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我和達明一派,同生在1984。對我這一輩,他們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
    2 months ago

6.17.2007

Confession II

麻麻說
溫哥華是你出世的地方
在這兒你應該覺得自在
你應該好好了解它

表姐說
怎麼帶你去這些地方 (西溫, Downtown, etc)
你像個大鄉里般興奮
明明在這兒住過兩年

告訴你
我在溫哥華那兩年是初中
還未有駕駛牌照
所以溫哥華對我而言 就是:
屋企 中學 麻麻屋企 朋友屋企
同埋 屋企同中學之間的路
其他很多也只像短線旅行團景點

今次回去
朋友會開車子
親戚亦和我去多了地方
像是自己屋企前花園的草地擴大
像是自己中學上的藍天白雲澎漲
像是自己公園旁的小河延伸變闊
溫哥華比從前更漂亮----我想起我其實很喜歡這一切

那團「恨謎」慢慢被解開

回流後的厭惡
是來自對加拿大朋友的憤怒
為什麼不回來陪我? 為什麼你們可以繼續留在那裡?
一直問他們真的甘心長住溫哥華嗎
是因為不能接受自己住在香港的話
就永遠沒法再和他們一起生活了

溫哥華那兩年的生活很簡單
和朋友踏踏單車
上網chat chat
得閒去sleepover
打機BBQ食下三文魚
朋友很重要, 是生活的全部
尤其這一切亦發生在青春期
回流比移民痛
可能因為小學前
朋友不是生活的太大部份
(亦可能因為我始終回港了)

今次回去
看見溫哥華的不同地區
坐在後花園的草地
記起初中時的笑聲
若要說香港令自己某程度上englightened了
溫哥華兩年的生活何嘗不是令我開朗了?
生命不是為讀死書拿高分
也不是為要做到電視劇裡的office工
生命更應是在大自然裡慢慢的活
和身邊的人用心用時間的相處



這年, 我站在Stanley Park裡
想起自己去過Greenwich的草地, Boppard的大河, 新加坡的樹木
我一直找的
就是那兩年溫哥華的peacefulness

1 comment:

lamlunwai said...

peacefulneess加一些幻想=我們那些untruthful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