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我和達明一派,同生在1984。對我這一輩,他們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
    2 months ago

8.26.2011

To Cindy

www.youtube.com/watch?v=Y-l8vok_tUE

我們應該更堅強的存在

生日快樂,廿七歲的林綸詩!

8.23.2011

金融電影

《竊聽風雲2》承接港產片的高智形式,其實都幾《暗戰》(剛巧又在有線重溫了,氣氛真係一流。若《竊2》有多點型音樂和型鏡頭就堅了。)

吳彥祖為一個 (又報仇又為善,還要狂噴血,仲唔係劉德華?) 目標,擺佈他人。被擺佈的玩家一分為二,警察 (古天樂,暗戰中是劉青雲) 及經紀 (劉青雲),在三角遊戲各擔一角。莊文強、麥兆輝是編劇奇葩。但不知是否編劇做了導演,就會不肯減對白,寧用說話都不會轉做visual。(葉璇的「我一直都唔知自己係邊,原來我返左嚟屋企」真係...... 。一入屋時,真的不認得,以為間屋是某賓館!)。



不過今次又學到不少東西,除了香港股壇歷史,就是終於明多一點經紀做中介人如何能變富豪。上次睇《Wall Street》學明投資其實都係一種了解人家做什麼的過程,例如要投資新能源,就要明白新能源有什麼options,然後買馬,估估那間研究公司會跑出,這個過程比做記者或評論 (對我來說都是同樣滿足research curiosity的工作) 更影響深遠,因為你的資金也可以左右成功率。

看《竊2》則明白除了買馬,就是救亡。當然視投資股票的過程說成是刺激經濟,大家會同古天樂一樣,笑笑就算 (他和劉青雲那段對話幾好笑--劉:你當然以為我們是錢滾錢的仆街。但沒有了基金etc etc,病人的醫藥費那兒來etc etc。古:我唔係質疑你對社會的貢獻 )。從前救華資公司,到區區一個經紀都可以炒起一隻股,幫一間公司集資,或走出破產,都睇得我呢個行外人哦哦聲。

不認識太多,(我就是班老野買749時講那些「頂,有班盲毛同我地搶貨,o係度托高個價!」o個d盲毛....),但戲後感可能都是那句,If you want to do good, you can do it anywhere.
想起許畯森

又,有無人可以解釋為何劉青雲買賣自己的貨去完成那五百萬股後,他們便知道他出賣了地主會?


Featuring:
暗戰OST!

8.19.2011

旅業總結 之 曼谷

今年上半年旅遊業績總結 :
四月汕頭
五月曼谷
七月台北、和歌山

汕頭是尋根之旅? 結果當然什麼關於「鄉下」的都看不到, 除了那很好味的滷味,滷水鵝肝無得頂! 有機會倒想跟林家再去。

這個entry講曼谷。

到新公司後第一次公幹,如果做旅遊記者出trip都是這樣,我一定會做久一點。今次所謂公幹是training,包衣食住行,也有補水。Training hours比working hours短,朝九晚四,包兩餐,最正係可讓我們先去或遲走。屹今就算係學校機構,都不能讓我們如此自由。民主萬歲!

也因為是公幹,所以才踏足這個湯先生本來不肯來的地方。和湯生早了四天到埗。臨行前同事及泰國通May給了很多資料。

JJ Market當然是重點所愛,還有天空吧,以及無盡的美食。May推介的Novotel Phoenix更是驚喜,比公司安排的Conrad更抵,早餐更好吃! 而且極新。不過,關於曼谷行最爽之處,都發生在湯先生離開後。(不,我沒有去曳曳。)

湯sir由於要回香港上學去,只剩我一人在曼谷上training。住宿和上堂亦在Conrad,早上至下午的炎熱天氣,我們都躲在酒店裡。其實我不覺得曼谷的熱很難耐,因為比香港乾。但其他同學都好像要了他們的命似的,死也不肯出外吃午飯。

由於之前和老公玩,已用了很多盤川,我決定在公幹期節儉一些。這也不是太難。因為除了名義上包早午飯,另外亦有茶點及Happy Hour,同是可記進公司賬。於是我有三天晚上,躲了在Conrad的Jazz Bar,有一杯酒同一些小點送。由於茶點吃了一些,晚上亂吃便可以。第一天他們給了我兩碟春卷,第二天可能知道我在撈油水,只給了我芋頭絲和薯片,本小姐一樣飽。

Jazz 玩得很好,唱的好,奏的也好,最好係無saxophone,我喜歡piano jazz。(註: 回港後同事驚歎我可以如此cheap。) 我還拿了laptop去,喝著酒傾著gchat,當bar是cafe,真係chok樣到......(我爭d要影埋相添呀)。我也嘗試過看書,但燈光太昏暗了,可見e-book在bar environment的優勢。



公司給的Conrad,與我們之前book的新建Novotel,竟然是一街之隔 (@Phloen Chit)! Novotel的餐飲等其實仲好過五星級的Conrad,游泳池更小但預了是Business Hotel所以又覺得無乜所謂。唯一比不上是床褥,因為Novotel的實在太軟了,令我的骨很痛 (呢度要plug首我D骨好痛 by juicyning)。

不過,Conrad嬴了床褥卻輸了枕頭。那些五星級pillows有很多不同的料子,但全都薄過多士,好似沙包咁,一睡即沉,我第一晚睡完,條頸勁痛,同學仔都有這個問題,第二晚,我想辦法,以muji的啟發 (見上圖) 採用了L型摺法,咁就可以把攬枕的一半放到睡枕上,結果頸便不痛了。可見muji的人也來過Conrad。

另外一天去了泳池,結果遭餵蚊,於是回房間浸浴,消耗所有湯包,酒店又是那種浴缸看到電視的玻璃設計,好梳乎。晚飯是茶點偷的水果,真係抵 (還掂佢都係倒架啦....)。

餘下兩天都是去了不同的cafe,五天的公幹消費只用了一百元港幣到。結論是,曼谷的消費真低呢。哈哈。

題外話: 我在曼谷思考了一個很重要的文化問題 -- 究竟為何東南亞的人在那麼熱的天氣下,還喜歡吃辛辣或煎炸東西呢? 係咪好值得深究呢? 我想了幾天,猜是因為太熱沒什麼胃口,但煎炸東西能刺激食慾。Right....?

8.11.2011

眼睛想抗衡

去驗眼,遇到一個很幽默的驗光師 / 眼科醫生小姐。
註: 我是第一次去這個驗眼中心。

「我諗你調轉左對con」
「咩調轉? 點調轉?」
「總之調轉左戴」
「正反調轉,定係左右調轉....」
「你唔好問啦, 去除左佢換先啦。」

「我回來了」
「咁快? 肯定無洗手啦。」
「有喎」
「咁肯定無用番梘啦。」
「.....調返轉真係舒服」
「你調轉左幾耐嚟戴?」
「唔知呀,好耐掛」
「你唔覺得唔舒服架咩」
「唔太覺」
「你成日都係咁架?」
「我天性如此」
「睇得出」

「嘩你做咩」
「反緊你個眼皮,要睇裡面呀嘛,你戴con要驗眼皮, 無試過咩?」
「無喎...可能太痛苦唔記得啦。人會逃避唔鍾意o既回憶架嘛」
「唔好意思,俾左咁痛苦o既回憶你」
「唔緊要。反完啦? 仲駛唔駛反?」
「反一次夠啦,下嘛?」
「好彩啫。影眼底都影左八次喇」

短短的相識,教我要寫一個entry紀錄之
其實臨走前,我有諗過問佢要facebook

一個有趣的陌生人
足夠讓人樂一天

Featuring

8.02.2011

去太空館上一課聖經堂

網路令人更易看到大家的喜好判斷。咩歌好聽,咩戲好睇,去幾個網再check埋google reader就一目了然,有時加送facebook或高登上幾輪罵戰。

前排大家又讚又彈了《Tree of Life》,在微博發了幾句牢騷,朋友拋我話敢唔敢在facebook講,因為多會引起罵戰。係,我是駝鳥。自facebook的討論氛圍成熟起來,就更加不想表達喜惡,尤其是「惡」,明明已經唔鐘意,仲要諗為什麼唔鐘意,我不是理論人,又不是資料人,討論上來,只會弄得硬要信服人般,還是少說為妙。

但結果還是post出來。因為....陳珊妮的《I love you, John》。以裝去說,不單說中愛情,更可怖是說中很多文藝產物的製作及宣傳理念。

把所有複雜的東西 reduce 到一個唯美的境界,裝反思,裝反映,技術熟口熟面不要緊,pleaseth the eye 就好了。熟電影的人會看到他的致敬或抄考之鏡頭及構圖 (另一種「翻唱」...),但若只是為靚,還比要裝著有深度好。

''Reduce''是傳神的字--簡化宗教、挪用家庭的不和諧、拮取片語就當是描繪了成長或陰影,對人生的大畫面毫無幫助。連那些John大人腔的小孩都是恐怖的manipulation。刻劃的所謂真實,跟文本的真實,甚至真實的真實都無關。不過手法的東西拗極也不會停,那就用文本去說。

美麗的風景不單成了喜歡原因的「John」,也成了不喜歡原因的「John」。不喜歡的人只能舉完全無關的恐龍或唔知做乜的阿媽作為討厭原因,不去再想多一步說出deep down what's really annoying。整套電影看得人不舒服,除了是在國家地理雜誌及奶粉廣告可以看到差不多的東西,還有那過了大半世還在裝著及chok住一個傷心樣、難為了身邊人的Sean Penn。究竟發生什麼事? 中年之前你是怎樣過的? 你為父母又做了什麼? 媽真是見見這蝴蝶就康復過來嗎? 電影靠觀眾自己去fill in。但留白不是John的,不是坐井叩天,不是重覆喃嘸。

把自己的傷痕無限放大、缺乏真實的人與人之間交流、對家人及痛苦的真正承擔,正正是逃避到書本或電影或音樂美麗世界的文藝人特徵 (其實我也是,斷章取義抱著這句話不放 - 楊絳:悲痛是不能對抗的,只能逃避)。寧願寄生於回憶卻不去改變當下的人生,這樣的共鳴,我們真的love嗎?

Featuring
  • 懶人專用 - Submarine "我知道有些文藝青年,光看到形形色色的電影、文化符號就會歡天喜地" 借來用一下,雖然這句話之後其實都是讚美,但配合偽術電影真是一絶
  • Dosss Corner - 情感平庸化 "問題是近年的翻唱太過千篇一律,就是一種「發燒天碟」的模式:用著名製作人及音晌達人監修、找經典歌翻唱、然後編曲往往為配合「發燒」音響而改成幾個樣版,這邊有弦樂製造臨場感,那邊有二胡小提琴獨奏增添立體感"
Bonus Track:
I Love You, John (這樣/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