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古澤良太的編劇法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影話 | By 林綸詩 2017-10-27 《乒乓情人夢》(圖)11 月9 日在港正式上畫,編劇古澤良太是華文區知名度較高的日本編劇,主要是作品《Legal High》(2012)得到很好的反應,遠超他的長壽劇《相棒》(2005...
    5 weeks ago

12.24.2006

末世若水

年尾唔講大吉利是野, 唔通年頭講
末世未到, 只是末年罷了
這陣子將近年尾
天氣好得要死
大家零個想工作
唯有透過office之窗欣賞日落
同事拍低晚霞
同事又拍低同事拍晚霞
然後驚呼:
好末世的畫面
補充一句 (向著我):
快找來明哥配樂

他已經重覆了三次說明哥的歌就是末世
局外人看不過明哥執著這種情懷/意象/比喻太多年
明教教徒卻是非「末世」不甘
大碟出街那天
有位fans在msn同我傾, 排最愛
就是數那首令他流淚的歌
我又何嘗不是嫌最好聽的《早餐派》不夠傷感
明教不是導人向善
是導人感傷
讓人暫時逃離現實
借旋律、歌詞和聲線
疏理我們無從發洩的情緒
再回到這個不太合身的世界

其實我又不覺得明哥越來越「末世」
反而從《光天化日》開始已經是多是「活在現實」
孤獨不再需要在湖中感受
拉据也不再需要在一混濁房間進行
只要幾場床上的肉搏糾纏
幾晚夜夜笙歌嗑藥催眠
意境簡單直接幾多

由上次《達明一派對》
已經沒有了墜下的感覺
但對一眾教徒們來說
不「末世」就真的是末世了
(畢竟明教是崇拜偶像、鼓吹自虐的邪教組織 )

ps 不過今次隻碟比達明一派對耐聽
pps 背景為同事添推薦的彎彎漫畫, 祝佢同各位聖誕快樂!
ppps 還有可憐被我吵醒的小冬, belated happy birthday. I love you forever!

12.19.2006

漸大透

天星碼頭有人絕食抗議
我在電視看到Kathy Wong

她綁著頭巾
沒有吶喊
與最後一次和我在MCS New Wing 四樓散步的樣子差不多
有些惆悵有些不捨
雖然新聞只閃過她的面龐一秒
已足夠我看到她這次的眼神多了的一份堅定

翌日上班的路上
MD剛巧播到Swing*的《就當我未玩夠》
那是我最後一年Form6
大家無聊Talent Quest排的舞
「就當我未玩夠 就當我未大透」
我們用直譯文字的方法來創作舞步 ---真係爆低能!
「喜愛方包加兩片牛油...」手掌是刀和包 搓搓搓
一邊走路我一邊暗笑

我的中學同學
大家漸漸大透
碼頭上為大家爭取著的那一位
我們從前有否在班上看到她堅持的端倪?
那位會免費醫我腸胃和失眠的醫生
那個蓋很多美麗香港建築的划艇手
那個招呼我到她工幹住所的銀行高層
那些解答我法律或投資問題的專業人士們
我也開心我能送上一個個採訪/港台的小故事

還有
愛情一塌糊塗的
已經談婚論嫁的
你失戀我被撇她等愛
不要為幸福下定義
總之還懂哭還懂訴 我們便很好

「誰明撇下你
撇下了最愛我滋味
寧願用保鮮紙先包好你
然後用低溫加真空處理」

其實我們的青春不用保鮮好
由得它 成長也很好

*Swing, 唱1984的band

12.16.2006

We are Journalism & Communication (2)

入新傳
有很多愛好都會因為分了心而被遺忘
但絕大部份也是被加強了
否則不會這樣剪不斷對Journal的情意結
和「廣播新聞」走相反命運的
便是 影相 啦

小學的時候會把唐老鴨擺來擺去
拍下他十幅相做故事插圖 (其實算是一套電影!)
也會畫個背景 然後把玩具馬放在前面
拍一張小馬奔跑圖
人家說 攝影不是藝術 是魔術
我都覺得挺對的
因為我就是畫畫不好
才跑去學變魔術 (我試過畫那隻馬, 結果發現長長的四肢肌理是很難畫的, 無可能!)

中學的時候會帶著傻瓜機
偷拍界限街的行人
又覺得小巷的陽光很漂亮
曬出來後更覺得構圖很棒
大個發現低抄窄空間是最容易有震憾效果的 (我話係就係)

大學的時候攝影課還沒上
第一年英文採訪就跑去買部單鏡菲林機
結果未上Photojourn它已經帶我遊歷大陸和歐洲

大學畢業後第五個月
終於用了一個月港台工錢買了單鏡DC Canon 400D
(和辛苦錢掛勾, 說出來也浪漫些)
第一次帶佢闖江湖
是鼎鼎大名攝記Paul生介紹做的 SA野外定向日
影了些花絮
發覺手很快就累
越貴的東西真的越重

400D那天很開心
它說最喜歡那個貌似陳志雲的騎呢人


我告訴它
我不開心的時候會周圍影相 (你已是第四代工具朋友了)
通過viewfinder看的世界很不一樣
彷彿為影像加上堅固的框框 把一切都放進寶貴的盒子
當中最開心也是裝到騎呢東西
因為騎呢的人或事不常見
見到又會令人會心微笑

祝我的400D在往後的日子 會遇到越來越多騎呢人和事

12.11.2006

We are Journalism & Communication (1)

原來2008年是香港公營廣播的80週年紀念
老細要做個proposal
一個星期天的夜深打電話來
叫我寫一段關於「廣播」的浪漫 (即虛浮) 文字

我想起當年911看著電視冒煙
自己震驚之餘
卻可以抽離的為電視新聞興奮--全世界都靠CNN live!
廣播的偉大令我決心要讀Journal
當然, 這和入到去第一年已經放棄新聞的我是沒有衝突的

同學仔李文琪臨畢業前講左一句:
「想做作家而入Journal,真係未聽過」
原來佢係講緊我
Journal的世界美輪美奐 (這其實和我們學的東西沒太大關係)
美得我忘記了Year one時這樣答過她我揀Journal的原因
亦忘記了很多其他的原因, 例如廣播很偉大, 新聞很重要
只記著那些和我傾計時字字見血的同學或師兄師姐或老師而慶幸自己揀了這科
不過這亦無甚不妥吧

老細這個假日的order
叫人突然懷緬起最原始對Journal的愛
亦發現其實那四年自己真的變了很多
把自己的理想定位亦改了幾次
沒有變的, 就只有那對於傳媒的熱誠
這裡真的有無限可能性

廣播,如鬧市中的明星,把匆匆的行人凝住,集合他們的視線,散亂的人兒你擠我擁,群去觀看,大家手足相觸,才發覺城市中原來是總有人在左近,分享著我們生活中的點滴。那怕是一單教人悲痛感慨的新聞,還是一篇令人捧腹大笑的報導,你我都有權知道,有權談論,有權反應。

廣播維繫著人、一大群人,無數擦身而過的,有幸是共享著這片廣播的天空。天空中萬鳥千蟲搜集著不同的故事,送給陸地上的大眾,我們從此不再孤單。無論是日日更新的新聞,還是歷久常新的戲劇,還是破舊立新的紀錄片,還是面目一新的綜藝節目,都是我們的精神食糧。

0880可以是一個日期,也可以是一堆數字,更可以是一個密碼,那一個解開我們陌生、疏離、孤獨的密碼。像兩個0,像兩個8,廣播與每一個人同在,亦劃破時空地將人環環緊扣。

12.09.2006

想像功夫

和某君email
我Gmail的名字是Lam Lun C
對方這次才發現 「原來你個名與我英文名個tone幾match喎」
閃起一剎那浪漫
對方是作家 果然想像力敏銳
(他是文化人, 可以估估, 嘻)

浪漫
大部份由想像得來
寫完上次entry後
蘇菲也提醒 想像很危險
因為想像如醜聞
一經duk爆 當時人無地自容 痛苦絕輪
若duk爆人是夢中主角
更是敵我不分
你明明還和我在思想深處纏綿
為何轉個頭來反插我一刀?
就像《無痛失戀》回憶中的她 或 《戀愛夢遊中》夢裡的她
沉淪想像 令人分不清現實和構想中的對方

那天看《我愛巴黎》
裡面有個故仔講兩個mime artists相識相戀的故事
Miming也是一這門想像功夫
竟然提供了對以上危險的解決方法:
只要對方也是鍛鍊「想像功夫」的人
戀人一起甘於沉醉在幻想裡面
有同一樣的想像創造法則
不單不危險 還會比一般更美好
就如兩個mime artists的兒子
最後看到爸爸一直以來用的「車」和養的「貓」

要多一重溝通/分享
Miming法則不需要口講出來
但愛情的想像則太過個人 愛人是不會知道的
所以不如 試試告訴他/她 (也是Joel和Stephane沒有做的)
幻想是我們寶貴的功夫 要好好用

聞說有人在巴黎找到真愛
上次講話
愛情一半靠自己想像 另一半是真實
其實真實就是上帝加上他人的創造
(或者可以歸「他人」到「上帝的創造」之下,
例如祈禱: 天主, 幫佢今晚打俾我呀....好掛住佢呀.....)
祝福這個巴黎戀人
不要害怕旅行帶來的真愛想像 也不要怕對方的長遠想像
你要勇敢創造一個最美好的《我愛巴黎》故事
Sequel可以叫《但更愛她》
亮出一輩子浪漫

11.30.2006

戀愛現實中 (re:Science of Sleep)

一個人分不清夢境和現實
可以怎樣戀愛?
雖然夢幻想像很可愛
但過份自我沉醉卻令人有點不安
小冬說 Stephane太孩子氣了
我想起 幻想如自瀆
究竟對身體有益還是有害的問題....

自己有一個好大的問題
就是喜歡填充
愛上的人其實只容許一半是真實
另一半是自己的想像
當愛人接近了
他逐漸讓他的真實滲透我的印象
像要收復失地般驅趕我的想像
我便生厭生悶
或者像Stephane般dum地發脾氣
為何我愛的人都不會像我幻想一樣

直至看董啟章說他的文字工場
他說他自己用文字用想像力創造現實
栩栩問: 但你創造的人物不是真的啊?
他說 我創造的 就是現實
那是多麼令人鼓舞!
若我不是為自我補償、救贖、安慰
而是為愛情憧憬去創造
那些都可以是現實嗎?
愛人不需要待我好
只需要留多點點空間
讓我愛著你 那個我的你
這樣算戀愛嗎?

ps 謝謝小冬看完電影
陪我蹲在路邊
戀愛肚痛中

11.25.2006

Love & Loyalty

就快看完董啟章的《天工乜乜》
我早前還和劉蕙及蘇菲說
突然好想看愛情小說
(嚴格來說,我一本純愛情小說都沒有看過)
原來它早就躺在枕邊

上星期看董啟章開始談聖德肋撒堂、天主教中學
還有成長中對攝影、音樂、無聊行徑的一切描述
那多像一個男孩版的我 在二十年前 所會經歷的事
而 這一切都是關於愛情的

不知道是自戀還是什麼
對於一個有類似成長背景的男人
心裡容易泛起愛慕
《天工開物》變了愛情小說
除了是董啟章談自己的愛情感覺
也包含讀者如我對他的愛情想像

每次合上書的那一刻
總會想
文字是多麼迷人
每一個人若能把自己100%表達到
那極細微的情感、那極深入的幻想、那極秘密的獨特性
都直率地寫出來
世界要愛的人會變太多
(其實blog也是一個這樣的嘗試吧? 大家用文字誘惑每一個路過的人)
或者這樣說
任何願意披露自己故事的人
都是那樣可愛 那樣吸引
這也是我愛上他的原因

*
今早和媽媽買菜
街市的人林太前林太後
又說這是千金呀?
很少人會這樣稱呼我..
街市裡果然有自己一套語言

而且還有自己一套倫理系統
老闆和顧客的關係
透過時間和信任 (和折扣) 建立

今天當媽媽走過第一檔長期幫襯的惡佬魚檔
去到第三檔又乾淨又友善的夫婦魚檔
她說她有點害怕
我後來拿著第三檔的魚路過惡佬
他凌厲的目光彷彿灼熟了我條沙追
那一刻我竟也有點不好意思

對一個賺你錢的人忠心
似乎是件可笑無稽的事情
可能我們都只是有點尷尬
消費, 那會給面子? 會給感情?
只是想起之前的寒喧問候俾折頭
實在非完全虛假, 才有點內疚

你要我忠心
就拿好質素來留著我
別以為我看不到你的爛刀髒魚
我的忠心不愚, 懂得過檔過檔再過檔

這是言之有理, 還是用來遮掩勢利之狡辯?

ps 明晚《父母學堂》我這住小小PA最錫的孩子
----因為勁似蔡德才, 而且很有性格喔
ATV 7pm 留意最後一句對白

11.23.2006

回家路上 (外傳)

外傳當然要用外語來寫

Let's narrow down to my ex-home flat but broaden it even to the present time.

Whenever I pass by No. 3 Belfran Road,
I still look up.
Every single time.
I don't even know what is the good of doing it anyway.
Because turning up one's head to the 10th floor is actually quite a pain.
At some point I even started showing it the my loved ones.
I wonder if this gives them pain.
Again, I don't know what's the good of this either.
Perhaps to show my loyalty to the old days.
Perhaps to show my loyalty to past memories.
Perhaps to show my loyalty to him--
That I am capable of long-lasting, unchanging love.

I will hold his hand,
Make him stand across it,
Make him look up using his neck ,
Make him ask questions about my childhood,
Make him imagine what's beyond the balcony.

All these end up serve to prove my loyalty to him.
I use my one and only past to prove that he is my one and only lover.
A shameless girl will never grow sick of manipulating her own past.
Maybe one day,
All the lovers will see what her old flat has seen.
A girl leaving her home behind for a big house in Vancouver.
Then comes back and sobs for it every time she passes by under.

11.16.2006

(續) 高級住宅寧靜街區

走過大馬路,便到達聖德肋撒堂。中三中四那兩年時常走進這寧靜的聖堂,這裡給你寬裕的空間--去哭。我不是一個懂傳教的人,若你叫我解釋我的信仰,我不懂用聖經去說服你,我只能告訴你那兩年我在這間聖堂的經歷。就是有一種被照顧的感覺。有一天,突然明白我和上面那一位的關係,我抹乾眼淚,之後就不用再天天來祈禱。當然,現在每星期上聖堂彌撒,我可以告訴你,是完全另一回事。

步出聖堂,會走到巴芬道,經過我移民前住的大樓,還有小時候很害怕的「惡狗」---那一切都是移民之前的事了。回來後,惡狗不再惡,整天伏在地上,它很老很老了。兩年前還死了。那是我首次見證在一個張牙舞爪的生物衰老、氣竭和逝去。接著,就是以前的屋企,我每次路過都會抬頭望望那部分體式冷氣機和白鐵枝的露台,因為它們是唯一我可以從樓下望到的、屬於老家的東西。

那部分體式冷氣機很「巴閉」,爸說因為大廳很大,所以普通冷氣不涼,便買了那部像雪櫃加抽油湮機的分體式冷氣。它冰冷的一半站在客廳一角、舞動著的另一半則在露台外轉風扇。小時候在室內享受著它給我的冷空氣時,我會以同情的眼光望向出面默默耕耘著的它。有趣的是,到現在也只是剩下勞動的的半個身軀,可給我的眼睛探望。

之後便到東方花園、爵園等,要說的只是它們種的幾棵樹。有兩棵都壯大的外露在行人路的上面,下雨的時候,我會用傘子掃它們的樹葉。

---暫時完---

為免重蹈馬傑偉在全班面前指住我大喊「你都唔算中產階級」的瘀事
我 認 (罪)~
我係住公爵街,那「高級住宅寧靜街區」的其中一條街
董啟章的用語令它何其優雅和bobo
但身在香港
個個以住高密度住宅充權
我係被歧視的一群

所以
寫這兩篇回憶字
暗啞底是想為自己的成長環境平反
有次T先生在創意寫作堂上說
誰住屋村? 住屋村很多東西有排寫...
滔滔不絕地提議了很多可能性
旁邊的L小姐沒有聽
只在喃喃地罵這是歧視

近期又一例子
港台有班導演將做一個叫《屋村仔暢遊大世界》的documentary
「邀請屋村成長的男男女女,參與一個跨地域的公屋之旅,
讓你親身體驗外國公共屋村生活,認識最道地的文化面貌」
唔係我敏感
(不過這是擺明應承幫導演宣傳的,我就飲恨啦,還是繼續困在我的香港公爵街,I want to fly?)

11.12.2006

1112

今天除了是偉大的孫中山壽辰
還是我妹妹生日
所以暫停任何blog題目
一定要賀賀她

孫中山是革命家
但我不認識他
不知道他像不像我妹妹
我只知道妹妹不喜歡去旅行 (只喜歡resort..)
應該去不了那麼多地方和打好關係

做不了革命家
但她應該做到偉大的人物
信我

我們做功課時
先生有時會叫我們模仿偉大的人物
嘗試用他們的角度或口吻
(無論是政治課還是創意寫作)
那我現在就要模仿她的文字

--------我的生日
今日係我生日

不過其實尋日都已經收到禮物

多謝xxx的牟宗三全集第一本, 還有xxx的adidas tracksuit

還有要多謝baby的1112禮物


baby係我家姐

每年佢都會送一ja野俾我

舊年我18歲, 佢送左1+8樣野俾我

今年佢玩野
縮水送左1+1+1+2俾我
因為想harn錢
所以其中一樣都會係佢親手整的
舊年係頸鍊, 今年係手錶 (當係係現成的錶, 佢再wan手帶)
另外的1, 1, 2分別係電話繩, 波鞋, 同蛋糕

佢話蛋糕係2, 因為佢行左兩日先買哂d材料同aluminium焗模


聽講阿媽寸左佢一野

話點解阿妹生日要搞咁多野

成隻疆屍咁仲周圍找materials (for my watch and cake)

睇黎阿媽都係回想家姐21歲生日時我送左21份禮物俾佢

我地o係佢生日
都係要加把勁

fai事佢jealous


Hi, 我變番林綸C了
因為個蛋糕有d淡
所以補多個故事仔湊夠個「2」俾妹妹

獻給我個好鐘意圓球體同哲學的妹妹:
國慶升旗禮那朝,和梳頭嬸嬸在洗手間吹水。我望著鏡子,說:「專業人士,你話我d陰點剪好?」
「自己剪。」
「...!!」
「個頭係圓架嘛,laa,你拎起一執陰,打橫齊齊的剪,佢地跌番落黎,咪會係彎,順番個型囉。」佢補充多句。「因為個頭係圓架嘛。」
我覺得這甚有庖丁解牛的味道。
對,妹妹也喜歡剪頭髮。我家有兩把pro較剪。

ps 今晚《父母學堂》陳永霖上場
最醒o個個, 包好笑 -- ATV 7pm


on his bed@家訪


11.08.2006

N發現

Pizza Hut余文樂有N發現
林綸C都有C發現

1. 有次去HMV聽Red hot chili peppers隻大碟
獨愛Snow (Hey Oh) 一聽鐘情
回家狂煲 全碟只有隻首最arm feel
昨日看死亡筆記2 才發現是片尾曲 (片頭係咪同一首?)
Anyway, 竟然和死亡筆記又牽多點緣份

2. 不肯定董啟章是否喇沙仔
但一向覺得他有牛津味道
昨晚讀到:
「路上接近家的一段是喧鬧的街頭,路旁盡是報攤......中段開始進入俗稱花墟一帶,在鮮花批發商舖的芬芳中夾混了西餅店出爐麵包的微焦溫香,然後就來到接近學校一端的高級住宅寧靜街區,春天的時候聖德肋撒教堂外的油桐的白色繡球狀花朵散發著刺鼻的氣味。那是一段孤獨而自我陶醉的路...」

其實讀到報攤那兒已經有預感
行過同一段路過千次的人應該都心有靈犀

突然很有幹勁寫寫自己來回中學的路
寫放學的吧 :

放學時, 通常多點時間慢慢走

由斜路走下,回頭看紅磚城堡躲在樹後,學生徐徐走下,有時候其中一個會是我妹妹。我會走到山腳的電話亭等她,一起走回家。

但多數也是自己一個走。路過小學,還會有幾個上完課外活動的小女孩,等傭人或媽媽接放學,芭蕾舞妹妹最多,換了衫,還能看見她們的粉紅色髮髻。

第一條要過的行人交通燈位,我已掌握了它轉燈的時間。每人都會有熟悉的馬路燈位,這大概是我回流香港後,最快相知的紅綠燈公仔---還有十步到馬路口,綠色公仔,可以衝,還有一步到馬路口,閃燈,都可以衝。還要掌握車輛的路向和速度,這樣方便衝紅燈。

過了第一條馬路,便到第二條大馬路。這個路口很多車,所以都不敢衝燈。馬路有三條行車線,曾經有幾次幻想決然拋身子出去,讓我輾死好了。少年時誰沒有想過自殺? 大家都熱衷不了解的東西,例如死,例如尋死。尤其剛剛回流時,不太開心。不過後來那幾年,即使沒有愁緒,每次獨自走到這個馬路口,都會想起自己想過衝出馬路的事。

未移民的時候,這條行人過路區還未存在。那時候媽媽每天都和我走上天橋,去到另一邊。現在這條天橋在三條行車線上,廢得可憐。我常常想像可以怎樣「再用」它,在上面燒烤又太多廢氣,給露宿者睡覺又太過嘈吵。我想過走上去探望寂寞的石屎,但每次一看到長長的樓梯,便放棄了。結果中學生涯在中六時來個急急的剎停,到畢業時也沒有走過上去。

(疲倦了吧? 再續)

11.04.2006

當美麗化作灰塵

做電視
就是麻醉自己
甘心做一大堆徒然的工作
因為結果收視都只得幾點
香港電台尤甚
(不過 得知海外同學仔會在用餐時看港台節目重溫
又回想起自己讀大學時常在UC拉睇港台帶
Research時Case依然會問還有沒有《愛子方程式》DVD
對自己 也是一個安慰----雖然這一切和官方宣傳無關)

這陣做promotion仲辛苦跟production
因為監製是堪稱PA王和PR王
其實我真的不想知道有幾多人會收到《父母學堂》的存在
搬poster的我不想知道 打網頁的我不想知道 mark短片的我不想知道.....

本來諗住約中同吃飯
好好硬銷一下星期日出街的節目
朋友沒空
可憐蟲唯有自己bang埋作自瀆式的宣傳

亞洲電視本港台 逢星期日晚七點正

那天看了第一集
很 感 動
話哂自己第一個由頭跟落尾的節目
(雖然監製話我浮誇 但問我意見時 又話我冇反應)
Roller也很感人
不是因為見到自己的名字
而是看到自己的title
想起監製真係好錫我
這一部份我當然沒有告訴她

我有告訴自己男朋友 那份湧上的感動
男朋友的回應是: 你為什麼感動? 其實你這個節目做了什麼?
我彷如從椅上跌下來 再墜到萬丈深淵
我爬番起身後 嬲了三分鐘
才能壓抑著激動 慢慢數給他聽
由找case, 做production打雜, 跟promotion逐一細數

回家反省自己的無理
其實做電視真的很難理解吧
(那天導演同我講話遇到個gap case
那男人suggest卡通片配做多國語言 讓小孩子學多一點
導演說真古怪 都唔知佢up乜
卡通片都不是教育節目
看電視的人比明電視的人多很多)
我現在睇一段短promo
也想到要book studio錄音, mixing
找人做DVE, 將d片飛來飛去
15秒的事 係要好多好多個15秒去做出來
聽某以前做radio的同事說
覺得tv係一件好浪費時間的事
簡單的一個訊息要鋪天蓋地的預備

咪又係回到o個樣野
徒 然
《父母學堂》對自己而言 當然是 揚起萬千氣球
為了不想它變成士多房的DVD 揚起萬千灰塵
講咁多都係想大家睇睇我的心血
做到一月頭
十集

11.02.2006

愛情角色 (後記)

為免朋友們要痛苦地無了期的留言
百忙之中得快快完成這個系列

無論是劉蕙淫想的電影篇
還是中同猜想的真實篇
或是大家覺得幾好睇之餘
又會投入的個人經驗篇 (依然堅持每個人壓根底兒都會像我這樣)
寫了出來
有聲好過無聲
都係分享
原來我這些詩淫慾說出來也會有捧場客
真心感激各位~

前言問過
愛情終歸是什麼?
後記也答不了
總之一定不只幾個愛情角色可以教人明白

她上了巴士
未必會愛上鄰座的人

巴士駛了三分鐘
她才發現那人是拿著她最深愛的書
然後他們在同一個站下車
她意外被車門夾著
那人追到第一道車門叫車長別開車
沒事了
他走在她前面
行了三個街口
她發現他們是同路的
她看著他的背影已經8分鐘了

愛情可能是愛情角色
加點 相同嗜好/理想/宗教
加點 互相幫助/倚賴/扶持
加點 時間/長時間/一 生的時間

還是後者加一個愛情角色?
以上的「她」有三個機會被觸動
和我相反
我是先有了角色
才有感覺

不過無論如何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
愛情一定是由幻想開始

共勉之
:D

10.27.2006

愛情角色 (老師)

想必是《男人四十》的劇情
戀上老師的回憶都大同小異
若你的中學和我的中學一樣
有宮粉洋蹄甲有紅磚城堡
那麼我們的故事應該同樣深刻

我的中學同學們 :
以下全都是虛構的

若真的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為世不容的刺激不會那樣明顯
也不會帶來這樣長久的陣痛

他教什麼科目都不重要
因為你有他的時間表
你上數學堂打嗑睡的時候 他應該在中三的班房
你倒翻實驗室試管的時候 他應該在教員室改卷
你美術堂素描他的臉時 他會從三樓舊翼走到一樓新翼
你中文課背他的座右銘時 他會拿著汽水在頂樓看天空

小息到了
你和同學在操場玩耍
他遠遠的向著你笑
你走到他身旁
其他同學一擁而上
大家圍起來傾談
但無論誰在發言 他目光不會離開你一個身位

那是獨專的虛榮
就像只有你才可以乘他的車回家
縱然這通常要在黃昏過後才發生

究竟是怎樣開始的?
是那一次風吹開他的衣領
還是那一次他只走向你的座位向你講解
還是那一次他告訴你班中他最錫是你, 因為你像他學生的時候

還是其實
一切根本沒有開始過
因為你記得 你臨畢業前
他叫你看遠一些
他說他知道你前面有更多東西等著你
而那是你倆最後一次肩並肩在校園裡散步
你只能肯定那一次不是青春的幻象
而是青春裡最真摯的一次說再見

集會上 他陽光下的倒影
班房裡 他微震著的背影
教員室 他玻璃後的剪影
模模糊糊的....

10.21.2006

愛情角色 (老闆)

一寫老闆 只會想起粗話
但黃子華說 老細是天真的動物
(例如叫滿意自己工作表現的人舉手, 使其員工慚愧)
天真導致的可憎或可愛
只是一線之差的事
一線之差 所以我們叫它曖昧

老闆, 社會裡很多人都有
大部份時間他們都是
吃飯時的箭靶
開會時的詛咒對象
工作時的scapegoat

但有一天
你漏了東西在公司
你很晚很晚回到辨公室
你看到老細獨自坐在電腦前
那一刻你的狠你的仇都溶掉了
他若無其事的和你打聲招呼 問你可否和他喝杯咖啡
你們在餐室坐著 他的煙味不臭了 他的口吻不寸了
他說 其實他很想看見你健康的成長

第二天 如常回到公司時
一切沒變
但壓力好像小了
你偷偷的望了老闆一眼
他的皺紋好像多了
你看見他依然含血噴人
也同時看見他竭斯底里背後那種孤獨和鬱結

其實由第一分鐘開始
你也是愛慕著這個教懂你很多東西的人
愛慕著這個能力超卓有要求的人
愛慕著這個見慣世面經驗豐富的人
只是當他罵你的時候 身邊的人表示同情
同事又要談他是非 而你又是和同事吃飯
你走遠了....

很好
你重新記起他的孩子氣
他會累得蹲在電梯口講電話
他會悶得在等位時fing電話繩
他會亂得在開會時哼歌

但他眼裡只有工作
你還可以默默愛他
你會介意嗎?
當你願意一心一意幫他
你會發現 你可以和他一起熱愛你們的工作

ps 我有過幾個老闆 這是混合體 請不要估

10.18.2006

愛情角色 (理髮師)

「我都係鐘意你著校服個樣多d。」

那是他四年後對我說的話
當年他的舖位執笠
他不知道自己的去向
叫我下次打電話給他
一個中六學生又怎會打電話給一個吸煙的男人?
四年裡自己去亂剪一通
在大學裡剪夠方便 自己對著鏡剪更方便

記得第一次撞入他的理髮店
是媽媽還會陪我剪頭髮的日子
他左手拿著煙 右手拿著梳
媽媽坐在旁邊被煙燻著
離開店舖時她的第一句話「以後唔好來」, 第二句「番屋企洗頭」
但他剪得很好 (雖然我媽覺得他是沒有剪過的, 媽媽就是這樣, 看不到深層的真正修理, 就像我執拾書桌, 她會說我越搞越亂, 我果真是為雜物定了新的放置結構, 那是深層的東西)
第二次我自己去找他
他竟然說 你暪住媽媽吧?
我說 你竟然記得我媽媽多於我
他說 我知佢好唔鐘意我
可能就是因為他知道 所以他很感動
之後轉了兩次舖位 他也有預先告訴我

每次去到等他的時候
總會聽到他和他的靚女客人或闊太師奶言談甚歡
大家也知道理髮師除了雙手有魔法 把口都唔差
心裡會泛起妒忌
然後他會在我的膊頭蓋上布蓬
說: 對不起, 那個女人真的很長氣
那一刻, 我覺得我才是公主

不過這也不是過份的幻覺
因為我覺得 他是逗別人開心
但和我傾偈 他是自己說話的
呵, 可能這是因為我不長氣吧
四年後我執書櫃意外找到他的卡片
形態有點怪的頭髮蠢蠢欲動
於是怪髮主人打了電話給他

我以前是放學去找他的, 中五冬天的校服、中六夏天的校服...
那句話表面挑逗 但實是出於闊別多年的感想

我們又照樣靜靜的 只有頭髮跌下的聲音
記得從前他偶爾會說自己買了新的剪刀
會問問我在看什麼英文雞腸
然後我會答他幾句 寸他兩咀
他哈哈大笑後又會靜下來
下一次我去找他 他還會記得我說過的話

今次回去 他問我拍拖沒有 點頭
他說 我生左個仔
我說 嘩 幾歲?
他說 一歲 總之好後悔 冇得去蒲了 你知嘛 仲有好多妹妹仔會約我
我說 睇得出 你咁靚仔
他說 仲ok呀呵? (哈哈哈哈) 你這個年紀 試多點 知道嗎 不過大個女啦 要識保護自己 有咩唔明返來問我
我說 車...

回家後
媽媽問我 你的頭髮有剪過嗎?
我驚訝她的敏感程度
但我沒有告訴她 我只說
留長了 你就會看到那些層次了

ps 我重申 我寫這幾個entries不是針對人 是針對感覺
pps 不過劉蕙說我love to love, 是挺對的

10.10.2006

愛情角色 (電腦工程人)

首先來個欲罷不能的前言
昨天打完之前那篇以為只會有一個的前言後
問男朋友我這樣說, 對他是不是不太好
他的回覆是: 你要進行你的所謂哲學反思, 我也沒辦法
咩態度!!!!!

入正題

不知道大家的公司有沒有整電腦的人
香港電台那些是從一個叫MIS部門來的
我未見過他們
每次部電腦出事
同事都會up三粒號碼的內線
他們就會神奇地從上面 (即TV house, 或形以上一點說, 如神降臨一樣)
遙控進入你座前的電腦

有時我情緒激動時
他們會在電話另一端安慰我兩句
大概我的埋怨太煩心了

今次拿起電話的
是個很友善的男生
可能是因為他聲線很動聽
至少他的權威不至令人感到自己愚蠢

他問我在使用的電腦編號
然後叫我去用別的電腦
收線前他問你的名字是什麼
心想, 謝謝你記起我不只是M0349
修理完我打電話給你

我看著自己的account被log out
我看著一個姓h的人打入login name
我其實沒有離開我的位置
我想, 我也不是太忙
我想, 我要看看那個病毒怎樣被擊倒
我看著我的滑鼠浮標游來游去
我不敢碰我的滑鼠
我一動他就會知道我們的手在重疊...

眼前一黑
原來弄好了
電腦在重新啟動
電話響起
「唔該Cindy」
「我係」
「整好了」
「(我知)謝謝」

螢幕上只剩一個h姓的login name

10.09.2006

愛情角色 (前言)

很多很多年前
看過一套我已忘記了是什麼的電影
(可能是電視劇也可能是書?)
裡面有一個角色說:
「他是我的愛人,也是我的爸爸、媽媽、哥哥、妹妹、朋友、老師...
相戀就是要為對方擔當所有角色。」

當時未戀愛
現在戀愛了也不見得更了解愛情
(突然有個感覺, 是男朋友站在同一間房, 但我不斷以第三人稱去形容他)
不過在尋找到「愛情」之前
都先尋到愛情對象
大家其實都是這樣吧?

所以在一連唔知幾多集的愛情角色裡
會以戀人的心情談談不同角色
試試用愛情的態度看待生活上、生命中和我們擦身而過的人
讓觀眾重新發現相戀的可能性
(最後發現原來世上沒有愛情?)

I think I watch too much TV. And I write too much for TV
BTW: 鏗鏘集新的片頭音樂是我六年的夢中愛情對象蔡德才的作品,佢終於為左我幫香港電台了... (這是今晚發現的, oh &^%$#%^&$#@, 勁開心!)

10.08.2006

還未是記者 還未是空姐 的我們呀

李文k的xanga看到
還是很leung的青蔥味道
今天陳惜姿談大學線開學飯 (《記者和空姐》明報專欄)
竟然達了三位電視新聞記者的全朵
她還說
新傳人很喜歡返「娘家」

O'camp 2003

I miss...I miss....I miss......

題外話: 今天副刊說有預言話今年是八十年代文化的逝去, 我只想起九十年代, 這陣子好多好多鄭秀文(我還特意聽番趙學而、陳慧琳和張學友呀,竟然仲有夏韶聲....) ~ 認不認得「不只你不相信,即使我都不信」? 肥姐有事前, 分遺產的像是鄭小姐
題外話2: 很花的背景是意大利文化遺產Lingurian Coast

10.03.2006

花樣奇緣

乾了, 整個人給掏乾了
走出戲院
小冬說, 你眼睛怪怪的
我在過去的兩小時裡
幾乎每五分鐘哭一次
幹掉我的命!

命....

電影講一個叫松子的人的一生
由她第一次和爸爸到商場去玩
我開始哭
哭過不停
奇怪戲院裡為何沒有抽搐的聲音

觀眾全知地了解一個女人的故事
只是故事裡ie她身邊的人不知道...

不知道
她要求和她做愛的龍說「我不會離開你」
次數多得叫龍煩厭地刮她一把
但我們知道
那其實不下她被男人狠狠對待的次數
龍的每一句「我不會離開你」 都在抗衡她的「為什麼」

也不知道
她不瞅不睬擦身而過的鄰居
沒禮貌得令人怪她冷酷
但我們知道
那是經歷了無數背叛和遺棄之後的事
一切關係 最後只會淪為徒然

更不知道
她最後被中學生打倒後還站起來
只是迴光返照死前微弱的掙扎
但我們知道
她是以為自己被打得有金剛不壞之身
她曾多少次被虐打
她說過多少句她的一生完了
她捱過了多少非人生活
怎麼會是今次, 兒嬉地毫不關係地, 真正完結
那幾步路是憑痛苦過後堅強的經驗走出來的

我們身邊多少個松子
多少個我們不知道的故事
我們怪她們
甚至說她的一生毫無意義

而最後
她們伏在草地上
連她的親人都不理解
還要乞求別人去原諒她們生於世上

說出來了的故事還好
至少觀眾同情
人是很愚蠢的
我們要了解才會懂得愛
而我們不愛的人
都被我們當為怪物

可能以上解釋到我雙眼今早變了雞蛋的原因

ps 這套戲的美指和剪接看得我和小冬呆了, 感覺有The Wall X Moulin Rouge X Snow White X Big Fish X The Sound of Music X Birds X 台北朝九晚五

9.27.2006

唔病唔知同事好

去到網吧 (office的電腦區)
Amy說 你沒有口罩嗎
嘉恩說 你還是快點去看醫生吧
然後二人合唱 不如你返埋自己個位

仲有人趁我病 拿我漫畫 !
早上回來 焊lone面包遊北海道的繪本不見了
估不到是牛高馬大堂堂一個男導演偷了

郎哥送上一桶朱古力餅
三個小時後彈過來
問我吃了沒有 (我心想: 你想拿回嗎?!)
你病不要吃 (你發現你這樣會引誘我吃了!)
過兩天才吃
然後用太極功駕霧般飄走

karencho在飲水機遇見我
說 你今日個樣真係有點衰
我未反應到前
遠方傳來振昌的叫聲
她廿幾年前開始已經是這個樣了

說完些假欺負
多謝一下那些真關心

有人特意落街買藥
還有壽星仔特意打來問候
還有老一輩 (陳曼儀竟然被擺到球叔的category) 送上板藍根
雖然令我想起沙士
但我也是吞了

同場加映 - 病到曚下曚下 西蒙波娃 vs 斯琴高娃
李: 我剛看完一篇女性主義的文章,幾好看的,我想你會很喜歡
林: 是嗎,為什麼? 我不是特別好女性主義。
李: 有點像《戀人絮語》,但是是女人版。因為係西蒙波娃寫的,好勁架... (下刪數十字的解說)
林: .....(病到呆呆,還要被男朋友轟炸)
李: 其實都係一般女性主義的論調,但寫得很好看.... (繼續刪去幾十字)
林: (突然) 做《大宅門》o個個女人叫咩名?
李: (完全不想回答)
林: 難怪,她們兩個也頗相似呀

9.24.2006

關於我的二三事(三)

話左二三事就係二三事
唔會呃你
今天係寫埋o個二點五事
寫三篇完全講自己避免太自我澎脹

所以今次講我間房
睡房是自閉小天地
推開貼著「Berlin Hauptstadt der DDR」的木門
便會看見黃黃的牆紙和一堆不太相襯的posters
Posters什麼也有
明哥啦,電影啦,相展宣傳啦,多媒體劇啦,Flyers啦,柏林圍牆啦 (呵, 還有未撕下前男友畫的畫)
我是亂用blue tac草草的把它們釘著
那是距離紙邊0.45--0.5厘米的位置
所以紙角都是散飄飄的
有時候開了風扇 靜靜坐著
它們的紙角會隨著同一個方向的飄
好像電影裡慰藉孤獨人的畫面
然後它們又會發出聲音
想掙脫飛翔的聲音

幾好feel呵?

前陣子換了窗簾
自己揀色 (上次爸爸選的好像太婆年代的地毯顏色, 唔係想hurt佢, 但真係令我個人心境都老左幾十年)
選了完全不match廚的天藍色
結果上了後, 媽媽第一句:「你真係覺得ok呀?」
妹妹說: 「我覺得好childish囉!」
一大塊純藍 襯在啡間的牆紙上
真有點怪
但我很喜歡呀
因為 拉下窗簾的時候
反而好像打破了窗框見到好大好大片藍天

我計劃拉下我所有的海報
只放一張中文大學的鳥瞰圖在床邊
那就好像是床旁有口窗
一早起來我可以看到中大山城在窗外

這樣 我一房也是窗了
三個窗日日都有藍天

ps 前幾日大風 藍天窗簾被擊落尖尖的窗花 穿了兩個洞 一小一大 我想 這也不錯 倒像真的大氣層 媽媽說 快快補了它 我說 你用少點噴髮膠 開少點冷氣就好

9.21.2006

關於我的二三事(二)

誰也有這經驗
發夢
故事開始時
一切還像看電影一樣
一半是自覺到本身是旁觀角色
一半是對事情發展的零控制
熟口熟面的劇情卻在某一刻開始變化
無聲無色間我忽然變了其中一個角色
驚怕間 還是挑戰這個重覆過很多次的故事
我嘗試改劇本
希望事情會有更多變化
大概在一發不可收拾前
我都會醒過來

自己的夢
常常都有幾個相同的故事
耐不耐出現一次

在現實裡
自己也是跳躍於投入和抽離間
像一個個Orientation Camp
昨天還是吶喊的一員
今天路過dem beat的師弟師妹
竟然冷眼旁觀 怪其嘈吵
今晚理智地和愛人玩個愛情遊戲
明晚卻摟著同一個他哭出真眼�
人家說
做記者一定要懂得旁觀 也要懂得身受
看來我這方面會很稱職
只是面對自己的事
在抽離和投入間的罅隙
總會有點迷惘和失落
因為 好像又入錯模式了....
如對著銀行櫃台職員 用感情演繹
如對著拍拖戀事 用理性經驗

人生不像小說
不可以好看就算
對每一件事和每一個角色
都應該負責任
小心選好 應該投入還是抽離

9.18.2006

關於我的二三事 (一)

那個常常匿名的朋友說
總之你要弄清楚你自己的規則
然後要對方明白你的規則
就不算自私
我說, 你這是鼓勵我的自我中心!
他說, 就是因為你自我中心, 才會覺得我這言論是鼓勵你自我中心
你只要不是強迫別人用你的規則作為自己的原則, 就非自我中心

強迫?

前幾天和茉莉去吃越南菜
晚上肚痛劇不可當
翌日打了電話問她有沒有事
完全無
雖然是出於關心
但壓根底可能是希望她也有肚瀉
然後將整件事合理化
甚至可以一起告那間食店
「係咪唔關lunch事呀」
「我之後都冇食野!」
茉莉無奈的收了線

我知道我是這樣的
硬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定律
加到別人身上
內外規條也要別人和自己一樣
(內即自己發展的一套, 外即影響自己的一套)
我會努力做一個不強迫人的人--無意中的強迫也不可以

言之鑿鑿, 痛定思過
但最終這也只是另一篇關於肚痛的entry

9.13.2006

Tribute to Paul Yeung

07/09/2006 黃凱芹@文化中心
這就是傳聞中,影portrait時,捕捉到他眼眸反光的角度。

1. Yeah 幾多分, Mr. Paul? 是我擺我攝的獨家照, 哈哈
2. 那時學完photojourn的感想, 有提過眼睛發光的啟示 http://lamlunc.blogspot.com/2006/01/blog-post_05.html

9.11.2006

究竟世上有沒有愛情呢?

1. Mary Kay Letourneau

一個已婚並育有4個小孩的中學老師,和一個13歲的男孩被發現在車上進行性行為。她被判6個月監禁,同時生了和這個男孩的骨肉。放監後再次違反禁制令,繼續和男孩相見並發生性行為。法庭判她監禁七年半。其間再誕下和男孩的第二胎。2004年出獄後三天,21歲的男孩申請撤銷「禁制兩人相見」的指令,2005年他們結婚。

2. Natascha Kampusch

10歲時被一個30幾歲男人擄走,八年來一直在他的控制裡成長,沒有和其他人有接觸。18歲逃了出來,男人跳火車自殺。女孩在給傳媒的信中提到會 "mourn for him'',警察也說當她知道男人死了,哭得相當厲害。 專家說懷疑她有嚴重 Stockholm Syndrome,會同情脅持自己的人。心理學家說: he is a father, a friend and possibly a lover.

*****

Mary會答,他是我的soulmate,我可以為他坐七年監,想盡辦法寄信給他,我現在很幸福,婚後我們和兩個女兒,也很幸福。這是我一直寄盼的生活。愛情就是這樣了,從他13歲的時候,或者我13歲的時候,我已知道,愛情應該是這樣。

Natascha會答,他是我八年來的唯一一個親人,你別理我們有沒有做愛,但除了憎恨他,我對他的感情也有愛。我成長期間只有他可以愛,他軟弱,他殘忍,但他也是和我一起生活,一起佈置我的房間,一起慶祝聖誕,一起吃早餐談新聞,一起做家頭細務。他是我生命中的一大部份。

這樣去想像他們的答案,是很不道德的。但我若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答,我更是完全不懂回答。

9.07.2006

別的地方

無論另一個地方, 非家的地方是多麼壞
我也想去看看
或許它的政府和我們這個同樣白痴
掃絕小販拆掉古跡
或許它的污染和我們的同樣嚴重
肺喘氣鼻痕癢兼伸手不見五指
也值得一看
因為那兒畢竟是一個陌生的地方
有不同的人
有不同的生活
一個地方積存下來的文化和模式
永不會像爛番茄電視劇般無一可取

那就是一個喜歡旅行的人的想法
(別認為這句句子古怪, 原來真的有不少人討厭旅行)
宏觀身邊喜歡旅行的人
都是貪新鮮的人
陌生的地方
如陌生的人、陌生的事物
非常吸引
只是當中有人還會對自己的家忠心
有些人 則可以流浪三十幾年也不惦念故鄉
(突然想起《春光乍泄》的張震)

我是那一類? 唔話你聽
下次 不如談談愛情
陌生的愛情 最窩心

9.06.2006

發夢

早前發了兩個惡夢:
一是要捕捉兩隻核突大舊cockcroach夢
二是發夢中夢---起床發現睡房有兩個冷氣機 (好詭異, 因為好真!)
前晚終於發個正常少少的
夢見在溫哥華的家
後園生了很多花很多樹
隔鄰還變了迪士尼的高塔
最棒的地方是, 我後院外便是欣澳線 (完全錯置, 勁唔勁先?)
不過重點是它是一列火車
有一條條厚木鋪成的路軌
行車時還會發出隆隆的聲音
我打開窗門
就會看見乘客愉快的模樣
米奇和唐老鴨和那差點消失的布魯圖
還會定時在高塔上和乘客 hi hi
我心想Richmond (我住的地方)
發展成這樣也不錯

醒來後
有點失落
於是我開了收音機
轉了過AM頻道
聽著英文歌英文節目
呆了很久
很掛念溫哥華

掛念歸掛念
我依然堅持
有錢都只會去別的地方
不會回去了
可能 就是因為這樣
令我更加掛念
也或許 我只是掛念以前那兒的生活
而非那個地方

下次就談談別的地方吧

9.03.2006

先地飲新地

Octupus Gathering 加慶Cindy's birthday
難得六個聚首一堂
拿著Jolly Shandy碰樽那一刻
其實我有點感動
七年來, 我們一起走遍大江南北試佳餚 (豬...)
耐不耐到宿舍或屋企人去了旅行的家 (我..) 過夜
瑪利諾校院櫻花下 (還是宮粉洋蹄甲?) 相識
今年我生日,個個都算投身社會了
中六那年,我記得大家在七仔買了幾枝Diamond Black在海傍扮野
今年就真正有人著住OL衫,有人講緊自己二萬三人工
這幾瓶新地很實在
別說這個很意識形態
但酒樽令人有「大個」的感覺

其實叫新地都係因為熱氣
東寶鑊氣好

因為有人做Fashion & beauty記者
所以又傾起護膚品
個個講品牌名都捲舌翁鼻
咩事?
見我一臉無知, 有人覆述sales的說話
而家唔護膚, 25歲後就會後悔啦
令小妹都不其然擔心起來
但第二下就即刻諗
25歲後後悔的事情
又豈止這一樣

8.29.2006

謝謝













年幾前開始見到雜誌介紹Tivoli的Model One
那時候還未是我男朋友的男孩子在我Xanga看到
他做了我男朋友後, 每次拍拖去Kubrick
他的女朋友沒什麼書卷氣息, 揭了兩三本
便會跑到櫃台前望著Model One
彷彿會看到一個一個音符從喇叭跑出來
經Model One播的音樂, 不會飄
是實實在在的逐個震動你耳膜
我不喜歡重音樂, 但我也一定不喜歡太輕的音樂
飛什麼, 縛你的腳在地, 閉上眼睛, 土地好大片
Model One的bass好勁
男朋友說我從此可以像《大教育家》的年輕人
音樂好大聲, 我就這樣坐著, 什麼也不做

他付了千幾元, 我沒理由不應他要求寫千幾字歌頌他
可惜篇幅有限, 他會明白的

多謝大家的電話和短訊
對不起那晚我睡了, 半夜四點幾才check
有14個sms同6個未接電話同2個口訊
足以令我興奮到0435先再次訓得番
多謝以上送禮之人, 多是同事 (因為只見了同事), 感動感動
還有王子的麥精和阿曼的鎖匙扣
我做了就這麼一陣子, 蒙受你們的寵愛, 實在萬分幸運
還有那餐生日飲茶飯, 還有另外一圍的生日快滅燭光海邊鮮飯, 還有至到今天仲有的生日祝福

我早前厚面皮要求的兩份禮物, 其中之一就是太平風物 (Thanks McGei)
另外一份係我阿媽
也感謝小東和tony
在我以為冇人會理我之時, 問我它們是什麼

媽媽說, 你真重生日
我想, 都是因為朋友很好
每年講恭喜的人也有點點不同
有的沒有了, 有的是新朋友
生日, 不只提醒你歲數的改變
還有身邊的人的改變
真心多謝還愛著我的所有天使

8.27.2006

我還在這裡, 你呢?

第一個在我生日面對面親口和我說「生日快樂」的
是個Freelance Photographer
我們採訪九龍城泰國人去
他送我一張Tempo紙巾
因為我好大汗

做完訪問
我拿了妹妹送我的生日禮物--牛仔褲
去九龍城街市改短
我未試過拿褲去改
因為一直以來, 我的衣服都是一個人包辨改短
而26.8是她的葬禮
街市的嬸嬸拿走了我的褲
也拿走了一份溫暖的任務

我哭
不是因為我傷心
我只是怕
可能今晚以後
我會隨意讓人改我的衣服
我會不再掛念她

我只會每年一兩次跑到山上
望也未望到那個笑容
便抹汗喊累
想也未想到已化成灰燼的手
便趕快鞠躬離開

妹妹問
靈堂的人為何都在談笑
我說
因為無論一個人多傷心, 也不會每一秒都在哭泣

其實
還是因為我們都不夠...總之不夠.....

8.23.2006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我是你們的
所以我的生日也是你們的
我的禮物更由你們一手包辦
所以我這個entry是給你們的

我看到一本書和一對耳環
未諗到禮物可以考慮送它們啊
但若我post了是什麼書和耳環在這裡
又會沒有人買
因為驚overlap嘛~
所以你可以親身問我啦
咁我就可以話俾你聽有冇人認投左喇
我係咪好細心呢?

多謝

ps 今日係舊曆生日, 咁橋Tim走來話我就快生日, 好感動, 有人睇我的blog profile, haa! unlike some people.

8.21.2006

情獄 L'Enfer

看了《情獄 (Hell)》
主題是 命裡的事 是註定還是巧合

*
17/8 是拍拖十五個月紀念日
(不要笑, 也是預祝生日, 因為今年正日不想慶祝)
也是Joq第一次出明報論壇長文
也是林詩第一次出u mag life專題 (沒有link, 但還在報攤啊, go go~)

*
18/8 晚上看《死亡筆記》漫畫
遠方響起雷聲 牆外響起雨聲
9/8看完《死亡筆記》電影版後
天空又是突然下起大雨
今次不同只是我沒有拉起窗簾去看雨點有多急
那次我是看著的士窗坪上的流水

*
你會說什麼?
這都是巧合吧

戲裡說悲劇裡的人都必是與神同在 他們受著命運的擺佈
命運 就是命中注定
我們不會說同一日出版, 同一個故事後的雨水是命中注定
我們慣於相信巧合 (而這些的而且確是巧合)
現在我們都喪失信仰 活在這個比悲劇更痛苦的世界裡
沒有神的世界, 我們反抗也是沒有意思的
命運可以被抗衡 但巧合不可以
這是比地獄更難受

我們都只是自以為活在悲劇
但其實這裡連悲劇也不如
This is hell.
Hell is other people.

其他人的決定、其他人的行為
帶來一串串比神的旨意更具傷害性的事件
被牽連的人背著陰影渡過餘生
她當初告發丈夫
令丈夫自殺
令三個女兒無法正常得到愛情
令愛她們的人無法愛她們
但當我們都覺得一切只是巧合地悲哀
女人說: 我從沒有為我做的任何事而後悔
她的心狠 卻注定了往後的巧合
我們要看的 是否心狠背後的故事?

但無論是命運還是巧合
我們終須繼續活下去
就像儘管這是地獄
我們還是要繼續捱下去
但周旋在巧合與命運之間
確實決定了我們的人生態度
如果命中注定要一起出版
如果命中注定要下大雨
我又會怎樣? 我該怎樣?

至於運氣
可能是另一範疇的東西
因為你可以命中注定有運
也可以巧合地好彩
那就是《迷失決勝分》的故事

8.15.2006

The Departed (無間道英文版)

大家可以click一click這裡, 可以看到放在Yahoo!的 trailer

由於太好笑的關係
抱歉我不能很理性的預計英文版本做得好不好

前半的音樂簡直令整套片像youtube上自己剪接的惡作劇版
(e.g. 用Titanic, Romeo&Juliet砌Titanic2的trailer)

後半係老土到爆的典型荷里活trailer style
即係
1. 一定插個sex scene
2. 彈完個戲名出來, 會有句懶有野的對白
今次係: We all act accordingly (Hope I got it correct?)

仲有
貓屎先生做曾志偉?
Di Caprio倒有點像陳冠希

Loyalty is a lie.
Sacrifice is a test.
英文版 is a joke.

I'm still 爆笑 ing...Sorry Scorsese....

To eternity

同事Tim哥哥/叔叔說看不明白我的entry
所以今天誓死要寫過他會看得過眼的

昨天去上堂
港台和pccw的人續約, 繼續供給我們器材人員
但booking變得更嚴謹
什麼也要有依有據
(嘿, 反正見親朋友, 你們都說港台在花納稅人的錢
天呀, 點解要我承受這些, 我只是個Researcher
路過jei, 俾條生路行下)
我未做過其他電視台
不知道它們用否事前要填十萬個欄
事後又要填Appraisal
又要簽名行動咁找幾個人簽名
工作人員即時簽不到
大家就又scan又print咁用「高明」方法把form傳來傳去

我上完堂
同那兩個一直在睡覺吹水或接電話的同事說
這個form足以令人放棄這個機構

*

Take away the blanket
Take away the indicator
Take away the breathing machine
When it is the last, we need to see her better

Remove the mask
Remove the crying son
Remove the miserable words
When it is the end, she needs to look decent

Forget the doctor
Forget the pain
Forget the bruise on her face
When it is not here, God knows where she is going

No more redness filling her cheeks
No more smile widening her chin
No more familiarity on this bed
When all are gone, I realize the most cheerful she had been

8.13.2006

死亡

那天看《瘋狂的石頭》(事先應問勞康言, 話哂新星導全部戲佢都睇過)
大家都知這是黑色幽默的喜劇
帶著胡鬧的心情去看
雖然劇情不太假
但在這樣的期望裡去看
不會對故事過於認真

片中只有一個人死
是將近尾聲時, 一個賊好戲劇式 (搞笑地) 從電單車上跌下死去
他的意外荒謬得令人發笑
我們都看慣這樣舖排的電影情節
但由於這陣子有親戚過身
那一下我覺得強烈不安
從現實逃避了七十分鐘
剎時間竟回到真實
那突如其來的逝去 那隨時可以發生的消失 那一秒中鑄成的永恆
我那一刻想著: 點解要佢死?

《死亡筆記》也有很多人死
這套電影人物的死符合「合理期望」
起初也覺得ok
看下去, 越來越多人死
很多角色就是憑他們死的那一幕出現
我開始同情他們
像我看到的電影時間就是人物的人生
他們怎可以沒活過就死了?
就是因為我們太害怕死亡, 所以才把死亡當作說故事的工具嗎?

《Basic Instinct 2》(電檢才要看的, 不要買dvd)
更將死亡推到去極端的兒嬉
那個八婆說要試試殺人, 去證明他人的死亡是沒什麼大不了
她要用其他人的死亡去推進自己的靈感和創作
這樣明顯地利用死亡, 當然令人生厭
但也令人發覺, 只要轉一轉處理手法
我們不是一直都在接受人物死死死?

都唔知自己講緊咩, 說得那個字太多次
BI2裡有幾句 (大約)
"Only death is real. And sometimes sex."
"Why is sex only sometimes real?"
"Because I've already forgotten the face of who I fucked with last night. But if I watch somebody die, I'll never forget his face my entire life."

8.06.2006

原罪.疚

上星期配眼鏡,已經用了我的五份一港台人工
今次自己俾錢,少了內疚的感覺

記得懂事後第一次配眼鏡,發現價錢是天文數目 (那時只限於買幾蚊媽咪面,千幾元是很恐怖的數字)
就開始覺得要從其他東西幫父母慳回那份錢
怎料越大越病痛多,看醫生幾百蚊幾百蚊咁去

董啟章說,創作人有一種罪惡感
因為自己有敏銳的觸角及反映現實的能力
世上人人各有故事,為何自己才有這個特權?

我有近視眼和壞腸胃
世上父母皆要花錢在子女身上,但為何這個林大女眼特別矇肚特別痛?
害得他們要額外擲金給她療養
這是一直以來的內疚
相似的還有林大女特愛花錢去看xx節xxx演唱會
但又時常在場館睡著
又或者林大女喜歡cd/文字
成日好想買那類東西
我也替爸媽有這個怪孩子難過,也為自己有這些嗜好難過

宗教告訴我們 人一生下來便有原罪
但我覺得我們比較難感覺到那個
一生下來有的罪疚感反而容易察覺
那是因為自己的獨特性,而對身邊的人感歉疚
不論那獨特性光不光彩,都令你對世界感到有所虧欠

遺憾和內疚
不是你堅強就可以克服
那是最痛苦的一件事

{今天零晨, 經歷了最快的五小時
廿二歲年紀,已遇上一生中最大的遺憾
世界的一個改變,令我從此顫抖}

ps 今個閏七月, 建議大家見旗就買, 見箱就捐
pps Credit to 小東 for the fish eye view big Cindy's head profile picture

8.02.2006

出show

看演唱會是集體回憶的重溫
所以最適合同一起建立個回憶的朋伴一起看

上次五月天演唱會, 陳綺貞做嘉賓
陪伴在身邊的是同渡會考的黎小姐
(五月天是林小姐的會考丸仔)
中五畢業的Speech Day後, 我也是和黎小姐去聽陳綺貞和梁靜茹的音樂會
那是我們首次嘗到台灣女聲的魅力
一切, 都是徹頭徹尾的感動, 都是理所當然的共鳴

上星期日和Gerbo去看軟硬, 古巨基做嘉賓
第一次聽軟硬的歌, 是和Gerbo&Frds去唱k
一首《廣播道fans殺人事件》, 看到林海峰還是薯薯的模樣
軟硬不屬於自己的成長年代, 但迷上林海峰是我中學的一件大事
可能是《誤人子弟》,或者是PeggyCheung send來的《只因喜歡你》
又可能是和明哥開的那場拉闊,還有《戀愛起義》第四個故事的獨白

軟硬天師一向玩語言
但最後一場勁舞竟然擺明車馬用胴體誘惑
Jan和舞蹈員脫去大部份衣服
來show熱辣辣 topless/bra top
真係估佢唔到, 肢體語言對比著口up的不知什麼歌詞
因為那一刻我完全拜到在林先生的赤裸之下

至於古巨基, 正當我有點失望
Gerbo提醒我: 話哂你都曾經好鐘意妘萲w了古巨基4年, 好像也沒有聽過他唱live
這次順便滿足了7年前應該發過的夢
古巨基的聲音真的很好
可惜我已是一個由迷戀聲音過渡到迷戀身體的淫女子

林海峰說,每一個人一生都會有幾次,很多人來看你,一是出生,二是出嫁,三是出殯。Artists會有多一次,就是出show。

所以每一次看show
我都會很感動很失落
因為台上都是我回憶的一部份
演唱會的台, 和成長, 和發現, 都是那樣可一不可再

7.31.2006

一個短故事

從前, 有兩個白痴仔去塔門....


佢地行左一陣, 遇到把遮


同埋兩條非政府建的路,「山路」和「水路」


之後兩個就搭大飛離開, 個男的仲暈船浪
--完--

ps all photos taken and instructed by 冇暈船浪o個個

7.25.2006

焗爐

這幾天忽然天陰還落雨落雹
不知那裡聽來天氣理論
越熱就越多水蒸發上天,形成黑雲
所以越火燒咁隔幾日就越大雨咯~
有預知天氣的能力,永遠都會令人感覺良好
(例如咩個天橙色d, 都即係翌日要下雨)

前幾天真的熱得像個焗爐
古人的預知天氣能力都寫在農曆上, 大暑是嗎?
不過焗爐焗出來的東西雖然很燙很熱氣
但亦係最好的,比方說麵包
那天入荃灣再去元朗
經過青衣那個海灣
又看到入新界經過的山巒
熱天都把它們焗得又清又美麗
顏色像麵包香味般濃郁
簡直不敢相信那是香港
聽說有旅客在西貢找到比富士山更美的山
很想去看 很想好好珍惜香港

7.19.2006

介意和不介意之間

人生, 就是在一大堆矛盾中蹉跎..
cliche都爆, 但真的常常有這個感覺
但我的矛盾不是一堆堆, 而是清淅的兩極
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例如是豁達和在意
誰不想做個毫不介意別人眼光的人?
"If you're always guided by others' thought, what's the point of having your own?" - Oscar Wilde
但我就是始終很難過那關
很討厭自己這樣

明明做出很多想做就想的行徑 (e.g. 蘇小姐話我鐘意人就咩都唔理, 唔鐘意人就show哂出o黎)
卻開始不讓人知道
不想別人去judge
有次那個很親密的人用「勾引」去形容我喜歡他的經過
我本是個坦於承認自己發姣的人
卻有點介懷他這樣說
然後又看不起自己的介懷
我們就是這樣在想做和做不到之間兜圈

在某某人之後
明明想對人好
卻開始不敢去做
想到一百個方法去tum周圍的人
但結果怕誤會怕是非
到頭來不做但又覺得社會好煩
最煩就是自己始終越來越遵守社會的規則

不過
或許都是因為那某某人
我害怕再作多一次無謂的付出
成為多一次那自以為是的笨蛋
誰要你的關心?
我是不介意回報
但介意其實對方毫不在意我的付出

(又或者我好想令人喜歡自己
不是因為我介意每一個人對我的看法
我只是不想再有某某人對我的態度再次出現在別人對我的觀感裡
而且, 他已令我明白, 不喜歡我的人, 一輩子也不會喜歡我)

7.18.2006

孤獨的想像

繼電影節後好像是首次自己去看戲
為了獎勵自己第一個月出糧
買了一套電影和一套舞台劇
昨晚看了《蜘蛛策略》

以前比較多自己去看戲
不是懶浪漫 (少少啦...)
係費事約人, 一係問得來就天黑, 一係問得人不好意思拒絕
電影院劇場裡個個各有所好, 別人勉強陪你只會傷友情

自己一個看戲本來就不奇怪
但偏偏就是因為自己一個人看, 情緒都會變得怪怪
坐下來時還覺得自己頗有性格
散場時卻覺得自己有點可憐
昨晚明明累得要死 (生病啊~)
明明祈求床舖就在放映院出面
走在街上卻開始流連, 這是自虐
先走到Gelato店前看蛋糕 (還要有對情侶在sweetsweet地討論吃什麼)
又去看便利店的零食 (還要在喉嚨痛的情況下買了包百力滋吃)
到了新世紀還要看珠寶 (我不喜歡珠寶的.....)
最後拿了相機拍低了櫥窗內的兩隻貓頭鷹 (這個是正常的, 我瘋狂喜歡貓鷹鷹)

越累便越不想回家, 兩條腿不斷將我推來這推到那
我沒有自制能力最真
我都不知道我留在街上幹什麼
不過...我想, 獨個兒的時候
幻想空間會比較多
可以幻想在我回家的路上
有人一直暗中保護我
記低我喜歡吃雪糕蛋糕, 買芝士味百力滋, 看銀色手飾..和旁邊的貓鷹擺設

而我明明就不是缺乏愛的人
真變態

ps Blog description換了董啟章的一段文字, 中得他媽的
是關於有一男孩用人工買的第一個叉燒包

7.12.2006

On my browser

難道我學了吳先生,常常想像有人會隨時問我心目中最愛的list? 無無聊聊想recommmend下d websites (They all deserve a little advertisement...)

1. 獅子山下 trailer - 除非識這篇文末attached的名單, 否則別看, 我不想出鏡的....
http://www.rthk.org.hk/aps_upload/asx/20060710/f_7_1894_005106.asx

2. 少年不識滋味 homepage - 話哂有一半 (版面及內容) 都係小妹構思, 心理測驗的性格我寫架~
http://www.rthk.org.hk/special/saladdays

3a. Mp3/audio blog aggregator - 搜歌快而準, player好, 有comments添
http://hype.non-standard.net

3b. 潘惠森 解讀所 - 首次看到blog每個entry都有audio, 呢條友真係絕頂無聊, 不愧為我偶像, 由第一篇看起, 人家有完整概念的!
http://www.theatrehome.com.hk/poon/

3c. 茹國烈給城市寫信 - 首次給潘惠森個friend茹生的文字迷倒, 是他用在明報談陌生化, 給我們城市漫遊一個方法
http://louisykl.blogspot.com/

3d. 一直很想推介的blog - 我想他不介意我放在這兒? 做記者跑城市看城市最多
http://ballkafka.blogspot.com/

4. 玩mp3鈴聲嗎? - 現成的, 你問開通常都有人有
http://news.newsgroup.la/?newsgroup=newsgroup.music.mp3-ringtone

5. AMPM 黃耀明和陳姍妮 - 背面是黑色的姍妮...哇, 好想要!
http://xd7.xanga.com/142a57f07673366050497/b44318183.jpg

Attachment:
《無聲狗》kair lei faire 名單
GP 差不多所有人 (包括太多的鄧賤昌)
陳珍 阿成 劉嘉蕙 蘇菲
KarenMak Joy 金金 麥基 Phen Gerbo
李祖喬 Sam
Anna Karen Anna's friend (?? sorry...)
漏了誰請告訴我......我願意加番兼請佢食朱古力

ps Profile picture是澳門大三巴上面大炮台城堡對面的一棵樹和它自己的倒影

7.10.2006

回不去的從前

太陽和雨水一同灑下
抬頭嘗試尋找彩虹
卻看到雨點輕得像雪 隨風飄下

中學Fun Fair, 見到師妹們都長大了畢業了
從前的薯嘜妹妹仔
那天穿的比我還性感
只有紅磚裡的光陰像靜止了一樣
老師Canteen老闆校工都像是舊模樣
MCS girls還是活力十足, 我和攤位的師妹妹傾計, 有份親切的感覺

入到大學後聽了很多人對MCS人的觀感
除了本屆的朋友仔, 我對Maryknollers好感不大
Maryknollers唔會做東方 (sorry Linda, 真係有先生同我咁講)
Maryknollers係嫁有錢佬 (師姐們出路真好)
自己滿身不似Maryknoller, 更有點賴中學令自己的思想閉塞了很多年
難怪別人一估都估我係黃笏南中學

但Fun Fair 那天
我看到很多溫室小花
她們也真的很漂亮很可愛
我想起Linda話我的那句: 你溫室也不是你的錯
男朋友說你學校的人很energetic
他也說你學校的環境好有人文氣息
我看著悠悠草地上叫喊大笑的女生
多麼簡單多麼快樂
我覺得Maryknollers都是對生命很有希望的人
雖然去到一個位, 你會知道那是天真無知的希望
但又同時盼願世界是從這個紅磚城堡中展開
那樣, 處處都是杜鵑花

(而那天我除了吾屆的中學同學, 還碰見幾個中大男生
還有journal/AIESEC和我同屆的大學同學...
我的世界真的彷彿從中學展開, 不同?子的人都在這兒喔)


回想起中學的日子
心有點不舒服
有陽光也有雨水
通常只願憶起美好的時光
但那天看著相同的地方相同的人
竟有點茫然

7.07.2006

換證

我特意選了你的生日去換智能身份證
Issue Date, 我這一生的Issue Date都會是你來到世界的四十年後

換身份證 是一個蛻變
兒童身份證 成人身份證
一向都是踏入另一個階段的象徵
是長大了, 所以提醒你要換個身份

今次換智能身份證
兩幅相, 一個chip, 感覺當然不同
加了'smartness' 卻不是長大的一部份 (i.e. 不是換老人身份證嘛)
有點覺得是社會要進步要發展, 所以也迫你更換
當然這只是硬說過去的結果
當然這也其實符合每個人成長的歷程

我這1984年出生的孩子
正正是剛踏入社會, 更是一個蛻變
這個時候去換身份證
令人不禁回望過去四年拿著過膠身份證的日子
這四年, 我也真是長大了, 為迎合這社會已長大了

這大部份竟然是由你促成的
我想你也未曾這樣高估過自己
七年前我們相識
然後我喜歡你

有天我對朋友說, 被人hurt無妨, 最緊要站得起來, 也是一種經歷, 不要因此而害怕投入害怕付出害怕愛情
朋友劈頭一句 : 我想你未被hurt過
我沒有說什麼, 我腦海只浮現了你

四年前我進了大學
我開始明白, 原來我可以有人愛, 有人追
我亦明白我對著他們的感情, 就像你對我當時的感情
原來愛情以外, 男女間還可以有感動、應酬
在社會生存, 沒有人會把喜歡和不喜歡所以對人好和對人不好分得那樣開
很多好的感覺都不是愛, 這是個複雜的世界
而我對你可能真是不外如是

是我想得太多, 才弄得自己的心隱隱作痛了幾年
所以你說得對
我那時還是年紀小, 很多東西都不會明白
到現在, 多了點 “smartness”, 多了四年的成長
我還是會不明白很多感情、很多事情
但就是因為你
我知道到有天當我要換超級強勁十八合一身份證時
我會明白現在我不明白的人和事

而拿著你生日的 Issue Date的身份證的我
以後也再不會那樣天真

7.05.2006

馬德鍾


我桌頭有浮石世繪馬德升的展覽 leaflet
同事竟然用paintbrush rehearse了兩次後print了出來
然後貼了在「升」上面
背景也是和leaflet吻合
好-無-聊
但因為從沒有人為我在paintbrush畫一件藝術品exclusively for me
所以我眼濕濕地post了上來
多謝 this guy who shares a desk with me (我地office好慘架~)

7.04.2006

Show me a garden that's bursting into life

我終於肯講講我的工作了
現在在港台綜合電視部做資料搜集
從合約去說的話是Freelance Program Researcher
從實際工作去說的話是打雜+陳曼儀的助手
從工作時間去說的話是得閒先返office但越來越多晚要見case見到2200
從前途去說是我八月已經唔知再要做d咩

咁亂
不如都係由返工條路講起

我日日搭2蚊小巴去又一城
然後視乎兩個情況
1. 熱到pk
我會larn去地鐵站出口搭29A小巴
順便觀摩司機的棍波技術
好好懷緬一下我學車時--轉波死火拉手掣--的時光

2. 頂得順天氣及多數的情況
其實多數也是行返公司
反正同事也習慣了我像泡了三小時溫泉又紅當當又披頭散髮的樣子踏入華都
(不過其實我1030回到去, 涼冷氣涼到1100大部份同事才回來, 要忍我的只有三個同事)
行返公司會經過理想酒店
也會經過耀中和無數的幼稚園
九龍塘附近的路很繁忙
很多貴婦會駕著benzzz擦過不同國藉的傭人的身旁
婚紗舖的新人又會遙望著婚外情的情人進入街角的賓館
有時我經過一堆堆校巴, 或者剛進入酒店的的士, 會聽到很多gossips
真係咩人都有

(有次放工, 我仲撞到偉大的梁偉賢
我正想撲上前hi hi Kenneth之時
他從的士接過一包藥
後來他告訴我是醫生叫司機車給他
然後他要趕上火車
我覺得好古怪
不過怪唔過佢臨走前拎個手電出來
開左個camera然後話:
哈, 我見到你我見到你
...唔知佢有冇真係影到
如果我在他的電話內...呵, 也有點威!)

不下雨的日子
地上會有很多小黃花---不知道叫什麼名字啦
很乾淨很漂亮的
我會拾一兩朵
會回去給我最敬愛的郎哥

就像我從 a garden of bursting lives 摘的...
我說了這麼久
只想說
我也挺喜歡華都 (RTHK GP, PATV office)

ps Title link is the lyrics of Chasing Cars, which contains the title line

6.30.2006

少女22發花癲

剛移民溫哥華13歲
不知為何中文程度比當地的人還差
有個男孩子玩新生, 走過來對我說
「你知道思春是什麼嗎?」
「....我返屋企問媽咪」
第二天我告訴她媽媽輕描淡寫的解釋
他有點害怕的問
「你真的問媽媽? 你有沒有告訴她是我問的?」

22歲的我看完渡部篤郎的《繼續》
竟然發起花癲download了七張他的wallpapers
背景這張就是其中之一
自己也驚訝自己發這個神經
哎唷...真係好型呀, 看完大結局呆了一晚
所以話, 男孩子的性格 (角色的...)真是很影響他的外表
君不見他在Beautiful Life裡面如此有味道
現在看他的雙眼彷彿看見他等待被救被愛的心靈
Kill me!!!!!!!

請不要嘔吐, 我還改了我blog的description

More than a fragile sculpture


(1990) 很好看的文章。周耀輝寫得很好

我們甚至連你在哪裡畢業,家住哪裡的客套話也沒有說過。直至八五年,那一年的五月,我們一行十一人一起到中國黃山旅行。有那麼一個晚上,我和黃被編到同一房間?。房間很冷,很黑,也因此顯得很空曠。我們躺在相距甚遠的木板床上,竟然攀談起來。他當時說的話我已經記不清了。我只記得他說了許多關於他的過去的話:他就讀工業中學對他的影響,畢業之後所走的路之類。那是我第一次深深的感到,這個比我年輕幾個月,看起來卻年輕好幾年的男子,原來並不僅僅是尊漂亮的雕像。他是易碎,也曾碎過。在高山的空間,我還記得他的聲音比「明曲晚唱」好聽得多。   

旅程之中我還發現了他們一眾寵他的另一個原因。黃是個很懂得說故事的人,無論在火車上,飯桌前,他們總堆著他,聽他說故事。而黃便會像個魔術師般,從他的帽子?掏出一個又一個的故事來,音樂的、電影的、文化圈的,彷彿說之不盡。那時他描繪電影《BLOODSIMPLE》述說一部載著屍體的車子在田野間輾過,留下兩道胎痕的映象,至今我還清清楚楚的記得。

記得motclub音樂會那次,明哥冒著被台下歌迷dup的危險,打了個越洋電話給周耀輝,祝他生日快樂。大家等了好久,電話才駁接上,明哥講電話也講了很久,還要我們對著電話嗌「生日快樂」,那時覺得,明哥對朋友真的很好,而且是傻的。

如果可以睡覺前聽他說故事,磁力一定很震憾,幸福的周耀輝。

(關於周耀輝,除了是我最喜歡的填詞人,我能說的就是他曾為愛情放棄學業的事,讀讀下離開了歐洲,大家都以為他為政見、為國家什麼,原來只是因為要去追一個愛人。故事好像是這樣的。 )

ps 因為剛買了電幻狂想曲的dvd~ 要紀念一下這件大大大大事
pps 我要找Rock Me Amadeus做我的鈴聲, 不過唔要蔡德才rap版.......

6.27.2006

等雨水撲熄火焰

又有片, 小販管理隊又出事, 趕到人地跳河

中學有位女先生, 在我中四時告訴我, 她說這個社會不適合人長大, 所以她不會生育
她是好端端的一個人, 開心白痴好人有信仰
長大了我明白
她是怕她的小孩不懂像她在這個stupid的社會自處

沒有士多, 為什麼就不要小孩?
因為我唔想佢從小就只有百佳同Seven揀
到佢出世, 肯定小販都唔多見個
我很喜歡小販
我一見到佢地就彷彿見到個「抵」字o係度seduce我
我前天還在街邊買了個小飛俠時鐘
絲毫沒有被rip-off的感覺, 相反, 是覺得給了剛好的價錢

某議員說, 要想想辦法弄個市集出來, 管理好d小販
oh mi 吉! 不要又整那些什麼墟什麼墟, 註定執笠
這社會最慘之處, 是你其實明白d管理隊的立場
但問題就是沒完沒了, 怪不了誰, 人的社會就等同一大堆解決不了的問題
正如其實去到最根本, 沒有人幫到拾垃圾的婆婆, 也沒有人能改變到忤逆的年青人

stupid野仲有
小橋流水不見了
還有我在花墟影的:


小橋流水是中大靈魂中的靈魂 (你用腳走過多少次下山?)
我想起以後的師弟師妹要經過那些石屎地和渠水就心up
花墟的店舖常常擺得過份, 超出店舖面積, 行人就是要慢慢窄窄的走
但那不是花墟應有的環境嗎?
夏天雖然很擠, 但花香令人都嗅不了汗味
你他媽的放那些歐陸矮柱幹什麼?
真正阻街的就是這些跨過還會碰到小d d的怪物

其實我還本想說說我的工作....下次吧
最美的東西還是要靠大自然
今個星期又下雨了 :)

6.24.2006

電視

係..其實我現在在香港電台電視部工作
很多人還未知道, 我承諾下個entry會講了
(不知幾多世前說會交待一下, 畢竟大家也是關心我的嘛)

今晚播《鐵窗邊緣》
想起那天竊聽到cam man談拍這個節目的事
他說拍這個節目最不願意是那些夾心懲教處人員
今晚看完才推斷出為什麼是他們不合作
夾心懲教處人員即是那些不是高級到可以出鏡做耶穌
(半drama形式的, 所以有真人做教訓/輔導/執行紀律的角色)
而是負責將個case屎犯人押來押去, 又要book房做訪問的懲教專員
cam man 說, 老細鐘意 (港台etv的), 高層like kee (出鏡嘛), 犯人唔介意 (那些多是信了主, 基督教那些魔力嘛..)
唯獨那些夾心專員覺得多餘
梗係, 最煩佢地啦, OT肯定冇加錢

紀錄片總會煩到一 些人
小妹做《父母學堂》
case們阿媽阿婆阿女輪流嗌唔想
出鏡好leung
我唯有將一個月前的工作重新再做一次---又找case去了

兩個導演已經開始拍了些footage
又要顧住唔同個小朋友玩得太埋, 又要顧住唔好減輕到阿媽的情緒, 又要顧住阿爸唔想你留太耐
返到來開會大家再為衛生署人員參與比重及可行性傾一大輪
世界不是為給你紀錄而存在
我在公爵街的鋼窗邊緣想了很久
其實我有沒有能耐拍紀錄片?

*

不如講講我放棄了的drama (其實係唔啦更的,見上面的定看得人也悶了)
今日妹妹提起《火舞黃沙》一句quote
蔡少芬: 我唔係愛你, 只係因為從來冇男人咁對我, 所以我先會感動
林保怡: 咁有乜分別?
對男人來說,愛情是前所未有
對女人來說,愛情是前所未有,但要再加一點點東西
我不知道其他女人,但對我來說,那一點點東西是荷爾蒙激素,通常大家稱之為感覺
不過蔡和林終歸也一起了
美妙的部份在於,大家也知道若有第二個林保怡,蔡少芬其實還是會搞不清感動和愛的分別
因為她是女人

6.19.2006

星期六是我和李祖喬十三個月紀念
這個歷史時刻比一週年對我來說是更有意義
因為它衝破了我最長的拍拖時間
為了這樣, joq送了我董生的自然史三部曲第一部
《天工開物.栩栩如真》
仲話如果我地一年後,兩年後還在一起的話
他會送我第二部和第三部
幾好呵?

兩年後..
24個月後會發生什麼事?
總覺得越近22的時間, 會發生的事比任何時候還要多
25歲或30歲後的日子像濃縮了一樣
可能是女仔吧, 30歲以後好像被壓縮成一個整體
那個整體叫 non-青春
彷彿30歲以後什麼也不能發生
沉日星期日明報有journal師姐徐岱靈 訪問
好一個浪遊25歲的女孩, 也說
「要趁後生出去睇,因為人到30歲,就會開始想安定,尤其是女仔」
所以,這三年「形住」或是「妄想」有很多事情會發生
對著第二部和第三部等緊我的兩年, 我還是沒法去確定一些事情
又例如30歲前的愛情都不會是愛一個人的事情

說完這樣沒有道德的話
還是要多謝joq和他那份不離不棄
我這甚少打愛情的事在這兒的人, 也分半個entry給你道謝

ps 0155 last night, I was waken up by my pee.
When I passed by the living room, I saw the most amazing moon I have ever seen. It was hung right up there. It was like shining for me, and just for me. Other things were lit up but I could only feel the silver moonlight. There are some things in life, which everybody can experience, but they stand as if they are only meant for you. Like the half moon last night, they are the most beautiful. And they make you feel like the luckiest person on earth.

pps Why the hell am I using English? Perhaps because the half moon reminded me the moon in Vancouver. In Vancouver, the moon comes in a very big size, like those in satelite photographs. Maybe it is the same in Hong Kong but god-damned buidlings block our view. The thing with moon is, you can look right at it without having your eyes hurt, and you can touch the tides which it affects.....

6.15.2006

我幅相

別人笑我太瘋癲
我笑他人看不穿

雖然我都係瘋癲
但大家都鐘意笑我個樣細個多d

一個爛tag tag到去我幅新的profile pic
唔好再話我似十幾歲
我十幾歲時係o個個樣
看穿了, 現在還是真正的似廿二

Photo Credit: Caca@Vancouver (Grade 7 = Form 1)
Look at my blouse!!!!!!!!!!

6.14.2006

今日新聞

講下月一號全球海拔最高的鐵路通車
青 藏 鐵 路

我好鐘意鐵路呀~ 感覺有軌道的東西
可以給你穩健的闖天下

這列火車駕勢啦
5000幾米海拔其實係上太空
皆因車廂內會噴氧氣
完全係2006 太空漫遊來架喎!

ps 收到潘菁菁從瑞士3484米高寄來的postcard
還有個3484米吸的印仔

6.13.2006

太子的紅

昨夜八雷轟頂, 吵耳得我起來看雨, 可是竟也沒有人陪
(我妄想客廳已站著我的家人, 大家可以同在窗邊看雨...)
回房聽收音機, 開了五分鐘DJ宣佈紅色暴雨警告生效
我想起剛剛看到的暗紅色天空
古人說下大雨前, 天空會偏紅色的

怕不怕雷聲?
我從前很怕
有天有一個uncle告訴我行雷只是天主在打保齡球
昨晚應該係好多個全中
Strike Strike Strike 好高分

好想打保齡, 這陣子有冇人有興趣?

今早起來
走向太子地鐵站的路
除了一灘灘倒影
還發覺一間店舖執笠了
有一間賣軍事玩意 (還有內衣還帆布鞋) 的商店
已變成廢墟
(我在那兒只買過襪、迷彩鞋和一粒子彈...但我經過它近千次
一間曾被經過近千次的空間消失, 還變了臨時特賣場...................)
那些過時的洋妞model還死抓著牆壁
穿著老土的衣服
泥黃顏色中有點傷感
學潘惠森話齋, 真係好y傷感...

我最傷感店舖執笠那次
是恩恩剪髮舖旁的士多
我小時候後從小學放學都會在那兒買東西吃
(是在那個那時候還有乞丐睡覺的天橋對面, 近太子道西)
我畢業中學後
好像連後面的德記也倒閉了

香港都唔會再容納到士多
仲生仔唻做乜

6.12.2006

太子女的藍

對星期六發生的幾件事, 要和蘇菲道謝道歉及慶祝
所以我又post相送給她了




我這朋友嘛, 除了樹, 還喜歡怪怪顏色的建築物
灣仔的藍屋和綠屋就是她介紹的
那時用的油漆是某某工程用剩的, 只係搭單用埋呇?這陣子修復的舊樓好像刻意用不同鮮色的油 (報紙話o既)
我早前在花園街看到這幾幢
後來在somewhere也看到橙色的
送給為我生命帶來顏色的"good friend"

ps1 忐忑不安之一:我在勁歌金曲錄影時撞到郭啟華, 佢行埋來乜都唔講就問: 俾我睇下你條仔個樣. 睇完後乜都唔講就行開左. 欲知事情的發展可以問我.......真是的..
ps2 忐忑不安之二:前日收到東方的電話, 問我究竟拿了多少個A, 優才記者還要人....btw我好似冇係度講過, 我做緊港台, 欲知事情的發展可以看下一個entry

6.08.2006

17歲的網上天空--蟻竇

結果有飛去看勁歌
一首《萬福瑪利亞》live 接 藍燈襯《身外情》
然後蔡德才親口唱《三分鐘後》
即使明哥唱The Best is yet to come真係yet to come了兩次
還有被迫企足全場兼成了觀眾shot的其中一員
飛100蚊的士到調景嶺其實都係抵 (我訓過龍..幹嗎, 這麼累)

這個晚上,連薜凱琪的《糖不甩》都因為Jam在耳邊唱而變得好聽

昨晚很開心
可能是因撞番John同埋AntHouse的人
他們提起三個人, Jam Cindy Desmond
三個1984年出生的人, 他們記得有這三個小朋友
Jam和Cindy其實還是會一起玩, Desmond就成為那最不凡的洛謀
回憶像一廠的cam cables, 在地下竄來竄去...

那是個我中五中六時常去的留言板, 那裡的人比較大個(我想是從達明早期開始迷明哥的吧)

對上一次Jam和John在又一城碰上
John說, 還記得你和Cindy呀, 那時候還細細個, 現在都畢業了

第一次見John是中六! 昨晚碰上已是四年後的事

這個既遙遠又親切的人 說,
你的樣子都沒有多變, 怎麼這幾年都沒見你們了?
(其實只是碰不上, 明哥的function越搞越大, 但我還是懷念從前呢
像從前只有蟻竇和零散的newsgroup, 現在有official msg board)

之後他還和AntHouse的人說撞番Jam, 仲有那個常和她一起的Cindy

我每次想起John, 都會想起他告訴我蔡德才在St. Louis的事

然後AntHouse的人便說, 呀, 記得呀, 然後走過來和我們傾計
我覺得她漂亮了

Jam留了MSN給她, 我想..這樣已長大的人這樣看著我們長大, 真有意思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達明變明哥, 明哥變人山人海
變出一代接著一代的fans
有從前的他們, 有從前的我, 也有現在在一廠的我們

6.04.2006

"I miss you too"
我就是會因為一句說話而愛一個人
這句說話當然意味著是我先說了"I miss you"
這樣的處境和我的性格一樣荒謬
難怪有人已預知我這生也不會懂得「愛」是什麼

不過,我想他是指戀人之間的愛
我很容易喜歡人
因為人際關係是世上最浪漫和好玩的事情
在人生裡面, 每一股推動你向前的力量都來自人際關係
我愛我的親人愛我的朋友愛我的新移民case愛我的工作同事愛我的老師
我也愛樂施會圖片裡的非洲兒童也愛圖書館裡的一百萬個作者

我所知的愛就是這樣
戀人之間的愛則是來自一種宏量
一種能甘心和甘願分最多時間最多心思去愛的宏量
那個愛是一樣的
但只是多了一重宏量

所以我是不知道愛是什麼來的
也所以我要多謝容許我這樣去愛的人
也多謝能愛這樣的我的人

ps 多謝昨天來做臨記的各位朋友, 包括想來的

6.02.2006

Crossover's

石頭 x 平面
昨天一早去kongU朝聖, 看浮石世繪。
很喜歡石頭啊, 喜歡它們的實在--三維的, 一定要是3-D, 盛載著這麼多年的歷史。
所以...看你怎樣畫!
入到去展覽廳,一幅幅比我更高的石頭畫。有些像音符, 有些像雕像, 有些像親人。好像英國的巨石陣 (雖然我未去過...)。最歎為觀止是每一顆石頭被亂塗的中間,都像自己有一幀水墨畫。石頭就是這樣啊, 每一顆都盛載自己的故事。它們平時靜靜的躺在那裡---好多好多年,其實正等在被賞、等待被拾、等待被畫。
話說了一大堆, 還不是叫你們繼續拾我石頭。那天執拾我的扭蛋瞉裡的世界各地石頭,發覺還沒有日本和俄羅斯啦....=P
謝謝早前劉嘉蕙送的花蓮石頭, 花紋美得真像吸了幾百萬年宇宙的精粹。

肌肉 x 講錯野
衰人鄧振昌昨天要我搬我有份的外判劇posters,我前幾天poo gai扭傷了手骹,他還在旁哈哈笑。有導演看不過眼 (看不過我的笨手笨腳),走過來一野揪起...
阿昌:唔駛啦, 呢d等年青人做嘛.
導演:咁重!幫下佢啦。
我不知那裡來的感動,竟然情一自禁地: Silas, 真係隔住件風褸都見到你d肌肉
接著我瞄到幾個同事垂下頭暗笑。頂...點解我成日要亂講野, 仲要用肌肉來講。

拿肌肉來亂講野的例子,最經典應該係劉嘉蕙。
話說佢year1只是說了某男子很多肌肉,佢地就足足傳緋聞傳了三年。到近來男子拍拖,劉女先洗脫嫌疑。
所以話, 肌肉真的不可以拿來亂說。

阿婆 x 韓劇
沉晚同小東睇All for love(有點像Love Actually的韓劇, 我忘記了中文名..)。不知那裡來了一排耆英,坐在我們後面。白花油味事小,有個阿婆竟然耐唔耐爆一兩句,將浪漫氣氛粉碎哂。其難頂程度由我隔離對情侶--從親密地互相依偎到不耐煩地立正而坐--可見一斑。
「套戲都睇唔明既...又冇男女主角,都唔知佢做乜」@開場後一個鐘
「好熱, 我梗係頭先沖左個熱水涼, 所以熱到而家, ..嘩真係好熱」@某浪漫有mood場面
「呢個做咩呀..醫生來架喎...梗係嗌交啦!」@人地只不過係講緊野
唔好話我冇愛心,我只係覺得最錯係送飛俾佢地的人,幹嗎要送韓文電影給婆婆們看!

5.28.2006

徵兆論

為了表揚前一個entry留言的人用了瘦瘦的英文字
我決定用佢個名來name這個entry

因為通常中文人不會這樣叫, 我們會叫這種東西做「緣份」
英文沒有緣份這個term, 他們叫這種東東做 「signs」

最明顯的例子是電影Serendipity
兩個人在結婚前夕去尋回一年前遇過的那個陌生人
分別由不同的地方開始, 沒有明確的地址電話
只憑感覺,只憑"signs"
一張哥爾夫球球場傳單/一間婚紗舖/一張鈔票/一本舊書
引領著兩位主角走向對方

Signs這回事, 我很信
若要套落自己的宗教, 那是天主在指我向一條路
信的意思不是相信有緣份的那一種信
而是真的會跟它走的那一種信

分兩種, 一種是事後
例如advertising course下了很多苦功, 但事後被渣灘的人超越GPA
我會視之為一個sign
我是不適合撈廣告的
之後我一個advertising course都冇再take過

另一種是事前
例如下決定的時候
暗戀了一個人200天
意外得到佢icq
但server剛好down了add不到
這是一個sign -- 別再試了
結果他三天後意外add了我
仲以為我好矜持

每一樣東西,都有它出現的原因
今天某專欄作家寫的文
為什麼在今天出稿
例如為什麼要在你懷疑一些東西的時候
你這混蛋要說到一些類似我要決定的事情?
好多人會唔跟
而我一定會被影響和相信
這是我和這篇文的緣份

好一個地球為住我轉的自我中心論
但我可以被周遭的東西領到現在的這個境況
也算好幸福
聽聽世界想你點


ps 早前諗緊買不買手機 (因為舊機很耗電, 番工要用好多電) 上左forum問人Nokia6111好不好. 有一個人覆. 我那天放工便去買. 那人叫Jason. Nokia6111兩日要叉一次電, 抵~
pps 明哥x港樂會出dvd. 我還求什麼? 求勁歌7/6晚飛呀媽咪!!!

5.25.2006

CU PR相

5.24.2006

成長了的耳和舌

那天做諾貝爾學人lecture的PR
碰到做無線財經的Yoko
事後大家在茶會拿了杯Hyatt的high tea
Sip了一口不禁驚歎 好飲啊
我說不落奶也很滑
她說不落糖已很甘香
兩個好似阿伯咁品茗, 樂極忘形

人大了
真的口味也會變
常取笑某女生愛麻甩的吃 (費事成日提你, 又問我是否暗戀你)
內臟吃盡甜品欠奉
可能自己有天也會大腸送酒
很久沒有恨吃雪糕或朱古力
那天和bitches喝東西
竟然受不了latte的甜
回家還喝了兩大杯水
好像Big Fish

以前聽 MD, volume 26都嫌到喉唔到肺
現在volume 19已擔心導致耳便秘 (都費事提另一個你, 是你讓我認識這個好笑的病)
彷彿耳膜在非自主地激震蕩, 是件好可怖的事情
我就唻變成一個只想聽雀叫的阿伯

最青春最青春的時期應該都已過去
十八歲的而且確是成年期
十九歲你想青春
都可能只像譚校長的妄想
求什麼東西也不敢求極甜極辣
做什麼事也不敢做到volume 30

5.20.2006

Tagged by KarenLau

1. 傳問卷給你的人是 ? 如題
2. 你和他甚麼時候認識的 ? F.3, 我回流後第一年在MCS的日子
3. 覺得他是個怎樣的人 ? 一個很大的有手有腳的笑容
4. 如果用1種動物形容 , 你覺得他是像甚麼 ? 佢似一種食物多d
5. 你最想對他說甚麼 ? 睇我幾俾面你, 魚蛋頭. 幾時一齊食早餐呀?
6. 如果可以和他同遊 , 你最想去哪裡 ? 冒險樂園, 佢掟波波個樣實勁funny
7. 你和他有相同的興趣嗎 ? 食, 同埋取笑佢 (即佢取笑自己)

關於朋友
關於每一個朋友我都想說一個故事
每一個朋友對我來說都是一個故事
所以我好鐘意和他們傾計
亦好鐘意將他們的故事重覆
彷彿一個我的生命是不夠的
唯有也活別人的生命
故事本身變了生命

所以我永遠都覺得不夠
有時有點寂寞
因為不是對個個人而言
故事(不論是誰人的)都精彩
很少會有人想分享這種心理

我太多話了吧

5.18.2006

暴風過後

清得要命
街道清潔得你不捨得踏髒
藍天清澈得你不捨得低頭
空氣清爽得你不捨得呼氣

如果整個夏天都是這樣就好了
我不會介意十號風球

昨天是我和joq一週年, 其實
幾年來五月最強的風波
是暗喻打風都打唔甩
還是你我必須經過風暴雨水?
無所謂, 反正今天陽光燦爛
我還自己去了粥店吃腸粉
聽著達明唱「月黑風高」mix阿嬸嗌「艇仔走蔥」

這樣的天氣
中大一定漂亮到死
想起早前幫中大影相
PR的人催Send來Email
Subject是"According to weather forecast, we will have sunny days next week, please take the photos asap"
Content是 Pansy King, CUPR 2609xxxx
中大人真可愛

史上最好聽可一不可在最愛live歌曲



(這麼多的live, 最深刻仍是: 忘了你是誰
沒人會比陳姍妮和明哥把聲夾得這樣好 <--例如那天何cc同明哥合唱漩渦, 像兩個男人在唱
這是我so far看過最抵的音樂會 <---免費兼玩到12點幾! 全場企位, 我仲要企正蔡德才個琴隔離
仲有, 我想話, 首歌完之前, <--唱「一一」之前,
影到我同phen, jam少都應該係度啊..)

那是中六的聖誕前
不看你也愛上你

5.16.2006

...一樣的旅行

已經是一個星期前的事了
那時我一家還在台北玩得很開心
我還覺得我媽一直為堅持這個家是對的
那麼辛苦是值得的, 憑著台北街頭我們的笑聲, 怎會不值得?

無, 都係講下, 而家我冇話唔值得, 反正慣左
仲識笑, 大家仲有瓦遮, 點會唔值

去了台北幾個地方
印象最深刻竟是一個沒有下車用腳踏過的---瑞芳
很多人去九份必定會經過
我在客運上看
那些小孩子, 小食店, 湖和橋
令我許下承諾
下一次一定要租架單車住住這兒一頭半個月
或者至少留一天拍拍照 (哈, 即大幅度減低難度)

Linda做Photo-text功課, 題目和「一樣」有關
我只記得概念是: M巾和紙尿片是一樣的
瑞芳其實和德國的小鎮一樣
那個在淺水中釣魚的人
那班在舖頭前玩耍的小孩
那些在街邊的風味食店
那個在火車站旁的大廣場
那些在廣場上休息的老人家
和我坐著坐州過省的大巴士
是Boppard也是Koblenz

以下都是非瑞芳的台北縣圖片
野柳石間我的家人 野柳漁港的大隻佬
朱銘的海軍 朱銘的人間系到的排隊人
太極系列的門 (烽火台...) 最難忘的奶茶





5.11.2006

在沒有記憶前拉倒2

這是傑出而偉大的馬教授某堂的title
上個entry其實也是說「拉倒」的一些東西
今次就講..ta da 科技!

對於科技上的進步
我們總是滿心盼望
但當它們來到的時候
我們是那樣若無其事的接受
最多「wow」多一兩個「wow」
但一切還是在必然之內

想想小時候還會想像視象通訊
原來現在很多人連3G都不恨
世界行得快到我們追都唔願追
拿著手機盼望著佢幾時影到500萬像數
但當那天真的到來
我們又真係會有幾興奮?

就像那幾十年前的科幻片成真了一大半
大家其實都覺得沒怎麼了

還記得用16部電視來砌的大螢幕嗎?
還記得56k已算快的電話撥號連線嗎?
還記得icq的chatroom嗎?
還記得webmail的限制嗎?

這陣子google mail裡加了chat的功能--- 只要設定語言是 English (US)
你login check mail就可以像玩msn般和在線的人即時對話
簡直揉合了Yahoo webmail (檢視朋友是否online) 和 icq2go (免安裝instant messaging)
這是那個剛剛得到7529502的uin的我不可以想像的事
(有冇人記得uin是什麼呀? 哈哈)

那天出長青隧道那一刻
看到天橋上的巴士在白濛濛的灰雲上駛過
那幅像科幻片的劇照
我一直也是生活在這種「metropolis」式的科技世代

5.10.2006

狸貓換太子

俾人叫太子西大小姐
想起大O的人也叫我太子女
看到Kat的留言, 想起她也是太子道人 (幾有僧侶feel)

若用這些空間來介定身份,我還是:新世紀人、太子地鐵站人、花墟公園人...

**新世紀廣場
記得早前它的food court來個大裝修,換上plasma電視和明亮梳化,平民商場感覺一掃而空,光鮮得嚇死人。然後好後悔未看清楚之前的模樣。
近排見噴水池 (即是有個很恐怖的假人指揮那半層) 將會開Pacific Coffee。杏花樓和韓國雪糕店也進駐,就這樣把我的新世紀廣場變了置地 x 尖東廣場吧。(置地廣場有間陽台餐廳,很貴但好好feel。) 現在新世紀的地板會閃,還多了兩道螢火自動電梯。岔開說說,新城市的情況也一樣。

**太子地鐵站
有新世紀前,最方便我家的鐵路是太子站。joq說太子從前是亂葬崗,他小時候一進去便聞到一陣怪味,覺得燈光也挺古怪。由於我小時候是一舊雲,沒有以上感 覺。但現在眼見日本的「米」潮舖和特色飯團店,再加上兩間Seven和幾部上網電腦,我想什麼鬼魂也無癮吧。我覺得現在的太子站,比我小時候的光。

**花墟公園
好細個時,媽媽會為我霸最得意的動物來搖。之後一次翻新,我記得沒有了我喜歡的那種搖搖板,多了很多安全的大玩具,還有歐陸式 (超奇怪) 啡磚圍著整個公園。現在閒時會去側邊的球場跑步,看我的身型知我跑不了太多,所以便會回去盪鞦韆,吹吹乾頭髮的汗水。第二次裝修後,軟墊多了,廁所也好 了。

貶低轉變是屬於感性的東西,但學科也會理性的告訴你,全球化/拼貼/所謂的進步/什麼也一模一樣 的確 (後現代那抽特徵)多麼可憎。不過有時想,這隻九唔搭八的怪狸貓,也有其可愛之處。就像愉景灣的歐陸建築,或那個迪士尼,好少外國人會buy,好多香港人 會鬧,但同時也滿足到永遠不能出國的一群人。歎不到置地的high lunch high tea,也可以到Pacific Coffee喝杯Iced Tea。趕不了沉沉的屍味,也可以有健康工房僻僻邪。然後在公園跌倒也不會痛,sir完滑梯想去尿尿也不怕臭臭。

我們站在看不過但又享受了很多物質的位置,是否真的有資格高高在上的批評它們?
只是,我們都太懷念那被擄走了的太子。而以上的,都是我想平衡一下自己對過去泛濫的感情。

PS 我的第一個網頁版面設計首次excuted~ 請參照我的布拉格玩伴---小愛的日記 (Thanks for her credit)

5.03.2006

給愛樹頭菜的蘇菲小姐

有一個喜歡樹的soulmate, 真不錯吧
這是伴我成長的 太 子 道 西

















花已落了一半
為求顏色美一點
此照片經photoshop調色
真正的顏色為:



早陣子全條馬路行人路都像鋪著雪一樣
淡淡的黃雪

5.02.2006

When Life is reduced to a Coliseum

若說台上的明哥教曉我同性戀的美
台上的阿信就令我知道我不是les的

很幸運五月天第一次空降紅館
我是在同一塊地板上尖叫的其中一員
進去十分鐘已後悔兩件事:
為什麼不買最貴 和 為什麼不買藍色螢光棒
但居高臨下有居高臨下的好
從未見過觀眾如此合拍
將那一條條藍色的光柱以相同的節奏
指向台上的他們, 像perspective sketch的畫線
全世界聚焦到那一點

記得那年Form 5 Speech Day
一完我和雯文和Jojo便趕車去展貿看陳綺貞 (還有第一次認識的梁靜茹)
那是第一次聽台灣歌手的live
原來已經是七年前了!
我Form 5捱得過去 都是聽五月天
阿信是周耀輝外我最喜歡的填詞人
在PhyChemBioAmath上空飛著的是人生海海那隻大碟
那時候世界就是一股股青春的幹勁
雖然你只能將它們應用到你的會考身上

今次除了陳綺貞做嘉賓
便是周華健
他的出現原本對我的意義還小, 直至他說:
我看過你們的父母也是這樣瘋狂

看達明往往會羡慕那些同場的fans
恨自己1984198519861987也只是個牙牙語的一舊飯
人山人海總算較多共鳴
原來五月天只是出道了六年
周華健提醒我們五月天是真正屬於我們這一代的

緩衝

當年拔尖
最開心是可以回中學sit堂 (還有繼續聽那講得比很多大學講師還好的A. Lee堂)
還有回去Xmas Party, New Year Program...Grad Din?
覺得自己一半離開了 一半留下了

今年大學畢業前一個月
男朋友收到通知mphil成功了
一心除了想著繼續剝削他借碟的privilege外
還有 我想我也會常回來探探他 (就像中大是個老人院一樣)

她們的中七是我的緩衝
他的碩士是我的緩衝

若一切的離別也有緩衝
我們承受的傷痛就不會這麼深了

ps 告別中大五步曲就此拜別..

4.29.2006

人際關係

可能這和中大無關, 也和畢業無關
可能這只是個成長的必然關口, 但畢竟這幾年來認識的人大多都是中大人

背景是這樣的
從前有個女仔, 她喜歡和人做朋友
(因為她喜歡傾偈嘛, 而人通常和朋友傾得最多偈)
她覺得每一個朋友都是喜歡和她傾偈的
否則怎會和她這麼好朋友?
於是這個想像就被她一直帶入大學

進入大學後
除了閒時會覺得自己對友情一廂情願之外
舊朋友都總算久不久會找她傾偈
因為其實她接受不到
為什麼曾經arm傾得要命的人
可以忍受對方不知道大家發生什麼事為什麼不開心和腦裡發展出個什麼夢來
或許她自己真的太得閒無聊了
舊朋友安慰她
好朋友不需要天天見嘛
她唯有想: 是但啦 (and that wasn't even my point.)

好像越年長的人
就越能為不同的關係定一個期限
例如和你friend到這個course完
或傾到這個presentation present完
之後可以瀟灑得很
連icq也可以連forward msg都無個
孫悟空話哂都有一萬年
大家五個月都嫌長

唯有退而求其次
偷偷add了別人的msn(因為估得中email嘛)
我想你你你你也可能是我這樣add回來的
嚇親你們對不起
但我其實真的承擔不了失去聯絡
至少找得著你吧....

或許有天
你也可以偷偷add我的gmail
msn online時
那我會是多麼興奮

4.27.2006

今次講移動

如果要將中大的生活分成兩種
那就是搭校巴和走山路的日子

1. 搭校巴
夏天雨天的日子最適合
或者每小時的十分至廿五分
或者上山的路程
都是搭校巴都好時機
搭校巴不妨也搭訕
撞到同學或幫交換生翻譯
甚至認得常常碰面的司機也打聲招呼
雖然不是個個司機也說過話
但面孔卻是個個認得 (越懶惰的人應認得最多, 嘻)
不開口也可以
站在一旁聽司機的call台
今天聽到肥陳點了側田的「我有今日」俾老婆喎
係咪我地個肥陳架
係呀, 佢話強記個肥陳呀, 叫強記都係得我地公司楂大巴咋嘛...
或者看看司機的擺設或聽開的電台
粗粗豪豪的一個男人
呔盤前放著一個snoopy聽著英文流行曲
不同的校巴給你不同的驚喜

2. 走山路
秋高氣爽或將近放冬假
或者每小時的三十分到五十分
或者黃昏/夜晚下山離開
靠的是穩健的一雙腿, 在山頭上跑來跑去
沒有車, 離開行人路
在寬闊的馬路上走 竟碰上一隻壁虎在路中央
你我相逢,只想奉勸你離開
車輪會把你滾扁啊!
走多兩步
一個眼鏡在鼻樑中間的男生
使勁地在網球場裡打波
自己練發球吧
陽光下的青春毫無孤獨的感覺
經過樹蔭 抬頭看
嘗試在樹葉和天空間尋找蟬的蹤影
它們就像在耳邊但偏偏看不到
大至百萬大道
小至崇基的山中小徑
都有一對對中大學生的鞋印

4.24.2006

火車頭等車廂

在最後一天的上課日
我為了紀念這個日子
在頭等車廂前擦了擦
第一次坐進那舒服的

(一)
關於頭等車廂
要從另一個故事說起
話說那一天
一個中六生收到成功優先為大學錄取的電話
第二天她告訴了幾位班中的同學
那可以逃過A-level的車票實在令她太興奮了
她樂得忘形, 滿腦子只有新傳學院的到站聲
她忘記要親自告訴每一個人
當消息傳到她隔離班的一位好朋友時
她的好朋友如被騙一樣
對這位好朋友來說
這意味著一同踏入大學門檻的夢破滅
這位好朋友哭又哭不出
為什麼不是她親口告訴我? 她想
她怒得放學後一衝便衝上那頭等車廂
她平時是乘普通車廂的
那一天, 她坐在頭等車廂的卡位上
看著大學站飛過
她家在粉嶺

那拔了尖的笨蛋不會忘記好朋友多付了的八元

(二)
舒服的光陰是過得很快的
因為身體在軟墊上很快樂
我第一次坐頭等車廂
就是最後一次坐車回校上課
讀中大, 不可以未搭過火車
就如, 中國人, 不可以未迫過火車回鄉過年一樣 (所以香港人是不健全的中國人)
所以那天是要用最陌生的方法去坐這幾年最熟悉的交通工具
越陌生, 才越記得牢

跟住, 可能是個笑話
火車到站
我站在一個不開的車門前
大學的月台只是咫尺之隔
我透過窗子望著那塊遙不可及的石屎地
那個感覺真的很好笑
原來頭等車廂是不會度度門也開的
我X!
我還周圍望看看車門附近有沒有類似歐洲火車的那些開門掣
這時候一個其貌不揚 (全程我一向當他是北上歸家的暴發戶, 我就係咁賤格, 他將是我的救命恩人呀) 的男人叫我
他指指下一度門
原來那查票的xx開了中間那扇門查票
我奔跑過去
抵達月台那刻像登上了月亮
我本能地望望那個男人坐著的窗
他向我點頭微笑
我尷尬地點點頭
火車駛走後
我又自己傻笑
回中大的路
真的充滿快樂的可能

我會記著這一切

Mourn...

我恨今年的電影節
差點讓我忘了要為自己的離去而準備

於是心神定下來後
最後一堂已上完
記得舊年日落下碰到阿唐
她說, 大學就是這樣, 沒有人和你上最後一堂
今年輪到自己...
無聲無色, undergrad的最後一堂便走了

我還是個不盡責的英文minor
year 4來和year 1一 定take英文compulsory course
最後一堂year1的小子走過來和我握手
「畢業啦...祝你早點找到工作」
我的手穩穩的握著他的手
一個Year 4和一個Year 1
突然有陣感動從他的手傳來
是你的開始的完結
是我的最後的完結
想像觸電般我和他身份對調

為了向我的不認真致歉
我決定寫五篇entries來悼念我的大學生活

(對某些一天寫五個entries的人應該不是問題吧, 不過我可不同, 這就令這事顯得特別了, wahaha)

ps 昨夜閃電閃得厲害雷轟得睡不了所以開收音機蓋過聲浪聽到商台新聞說大帽山有具女屍是個消房員殺的雨水像是哀悼她一夜間什麼也沒有了只有嘩啦嘩啦的雨林

4.20.2006

其實我好鐘意傾計

鐘意的程度
可能是去到我的人生目標和夢想就是找到可以和我傾計的人

或者 應該這樣說
真係好想找到和我傾到計的人
就是linda所說的默契或soulmate了

小時候
會想像未來愛自己的那個人
可以和我傾好多好多計
由大家出世那一刻的經歷和感想
然後可能逐個逐個朋友/偶像講
覺得愛情, 身為世上最高層次的感情, 應該是那樣的

後來大個一點
越清楚和發展出自己的性格
開始感覺到真的不是人人可以同自己傾到計
可能其實這個時候
喜歡傾計 已是出於想藉這個活動來令自己可愛 (lovable) 一點
或者 來令自己明白
你搞成咁古怪的性格的同時
其實還有很多人像你一樣, 可以陪你, 可以做你的caricature, 可以同你給你體諒和了解
然後感覺好舒服, 不孤獨

兩年前看自己出生年份的那本書
《1984》
裡面的主角想單獨反抗時, 他不覺得自己是孤軍
就是因為他覺得其中有一個角色 O'Brien和他有種connection
他總''形''住O先生是明白他所想的一切
他們未說過一句話前, 主角已認定他是了解自己的
有時他說O'Brien好似他爸爸
有時我甚至覺得他是基的, 他對 O'Brien的不只是明瞭, 而是愛
有時他說"O'Brien was a person who could be talked to"

1984講的是更多更多
但我最常想起的就是主角對O'Brien的感覺
好一個''who could be talked to''

對這個世界有很多感想
但真不是謬謬然會和別人談
一是我狗眼看人低
二是就算遇到, 也奇怪的得

然而回到最基本的那個幻想
其實可能真的只會是個幻想
我每次開始欣賞一個人
我都會想他是不是我的O'Brien
總希望可以和他坐在一塊草地上
純粹談談天談談地談談文化談談感情
又會覺得他開口前, 其實我已猜到他要說什麼

我很喜歡這種感覺, 縱然可能真只是個幻覺

而這駐定是永遠不會達成的願望
因為
1. 沒有人會無啦啦同你傾你想傾的東西, 尤其是新相識
2. 傾到那些, 就會是你的戀人/朋友...之後很難再很「陌生化」地傾計了 (不過要提提的是, 我是找到幾位可以這樣傾的人, 心照)

記得有時和一個新相識的人並肩而行
談一些無聊的話
那種感覺又會回來
其實想衝口而出
「你願意坐一坐來和我傾下計嗎?」

唔怪得酒吧這類東西, 咁hit
對陌生朋友的感覺
總是有一大塊留白的空間讓你去幻想

不知你新識我時, 有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4.19.2006

五樣你最想收到的祭品

雖然沉晚聽完人地講死亡輪迴轉世
但祭品對曾經存在過的人也有很大意義吧

有冇都好
想想都好玩

1. 可否帶明哥來拜? 他用他的大眼睛看著,然後放下一枝紅玫瑰。
2. 街邊婆婆賣的那些白色香香花 (百合?)。
3. 拜祭時社會最興的東西。
4. 我鐘意食的東西,新鮮的也不拘。
5. 蘋果 (因為我呢排做creative writing做的topic是蘋果....不想死後忘記,因為也做得蠻高興,雖然我死的原因也可能是關於這個project時的後遺症)

Tag
Kristy<-- 你諗嘛
Bitches
表弟
誰想玩便玩吧

4.16.2006

復活時節雨紛紛

復活節去掃墓
聽起來其實蠻對的吧?
去世的人都在我們心間復活過來
十分cliche 但他們又真的可以怎樣「復活」?
死去了就是死去了
~~~
玲玲 (我湊的細路, 二年級) 有次問我
如果她死了, 我會不會哭?
我說做什麼無端端說那些, 那時快過年了
她說, 你答我, 你會不會哭
~~~
我去掃墓那些是一格格靈位
就是令人蠻尷尬那種
你放鮮花插香也好像不是只給你的先人
鞠躬時也有點不好意思
昨天我看見很多零食放在最下的台階
有甘大滋有檸檬茶
我以為是給一個小孩子
但走過去看原來是個嬸嬸
對, 嬸嬸為什麼不可以喜歡吃餅乾條和喝包裝飲品?
~~~
我答玲玲, 當然, 當然會很傷心
我才想起我小時候
也常常想像自己死了
別人會怎樣哀痛可惜
其實我自問已不算「deprived」, 好缺乏/渴求愛那種
但還是常常進行這個想像的活動
來肯定一下身邊的人有幾愛自己錫自己
~~~
然後我又想起那位嬸嬸的兒女孫子
在她死去後不知幾多個寒暑
還記得她偏愛甘大滋和lemon tea
可愛之餘還令人心頭緊一緊
在不掃墓的日子
每天看見這麼多甘大滋和檸檬茶
時刻都叫人哀痛她已經離開了
但人的刃力驚人
接受現實後還是每年小心翼翼的捧著一盒兩盒
微笑著的帶到碑前: 「給你帶來的。」
~~~
長大後少了想自己死後身邊的人的反應
多數小孩子也會對死亡有點幻想吧?
不過現在若要說我真的有什麼事呢...
不用太傷心來告訴我你有幾愛我了
只用記著 我喜歡花生醬夾餅和麥精
(可能bitches會帶止瀉丸和木瓜奶)

4.12.2006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Story Festival

今年電影節so far也好看
最喜歡是The Lost Domain
看了一半, 發覺現實歷史小說互相交替
好夢幻哦
人生是一堆故事
回來翻訂票手冊
為什麼我會選這套
"offeres dazzling scenery and artful storytelling in the Proustian manner.."
我有天會去看完追憶逝水年華

去看電影節
也是去看好多好多個故事
看《看上去很美》
看上去真的很開心
全場笑得卡卡聲
小孩子真的很可愛 (真係拍死佢, 咁多細路)
但故事一路去
心裡都很不安
小孩的靈魂被逐點削弱
看上去很美
但背後大家都等待一件事爆發
燈光轉暗 spotlight照著小孩子
大家圍著他讚他不簡單的時候
他笑得像個怪物 他在哭 誰人看得出他在哭!
那是個預告
觀眾準備看到一個悲劇
但最後什麼也沒有發生
小孩子只是孤獨和疲憊
睡在庭園外的一塊石頭上

足夠了吧
我們走進群體後的下場
very disturbing

有人問導演 那是否你自己的寫照
他說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方槍槍吧
大家開懷地笑
但心底裡 是否都在想自己在人群中是何其孤獨
然後依然每天都要做很多事
迫自己變成一個更可愛的人
其實我們都想 能像方槍槍最後一樣
躺下來 不需回應任何人的叫喊

4.09.2006

澳門

話去就去
伊沙貝拉公映前去了個馬交





























那是1999年前
其實新渡輪是時光機
所以我們在房間裡也一起看了很多年前的金像獎
好睇

(我真的有去
Sahow)

4.07.2006

Don't forget the breeze

上個星期五是最後一個photo day

找工作, 見了兩份工
(東方和文匯也是男人,女孩子總覺得in你的人有點不同,尤其他是三十五至四十歲)
(嘩哈哈,我又知人地幾多歲)

「其實我也沒什麼目標,剛畢業什麼也見見吧。去不同報館看看也挺有趣。」
「咁係既,有得你見已經好好。(!!!!) 你成績幾好喎。聽你講野好似英文好過中文,你寫的中文怎樣?」
其實我係冇講過英文 (mud jai)

那是個文匯報港聞版主任
佢同我傾完三個字後, 話
「其實你都幾似我,什麼也會看。」

文匯報在香港仔,黑夜裡會看見黃燈和水 的倒影 (那條水道...是海來的是嗎?)
我在清明節的晚上七時去見
報社的那間工廠舊得可作電影裡的場景
佢送我去lift口, 話其實係港聞要人, 副刊應該沒位了

原本冇諗住寫文匯這麼多
但每次見工總會見到自己多一點
而寫od總是喜歡寫自己多一點

那天上湯禎兆 (這名字的倉頡碼好難拆) 的課
他說, 你們這一代要搞起的是九十年代
現在無人敢不回望八十年代 (又係喎, 有一排甚至感受到壓力, 不得不看回八十年代的電影, 聽回八十年代的歌)
是因為他們一班人成功掀起的懷舊潮
而九十年代一定不可以不講一個人

明哥

叮一聲
其實我心頭震了一下
(還有點千金散盡還復來的感覺! 哈哈哈)

由中四開始
被捲入旋渦
除了不斷倒錢給明哥的音樂和他介紹的音樂和向他致敬的音樂
還有花盡時間讀他的訪問看他愛的電影望他喜歡的藝術

其實壓根兒是有點罪疚感
連vcd店的老闆也覺得你很怪 (我問, 有冇黃耀明做過的戲, 結果買了急凍奇俠)
花這麼多東西去愛一個遙不可及的人
突然有天
有人告訴你
愛他是有益的

不只是明哥
還有他連帶的整個世界---看那些蟻larn的歐洲電影、聽那些電得死人的音樂、讀那些畸型的漫畫、去那些會睡著的藝術節節目
他開了一道門, 告訴我你未見過的, 便去試試吧
可能到最後我只能是個「不過如此」的傳媒人
但至少知道我沒有愛錯一些東西
不止是情感上的pay-off

那一堂很comforting
可能我把湯生告訴我們的意義誇大了
但真的好像通了一些看法和做法
當你看了一大堆東西的時候
知道怎樣把它們拉埋去非享受的意義

希望找到工作後
我不會忘記那一陣吹起我畢業袍的風

4.04.2006

HKIFF

5/4 Isabella, The Magic Mirror
6/4 The Producers
8/4 Little Red Flowers
9/4 The Lost Domain
10/4 You and Me, Black Brush
13/4 Don't Come Knocking
16/4 Good night, and Good luck
17/4 The Porcelain Doll, Housewarming
19/4 Bab' Aziz

- 還有HBO通行証, 可望看到Last Days
- 同埋bc有播Wild Wild Werner Herzog另一套
-今年冇得睇有線那些, 年年也有播幾套的....now就冇了 <---a pun!
- 今年的「向動作片致敬」和日本導演「怪傑」也減少了我揀選上的煩惱, 因為我是不看打鬥和鬼片的~ yeah!卜

3.24.2006

當你的中同楂車時

上星期日回中學影畢業相
離開的時候 麥基問我是不是回家
不如兜我番屋企, 她的車泊了在球場側
(是那個我們從前買飯的球場)

我爭著坐前面, 說要觀摩她的技術
(話哂我都識架嘛!!! 學下自動波囉~ kidding)

我小小的中學同學
坐進司機位
眼看起來多麼不合適
像禮物小精靈搶了聖誕老人鹿車上的位置
小孩子在大人的座椅胡鬧

後面還有Gerbo和Jojo
兩個女孩bi li ba la 很興奮

車子開動了
徐徐向前
竟然點騰雲駕霧的感覺
因為...很超然 (常濫用這個詞)

身旁身後的人 其實都長大了

電台碰巧播著「好天氣」
那是我們的會考歌
Gerbo說

分別的時候
其實我是很不甘願的
突然很不捨得
很不捨得那個逝去了的中學年代
不過 它其實真的已逝去了吧

(我們總愛抓著一些以為代表到某段日子的東西
但其實它們早已不同了..)

*

大學生涯將要結束
泛起一串串從前關於日子逝去和新階段開始的情緒
例如捉不緊中學的單純、望著長大中的自己和朋友的無奈
近來還發夢中學老師問我找到工作沒有

記得我選了新傳後
中學有幾位老師都問我找到原因沒有
拔尖的學生
都太興奮了
沒有判斷清楚
讀得到, 為何要去讀一科不用讀的東西

潛意識裡
我還是那樣介意我的中學

3.13.2006

Bauhinian Rhapsody

繼續寫一些沒有人想看的東西

看了我的第二個晚上...
這晚水準之高應夠出DVD, 太興奮了~ wahaha
亦應是我現場聽過最好的音樂會
(可能因為光天化日和漫遊拉闊我冇去啦呵?)
真的是個很好的音樂旅程

何謂音樂旅程? 有聽音樂會以外的bonus也
(明哥今趟真是變了個牧師,勁preach music religion,
交待了很多東西, 表演了很多東西, 如他最後一晚的聲線那麼令人滿意..)

****禁色 x Erik Satie (x Japan X 三島由紀夫)
靜靜地聽著Gymnopedie No.1等待禁色的merge入
背景有John Wong的電腦graphic
像從前電腦screensaver的墜落的雨點
耳朵觸到「愛本是無罪」時
想起那個還未懂愛的小孩坐在書房
看著電視屏幕的雨點
禁色 也是關於一間房

****Oboe x 罅隙 (x 蔡德才鋼琴 x 明哥靚聲)
James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港樂成員
oboe襯人山人海的音樂很好聽
而且這是我聽過最好聽的歌
明哥最後一晚唱得很好
把你放到和現實差一個罅隙的國度

****紅色 x 步伐 x 下一站天國
本來不太喜歡這首歌
看著台上的他用漫不經心的腳步
像要走進天國
身軀的血滲出外衣
不用害怕死亡
黃耀明送你一朵玫瑰花

沒錯, 我們就是那「明哥企係度都會好鐘意」的膚淺粉絲 --Jam
其實他不用慢步不用流血
因為他就算lud咀
就算自以為穿上那件斗篷就會像小王子遇見的那個機師
就算講音樂出處講左十個「法國」
就算是個100%自我陶醉的自戀男子
台上的他早已是神
走進紅館
若是他表演
請別把它當作一個音樂會
這不只一個音樂會

延伸活動:
1.等dvd
2.借The Cook the Thief His Wife & Her Lover (1989)
(原來友情歲月的前奏是參考這配樂, 黎妙雪都推介過它的美指, 原來配樂也很好)
3. download下出現過的英文歌, 同埋莫札特不死之謎英文版, 應該沒有明哥x基爵x jason那樣驚嚇..
4. 撫平自那晚後湧起的情緒, 還有不只與他有關的回憶
5. 嘗試不去想, 明哥老了, 因為二十一歲的我也愛他愛了七個年頭

*

我知悶
好, 等我講下第二樣
上個星期電影節飛寄到了
今天也拿了HBO pass~
這會是我最壯觀的電影節
我想我一定不會再看這個數目
我愛電影的方式和我愛吃東西的方式不一樣
(只是今年是最後一年學生價~)

3.11.2006

「每個人心入面除左有一座斷背山外,仲有一個十字架」



那是明哥最後一句震憾的說話
這句話和昨晚的一切
令人久久不能釋懷
還有買埋今晚的衝動
雖然我明晚也去
希望那位為了這兩晚而放棄去北京採訪的仁兄也會覺得值得

關於昨晚我有很多想寫
可能應該由那杯popcorn說起 (紅館的爆谷很貴, 多謝請客!)
可能應該由舞台技巧和服裝說起 (令人泛起感動, 不只從音樂來的感動)
可能應該由蔡德才的輪廓說起 (我坐得真的很近!)
可能應該由明哥唱rap說起 (和他說話的詩意程度一同突破)
可能應該由曲目說起 (除了大亨, 全部都喜歡)
可能應該由港樂說起 (人山人海的歌, 本來就華麗得應由管絃樂拉吧)
太多太多了, 要寫多幾個entries也不夠

我沒想過這可能是最合心的live
真正的原因是
如果你喜歡了明哥和人山人海很久
這真是一個時光倒流的音樂會

你會記得光天化日演唱會那次的《暗湧》
你會記得漫遊拉闊那次的《禁色》
你會記得只出過一次live的《罅隙》
你會記得蔡德才第一首較hit的歌《我們不哭了》
也或許...是我太懷念那個《友情歲月》/《如果你愛我》/《春光乍洩》/《小王子》/《隨身聽》/《下一站天國》/《美麗在心頭》 的年代

今次是我第一次買了飲品進場
我吮著飲管看著台上的黃耀明
感覺自己像個嬰兒哺著牛奶
Feed us with your music, gently.

3.06.2006

This is so beautiful..

3.05.2006

斷背山的羊

愛 像羊群蔓延
暗暗地綿延整座山
一夜大雨之後
雨水洗掉羊兒的記認
洗掉從前未愛你的我
我們分不開智利人和我們的羊
分不開我愛你和愛她的心
我帶著混亂的羊群下山
在山腳被主人責怪
羊的數目不對 有些羊更不是上山的羊
牧羊的人也不同了 何況羊
紋亂的情緒 纏繞著發現愛情的人

然後你我離開了斷背山 離開了羊

之後我們再到過不同的山
但一切都不一樣
因為那兒都沒有羊

斷背山上 至少我們只有牧羊的生活
之後 我們還有婚姻生活工作生活家庭生活

我拒絕再和你過牧羊的生活
我再沒有從後摟著你在你耳邊說話
我再沒有騎上馬背轉身離開還可期待和你吃晚飯

所以最後你像那被山狗殺了的羊
橫屍山野
我還在苟且偷生

3.02.2006

病人睡語

1.
潘國靈說病是一種陌生化
昨天無力躺在睡上
聽著遠處地盤泥沙的滾動聲
瞇著眼看萬天飛揚的微塵
玩弄著床單的波浪皺紋
挑戰著自己的肺容量

生命是如此容易過去

2.
原來一個人一天是可以吃那麼少 睡那麼多

3.
不要問我為什麼不去看醫生
胃嘔完 腸瀉完 自然會好
那些餃子滾壞我的身體
我是不會再讓西藥作進一步的侵襲

4.
對上一次大瀉大嘔是第廿九屆電影節
(去不了和喜歡的男孩看電影)
原來病這回事真的可以有規律的來個一年一次, 但每次提早一個月
今次生病適逢是第三十屆電影節節目表出版的第一天
(男朋友問在家悶不悶, 拿booklet你看消消遣)
下年可會是藝術節的檔期

5.
橫豎我多經驗
應該和大家分享嘔吐時的飲食清單:
第一輪: 多士 + 葡萄糖水
第二輪: 粥水 + 葡萄糖水
第三輪: 粥 + 面包
第四輪: 通心粉 + 寶礦力

6.
係呀, 其實我咩事呢
事綠零晨12點幾吃完火鍋
五點幾開始嘔, 之後分別隔2, 3, 4, 6, 8個鐘繼續嘔
第二朝立刻打俾一起去打邊爐的朋友
準備集體告它
可惜原來只有我有事
報紙也沒有說什麼

7.
最討厭那一刻是第二次嘔
因為我第一次嘔完沾沾自喜地洗了廁所
以為最痛苦的已經過去了
結果我決定用膠袋

我早死
未必因為我病多
可能是不環保的報應

2.27.2006

思覺失調

梵谷說
有時候自己看回自己從前寫的東西
竟然會看得不明白
為什麼那時候懂用那樣高深的詞語? (現在要去查百科全書了)
究竟那時自己在想什麼? (現在不能想像那個想法了)
最恐怖的問題莫過於
其實那時寫東西的是不是我?

今天看Glooomy Sunday (在UC Lib借走還在上映中的電影, 感覺很超然)
那首曲的作者自己也找了很久
究竟這首動人的歌曲盛載著什麼訊息
連寫的人也不知道
以為自己為旋律譜歌詞就會發現答案
結果只是更迷惘
究竟為什麼這首歌能觸動人? 甚至到達令人自殺的地步?
若果連作曲家都不知道
我們都要相信是魔鬼玩得把戲了

當然電影說的不是這個
導演要說的是歌曲提醒人的尊嚴
作為觀眾自然會接受這個說法

但電影以外
你心中有無數的旋律、無數的文字
不是Susan Sontag或Roland Barthes可以話你知你點拆解
你發現它們時
它們震撼了你自己
然後你用它們震撼其他人

只好相信
宇宙真是有一把觸動每一個人的聲音

這篇entry可以說是不是我打的吧?

*
生日快樂
nice hat~

2.24.2006

尊重

李察成日話孔子不好
只顧身體的傳承, 著重輩份及身份 (例如君臣)
窒礙中國兩千年來的知識和文化發展
也荼毒了中國人的思想

我本身沒有認真讀過論語
對儒家也只是表面的認識
我只知道當我學中國神話時
老師說儒家當道令很多神話小節也被刪減
也略聞焚書的事

近期終於明白李察的執著 (佢成日狂被人話佢day day在專欄插儒學)

親戚是冇得揀的
越大越明白他們的想法、處世態度
那些「狗眼看人低」、「自以為是」、「只為自己利益」、「目中無人」的特徵
開始被長大了不久的女孩拆穿
但切不可以暗寸他們
更遑論當面罵醒他們
只因為他們被我輩份高
我也要尊重他們

其實他們有什麼值得我尊重?
我更尊重那些被他們傷害的人
媽媽以前常說: 要尊重他/她是你的xx
一直覺得很有道理, 也覺得媽媽很有教養
但現在忽然覺得
他們也沒教養, 為什麼我要跟他們談教養?
一個人值得鄙視
八十歲也是值得鄙視

若要談血脈
我只無奈 為什麼我身上也流著你討厭的腥味

2.18.2006

NA Photo Day

很多人說 現在的大學生都是長不大的
摟著一個一個公仔拍畢業照 太像話了
CU有兩次Official的拍照天
一次書院輪流
一次是全間大學的畢業典禮
我倒覺得第一次胡胡鬧鬧
噴噴香檳 跳咷舞 (像FAA) 砌砌燒豬 吃吃燒味 (像吾系) 影影gap相
幼稚低能地玩一次 瘋癲一下也無傷大雅
因為身在其中自有歡樂
出到社會, 你話仲點玩
給我最後一次機會收公仔毛毛花
證明大家天真地在大學存在過, 不好嗎?



以上兩張相有什麼分別呢?
就是第一張沒有Vitti送的姆明暖水袋..
看不到的禮物還有媽媽的一束鮮花, Jo-q的水晶魚仔, Alice的花花金筆, Karen Lau的貓頭鷹卡
圖中有包包及jojo的「小林綸C」, Hong Ling的小飛俠頭, 勞言言的Winnie Da Pooh, Caca的毛毛玫瑰, Wing的毛毛花, 唐宇軒的小人小飛俠, 還有Linda的彩色紙襟章
都是想在此acknowledge下的, 謝謝啊!

過了個超級感動的Photo Day
多謝我的秘書1,2號
Appoitment booking, mobile answering, hair maintenance, photo taking, cloak wearing and pinning, doll+flower carrying 無所不能
還有後join的秘書3 號, Caca

特登進來的non-CU人, Karen同陳淑君
最後講聲唔好意思
小妹沒什麼planning
搞到冇好好地和各位朋友影相, 更miss 了些團體照, 對不起!

ps I love New Asia~

2.12.2006

不知黃碧雲會有何想法?

加拿大多倫多士嘉堡住宅區發生的倫常命案,涉嫌殺死妻兒的一名原越南籍香港移民。

加拿大警方表示,周四傍晚有人報警稱,殺了妻子(38歲)及分別5個月大的兒子及3歲的女兒。警方趕到維多利亞公園大道與芬治大道附近一條內街一幢房屋後,破門入屋,發現3名死者,而40歲的疑兇則受傷,被送院救治。

該名男子 (朱華明) 原是越南籍,1981年以難民身份,由香港移民加拿大,2003年因為持刀威脅他人,被判守行為一年。警方落案控告他3項一級謀殺罪名,周五提堂,案件押後至本月十五日再審。戴著手銬的被告神情看來十分憔悴,右臉及右腕有明顯刀傷。
更不知也斯會有何看法?
他好像也嫌黃碧雲用太血腥手段去紀錄香港...

黃小姐該轉行做預言家吧...

我給媽媽看過<失城>
因為我們也移過民
因為她也為搬遷流過異痚搹o看到這個報導有沒有想起故事?
她說簡直一模一樣!

其實當然不是一模一樣
情節背景也有不同
但對每個飄泊過的人來說
傷痛..還有那無止境的適應和期望
真是一樣的
無論那個是黃碧雲的故事、朱華明的故事、還是我媽媽的故事

2.08.2006

百花齊放

過埋李祖喬生日
過埋人日
先打od
好懶哦 (係呀, 本來諗住以上兩日在此道賀一番)

就是李生生日那下午看春田花花同學會 (話哂佢都堪稱自己是第一代看麥嘜的人)
一貫謝立文effect--看完會令你懶洋洋更樂於做個100%香港人
你是屬於這裡的
不要強求太多尋找太多
這裡的夢想可以是很簡單的

就算你是
一個為不想除褲而當OL的人
或者一個只可以對住個沙灘嗌來發洩的救生員
或者讀完HKU入了理想公司卻碰著哈佛畢業生的人

你還可以
用CPU來煮蛋吃
期待新的迴轉餐店
以電飯煲做拍子機伴電子琴

你成長時
大概越來越不滿意自己的身段
大概到達了要打劫先生存到的身世

不過可幸的日?原來從前的同學仔也和你一樣
「都係搵餐晏仔」
都係在賺錢中也找個老婆&找粒dep dep dep
於是社會棟樑們一同放聲高歌
提醒我們毫不寂寞, 不如一齊唱

2.05.2006

News from CUHK

1. CUHK Campus Task Force: A new ultrasound machine (for trial use) has been purchased and delivered to Chung Chi Student Canteen on 2 February for trial use. The equipment will generate ultrasonic sound which is said to frighten the birds away and we will observe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equipment in the next few days.

為眾志添了科幻的味道哦
其實都係得崇基會有大量小動物來吃飯吧...
成功的話, 是否全校也可以有wee wung wung或jiu jiu jiu的頻道?
我家也有個ultrasound equipment用來趕蟑螂和螞蟻
不知可否順便也趕雀?

2. 中大策略計劃: 政府資助的三座大樓已經動工:綜合科學實驗
室專門大樓、威爾斯親王醫院的臨床醫學大樓新翼,以及校園西陲的教學
大樓。其他新建築物計有:一座與外界合作、以私營經費興建的教學酒店;
以及私人捐款興建的文物館增建的中國藝術及考古中心和衛星遙感站第二期

原來聯合菠蘿油 /波波仲會有第二期
快命名它們,
那中大除了飯煲、女人腳、君子淑女塔,還會有孖寶波波?

ps 唯一有交意見書的學系:
社會學系
社會工作學系
新聞與傳播學院
政治與?政學系
地?與資源管?學系
and just for jlm people's interest---社會科學院院長 李少南教授

2.02.2006

紅dong dong~




蔬果意粉來拜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