在英雄:六種生活的原型》
英雄的特性包括
「天真者」(全然信任)
「孤兒」(渴求安全感)
「殉道者」(自我犧牲)
「流浪者」(畢生探索)
「鬥士」(戰勝與戰敗)
「魔法師」(本真與整全合一)

一睇

唔怪得知我做唔到英雄/運動員
因為我並不天真 (無野呀,叫我去打,你當我傻架?)
不是孤兒 (做人要對得住阿媽,身體髮膚受諸父母)
所以也不願殉道 (你去呀, 大家咁高咁大, 做咩要我去?)
覺得流浪好累 (間唔中得啦, 日日都探索會倦死)
更不會做鬥士或魔法師 (我做觀眾得架啦, 好睇會拍手)

不過
人總係有正義感
一個怯懦的人
又怎去發揮天生的正義感呢?
下次再講
(因為我要放工了)

8.16.2008

零晨五點三十分

失眠的日子
530是入睡關口
如何睡不了
這也是支撐不住倒睡的時間

不可睡覺的日子
530卻變了精神的關口
各位觀眾
現在5時30分
林綸詩連續經歷了兩晚的通頂工作
彷彿已經永遠不再需要睡眠
但感覺一點也不好
像迴光反照金槍不倒

整個夜晚
為了令自己精神
我在讀普通話打發時間
真奇怪
平時失眠又是讀普通話
現在失神又是讀普通話
它的效用真闊
既帶動睡眠又撐起眼簾
(我懷疑是因為現在越來越迫近考試
這是唯一的解釋吧)

接著我不斷和幾位朋友msn
講一些爛笑話
例如我的頭中了落個mon
甚至I've turned English
and I'm jet lagging
I'm not sleepy...
No need to stay up with me.

語無綸次~
估下我幾點走得?

Btw
漫漫長夜裡
我發了一個誓
我以後都不會唱通K

8.07.2008

世上有一種宿命叫體質

出來做工後 (好似講到做咕喱)
身體累了
容易入眠
以為晚一點喝咖啡也可以
(註: 從前是12點前喝,晚上10點睡也沒問題)

那天1點喝了一大杯
好大杯
但1點嘛
沒問題
你個頭
2點還以為是自己胡思亂想
4點才開始承認是咖啡之過
眼光光到五點鐘

世上有一種宿命叫體質

曾經有一陣子
吃中藥無用
喝紅酒無用
又不想試安眠丸
於是做運動去
大極都試過
基本上後者係耍到一半已想睡
但達到落床係睡不著的
即係你要邊耍邊睡
前者很湊效
於是又有一天
因為整個下午都會做劇烈運動
早上便去喝mild到不得的雀x咖啡
結果夾著muscle pain睜眼到天明

世上有一種宿命叫體質

無數次
以為自己強壯了 免疫了 正常了
還是敵不過天生就有的夜尿和失眠

世上有種宿命叫體質


ps 就快生日
想有一種宿命叫
25歲那年
我朋友送我一個在citysuper看到的啡色背包
同埋一張2GB的Mini-SD卡
my phone is running deadly slow....

7.26.2008

搵工 + 成功

見到係洲立請人
還以為是和電影有關
差不多是去到才肯定是Hong Kong Walker

重點不是interview期間有三個人兼兩個日本人
重點是竟然請了我這個一看上去
便知道無可能捱得到夜的曚豬
接受了
不是因為想挑戰自己的極根
而是想試下做一份在7-11會看到的刊物

是vain
也是conceit
但當幾個朋友問我什麼是Hong Kong Walker時
我的而且確答 是一份在便利店不會被其他雜誌墊著的雜誌

搵工時
我緊記著小冬說
Work is only work.
搵到工時
我也緊記著這句話
今次無咁笨
不會訓身
花了生命大部份時間的東西
不一定就是最重要
但我會盡力

PS去見另一份雜誌時
它結果因為我經驗不足而只請freelance
但外國人很喜歡問人家的aspiration
我答希望有人需要一些東西時
會想起我
那鬼仔說
so it is only yourself?
我差點想說出口
Yes, at the end it is only yourself.
但無啦
我當然答左 Yes, but before that I still need a lot of learning.
From many institutions, and learning at this stage involves contributing.

真係

7.14.2008

辭工 + 見工

同老細講辭職
結果是一個五十幾歲男人向著一個廿幾歲的女生唱「好心分手」
小冬講得對
我身邊遇上的人怎都這樣怪
我也直接和老細講
請不要借我辭職而重拾初戀感覺
為何大家拉拉扯扯
像在河邊鬧分手
最後他沒有把我推進渠裡
畫了個漫畫送給我
他:咁快就飛起我!
我:Yeah!
不是初戀
也是童真

不知道是我剋中國
還是中國旅遊剋我
做了九個月
發生了雪災、藏獨、地震
連奧運都有綠藻來襲、酒店入住率大失所望
我一離開公司
收到兩個見工電話
翌日見成了一單freelance
如劉嘉蕙所言
看來這份工從來都不襯我
更深遠的影響是我仨從來命格不合
祝祖國趁我離開了她旗下的雜誌
會好起來

見工時
在地鐵看到小林止汗墊
感覺到自己隔lark底在呼呼怒吼

看來我也應該買番幾個
況且同姓三分親
小林應該支持小林

希望下個entry叫
搵工 + 成功

7.13.2008

香港電影血與骨



好開心因為男友出版社無錢買劇照
所以益左我這個小丫頭
有機會拿出自己拍香港的相片
抄番自己好多相
還有交俾paul夫paul的功課
無佢亦無現在的攝影創意及技巧







這幅是名影評人岑先生提過的電話亭
其實是在某店舖裡鏡子的倒影


Tart了公司的長鏡
假日被迫上昂坪做採訪時
公器私用地趁人家發佈記者會
自己走開搵和尚影的
(oh 我無問過佢批准
但若佢問我點解要放佢落電影書
我會答:你識唔識許冠文?你好似佢)


除了私伙相
和男友特意一天遊18區
希望複製或偽造多個港產片場景
結果去拍《天地雄心》變左《2046》
(這是電腦商場)


這幅是和男友影完一天
獨自回家時
抓拍的最後一幅
亦完全符合了我整個叨光的主題

7.09.2008

本故事純屬虛構

這是我第二百八十一次搭地鐵回公司
我照樣看著隔離男人的免費報紙
幾天來雨一直在下
大家的髮鬢都有點濕
傘子在人腳間喘氣
報紙裡有個男人大左肚

地鐵突然急停
右邊一直拿著電話傾了十個站的小姐
帶著一手agnes b名錶從上面的扶手圈
一搖即中擊進左邊OL的人中
一聲慘叫眼鏡滾到我的膊頭上
我不敢望OL的樣子
我想她一臉都是血

我看到視線向著我的左右而來
但金鐘站一到
大家便拋低了泊血的女人
月台上大家等待藍色線列車來臨
又再次擠進手和臉都太近的空間

這是我第二百八十一次搭地鐵回公司
今天我會辭職

7.06.2008

當電話DC遇上人工藝術

去了Paul在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的展覽
他的單位原來正正在電影評論學會旁邊
八層高唔知幾多間房
男友同Paul好有緣份






















四平八穩的四方形
集中幾個單色...
令人想起安藤忠雄美術館
art art地的感覺就是這樣而生
簡簡單單














隻草蜢是真的, 可惜我用電話fo極都focus唔到
最衰裡面唔俾影相

此entry所有相片由Nokia N73 Carl Zeiss鏡頭偷/拍
DC的過度曝光和顏色 幾襯人工藝術

7.05.2008

相片快遞

一直很想upload 多點相
尤其四國的
尤其是這陣子個個都有相上載
自己也想post travel journal
(yeah我有hardcopy,
只是繼那次歐遊的
我費事又遭朋友們冷言對待)

不過現在個個都係睇圖啦
文字還是留給自己暖胃

先來第一個
四萬十川

歡迎大家睇埋captions
當為super-mini journal


還有近期終於去了"很紅"的華僑城

性別混淆

一開facebook
究竟我做左d咩令佢覺得咁confused呢?

今朝在報紙看到一個變性人懷孕
以為是植入子宮成功受孕的例子
原來是本身是女兒身然後變性
但保留了子宮
是Les Couple
當然又有人抨擊
當然她們又是以人權之說來反駁
這隱約有點不妥
但我確信不是他們的錯
或許我們都應接受世界的本質一早已崩潰

7.04.2008

「新」詞彙

其實不是它們新
而是我土
後知後覺得好緊要
傳媒一用開那類字詞
就會瘋狂版版頁頁都用

1. 弄潮兒
同一日的明報
旅遊版海濱酒店又弄潮兒
服裝版泳衣示範又弄潮兒
上網看新聞
友報港聞版又用
新華社又有
總之周街周blogs都係弄潮兒
方死夏天一過就唔用得
六至八月應該會有幾千潮

2. Post-rock
一向知道有這個term存在
但可能因為睇主流樂評多
很少用terminology
一個「rock」已是全包宴
呢排見到副刊提cd labels提音樂網又提
(連某某去完台灣都有提)
94年coin的詞彙突然14年後被廣泛應用
對於「新」terms
我究竟遲到了多少年?

Anyway~呢排發現有隊post-rock band
四川的聲音玩具
幾好聽
向來繼我旅行的版圖單一地北移
我音樂的版圖都要尋根問祖了

X-ray相

結合了x-ray跟攝影
影動物唔係最勁
仲有公仔同底褲 (哈, 但無人的)
可以到他的網頁看看
http://www.nickveasey.com/


我最愛的蝙蝠!

7.01.2008

給湯sir的學生和全港AL的學生

(本為32隻cd version)
1.邁步向前 ﹣ 林子祥
2.誰能明白我 ﹣ 林子祥
3.李白﹣ 朱凌凌
4.The best is yet to come - 黃耀明、Ellen
5.旅程 - 林一峰、趙學而
6.小步舞曲 ﹣陳綺貞
7.Today ﹣ 梁詠琪
8.海闊天空 ﹣ Beyond
9.在情朗的天空下﹣ 成龍、李宗盛、周華健、黃耀明
10. 噴跑呀!青春!﹣ 旺福
11. 紅日 ﹣ 李克勤
12. Wish me luck - Gracie Fields

報紙裡看到很多奮鬥史
失落cases往往缺席
人各有命數
焉知非福
祝大家能樂觀地走路
今天也是七一呢

6.13.2008

演唱會啟蒙事件

一連兩星期看了三場演唱會
MyLittleAirportMayDaySodagreen
重回演唱會聖殿
真係好懷念從前

頭幾個「明哥啟蒙」事件
一定有演唱會份兒
看《光天化日演唱會》那次
人山人海曬冷奇怪樂器載歌載舞
我得到人生第一個志向觀:
If you like something, try your best to be part of it.
我開始計劃學番彈琴

當然這個志向觀亦間接令我入了新聞學院
結果是第一年便放棄不做新聞
咁學院又好彩提供了其他可能性
學琴也理所當然地讓路了給寫字

MLA的開場嘉賓是Pancakes
第n次看Dejay的live
今次覺得她進步了
於是第二個演唱會啟蒙出現:
If you like something, practice, just practice even if nobody listens, and even if it may not sound different.
我沒打算繼續聽Pancakes
但看見她純熟了的演奏技巧
獨立band唔係個個「開心勁high/有朋友唻聽就夠」的玩家心態
覺得佢係真的好鐘意音樂
自己若鐘意寫字
就學下人咩叫「鐘意」
所以也試試認真寫東西

一連幾場的主角+嘉賓演出
尤其尾場的青峰忘我/劇場表演式演唱
最大的結論是
我真係好掛住明哥
一場演唱會四個思念
結果12個爆煲爆出首《廣深公路》 (特別鳴謝醬告知)

超古怪
周耀輝又真gap詞
明哥又gap坐車廂
廣深公路都可以寫成一首歌
我只可以視為明哥送我離開《中國旅遊》的禮物
I love and miss you so.

延伸: 演唱會輪迴事件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09gu5.html
韓寒講自己人生頭兩隻cd和頭一場演唱會
就如那年我和雯文看第一個演唱會是為陳綺貞
第二次把臂同看是五月天, 然後五月天請了陳綺貞來

6.11.2008

That's how I got into the media business...too


"The zoo keeper told us you eat children," Sally said.
The Rhinoceros only smiled. "Who are you going to believe," he said, "some crusty old man or a magical rhinoceros that can grant wishes?"

6.05.2008

Days of May (ii)

5.12地震
除了捐錢
竟有機會做義工
那天郎哥打來問幫不幫
大大個藝人統籌親自打電話
每次和倪秉郎先生工作
都學到好多野, 真的.
所以就算本質上不是這麼有意義, 都會幫

那天感動的片段
大家都看到7小時直播
現在Roadshow還在播
眼紅過, 毛管直棟過
不如講講那天的花絮

1. 杯葛劉浩龍
小妹負責做Reception@酒店
工作包括拿約給人簽
再俾T-shirt同pass
叫佢唔好吉穿或剪爛件衫
最後送佢地上shuttle到會場
酒店大廳人山人海
忙亂之際竟然有人捉住我隻手
?:「妹妹!妹妹! 你做咩係度既?」
原來係郭啟華~
郭:「嘩竟然見到你呀!」(拖住我對手o係度跳, 劉浩龍開始入鏡)
我:「我做reception咋嘛.」(郭開始移動, 我們的手開始轉換方位)
劉:「行啦, 一陣無位位呀架shuttle!」(劉浩龍原來在推他)
郭:「你o係度負責做咩架?」
我:「我係..」(郭遠去, 劉隨後)
人地難得相遇.............
哼, 我決定罷買劉龍d碟!

2. 遇上蔡琴
Lunchtime第一批飯盒到
我本住ex員工的懶偉大心態
讓純義工的人先吃
大家攞得七七八八
我便望望
仲有最後一盒
開開心心拿起之際
蔡琴走近
蔡:「有便當呀, 太好了! (國語)」
我只好微笑遞上木筷
我:「是呀...(正想說我剛看了你的《青梅竹馬》電影呀, 但唔識「竹」的發音, 所以整句吞番)」
蔡:「謝謝! (國語)」
她是唯一一個吃飯盒的星
其他都只有吃茶點...
我餓多了九個字第二批終於來到

3. C君與綸C
接待了好幾個星
只有一個係同我笑住口講野
就係農夫的C君
我同佢差唔多高
佢換完衫o係度蕩來蕩去又唔上車
我本住清除瘀血的心態
行過去話:「你冇車上,不如去食d野先啦」
佢竟然捉住我隻肥手臂
「知道, 唔該哂, 真係唔該哂!」
然後用誠懇的眼光望住我
但佢放開我隻手之後
係冇去到茶點table (我睇住佢架)
真係好gap的一個人

6.04.2008

Days of May (i)

每年五月五月天都會來港一次
今年我又去番 (上年沒有)
今次強烈感覺到自己今非昔比
看到un身un勢的男人會起疙瘩
玩了三分鐘人浪會開始不耐煩
離台數十米已覺得人和電視都太細

不過也沒有所謂
反正音樂會從來對我來說
都是一個宗教活動
每次「崇拜」過後
總會很激動, 或者有點諗頭
試過聽完陳小春
決定向一個陌生人表白
一次聽完明哥和人山人海
就決定若你很喜歡一樣東西
應盡力做到它的一份子 (可能也間接令我決定入journal)
愛情觀、理想觀...
每次live都會帶來一些衝擊
可能是提供了一個反省的空間
有時候會容易受歌詞左右
有時候會隨旋律引發思潮

今次聽五月天
特別感受淨深刻是
《一千個世紀》


還有《生命有一種絕對》


第一首--愛情觀
因為有怪自己輪迴得遲了一點
不過我想最重要還是遇上了吧

第二首--理想觀
出來工作了兩年
發現關於這世界
其實我們什麼也改變不了

5.29.2008

We are all in the Museeeeeee

每次天災人禍
在新聞中看到一幕幕令人亢奮的片段
(亢奮都因為看著新聞從業員100% on guard成為我們的生活焦點)

奧運
被藏獨殺個措手不及
藏獨
又怎會料到被地震震到不知去了那裡
新聞焦點其實已決定了大部份人對政治對社會的態度
在唔知幾多萬的死難者面前
大家竟不好意思提唔知幾多萬活生生人民的生活
老細甚至預示
七、八月號月刊可以照樣出光芒四射的奧運
到了那時候, 誰還會理災情?
我想, 除非又有餘震和疫症

較抽離地看這些事
不代表不傷心不捐錢不祈禱
只是我相信較忽然悲天憫人的好
也不是要搞另類
但看到個個都以此為題在專欄大花淚水
挪用人家的慘劇彰顯自己的同情心/填了個專欄抖份稿費
還是最喜歡兩人的句子:
關--不需要過份感同身受, 悲傷是不能夠讓其他人明白, 也不需要被明白, 捐錢就夠, 我們自己還有自己的生活
張--愛國愛民容易, 因為他們都是早上起來沒有口臭的, 都是完美的, 所以比我們身邊的人可愛
後者還提到一個在四川募捐攤位旁的乞丐---是沒有人理的
悲劇每天也在身邊 (附送Musee des Beaux Arts詩一篇)
四川事件後
有誰在理會緬甸的災民
天光墟還每天有人在買過期肉
地鐵出口每天還有等報紙拾紙皮的阿婆
愛遙遠的人容易
關所說「有自己的生活」
便是在我們身旁還需要關懷的人
親人,及咫尺範圍以內的人

Musee des Beaux Arts -W.H. Auden

About suffering they were never wrong,
The Old Masters; how well, they understood
Its human position; how it takes place
While someone else is eating or opening a window or just walking dully along;
How, when the aged are reverently, passionately waiting
For the miraculous birth, there always must be
Children who did not specially want it to happen, skating
On a pond at the edge of the wood:
They never forgot
That even the dreadful martyrdom must run its course
Anyhow in a corner, some untidy spot
Where the dogs go on with their doggy life and the torturer's horse
Scratches its innocent behind on a tree.












"The Fall of Icarus" By Breughel

In Breughel's Icarus, for instance: how everything turns away
Quite leisurely from the disaster; the ploughman may
Have heard the splash, the forsaken cry,
But for him it was not an important failure; the sun shone
As it had to on the white legs disappearing into the green
Water; and the expensive delicate ship that must have seen
Something amazing, a boy falling out of the sky,
had somewhere to get to and sailed calmly on. 1940

5.19.2008

情熱四國 II

還要多謝designer小丁
雖然我唔識你
你的設計救了我很多相片

全書最喜歡ling面印刷的十字架和吊吊fing
(btw請不要再話個封面女仔似我...塊面)


這是作者最喜歡的目錄頁

還有這幅相
原本是看到作者
印出來後他竟躲到書罅去...

因為放在兩頁剛剛就是他在中間
佢竟然為此而很興奮

5.14.2008

情熱四國 I

第一次幫全本書影相
大家留意
全部核突的都是作者影的
漂亮的都是用作者漂亮的女朋友漂亮的400D拍的
(當然在男湯裡拍的也不是我, 我在女湯那兒很忙的拍女人屁股, 可惜唔出得)

多謝你在發佈會一個星期前讓我看了這書
否則我看了那行字
發佈會上人頭湧湧 (hopefully)
我萬般感動也摟不了你

我想最感動是在於
你知道我也知道
這書這行不只是獻給你愛的人
而是同時獻給那個夢想出書但又沒信心出到的人
這份驚喜的意義是告訴我
林綸詩不一定要出在著者
出在獻給也同樣今生無憾

我想知出版會覺得為何一合作就搞埋D leung野
我想你的朋友會覺得你這次綸落至此
我想大家會覺得我俾左迷湯或者行住枝槍

想這麼多
都只因無以回報
或許僅能將
此entry獻給湯禎兆

5.13.2008

我是天空的一團雲

這兩天發生了三件開心事



1. 一直有兩個電影畫面在腦海
多年都想不出是來自什麼電影
一是有隻pigeon glued to a woman's head
超級好笑
二是一個女生踏著單車, 有個男人問路去旅館
鏡頭好靚
昨晚看Hollywood Spotlight講Billy Crystal
發現第一個是出自他自導自演的《Forget Paris》
I love Billy Crystal! Wahahaha.
Another must watch after 《When Harry Met Sally》
Btw, 若有人記得第二那套, 請告訴我
(讀過tommy cho的understanding movies應該看過)


2. 竟然在台灣的國家圖書館找到自己的名字
哈哈哈, 日期竟然是十年前
日期都錯
正是對待本月刊的最好方式
台灣, 謝謝你愛護中國旅遊!


3. 加拿大的朋友來港聚聚
一齊在溫哥華渡過兩年的
亦識於微時, 是媽的朋友的女兒
飯後跟我妹妹說
你家姐好似有一舊雲圍住佢
妹妹拼命想一個舊雲的特徵
佢就話: 即係有一舊快樂的雲包住佢
好似同個世界脫離左
你又唔好去騷擾佢咁
我諗
一定係因為飯後我迫她看《情熱四國》
然後再迫她揀一張最漂亮的相
然後佢好累同埋開始勁咳
Haha anyway I like her description,
though it might not be 100% accurate.
Elaine, you're such a nice person.

PS 她在我家時, 我們的對話是
E: 點解你地兩個咁靜?
我: 點解你可以成日hop around?
妹: 我地以前細個唔係咁架咩? I can sit here all day.
E: 哎呀, 好悶呀, 點解可以唔郁架你地?
我: 真係好過度活躍, 唔怪得知你咁瘦.

4.23.2008

我們都是變種特工

今天和JuJu談開
很久沒見了What's uP?
她說覺得自己不同了
好像和上次見我已經不一樣
我說咁arm, 我也是呀
問她是否Grown?
她說是Adaptation (進化論的進化)
我想起昨夜看的《Teeth (小心有牙)》
於是我問是Mutation?
真有趣
它倆有什麼分別?
大概是後者帶點畸型特質吧

套戲講個女仔發現自己下體生牙
在不願意/不享受的情況下性交
下面就是咬斷任何"intruder"(inc. jerjer and fingers)
她搵資料時
先打入
Adaptation
再改為
Mutation

套戲好壞不談
只談這個概念
戲裡之前有位老師講過進化論
以響尾蛇為例
有個學生說無可能
難道有天突然一條bb蛇出世
然後佢條尾係會響既?
老師話係慢慢發生的

套到「成長」上
其實我們的改變那個不是「突然」發生
發現自己突然好lame (Juju語, this is tribute to you)
發現自己突然好anti-social
發現自己突然不想再問朋友意見
發現自己突然唔開心都唔想同人講
說好聽一點
是Adaptation
自我保護機制器啟動
因為領悟到原來一切都改變不了
學懂舒舒服服與世界妥協和同在
實際卻是Mutate到自我封閉
不想再花氣力分享或解釋
屬於自己的, 誰也分擔不了
而偏偏還身在人堆中
變種特工難道真的要飛往火星?

Adaptation
Mutation
是一個成功一個失敗
但亦是一個放棄一個堅持

ps I'm fine. I think I'm adapting good actually.

4.17.2008

那些以「觀」字作結的東西

妹妹的同學 (自然也是哲學人)
說她的人生觀是
人是脆弱的
以此作base

基本上這也是我的世界觀--
世上大多數東西
都是因為人太脆弱而存在
宗教、輔導、理論、哲學、購物、學校、政府、商場、甜品、泳池、渡假勝地....
我們每個人都需要方向、壓力,又再要番鬆弛、嗜好
人生係應該咁
但有時諗
飛禽走獸又乜都唔駛
真是智慧上的問題嗎?
有智慧後面一定lung個慾望
這個套餐你要不要?

人生觀世界觀同宗教觀
我想其實也是同一樣東西
我的宗教觀是一切皆是take and give
你得到幾多就要俾番幾多出來
未必係你捐左幾多件衫同左幾多人講早晨
就會仆少d guy中多d六合彩
而是像我
一出世中中地產
頭腦不太笨
四肢無缺憾
欠這世界就會較一個等助學金的第三世界兒童多
買旗亦應該較一個傷殘人士密
到頭來以為是自己的獨立思考
還不是受自己天主教背景影響 (關於恩賜、關於原罪)
又或是蜘蛛俠那句 greater power comes greater responsibility
Financial power Physical power也是power

自己還在shape自己xx觀的階段
所以久不久都會幾個觀一齊交戰
有時是自己的同人地的觀
有時是自己的xx觀同yy觀
不過每次交戰完畢
都會心安一陣子
好像有了「楂拿」可以倚賴一樣

男朋友最喜歡說
只要你真的believe
就會將那belief變為你的潛意識
我想這是一個很ideal的情況
行徑和心態都因應潛意識而自然地如你所願
好像半點掙扎或猶疑也沒有
希望有天我也會做到
進入Full Manual的階段

3.14.2008

成長---@20歲

20歲
還在大學
覺得有讀不完的書本
坐不完的草地
看不完的天空
現在, 這些都像離自己越來越遠
(又不全關離開大學事, 還有空氣污染問題吖...)



有一個假期
和他們去了澳門
這是小冬
我們在逛博物館時
他突然瑟縮一角要拍天花上的藍天
一直很想把這張相post起
但旋來旋去都無法把它打棟
到現在他能讓人知道他不能'stand straight'時
我也大條道理由得它/他

20歲的我有一條理論
就是當下和你最親密的人
都是和你相識較短的
到現在
理論變為當下和你最親密的人
都是和你相識了大約五年的人

其實那就是同一班人
就是小冬、bitches…journal的人

也大概是
成長去到廿歲的時候
身邊這班一起有realization和englightenment的
都會成了你最重要的朋友

張同學
由當年在multi lab瑟縮在我的腳邊流淚
到現在能為愛人挺身 奔波擋災
我也彷彿看見一個自己
由只懂張口要綿花糖
到不惜為一個很愛的他赴湯蹈火 (what a pun)

五年後
和我最親密的
該是我十年前認識的人

增遊: 和小冬交換blog記

3.01.2008

成長--@10歲

口裡生了兩顆飛滋
(用個「顆」字好像美化了
一顆顆星星~
一閃一閃小飛滋)
忍痛用鹽''la'"它們
媽媽路過
當然順便嗲下
要捉著她的手
標眼水...矇矓中都可以看到安慰

讀哲學的妹妹忽地如禪師彈出
道: 你認為pain可以被share的嗎?
我怒bear之
亳無同情心的禪師!
她續: 我一向覺得自身的痛苦不能被分擔
(向著媽媽)你記得我細個我嘔到傻也不告訴你嗎
(媽媽點頭, 哼)
因為我覺得身邊的人不能幫到我, 而他們不能幫到我會令我更痛苦
(向著我) 你就不同
你睡不著也要去敲媽媽的門
弄得人家睡不了 你自己就抱頭安眠

我反駁 :
因為從來我也讓人幫助到我
我覺得他們能分擔到我的痛苦

可能一切只因我阻住佢刷牙

不過自小, 就算未讀哲學
妹妹也看得我很自我中心
我自己則看得自己很幸福
大部份事情我都可以靠身邊的人幫助
但其實也知道是倚賴是自私
我也想
妹妹也不覺得自己是特別為人著想
只是她不需要別人 (除了要叫家姐整電腦或填application form外)

近年她是少了指摘我自私自利自我中心
不知道是自己改善了
還是外判了「倚賴」給男朋友
又或是她己沒好氣話我

但關於十歲
還有很多東西是不同了
例如肚痛時不用媽媽拿小櫈來"long"腳
是腳長了
也是捱得痛了

2.14.2008

借Enchanted敬自己

很多人不喜歡Enchanted的結局
個「公主」無啦啦要打飛龍
做乜q…
童話故事和現實世界之間
加了個科幻魔戒
又真係幾怪

個故仔其實是這樣的
公主是童話世界的人物
會望天打卦等王子降臨
有日跌去凡間
仲要係紐約
被個超級理性不信浪漫的離婚律師救了
佢由只懂歌頌愛情只懂純情等待
到識得呷醋妒忌識得胡思亂想

後來童話那個慒佬王子來了
她沒有再和他對唱 (love duet)
我很喜歡那句
“What's wrong?”
“Yes?”
“Dear, you're not singing...”
“I'm ...thinking.”

最後當然和律師終成眷屬
但就係插左一場怪野
個大反派突然變了條火龍
叼左個律師愛人上大廈尖
個公主就攞左把劍爬上去
最後當然救到

結局很gap
但我不討厭
因為某程度上
我在「公主」身上也看到很多女孩, 包括自己
這不全是童話到現實的過渡
也是每個女孩面對愛情的成長
由只懂在窗邊憧憬
絕對相信愛情, 甚至一見鐘情、the one
到勇於拿起劍捍衛自己的愛情或保護自己的愛人
是甦醒, 也是得道了
又或者這不是轉變
只是不同的表達
是同一樣的passion轉化

不論大家sing or think
就這裡祝各位王子公主情人節快樂

1.31.2008

在地面遇到的五個人 (五)

公司樓下沒有街市
但有一檔檔菜檔肉檔
一隻手數得完
食物就是好新鮮
(其實新鮮到有海鮮賣添
但我沒有告訴你,甚至連自己走過去看也不敢
因為從此你一定會要人地「定」住D蝦蝦蟹蟹去搭長途巴士
我先無咁笨)
每次去D檔
都會遇到不少可愛的人
一堆鰂魚涌買餸賣餸人

我身為買餸新手
免不了問長問短
「呢個咩黎架?」
「X菜。」(我忘記了)
「點整架?」
「加粉絲蝦米乜都得。」
於是我因為買不到粉絲蝦米而走了去第二檔
「咩菜靚呀?」
「全部都靚!」
「.........(點算)」
去買肉先
「我想煎豬扒,得唔得?」(因為我見無豬扒擺出來,只有豬蹄豬骨豬腸)
「有!要幾多?」
「我唔知呀,兩個人食。」
「兩個人食...兩塊啦!」
「(係咪咁精準呀?)夠啦?」
「一塊大D一塊細D啦。啱啱好。」
「咁我俾佢食大D那塊啦。」
旁邊的師奶插咀:「一樣size喎你呢兩塊。」
豬肉佬:「係喎....唔緊要啦,而家男女平等嘛,大家食一樣!」
師奶轉向我:「或者你o係你o個舊切一塊仔俾佢咪得 :) 」
好溫情喔......我話個師奶

今天是你生日
祝N年後的這天
這個會成為我的隔日活動
(N為你昨晚定的數目字,嘻嘻)
Happy Cooking, Happy Birthday.

1.26.2008

Post-vomit realization

有一種realization叫post-vomit realization
兩年前我做過一次 http://lamlunc.blogspot.com/2006/03/blog-post.html

想補充一下

上次說原來可以吃那麼少 睡那麼多
今次發現 一天還原來可以疴咁多屎
(別低估大腸的容量)

此外
不知道其實嘔完四次之後應該咩都嘔完
定係因為我去拿了個暖水袋敷胃
我沒有嘔第五次
大家下次可以試試 (大吉利是!)
效用亦可能只限於這類感冒菌入腸而非腸胃炎

其實本來要說的已經說完
但看回前兩年那篇entry CharlesWu的留言
說病是人/潛意識對現實的抽離
今次反而是應驗了
我一向又不是太buy弗洛依德
所以我的分析是
想跑掉的心態
的而且確會令人免疫力下降

病的負能量
會令人胡思亂想嗎
我只知道病和失眠一樣
會令人有更多空閒時間
心思也會細密一點
(我平均一次失眠便會能寫進一樣好東西進diary)
也可能叫過份敏感
與敏銳無關
怎樣也好
久不久病一次是好的
和我那相信
Everything happens for something else的理論差不多
Every sickness leads to something else.

1.16.2008

在地面遇到的五個人 (三、四)

每天在鰂魚涌地鐵站「捐」出地面都會見到
一個婆婆站在站前收報紙 (主要是收都市日報)
離她僅三步距離是派am730的派報員 (係塞極俾人都無乜人攞)
她們兩個簡直是豎立著的悲哀
或者很多人會看成是免費報紙帶來的賺錢機會
但你見到兩個無乜人理仲要間中俾人撞的阿婆同阿嬸
心還是會up一up

我以為我終有一日
會同個阿婆講
你知唔知裡面有個回收「都市日報」的箱搶你生意
或者
會同個派報員講
你不如直接俾am730隔離個阿婆吧,d人睇完都市唔睇am架啦

坦白說
我十分討厭回公司的路
每天想起要從鰂魚涌十八層地獄走出地面
再兜過太古坊九曲十七彎
然後經過個起十世都未起到半棟樓的地盤
我就唔想返工
但這兩個人
為我走公司的路上添了一個意義
由於我始終都沒有勇氣跟她們說話
我開始向派報嬸嬸拿am730再轉給個婆婆
未遲到的話,我會加插個駐足閱報環節給自己
然後覺得自己做了三件善事
(第三件是增進了自己的眼界—免費報紙的視野嘛)

畢業至今
我做得最多
就是在一大堆徒然的事情和程序裡
嘗試發揮丁點用處
我的兩份工
也是這麼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