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我和達明一派,同生在1984。對我這一輩,他們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
    2 months ago

7.30.2005

同事篇之賀柏

賀柏..好似食壽司個d餐廳名

本來想沉日upload既, 但夜晚事忙
現補回

阿柏, 遲來的生日快樂~


不如順便介紹下我d同事~ (還掂有人近來說我不講他他要不看此日記了)
左起: Eric, 柏, Alex, 周雲, 小妹我, 昌


仲有我導演...Frank Fung
睇下我同周雲幾慘

7.27.2005

受不住寂寞?

自問是一個喜歡solitude的人
近期看到一個人的故事
他自己在沙漠架起旅車和四副天文望遠鏡
長期在荒郊觀星
(至今已發現好多好多粒星)

他說 solitiude 係譯唔到
And he enjoys it.

我都覺得soiltude唔同寂寞
就如孤獨唔同寂寞
但我想以下的情況係寂寞多點
為一種莫名而有點害怕

那天書展
雖然有包包同雯文一起
但無謂迫佢地同我去聽龍應台的講座
去到演講廳都見到不少中大人, 一堆堆

我自己坐係最後排

自從同左李祖喬一齊之後
我都冇再自己去睇/聽文化野
那一刻突然回想起之前自己的獨來獨往
由何時開始我是那樣不喜歡自己一個
是那樣再受不住沒人在旁和我分享這個世界
(做其他東西時我不太介意自己, e.g.行街, 郊遊)

可能是之前累積的百年孤寂
令人變得那樣脆弱
坐在後排莫名的害怕那種日子會回來

爸媽妹過了溫哥華
原本自己霸住間屋
想過要更加深獨處
不准自己出街找人
好好靜思讀書聽歌

結果
今晚頂唔順要去cheryl lee到睡
仲要預了接連幾天一系列朋友要陪太子女睡

連續三晚睡不了會沒命的

好冇用

7.24.2005

Bow Tie Tsang & Bra 帶Lo


昨晚LDP聚
Leadership人不愧為Leadership人
First Hon一蘿
讀 Mphil 一籮
加埋新消息, 2046行政長官都會係呢堆人誕生
------盧官腔!!!!! (箭咀者)
即勁似奸曾蔭權的菠蘿頭哥哥, 讓我叨叨光~

盧生考到A.O.
等佢二六五零零人工請食buffet

李國章同張燦輝終於等到了

N.B. 曾蔭權未咁奸時, 冇咁似盧永康架....

7.23.2005

傾計日 好充實

昨夜繼續怒番工系列之十三小時
學阿曼話齋, 辛苦過後一定會瘋狂吃東西買東西獎勵自己
於是十時許和阿曼吃完晚飯, 自己就在旺角亂逛亂行
結果俾個細過我既o靚妹坤左我買件衫
瀟瀟灑灑回家去

這兩天跟阿曼去做「天下父母心」的documentary research
出去聽potential cases/社工講野
又同阿曼同各導演傾左好多計

昨朝第一個case係個單親媽媽
個爸衰到貼地, 經濟環境勁差
深深欽佩那女人可以以南非的人作比較
還認為自己已算幸福

之後同阿曼同導演同談婚姻
o靚妹對離了婚的導演說: 其實你這樣幾好, 又有兩個孩子, 又不用對住個男人成世
導演露出得意的微笑加狂點頭
我竟然如斯認同那勝利的笑容
其餘女人開始驚慌

為了糾正這錯誤的觀念
曼儀小姐叫我留心下一個case, 幸福的。

sweet sweet少奶奶
仲要餵人奶
她說公司同事風氣好
齊齊比賽份量 (都要lunch hour pump定)
「然後成個雪櫃都係人奶」
我又爆笑左出來

阿曼話:都話有成功婚姻架啦!
我堅持男人40歲後都是變態的

晚上最後一個case
是兒子智力遲緩
反而該我感受到幸福的家庭

雖然他較慢
但是他容易忘記不快
雖然他較不專心
但是他容易滿足
雖然他較不整潔
但是他聽話不反抗

又想起〈失城〉
生得低能兒的家庭最後是唯一大團圓結局的
「一樣是我們的孩子, 弱智的也可愛」

第一次冇咁擔心生仔

ps 去社區中心見case碰巧有骨質測試, 20 30 40歲三位女士齊試試
結果我最高分! (3.4, 正常為2.0) 好開心!
膽固醇不靚血濃度不靚眼睛不靚頭髮不靚樣子不靚身材不靚....至少我骨靚。

7.20.2005

intern之權力地圖 2

除了上次談的權力
做intern也有一種獨有的權力
(或許其他人會稱之為「機會」吧)

上星期之所以咁忙
係因為臨時加了World Children's Choir Festival
本來我只跟問答比賽

喜歡這個intern有點是因為可以接觸很多不同的節目
psq的監製是radio的DJ
於是除了電視還有機會看電台的

有點害怕自己是喜歡這種斑斕
這種只屬於intern的斑斕

Intern的另一權利是跨階層的搭訕

一直很不喜歡做記者的social
(通常為「料」要同各報章雜誌記者熟)
因為是有目的的攀談
但其實我很喜歡聊人傾計
(所以咁多人e.g.剪頭髮的師傅會話我似記者)

在這裡做intern很容易同人傾計
由司機、crew到同事、psq老師同學再到大大粒老細
聽到不同層的人的壞話/勸諫
連清晨0400車我番台的的士司機都照殺 (他買了一束花, 清新得令人精神一振)

會聽徐小鳳、Beatles的司機
會同你講達明一派的導演
會談香港話劇picture的監製

上個星期帶個Documentary做subject的13歲男孩去乘巴士
佢:導演猛tum我叫入你地呢行...
我:咁你自己想做咩
佢:音樂家
我:咁你都係繼續醉心藝術吧啦, 香港已經好少人想搞藝術
佢:我嫌多添啦, 香港其實冇空間容納到咁多
.............
他日必成器, 於是給了他icq no.

究竟intern和正職會有幾大距離呢?
不可以只眷戀著這個intern的權力地圖呀!

ps 呢排成日同同事玩呀~~ 去左某某屋企, 又唱左k, 又look左ling, 又食左糖水. 令人有錯覺我番工掛住玩...ahem---其實我好辛苦架 hahaha
pps 每天拿你的相片出來...念一念

7.17.2005

intern之權力地圖 1

終於過了so far最忙的一個星期 (七日哦~)
每天睡不了六個小時, 亦試左歷年最早起床的一日---330am
不過仲頂得順, 同埋幾開心

這entry很多tv production的東西
但都好希望朋友們耐心讀

第一次officially跟一個Outdoor Broadcast的節目
o係文化中心前泊一架 OB van, 裡面有panel
坐在panel有份提導演cue camera shots (錄影時可以從九部cam提下導演邊部shot好)
e.g.那天是World Children's Choir Festival, 會提導演拿完cam 1的芬蘭人不如拿cam 3的中國人, 或者到首歌有鼓聲就快用cam 5的非洲鼓

是影響到畫面映像部份

跟住幾天節目趕出街
於是怒譯subtitles (俾唔切subtitles部門的人)
我就成為subtitles能手
從中文到芬蘭式英文全轉為英文 再跟電視subtitle format

是影響到畫面底部部份

到後期點要做effect、key caption
Technician不這麼早回公司
於是小妹身為年青人, 快點學識用CCG電腦
有點像photoshop, 可以決定chor圓gum篇d字及其位置

是影響到畫面說明部份

最後埋板 (只跟了一晚, 蠻喜歡和他們在studio弄至12am的感覺...然後他們迫童工離開)
就gum下subtitles幾時出
因為要跟著那些很難聽的歌譜

是影響到畫面的文字部份

不一定要是實質的最後控制
當你感覺到你有影響的機會
那就是嘗了權力的滋味

This is so vain.
Yet so human?

投入社會工作就是逐點為自己儲權力吧

以上和一個Roller出了PA : Cindy Lam一樣興奮
(是第一個這樣出街的節目~~~~)

World Children's Choir Festival:
http://www.rthk.org.hk/asx/rthk/tv/worldchildrenschoir2005/20050716.asx


下期續談星期五至星期日的粵港澳小學問答比賽

ps 今日睇番三天沒看的報紙
原來馬傑偉一畢業大學就想做一直憧憬的港台
噢....(雖然而家港台變左質但我會好無廉恥咁話呢方面同佢平起平坐)

7.10.2005

七個工作天前的一個渡假天

又旅行了~
今天本來想找美輪街的大排檔
竟然沒有開
正想去Hardee's之際,李祖喬話不如去蓮香樓飲茶
假期的蓮香很多都像來感受文化的過客
影相多過吃點心
like us





d人偷哂我的相 只post這些

之後迫佢同我去左藝術中心睇黎達達榮本新漫畫的展覽
其實我本《港島線》借左俾邊個呢? 好掛住d暴力色情漫畫呢~
「我最暴力那面都放在漫畫上
我最浪漫那面都放在文字上
我最色情那面都放在行為上.....」
講下笑~

ps 沉晚第一次看psq係亞視播, 感覺很有趣
原來在studio做得東西真的會出街
個mon變左屋企個電視
記住星六晚730 ATV (好似我d trailer稿tim)

7.09.2005

A walk in heaven

星期五早上等小巴時碰到hongling,她告訴我今年她玩大O的情況。我和hongling也是做輔員認識的。她同一個身份今年重覆一次....然後我突然有一份感覺,那是上年暑假的味道。

有冇試過有時行行下、轉角位,或者突然感覺身邊一些東西的變化,覺得有點觸動,想起過去?我成日都係咁。例如聽達明這新碟,明哥的聲線加電子音樂,帶著headphone,我會想起我中五時時常躲在md後沉醉的自己,聽歌會聽到哭的自己。又例如係個商場行街,一轉彎撲面的那陣冷氣,令我想起溫哥華女麻女麻間屋basement的味道(basement特別凍的)....

那感覺初時會像可以殺了你般,追不回來的回憶最令人心痛。然後你才慢慢drift回來現在。

晚上Jam來了我家追回她離開時明哥的訪問。她送給我柏林的Victory Column(即Wings of Desire的天使像)的postcard。好感動。我而家有「柏林角落@my bedroom」。最有意義係佢參觀左我個「石頭角」,加埋今次Barcelona個舊,真係一半都係佢俾的。最好下次俾埋扭蛋殼我,我唔夠裝lu~

石頭除了是我地方的回憶,也是我友情的回憶。

呢兩日睇世界童聲合唱節的rehearsal, 整天也在聽音樂。我聽音樂的方法是自己為音樂配畫面,例如聽到手風琴,會彷彿見到蔡德才的型仔樣。所以就算聽classical concert我都比較遲訓著...昨天聽住小朋友的聲線,覺得自己好似飛過一大片又一大片的綠色草地。

好似又暫時離開左現實。

Festival的力量是一大班人為音樂興奮、團結。群眾就是力量。我最鐘意就係陌生人為著同一樣東西。

我揀傳媒都係因為覺得佢最影響到群眾。但昨天導演Edde (佢好鐘意達明 therefore音樂, wakaka)說這個concert屬小眾,是General Programme自己找來播映的,也是GP現在選擇走的路線。我就突然諗,其實自己從都不是一個太大眾的人,又唔news,又唔showbiz。睇副刊多過港聞,睇進念多過香港話劇團,去電影中心多過去嘉禾UA,聽陳浩峰多過陳奕迅。

同事問我鐘意港台咩,我唔會好似答其他人咁有信心,因為他們理解港台多過我。但做左就快一個月,我依然可以答,因為我鐘意你地d題材。

7.07.2005

在希望和希望之間

《強戰世界》,又係講外星人侵入,又係大人chou住個細路。
馬家輝話Splilsburg兄好鐘意用細路仔。(發覺李文k都有同感喎~ 果真勁秋journal人)。

在臨近的末世,小孩子一方面是脆弱無助,一方面是未來的期望。
大人的竭力保護,一方面彰顯僅餘的善良,一方面是活下去的唯一理由、動力。

馬生就話:
史生可能想告訴世人
「我們就只能在希望與希望之間流轉輪迴,而希望,從來沒被實現過。」

好一個卡在希望和希望之間的設想

我想起黃碧雲的《失城》(講一個爸爸為好生活帶著一家人移民了好幾次,最後殺了全家)
也想起自己的搬來搬去

移民是個希望 回流也是個希望

人生可能就是這樣。
聽說過 人生其實就是卡在地獄和天堂的那段時間。
最中的是「輪迴」二字。還有從沒實現過的希望。
我們傻呼呼的過一生。以為自己得著很多,以為自己成就很多,以為自己貢獻很多。到頭來誰也是輸家,不用以什麼來做福人群來安慰自己,那「人群」到頭來也和你一樣是輸家。

過於偏激的想法,我知,久不久會極端悲觀,由我癲?

等他時希望愛情快點出現
愛他時希望愛情一生一世
他走時希望愛情不是那樣
然後循環

等待,是一個希望。得到,又再有另一個希望。然後發現之前實現了的那個希望,其實老早已變了質。但你現在的希望已是另一個了。你實現過什麼?

ps近期寫的東西很悶,因為放低了讀本。悶得連周圍的人也好像很悶。馬傑偉講完七一,岑朗天又講馬傑偉,之間李祖喬都係講七一。所以感覺自己在輪迴....

新function

Blogspot加左個時Multiply的功能, 有得就咁upload相.....
此乃頭文字D在新世紀的宣傳
好想看呀

ps 今晚看了很多BBC
有大事發生時
竟然興奮的去比較CNN、BBC、有線、和無線
想起911, 就是那晚更肯定自己要走傳媒的路

7.04.2005

girls' talk

由於今日queen of fluctuation同自我為是一號
投訴我的od太長
所以我分開寫囉
sorry, 我唔會減量益左你地

昨晚octopus gathering
超耐冇出過來吃東西傾計
途中new zealand的越南人vanbo bf打來
然後又傾kevina的泰佬男友
突然覺得幹嗎octopus的愛情這樣international

kevina問我 知唔知咩係「愛」
我話
唔知, 但我知咩唔係囉
後加一句: 你呢挺就唔係啦

kevina個situation唔重要
只係想問 邊個知咩係「愛」
今晚同queen + 自xxx 一號吃晚飯
也談到「愛」這樣東西
ju說如這兩條問題: 你覺得你現在幸福嗎?
那什麼是幸福?
答不到的 答不到一個實在的答案

我說 但若有了一個comparative scale
就如temperature有了thermometer
會不會度到呢?
有兩個人然後再給你比較你愛誰
好像將「愛」物化, 或從這個過程中能總結到什麼是愛

我都以為過我知道什麼是愛
但當它出現時
不知是expectation的不同
還是它隨著我的成長也改變了

妹問過我信不信有真愛
我說不知道 但我想我信有
然後我和你一起了
他們問我知不知道什麼是愛
我說不知道 但我希望你會是

ps 今晚我問她們知不知道什麼是愛
她們一起答不知
然後我問她們愛不愛她們的第一個
她們一起答愛
相信全世界的人都可能是這樣的 包括我

處女下海 x 2

繼那天在icq被李生迫看了他綜合lacan三段文字
今天他在email又迫我看一段yahoo news的論壇
原來小子首次以個人名義投稿寫七一
竟然登了出來 http://hk.news.yahoo.com/050703/12/1e4p9.html
恭喜哂 為他宣傳宣傳吧
看來未來十年他都會為此沾沾自喜

不過我都有野沾沾自喜
今朝一早番工
公司又係只得我和edde和球哥
edde是貼滿桌子達明一派的人
第一次傾計會興奮的給我聽南方舞廳
七一升旗請過我喝麥精 話過我lor苦來辛
今朝照舊問我幹嗎這樣搏
我數了數我要做的東西 (今朝係想寫多次電台廣告稿的)
他說 「那樣忙嘛? 還想叫你幫幫手...」
哈 於是我死撐說其他東西可以放工做
YEAH! 可以跟埋 World Children Choir Festival
在文化中心呢~ 我的第二次outdoor broadcast!!
And I love music~

今日有個人話有其他人讚我都幫得手
GP的人會知知地我的存在
所以我會有多點機會試不同的東西
真係好好彩 (因為其實我自問真的不太醒...)

第二個沾沾自喜 (即係沾沾沾沾自喜, 好無聊tim)
就係今日跟埋版
有人話俾我帶 (也是小女首次以個人名義呀)
結果加埋我個名係roller
即係
助理編導 xxx 林綸X
嘩, 想影相囉

雖然我當然係錯漏百出
但真的會比齋看明白更多
(大約即係要在適當的時候cue音樂和animation和video)
對今日post production 1房裡的人真的感激萬分
哈 雖然只有一個recipient會看到~

ps 今日和同事們談星座
A說處女才會介意說給別人聽自己又是處女座又是處女
B就說這個世代應是多數人想認唔係處女的
冇, 我呼應下我個題目jei

7.03.2005

那年夏天 寧靜的街

這本應是個給一個清道夫intern的report heading
但由於港台那個intern連續三天都五時許要起床
所以給借來用用

升旗禮
站在一個比自由行更有利的位置
眼看型仔樂隊指揮步向自己
我和他相望
oh 多尷尬........
哈哈 還是調調位

清道夫和樂隊


在酒會巧遇到長毛和 Heidi
前者被醫療服務隊開路sa cure拉夾扯走
後者和我談journal談出路談壞話同...食BUFFET
tv pro, 報紙, 雜誌, radio
journal人情歸何處? (好gap)
有了答案後又擔心target不要我們
以為自己受得住做記者, 原來會受不住虛偽
以為自己可以接受挑戰, 原來會受不住沒有生活
生活....吾系的人對度生活的尺太有要求
「我覺得我冇左生活」「我覺得我冇左自己」
誰會像我們這樣介意?
工作不只是為糊口

傳媒的拚勁 (我曾經是那樣喜歡那抽離的角色)


昨晨不是要六時起床
但五時半開始想嘔吐
嘔了兩次 瀉了兩次 已經八點
很討厭自己這樣潺弱
早起了兩天抵抗力便跌到近乎零點
想起「同事」說過, 這一行未死都要番工
就更mung,
可惜頭真的很痛腳真的很軟
「同事」再打電話來 最後一次錄影哦
於是還是硬著頭皮回tv house
真的接受不了自己那樣沒用的

結果慶功宴照吃 晚上法國私房菜照吃
今朝腸胃沒走樣 但五官有

ps 晚上第一次同super愛人的男朋友仔吃飯, 他請我吃了半底鵝肝, 厚禮厚禮 (我想我就死了, 膽固醇...)
pps prof請吃法國菜還要坐隔離, 然後對住他的兩家人, 好像發夢一樣, 蠻古怪的 (哈, 估下邊個)
ppps 「同事」對這個稱呼會覺得好過點嗎?
pppps 昨晚精句:
1. 所謂矮仔多計, 嫁就梗係嫁個有計
2. 你習慣了拍拖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