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我和達明一派,同生在1984。對我這一輩,他們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
    2 months ago

2.27.2006

思覺失調

梵谷說
有時候自己看回自己從前寫的東西
竟然會看得不明白
為什麼那時候懂用那樣高深的詞語? (現在要去查百科全書了)
究竟那時自己在想什麼? (現在不能想像那個想法了)
最恐怖的問題莫過於
其實那時寫東西的是不是我?

今天看Glooomy Sunday (在UC Lib借走還在上映中的電影, 感覺很超然)
那首曲的作者自己也找了很久
究竟這首動人的歌曲盛載著什麼訊息
連寫的人也不知道
以為自己為旋律譜歌詞就會發現答案
結果只是更迷惘
究竟為什麼這首歌能觸動人? 甚至到達令人自殺的地步?
若果連作曲家都不知道
我們都要相信是魔鬼玩得把戲了

當然電影說的不是這個
導演要說的是歌曲提醒人的尊嚴
作為觀眾自然會接受這個說法

但電影以外
你心中有無數的旋律、無數的文字
不是Susan Sontag或Roland Barthes可以話你知你點拆解
你發現它們時
它們震撼了你自己
然後你用它們震撼其他人

只好相信
宇宙真是有一把觸動每一個人的聲音

這篇entry可以說是不是我打的吧?

*
生日快樂
nice hat~

2 comments:

kat said...

HIHI !!! this is kat ah :) first time here..
睇到下底你講polly pocket0個個.. 記返起我有去過你屋企同你一齊玩 ga wo...

Anonymous said...

send me back the pic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