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我和達明一派,同生在1984。對我這一輩,他們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
    2 months ago

12.23.2010

搞不懂的情

不論在什麼時候
總會被同一類人吸引
可能是他做了我很想做的事
可能是他做了我不敢做的事
以上兩種人
我總會被他們牽引著
但總會因為某些原因
彼此錯過
或者是因為性別不對?
怕麻煩?
有其他東西重要一些?
時間錯了?

未必是愛情吧
若是愛情會較好辦
我不信一生只能有一愛情
但我確信有愛情時最好不要弄別的 (尤其年紀大了)
太複雜
於是若是愛情
可以告訴自己甘於放手好了
配額只有一

但若是友情
就不是這樣的道理吧?
故只能在保存或放手之間
看著一個個人慢慢離我而去
為什麼會離開?
因為原來一個人的朋友配額也會滿的
去到一定年紀
新朋友都很難維繫了

一個
兩個
三個
四個
若不是一班朋友
我好像已損失了好幾個單一朋友
而他們身上還散發著吸引我的氣息
然後久不久又會遇到差不多的人
又再被mystified

We are all meant to meet, and part.

12.01.2010

Sidekicks of The Social Network

1.
"You are probably going to be a very successful computer person. But you're going to go through life thinking that girls don't like you because you're a nerd. And I want you to know, from the bottom of my heart, that that won't be true. It'll be because you're an asshole."

"You're not an asshole, Mark. You're just trying so hard to be."

是的,他在印證前女友的說話。唔知有無人會將〈一絲不掛〉同這套戲Mark掛住女友的片段剪在一起?
(我覺得所有佢唔知做乜發癲或發呆的時候,他都是想著Erica的...)

"但我拖著軀殼 發現沿途尋找的快樂
仍繫於你肩膊 或是其實在等我捨割
然後斷線風箏會直飛天國"

2.
電影或原聲中都有
In the Hall of the Mountain King
想了許久, 同事提醒我是藍精靈的插曲!


3.
片中rowing一場的tilt shift
真的甚正
但在想究竟為何要用tilt shift呢?
是因為把那場模型化?
要將傳統精英矮化?
總之更另眼相看
條team勁~

11.25.2010

我發現我就是有一點轉變時才會寫blog

因為現在很多朋友都不寫了
我有一陣子上網找了很多blogs
就是想證實還有很多人在 facebook era 裡還會狂寫blogs
現在我Google Reader裡有一個叫''Interesting Strangers''的folder

轉變就是轉工了
這段日子最難過
又很掛念舊同事
新同事又未熟到會理你生死

但一次一次的轉工
每次的不捨都是習慣了點點
回想我也明白當初離開港台時
為何最暗暗難過的是自己
因為其他人大概 都已經歷過更多別離

那只是我第一份工作

近來和朋友談起
出來做工越久
就越有耐性越厚面皮
越來越頂得順逆境
第一二份工覺得undingable的老細或人
回想也不是太過份
我現在對電話裡的指罵已完全免疫
但面對面的咆吼寸咀
還是會難受
看來都要一點修煉

昨天細老細和同事圍在我的位置傾公事
剎那間好像有一個很強的磁場
為何我常常給這樣的「人間」魔力吸引到?
人與人之間那些像電流的聯繫
總讓我出神
兩位同事一直在傾
我就一直在呆呆的欣賞
那一刻漂亮的交流
(而我甚至是沒有參與的, 哈...在發呆)
我是永遠在追逐那com lab的感覺嗎?
大家一起剪片一起ed稿的感覺嗎?
那是journal給我最毒的癮
令我不斷離不開電視台或media或什麼什麼

幸好原來學校都有這個魔力
因為我真是一個很弱
故要靠他人磁場才能生存的人

共振吧!

PS I miss being with friends around KGV ~


10.06.2010

關於搬遷 (二)

在華都搬遷的一個星期後
到我家搬遷
我們命脈相連啊
斷也斷不了

人生搬過三趟
今次第四趟
因為頭二趟帶著深深的不捨
所以情緒很負面
連帶對搬屋感覺也不太正面
第二趟是由娘家搬到湯家
其實沒有執箱
只是用紅白藍膠袋在半年內逐點搬移
(表弟提議今次也可以....嘿,因為今次更是在同一屋苑內)
沒有臭著紙皮箱然後不斷丟東西那種傷痛

第四次算是真正搬到我們的愛巢
行禮同擺酒分開
結婚同置業分開
如果俾我再揀多次
時間分配上我也會這樣做
只要蜜月和婚禮不分得太開便好了
呵呵呵...

有新屋的興奮自然會蓋過搬離或棄物的不快了
而且這間屋只是住了很短時間
但第一次來時
「男友」貼的歡迎標語還歷歷在目

不過上次搬來跟今次搬走
都要扔點東西
我來的時候執了一大袋「回憶」
(即只會在「回憶」的時候才會拿出來的東西--平時沒用的...例如小學手冊...)
給湯精笑放了在閣樓仔
今次希望不用丟太多
想搬到新屋沒位時才丟
但見湯瀟洒地丟書
我也不好意思
故放棄了幾隻手錶
我還替它們拍了照
都是我小學開始便戴的
簡直代表了九十年代的潮流 (才不,只有G-shock是有代表性....)











****

Inception裡
很喜歡二人一起在夢裡建造他們的世界
都是關於二人的個人和共同的回憶
感謝湯老為我弄了這一個新的國度
讓我們的陀螺繼續轉下去

9.24.2010

關於搬遷 (一)

很多東西或人
不是你要回頭去懷緬
它還會一動也不動、一變也不變地坐在那裡
等你去回味



華都搬了
永遠不能忘記
在中大等了兩年竟然可以順理成章得到那個入港台的手掌印
139 掃一掃指模
就能入去了
第一次去還覺得這麼奇怪
為什麼不在廣播道
之後會知大鑊
炎炎INTERN的夏天竟然要行上行落
行山般走上廣播道
為何會選了GP組..?
大家都在上面!

做實習的日子
沒有位置
整天坐在「網吧」
有時候望出外
樓下聯合道斜路的風景
畔溪外的茶客....
到我畢業後
有了自己的桌子
到我離開港台時
我依舊沒有電腦桌...
你是那樣破落
你那些過帶機的電線是多麼紊亂
你連它們都容不下
還有, 你是多麼的ISOLATED
那些shuttle buses都在談論你!

華都! 是我離開了你!
今天! 你離開了大家!
投進那個醫死孕婦的醫院懷抱

其實
不知多久之前
巴士經過九龍塘時
你的外觀已不一樣
很難相信內裡的你如一
於是
今天你終於要脫胎換骨了

離開華都是影了這個
上星五回去影了差不多的地方
有時間再POST
可以先看看Ti'm的
也可以看看Tim現在和我走時的分別 (奸笑)

9.22.2010

what i like about ipod

當人人講iphone迷ipad
我還在講ipod
霉到吖

1. 手搖 Shuffle Function - 我通常一有新碟就會只聽那碟,一唔好聽我就會狂fing個ipod,等佢shuffle,離開呢隻碟。我覺得配合那一下動作指令,令人很爽,發洩左。

2. Playlist - 喜歡的歌一個 On The Go List,然後靜的歌就rate高一點,那麼想睡覺就聽high rating的Playlist,咁就方便吖。Rating像自己share給自己~

3. Cross fade - 有時好亂,有時好聽。重疊的部份有時候比原來那兩首歌還好聽。每次我都會諗起剪片的transition ^^

9.15.2010

記火坑裡的第一千天

看回這個ENTRY
節錄:
「離開了舊公司一星期
在新公司上班一星期
其實是同一件事
可能就是郎哥所說的
從一個火坑跳到另一個火坑
(佢話因為成個香港都係火坑)」
(07年9月)


我已在火坑多少天?
今夕是何年?

睏甚

特別收錄SAMMY曬命郎哥真跡:

9.08.2010

嫁給作家的三大好處

1. 雖然他自稱連魯迅全集都可以不要,但家裡始終是多書的。除了放棄了去圖書館或買太多書,她還可以久不久抽他到書櫃旁,然後問他這本書是說什麼,那本書是說什麼,然後自我感覺很良好地覺得自己已經看完該些書。因為婚姻是關於分享的,錢還不要緊,最重要是他的腦,反正她有了這麼多位置幫他記生活小事 (或電影對白),他也要回饋一點。

2. 她不用再去看他的文章,因為大多他已經在看戲/看書後,或飯桌上,一一把大綱告訴她。以她明白他的價值觀及思維走向,她大可以省點時間不用看他的文,這世界那麼大,作家那麼多,當然不用浪費時間再十番認識或研究枕邊那位嘮叨怪。

3. 她有了入睡良方。睡前她會讓他摟著,然後聽著他讀他很久以前的日記或文章,她便輕易呼呼入睡了............

本來她想寫五大好處,但她已經想不到了。

她辯稱說,因為他其餘好的地方,都跟「作家」身份無關嘛。

8.24.2010

種下的仇,別人受....

昨天大雨由菲律賓一直下到香港。是為孟蘭節。

所有畫面和歷史,看到....

1. 廚師或同僚種下的因,結果由那車人承擔了。

2. 菲律賓的網頁,有一個賓仔留言, 回應其他人對香港人的同情,賓仔說,你不知香港人在香港怎樣對我們的同胞。門多薩潛意識特登挑選香港人嗎....係都唔奇。整件事希望不要加深港菲矛盾,無良僱主種下的仇,其他人代受。聽說警方也起訴弟弟,話佢有份教唆哥哥.....天,那不是另一場悲劇的序幕嗎?

3. 簡直改變了「旅行團,更安全」的定律...

4. 其實每天都有人死於仇恨和不幸,只是沒有直播殺人,我們也沒有直接傷心。以為遙遠的我們無力,只懂起雞皮,只懂罵槍手罵菲警,但其實很多悲劇我們都可以盡點能力阻止,至少,應該捐點錢,給香港人、中國人、巴基斯坦人。昨晚竟然想起何喜華那滴淚。還有,就是對所有人都好點。不要讓仇恨種下,對方不對都好,自己受點肝鬱,吞左佢,算啦。

8.17.2010

DUO - 遺憾

陳奕迅的DUO演唱會
原來是兩首兩首上
很有意思啊!

我們不是陳奕迅
(假如我是陳奕迅? ....爛GAG)
雖然應該不至那樣闊的題材
但深切地投入過的歌也不少

最最最最觸動我的
不是愛情的
因為我很懶
最好一首歌說中所有人生的態度
以前很喜歡美麗在心頭
說中了貪婪
但人大了自然要承擔
首歌瀟酒中帶點賤
那就不適合一個師奶了

不過有一首歌一直沒變
就是余力機構的活著
那時候雖然只是中學
但那對遺憾的描述
對一個青年來說是一個善意但準繩的預示

活著
作曲、編曲:陳輝陽
填詞:因葵
主唱:余力姬

隨著每一天天倒扣 人便會多一點悔咎
逝去的當失去之後 妄想可一再擁有
曾是我偏袒的配偶 為何為了私心竟願放手
最恨是我有心偏偏不挽留 何曾會內疚

隨著每一種種引誘 人便會多一點佔有
未滿足到的心要等候 會不捨不歇的偷
原是我知心的摯友 為何共我相識不是永久
最恨是我有心偏偏不強求 仍難會內疚

浮在這世界裡 有千般錯漏
就算知不知 也必須接受
誰要佔有 誰人必須分手
誰會介意 也都不可追究

在這世界裡 我猜到以後
這一刻開始 到底終變舊
如開始未停留 或到終點未停留

如沒有呼吸祗有我 人就算希罕又如何
願我可 可將我生命裡的過客看清楚

如尚有呼吸支配我 人在世方可感受痛楚
要是沒有我的光陰都會安然走過
要是沒有你的蹤跡都會安然經過
縱未料到我的一生怎結果 仍無悔活過


這是很必然由貪婪過渡到缺失的一首歌
雖然有時候覺得有缺失
都是因為貪心
那天在DUO在第N次聽夕陽無限好
突然覺得有點像活著

夕陽無限好
作曲/編曲/監製:E.Kwok
填詞:林夕

多經典的歌后 一霎眼已走
纏綿著青蔥的山丘 轉眼變蟻丘
這個剎那宇宙 拒絕永久
世事無常還是未看夠 還未看透

多好玩的東西 早晚會放低
從前並肩的好兄弟 可會撐到底
愛侶愛到一個地步 便另覓安慰
枉當初苦苦送禮 最艷的花卉 最後化爛泥

*夕陽無限好 天色已黃昏
 本想去憑愛 去換最燦爛一生
 想不到長吻 帶來更永恆傷感
#夕陽無限好 卻是近黃昏
 高峰的快感 剎那失陷
 風花雪月不肯等人 要獻便獻吻

多風光的海島 一秒變廢土
長存在心底的傾慕 一秒夠細數
每秒每晚彷似大盜 偷走的青春一天天變老
只可追憶到 想追追不到

Repeat *#

好風景多的是 夕陽平常事
然而每天眼見的 永遠不相似

這是真的身處萬千變化遺憾之間
其實這兩首歌還有一個共通點
就是最佳損友的問題
好兄弟、摯友也好...
「為何舊知己 在最後 變不到老友」
那比我一生的情人多很多的親朋或同事
像無數憾事
都是補救不了

四首歌
發覺自己真太不懂放手
兩首歌
發覺自己很喜歡著重過程的結論
(請看歌曲結尾)
放不放手遺不遺憾
活著本身就是要包含夕陽遺憾
最後都是下一站天國
那是第五首歌了

6.27.2010

愛就宅一起

很久沒有試過週末連續兩天也待在家。因為下雨,也因為老公要趕稿及睡午覺預備看世盃,所以星六日也變了宅男宅女。

突然發覺,做電車夫婦真的很舒服。早上買了些零食和KIRIN檸茶,下午吃簡單的三文魚夾裸麥包 (好喜歡個裸字) ,就這樣吃飽看戲,或播住dvd打稿,中間還有下午茶。宅的漂亮是因為家真是個好窩,亂又好,熱又好,下雨時看著水點,覺得自己很乾爽; 酷炎時看著藍天,覺得冷氣隆隆很好聽。時間又像好用一點。

由細到大,我很喜歡larn街。不是會玩到夜深那一類 (因為我愛睡眠),而是逢放假都覺得要出街。媽媽甚至戲言,應該是在街生我的。我好細個的時候,有時在回家的路上睡著了,媽媽抱著我,但在樓下大堂嗅到那熟悉的氣咪,便會猛然一醒,睜大眼發現真是家門口,就是嚎哭,然後拉著媽媽不肯回家,死都要再出街。我係我阿媽,一定會憎屎我。

反而結婚後,真正是想多一點待在家。朋友都笑說我常常怕老公生氣,所以要早出早歸。其實除了想多點陪他,是因為這個家真的要經營。從前一放低個袋就可以沖涼訓覺,現在盡量都不想亂放,因為對比之下會顯得老公很整齊。然後碗要洗 (早餐的)、塵要吸 (我地都係甩頭髮族...)、衫要掛、花要淋,還要清理一下雜紙報紙和信件,我以前是懶蟲,只管理我的小房間,現在一整間屋都是我的房間.......

也加上睇戲不用出街,連BT都費事,得閒上STREAMING網或大陸掃碟就可以。還有結婚的好處也體現了,就是不用相約見面,阿嬸日日都可以對住阿叔 (no offence to 叔嬸們),所以其實真的可以宅all day。

今天看雨時也在想,可能,從前頻頻出街也是因為想遇上你哩。嘿。

6.08.2010

記憶裡只有規條









































「有競爭先會有進步
成績好自然有工做
死背書總比發夢好
有人讚代表你係寶」

回想,班總有一兩個學生很早已不聽老師之言,像是已經洞悉了什麼。有些特別反叛,有些特別沉默,他們早已發現,人生沒有金科玉律。至於那些像我一樣,只懂傻笑信從的,不知道之後又怎樣?

回憶的種種沒有兌現。我有對人好/我有努力勤懇/我有大膽嘗試/我有負責任投票,但結果我沒有得到什麼,我的和外面的世界同樣糟。連讀書時的希望,也變得不相符。誰要回憶? 切記,不靠回憶的人,最堅強。那一兩個同學好像這樣說過。


(原刊於《與記憶不符》,其他投稿失敗了的作品在此:http://picasaweb.google.com/lam.lun.see/MemoryXInAccordance#)

5.20.2010

十年人事幾番新 - ketchup十週年

看Ketchup十週年音樂會,對我來說更是重現童夢的過程。雖然那不是八九歲的童年,但那畢竟是最重要的音樂倚賴期--會考

那是應該就是想困在房中溫書的時候。Ketchup第一張大碟Sweet Smelling,覺得好有趣的英文。從來Smell都是名詞,不用加ing。不過"Sweet Smell"ing給人的感覺像是香味進行式,遲遲未褪的香氣纏繞不休,如音樂,這是通感! 會考生會這樣想。

我 覺得那個時候是....903話好的東西,就算紅就算型,那是一個很收音機-oriented的世界,因為房裡就只有past paper和radio。那時候我去的很多band show都是他們搞,沒有人可以比電台搞搞得這樣有聲有色,就是宣傳已爭很遠。或許我現在老了點,其實可能香港或band sound樂壇還是由903主導,但脫離會考後已很少再聽收音機 (除了在那間偽廣告公司到做的時候)。

學麥太話齋,有一日,佢變左個佬。十年,原來我會考也十週年了! Ken其實也沒有老了很多,只是看著台上的他,也真的有點感嘆,就這樣過了十年,他就如樂迷青春的縮影啊,好像還是老模樣,但其實,青春都是有限期的,又 怎會還是一樣? 他玩少了live,偶爾忘記歌詞,偶爾到不了音,但多了那種要「多點考順父母」的老話,不過也正是我近年強烈的感覺.....歌曲還是一樣,但我真的很久 沒聽,一下子聽著live,一首接一首,像又不像十年前。圍觀四周,有不少如我官仔骨骨 (即也是穿著上班服,坐在地下有點尷尬,不知合不合腿好),突然記起十年前,有好些人是和我一樣穿著校服。有點像同學聚會。

他cover了另一首青春到不得了的歌:

常常覺得這首歌可以跟後來的「點解打波先嚟落雨o既」廣告互相輝映。

那時最喜歡當然是主打Lovely Smile, 今次成了encore的,幾驚佢唔唱! 記得中五時聽,以為自己聽錯歌詞,為何在咒自己死? 我不是那種叫人去死的小朋友--好純情呵呵,亦好驚死亡。第一次聽,i don't mind I don't mind I don't mind when will I die ,背書中停下,cause the one day I die the sun will still shine/oh everyone just stay alive remember don't cry/just keep your lovely smile,覺得樂觀得太耀眼,但又好開心 (可能因為會考像要死人一樣)。今次音樂會,和老公一起,我唱給他聽,好像意會不同了。不知道他明不明白。

是日驚喜還有潘姐姐,Ken唱不到音時,她竟然出口相助。那一陣台上台下大合唱,真是真金也買不到。成為十大難忘音樂會之一 (其餘為人山人海獨樂樂音樂會、達明二十週年音樂會、蘇打綠....及待定的.....嘿)。

Photo Courtesy: Chelsey Ho

5.04.2010

London Places

蠻有心機的整埋了在倫敦令我難忘的地方和相片
今次主要去看傳媒及政府,自己也偷空去了看shows
這就是百年難得一見的Lun's Photo Blog (已經好耐無整,因為facebook..)
ENJOY!



這是大倫敦政府的內面結構,好型的旋~



British Council請我來,當然要同佢影張靚仔相



去看這麼多的傳媒,以Guardian的辦公大樓最新
樓下是gallery、theatre等,整個complex叫 King's Park。
引進傳媒人就可以保證到有人光顧藝術場所,聰明 ^^
(題外話--那兩個抹窗的跟我揮手!!!!! - click!)


King's Park/Guardian外望有古舊詩意,裡面就modern得很
(有點像Google Office - not that I've been there)

Sorry,還是要post Guardian office,從他們每一層都是落地玻璃,可以看著中心及其他部門
樓下是很open的輕食餐廳




有人在Work Foundation外示威



趕及在BBC搬前來看看,裡面好古色古香


People Snap: BBC的人多認真...這是radio的人,在這裡時時刻刻想起港台的日子
右邊是傳播BBC World News給全球多個城市的地方啦!



Financial Times的office像政府大樓,老建築就如BBC office一樣
(記得上次來倫敦時,有人教我以前的U像V字...我還記得!)



Monocle 辦公室的對面,它們的公司不身光頸靚,但好有藝術氣息,像studio多點。



來聽Tindersticks, Shepherds Bush Empire離地鐵站好遠囉,若不是有人帶路都唔知點搵
等Charles時去逛了地鐵旁的Westfield,成個又一城咁.....



Barbrican Hall 是藝術場地,我去看了一套很悶的drama
最好睇係臨開場前會自己關的門 (觀眾席旁)...



個個阿頭而家就會來引領我們發展西九,不知道我到時會否也覺得西九型呢?



臨離開Heathrow,在機場看到"Up in the Air" Ryan口中的機場cheap sushi...
哈哈, 好似香港的峰壽司檔次吧
(Quote - Ryan Bingham: All the things you probably hate about travelling -the recycled air, the artificial lighting, the digital juice dispensers, the cheap sushi - are warm reminders that I'm home. --> 我最感同身受是recyled air...urgh)

4.12.2010

倫敦,2nd Take!

英藉校長一句: Please visit my mother there.
真的搭不上口: You want me to bring her some fruits? Tropical fruits?
還有: She's the queen actually.
咁唯有: Oh I'm planning to go to Windsor too, I hope she's on holiday.

倫敦!
我唯一一個去了二次的歐洲城市!
對上一次是2004年跟大學leadership pgm的朋友去
六年後 (我去時也是搵leadership pgm的朋友, 證明我幾無friend)
又來了--這個最像香港的西方城市

Charles說倫敦的人惡了很多
但我都分不清是我惡還是他們惡
對上一次來
什麼都是新鮮
還記得英格蘭輸了一場波的那一個晚上
我還用笑容安慰過一個戴帽的型佬
今次我連在火車途上遇到一個女孩
她和我傾計我都不願開口似的
只是問了句你去哪兒
可能也只是因為她的腳趾頂住我隻腳趾
我必須知道她何時會下車....







<-- click for 'UK in colour'

沒有再做指定遊客動作
但其實我只是第二次來做遊客
沒有看書店連去吃英式貴美食都提沒勁
只去看了套波蘭drama
也只是因為有英文字幕
今次有國內同胞一起
最後那晚因為英文誤翻鬧了很多笑話
大 陸人不太介意講錯英文
錯就錯沒什麼大不了
那個英國人也樂在其中
好像比跟精英唇舌劍更自然
(雖然有時翻譯完會dead air)
我越來越像那莫翠兒
Very China-minded! I love it!



我好leung
接觸英國不是循britpop
英國就是EngLit
(EngLit裡那among the fog stood a handsome guy on horseback)
但那次來
接待的人已告訴我
England is England
London is London
除了大草坡外
這裡是Modern rather than English
歷史的東西看一次便夠
但每天的show和新場地和新點子
就像春天期間的花一樣
每天也在開拼命地開....

07年又翻新了的Barbrican Hall
我今次才來
藉口是上次還未好靚
但其實真係乜都唔識
本來諗住去East End周圍望下
看看Regenerated的地區和雜誌說的是不是一樣
結果還是因為貪吃而跟幾個人去了創意市集
因為可以多一起分食物吃
英式掃街 yeah (是為Portobello街)

還有一日Free Day
去了看Windsor
And the castle of course
有點想起做中國旅遊的時候
去親每一個歷史城
都是看皇族的x宮和x別墅
只是這裡還有皇族傳統
但也印證一點
就是當代的皇族真是為我這些tourist而設

<-- click for UK in B&W


4.08.2010

Into the un'Miss'able Age

三月到四月
因為出走倫敦及台中
HKIFF的電影數目跌到歷史最低
兩套咁大把

也因為個心一早飛左去倫敦
故沒有留意張懸來港
也因為個人那時飛左去倫敦
故沒有看到KoC來港
他們首次來香港都miss屎左
感覺有點像十七歲那年看不到《藍宇》一樣

不過畢竟始終可惜都不是十七歲了
差不多大了十年
唔通仲lur地發脾氣
也可能被那個連魯迅全集都可以丟掉的人影響

人生真係有咩唔可以錯過?
連演唱會片段都可以在網上找到
可能真係自己個仔女ge生日/畢業禮啦
(好似有套電影講個爸爸講大話miss左個仔的生日, 下場好麻煩...)

雖然我未至於覺得youtube和live相距不遠
但前者真係多到令你覺得世上什麼也可以在網上搵到
你問一下當今的十七歲
真係會覺得睇得番就算經歷左
當我去倫敦考察的片段在youku也可以找到時
真係無理由怪佢地

我而家每次一唔見左野
竟然會想起Google Search Engine
睇嚟我都有d中毒

貼上大家不用miss、我去看了的:

(P佢個K吖! 收起我部單鏡機, hum世界都o係度錄影添啦!)

3.06.2010

My monster vs My music

記得有次訪問周博賢
他說他其實很少聽音樂
因為都不想有什麼佔據了腦袋
我也聽過不少音樂人是不聽其他人的音樂的
那當然與我的偶像黃耀明完全相反
他有時說出他在聽的冰山一角
已會叫死硬歌迷如我盲目直跟之餘
自己也不怠慢

不過對於那個「不沾為妙」 的音樂心態我是明白的
至少以非創作人的心態我認為是完全可能
只是有時候我也會對自己迴避聽歌而感到奇怪
甚至可憎
人家有創作的理由
但我只是個平凡三流歌迷
憑什麼可以把音樂拒諸門外呢?

迴避聽歌有時候是為耳朵舒服
不是那個headphone硬來的緣故
而真的覺得要休息一下
好,長時間聽歌誰也想停停
這個合理
但是有時候是剛聽了一會兒已經想把喇叭拆掉
好像擾亂了身體裡一些什麼的
其實想清楚點
聽音樂是打坐、修煉、跑步、冥想等的相反
越聽會越想得到更多
不止是更多音樂
還有更多幸福
還有更多愛情
還有更多浪漫
.....

迴避也可能是害怕
音樂令人沉溺
我這樣一個弱的人
動不動就覺得歌曲在說自己
或進入一個很負面的狀態
或令我想起一些不能復再又或痛苦的回憶

其實終歸不該怪音樂
可能是自己太心浮氣躁
今天突然想
自己開始有聽錯歌的傾向
這個年紀還不斷聽著由中學開始很喜歡的歌
還一個肥師奶還穿毫子高跟鞋
扭親就怪鞋的錯
我應該去聽多點古典及爵士了
把我心中的怪獸壓下去

2.22.2010

請客




超人 (等同太空人) 的食物


婚後第一個新年,最不習慣的不是派利是,而是為任職老師的老公請客。

很想把事情做好。這位「先生」有兩班學生來拜年,其實,想盡力做好的動力不來自討好夫君,而是我自己身為學生時的一些美好印象。自己一向頗有老師緣,我這類書呆子成績paranoid的飯團,老師都愛示好(中學時曾經有位老師,說我拔尖後,就連唯一一個聽書的孩子也沒有了。原來我在堂上的點頭,竟成了他對自己存在的肯定)。

中學時,有位Miss常常請我睇戲吃飯,我們會一起去看那些怪怪慢慢的電影。她本身不是念什麼藝術文化,只是對不同的電影有興趣,所以我們二人也是一同摸索(或在電影院裡打瞌睡)我升上大學後,她還會跑來跟我看邵逸夫堂播的電影。而且從不收我晚飯錢,因為我還沒有工作。我畢業後,好像也只是還了一兩頓飯給她。

大學時新傳的老師一向都像朋友。其中最記得是馮應謙請我們吃他弄的冰皮月餅,男人老餅拎住那些白雪的餅給我們上堂品嚐,真是很適合奇怪的他。也很記得攝影課最後一堂,Paul帶我們上一個行家開的studio玩,好像叫了外賣,還看到那家很特別的裝飾和傢俬,及很多很多的攝影書和音樂,那一刻很大開眼界 (現在回想仍然非常羡慕那位行家! 後來半巧合地,他竟然因為協助另一位行家拍結婚照,在我結婚簽字時出現,我們二人也呆了...)。

想說什麼呢,就是老師除了給我啟蒙,更令我心存感激的是難忘的片段。好像中學有一位老師,常常準備很多零食,一見到較熟絡的同學在教員室門口,就會立刻回位拿小零食給學生。學生會很久很久以後都會記得那顆糖果,因為會讓人記得那種「我鐘意o個個Ms xxx呀,佢好好人!」稚氣。

徵兆老師在學校怎樣我不知道,但徵兆老師的家就我都有份。就算食物不好吃,我也想他的學生很多年後記得那年老師第一年有老婆仔, 煮了很多有趣但怪味的東西給我們,真叫人大開眼界、印象深刻 (不是負面...)。還有,劍蘭配青竹,百合配紅葉,風信子放在紅杯中,來湯老師家拜年,唔食得都睇得。我也有悉心為全盒扮靚,盒上有金老虎,盒裡有金杏仁,希望比平常的全盒豐富一點。大家吃膩了片片糕點,我就用XO醬炒或改變一下其形狀 (當然,結果粒狀的都變了糊蓉...)。

想做的,是為別人製造美好的感覺。有些人覺得我眼裡只有湯先生,但其實,我是希望透過湯先生,做到好事。這是未結婚已經跟他說的,還記得他扁咀回應道:你不要做超人。

2.09.2010

When we talk about ghost tree...

Such an opportunist.

***

瑪利諾的鬼樹被肢解,我不敢去現場看。工程人員在我還在睡覺的時候,用吊臂從頭到腳,由頂到根把它一枝一截地割下來.......我可以用一百個描述恐怖片的詞語去形容整個過程,那種震憾比任何驚慓片都更真實,我選擇在電視裡看,因為我真的不願接受這是它真正的結局。
關於這棵南杉樹, 對非瑪利諾師生來說,「鬼樹」這個稱呼只是帶著嘩眾取寵的味道。可能也因為改壞名,所以面對了這個恐怖、被分屍的厄運。我記得,升讀到中學後,學生很自然都不會怕鬼樹了。可能是長大了,明白每間學校皆有鬼故,也可能是因為位於小學的鬼樹在地理位置上更遠離了,可怕的氣息也飄不過來了。回想,若要說鬼樹之所以成為鬼樹,應該是它那懾人的高度,還有那如古樹的特徵,帶著守護者式的正氣,卻又有點神怪的妖異。

曾經,一個夏天過後,它的樹幹上流出奶白色的樹液。同學說上面有不同的「楊」字。我不敢去看,卻和同學猜數著中文字裡有多少個「楊」字,洋、羊、徉、陽、揚....回想也不知道是否中文老師散播的謠言,想我們去念字,卻沒跟科學老師弄清楚那不是一棵楊樹。但其實關於古樹的鬼故,就只有這一個。其他都是和樹下的電箱及石路有關。

流傳得最久那個鬼故,是關於貓的。有人說,當任何一只貓走到樹下,都會立刻死去,電箱裡其實全都是貓的屍體。後來,我們更發現在樹下的石路上近杉樹的石階有血跡,那是貓血,同學都這樣說。我記得每次我走那條小石路,總會記著得避過那塊血的石頭。
隨著鬼樹倒下,相信石路和電箱,都再沒有任何故事好說。每一棵樹,就如每一個碼頭,每一條村,都有依存它的故事。我們喊著保育,要保護的, 從來都不只是那脆弱的東西,而是依賴著它千絲萬縷的關係,亦是組成這個城市的每一條纖維。

電視鏡頭沒有拍到電箱,也沒有拍到石路。我只看到在天橋旁、校舍頂的樹,被逐一砍掉。鏡頭瞄準眼淚。但其實我和她們都不該是只為樹哭,還有那從此藉藉無名的電箱,單一顏色的石路,和那些再也沒有機會討論「楊」字進補中文的學妹們。鬼樹的故事要靠電箱和石路一起組成,城市的故事又何嘗不是?

***

鬼樹被砍的前幾天,媽看到新聞,就說妹妹一定不會哭,還一副「知女者莫若媽」的樣子。

我追問,那你覺得我會不捨嗎?

「你一定會,你實話唔好斬啦。咩都唔好斬唔好變唔好郁唔好掉 .....」(開始發揮平時對我不丟東西以致家居屯積了極多雜物的不滿)

係喎, 你又知o既? 我都滿足下佢啦。

「你係咁架啦,最好係棵樹霉哂都唔好斬,等佢自己跌落嚟就最好。」

阿妹o係度笑,你地而家好豁達囉。

1.25.2010

My Midnight Garden

Tom's Midnight Garden,我常常想起這個故事。Spooky but sweet。Spooky的部份是長大後才感覺到的。中一的時候讀此書,其實也不算child了,當時一點害怕的感覺也沒有。

故事可能很多人看過,被評為史上十大最好的Children Lit. 關於一個不能出街的小孩。搬到親戚的大屋後,每晚聽到老爺鐘竟然會敲十三下 (十三點)。走到花園,竟然看到如白天的生氣,陽光下還認識了一個小女孩。他們共度很多快樂時光,每晚如是。花園會於白天消失,不過每晚也會出現,而小女孩差不多每天也會有變化,一天長大一歲。而且在花園裡,除了女孩以外,誰也看不到男孩。最後,原來這個花園是一位婆婆的過去,相差七十年的二人在一個花園裡相遇。我記得最後一幕,是在男孩的現實,他要回家離開大屋前,他和已是老太婆的「女孩」相認。

那場見面在兒童文學裡被評為最感動,動人是在於男孩是周公,也是蝴蝶。對女孩來說,她過了七十年才終於再見男孩。她從來都是每年才見她一次。之後他便消失了 (在男孩的世界裡,因為他要搬離大屋了)。那種時間的魔幻感,對還是中一的我來說,是異常震憾。到後來看《超時空要愛》、《再生號》等,雖然主題好像不同,我卻不斷覺徥眼熟。而我說恐怖的地方,不是他們像The Others裡的鬼魂,而是那種「不知何時才等到你」的迷失和無助。

我看過Casper的一段自白,原來他是會一直伴嬰兒們玩,但當小孩到某一個歲數,他就離開他,那個就是嬰兒狂哭的階段。再大一點,小孩就有更多東西陪他了,忘記了那隻鬼精靈。Casper只會在遠遠一個角落看著他成長。每個人長大後,都會有一段和某人很親密的回憶,但他們不會記起Casper,他們只會隱約記得一個親切的形象。Tom's Midnight Garden於我就像Casper,一直在回憶深處。久不久看到或讀到一些故事,會令我想起一個花園,一個在沒有人陪伴我時一個親切的花園。

我是今天在學校的圖書館意外看到這書 (竟然還在幾個書櫃外見到The Outsiders,簡直是我對「社團」概念之啟蒙之作!),回想才想起為何那時候會這麼喜歡這個故事。中一是我離開香港後的第一年,Tom's Midnight Garden寄托著我對香港的思念,我掛念所有人,我掛念學校,我掛念家,我害怕在香港的朋友忘記我,我不想再和鬼妹玩。我但願晚上後園也變成回到過去的花園、回到香港。而去到某一天,我能肯定一切是有發生過,一切在香港的快樂不是夢境,像那個女孩終於發現,男孩是有存在過。而男孩也會發現,自己不是女孩的鬼魂,而他們曾一起度過過最快樂的時光。

1.18.2010

Cat Village

因為一個朋友說起消失與火車,於是我在上班無聊的時候 ,每天打一點點,譯了《1Q84》裡的「貓之村」。其實我也未讀到這個故事,只是有人模仿書裡的人唸出來,我也模仿書裡的人聆聽了。記住後,我也在電郵裡打了出來,譯了就唔好嘥,post出來公諸同好。Skip the middle part if you want, I love my translated last paragraph the best. Guess which phrase I love most.

There was once this young man who loved to travel by train. He would pick a train, jump on it, and whenever he saw a pretty place or town, he would get off the train at the station, and walked off to his wonderland.

One day, he took his belongings and started his journey, like every other time he had done it. After travelling on a new line for half an hour, he reached a place with very beautiful scenery. Very much attracted, he got off. He checked the train schedule-only one train came every day in the morning, and one train back in the other direction in the evening. He remembered this and wander off to find the village, which had so magically drawn him when he was on the moving train.

After a few minutes’ walk, he reached the village, with very beautiful surrounding and architecture. But there was something odd about this town, even in hostels, he could not find a human soul. He waited and wandered, wandered and waited. Having no place to go and no one to talk to, he went onto a tower and slept. He thought he would catch the train the next morning.

After the last sunray disappeared, he started to hear voices from all over. He looked out the tower, and saw the most amazing thing he had ever seen – cats were coming from all directions, operating shops, hostels and restaurants. Some sang in the square, some talked on the street. He didn’t want to make a noise so he hid all night, looking at this magic.

Before sunrise, the cats left the town and everything was as if it was the previous morning, quiet and spotless. The next morning, the young man thought, he’d stay a little longer to see why this villages ha turned into a cat village. Since when have they gather like this? Why is it night time? Where do they go in daytime, collecting things that need to keep this place in operation? There were so many things that the curious he who wants to find out. He saw the train stopped and left in the morning and evening. He wandered for the day and stayed in the tower for the night.

For the nights after, he saw more of the cats’ lives, how some assemble in the public square, how some buy goods from grocery stores, how some operate their shops so easily. They were as if humans, he thought. He observed during the night, slept during the day, and of course filled himself with ‘cat food’ when the cats were not around. Well, but even the ‘cat food’ tasted like human food, he found no difference in his species and the night cats anyway.

On one special night, way before he got his questions sorted, he saw something extraordinary. The cats gathered at the square, not just the usual ones, but nearly all of them. It seemed they were having a meeting.

“I don’t know if you all sense the same. But I smell human these days.”

“Yes, me too, but I do not see humans anywhere.”

They decided to search the village. The young man heard everything, and trembled in fear.

They broke into several squads, as organized as they possibly could, and started to scan the area. One team went up to the tower. The young man could hear their steps coming up. Soon he could see their whiskers, detecting his breath and sweat. “The smell is so strong here. But I don’t see anyone.” “Yes, it is certainly a human but I cannot find a soul here!”

To the young man’s surprise, the cats left. He was relieved but not without doubts. Did they pass to save me? Or did they really not see me? But he saw the cat faces for sure, they were all so clear under the moonlight. Yes it was a clear, well-lit night with all the stars and moon. But still, no cats saw him. It was soon dawn and the cats went away, leaving him with questions. But I must go, he thought. He knew well that he would not be this lucky the following night.

He went to the platform the first thing in the morning. As the train approached, he picked up his backpack. But the train passed right by him, having absolutely no intention of stopping. He remained on the platform, startled. Why didn’t the train stop? With helplessness, he waved at the passengers on the train. But nobody seemed to be able to see him. They stared to the distance, skipping him, in the middle. He could not do but wait. He did not mind getting on the evening train. As long as I could leave this village, he thought.

Time passed slowly. Finally evening came, the young man once again saw the train from a distance, from the direction which he saw it abandoning him in the morning. Now, who would have thought the train did the same? Maybe everyone, including the young man. He saw this coming but he could not be so certain until the evening train left the platform. As soon as the train completely vanished, he knew he had completely disappeared from the world. This Cat Village wasn’t a place that erased his existence but rather a place that existed for his disappearance. This place was meant to be his last stop, his last contact with the world. It was here because of him, and as soon as he disappears, the villages vanishes too.

*(Picture from 唔關事的 「猫の集会」)

1.12.2010

關於結婚,我想說的其實是....

....是預言!

昨天是結婚一半個一半年的紀念。來個預言驗證。送給湯徵兆的。

老公話,人生最大的兩件事是紅白二事。我想過,若我有80歲命,我的紅跟我的白就相差六十載。80年命,是一個算命的告訴我。我一向不太相信算命,但因為結婚我意外得到這個預言。結婚前我們要去家計會做婚前檢查,篤信中醫的兩口子當然也私自去了中醫做全身檢查。如何補身不用多說,最有趣是他說我有八十命,叫我好好養身。其實我也不太介意短十五年命,十五年是我和老公相差的歲數,只要我們的健康率能同步,我短十五年命就能同年x了。說起歲數距離這回事,他又說,你這女孩,幸好找到這位先生,否則以你的性格,三十歲後也結不成婚。

是不是真的算命我不知道。但識我兩個鐘的人也不難看出我既不定性,又諸多藉口。思前想後,是大部分港女的性格,我亦不例外。不是嫌人家不夠好,就嫌自己愛得不夠。拿不出山盟海誓,又怎能接受呢? 但湯老先生不同,他除了會用自己孤獨老人的幻象來搏你的同情,最厲害還是在你毫無心理準備下,在順德酒樓內(及一群搭枱的裝修工人前)跟你求婚,而那天還是拍拖的第一天,叫我怎拒絶? 在啫啫肉炒芥蘭面前,人根本不能想到求婚二字。這個偽求婚佈局,我後來想,是絶對在他計算以內的。他太不像求婚,我也沒有閒情去思考;又或者說,他有勇氣求得那麼馬虎,我也有guts屎去立刻答應。情況有點像大學時被人「兇」一齊跳入天人合一池,結果是我不敢跳入水池,卻應承把自己一生許了給他。

其實說真的,我也是結婚後一個月,才慢慢意識到自己可以接受結婚這回事,接受的意思跟意願沒有關係,只是之前不太肯定自己可以做得來「老婆」這個身份。經歷過兩次移民,我對新環境一向抗拒。不喜歡執拾東西、不喜歡丟掉舊物、不喜歡重新適應一個新的地方--它的交通網絡、它的鄰舍關係、它的街市商場。但答應得了結婚,也不能把這些問題掛在口邊。也曾經擔心做不來「太太」的職務。可以每天煮早餐嗎? 可以記得雪櫃食物的過期日子嗎? 可以知道炒到公仔面給老公的朋友吃嗎? 也有些不關於「食」的擔憂。但不論如何,還是硬著頭皮上馬了。

後來我讀到,小克說,為何大家要這麼緊張先後次序。為什麼不能結婚後才培養長久關係? 為什麼不能生仔後才買樓? 為什麼總要花時間去弄清楚、搞準備,才去實踐呢? 到頭來不單可能失去更多。我想,從前的人盲婚啞嫁,一樣愛得濃烈。一起捱窮,一樣養得成快快樂樂的一家。我想,他是這個意思。而實際上,我這樣被「局」上車,對我這個「越諗越驚,越驚越諗」的人來說是最好的。

結婚了半年,我慢慢發現,人的適應能力真的很高。我真的可以每朝六點半起床煮早餐,放工可以去買菜,記住床單幾時該換掉,懂得電視可以駁幾多部機....近來,我還接受到自己生仔湊仔的畫面,只是還未想像到如何請一個會叫我做"mom"的工人。目前來說,婚姻最享受晚上有個枕邊人。別說那些成人遊戲,睡在他旁令我想起小時候和妹妹玩「屁股對屁股」的日子。我最享受們每晚都會望著天花板傾偈。就像每天晚上都有宿營的環節。邊談邊睡著,我小時候好像想像過這樣的畫面--結婚,的確是一個預言的成真與實踐。

1.01.2010

2009簡易回顧

和朋友約定
在上年年底寫下十件影響自己最大的事
結果到這天來寫
是欠他一個交待
(但是他也欠我,所以實質上是以此要脅他)

1.和一個疑似真命天子的男人結婚,相信婚禮那天是人生中最多人看著我肥膏的一天
2.婚後發現他真是真命天子
3.外婆過身了,鼻子常常嗅到她的氣味
4.和姨媽們親密了,想多點跟親人一起
5.伯伯心臟病發過世,覺得人生真的虛無得不得了,嘗試去學懂處理死亡,但只想到未來會有更多離別,有d驚
6.在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報紙上有機會發表文字
7.轉了到一有錢學校工作,很早起來也很早睡覺。統計過一年只有190天是上朝八晚五的班。其餘時間都是九至四,還有機會早上去跑步才返工。估不到自己有這樣的恆心。(但還是胖女一名)
8.很多朋友結婚了,還有兩個生了BB,好理所當然但又好wow
9.聽少了歌,看多了電影,做多了家務和按摩....
10.發現世上每一樣東西都有它的肌理/規則,也同時發現很多東西其實都沒什麼所謂。更發現這兩條就如十誡也有兩條basic summary rules,它們會成為我人生的指標,會令我過得舒服一點。

2010年願望,很行但真的很想,家人朋友個個都和諧快樂,自己則要勤力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