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林敏驄作為「林敏驄」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Live | By 林綸詩 2017-06-15 林敏驄曾在自我介紹寫上: 「林敏驄╱職業:林敏驄助手」。林敏驄作為一個品牌,是歌手、演員、填詞人、音樂人、主持人,不分先後。二十二歲出道,不久已填出大熱流行曲,且還是當時唯一的全職填...
    1 week ago

10.29.2007

故事一 (路)

看完《梨花夢》(之前叫還魂香)
除了那句 「老虎食菜心」
所以「齋口唔齋心」之外
最記得是:

「你好似好辛苦喎,竟然俾你搵到這兒。」
「大師,入黎的路真係好難行...」
「入黎的路得一條,
識行的,會覺得一路平坦
唔識行的,會覺得滿途荊棘。」

用阿嬌在《地獄十九層》的對白:
咦,咁咪好似人生?

一向覺得自己也是懂走路的人
記得入journal之前
看到(好似係陳慧)一句話
人或要走出色的路
或要出色地走路

那時候想
我一定會很出色地走下去
出色的意思不是終有天會出人頭地
而是會很俾心機的走, 有抱負地走
依著「天清地明 人無私心」去走

不只是選傳媒
自己向來也認為自己是個懂走路的人
懂快樂 懂逍遙 懂愛人 (註: 不是愛情那種)
你問我覺不覺得人生是痛苦
我十萬個覺
但那不是從我自身的感覺去定論
而是看到身邊太多人不能放下偏執
人生對於太多人來說太難走了

人人的路不同 也不是自己可以選擇
但如何面對一定係自己揀
早前覺得自己一直退
看見自己愛的人不懂走路
於是放棄自己的走路方式
陪他們用他們的方法
立見一條充滿荊棘的路
感覺損手爛腳的痛苦
於是告訴他們, 這是同一條路,
我看到的是多麼平坦康莊
不如試試好似我咁走
他們還是覺得
林綸詩不是懂走路, 而是走錯路

不是第一次了
怎樣去看一個人的成功和失敗
怎樣去處理人生的悲劇
嬲的時候要做什麼
緊張的時候係應該去到那個程度
都是我在旁自說自話
Why make life so difficult when you know at the end it's just all the same?
難道真是要等百年還魂
仿能如夢初醒 看透、放下?

10.24.2007

Their resistance only improves our persistance.

10.09.2007

那天,我被外星人擄走了

小時候最怕不是打針
而是剝牙
我記得我當時很羡慕媽媽的牙齒
全都是恆齒 (那也是正值要背「健教」的時候, 好清楚自己將要換幾多牙)
往牙醫的途中
我差不多跪在地上求媽媽別要帶我去
哭乾眼淚後 發現事情還是不會改變
坐在診所一角我冷靜地說我很妒忌她不用拔牙的幸福

之後就是箍牙
我也不知道是否那時時興
個個同學仔都被父母捉去箍
箍牙最痛是剝牙
我不肯剝
就唯有撐牙骨和磨牙
簡直係童年陰影
每次我都想像磨的不是我的牙而是我的牙肉
每次痛完後漱口
整個水盆都是血

看過一套電影 Mysterious Skins
講個男仔一直記得曾被外星人擄走幾小時的恐怖經歷
戲末才發現原來來自自己九歲被性侵犯
而非被任何外星物體捉去研究
十分明白那種把恐怖黑暗經驗歸類為外星人實驗的心態
因為每次躺在牙醫的椅上
我都會想像自己是被科學怪人或xx博士研究
(咦, 都解釋到點解我鐘意小飛俠的零件)

同樣是親密接觸
去髮型屋洗頭髮是皇宮裡被服侍的想像
診所卻是受刑
面對一件件你不明物體
在你看不見的口腔裡做著你一知半解的事情
不知道那外星人的想像是自我安慰還是自然投射

早前去洗牙
牙醫耐心介紹新刑具--
熱光槍和磨沙洗牙器
可能因為佢好多解釋
反而令我對這門「研究」多了了解
沒有這麼怕之餘
也消滅了小時候很多的幻想

然後當那男牙醫用個尖銀器jock我的牙肉時
我竟然覺得
童年陰影.外星人.性
好像都是有關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