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我和達明一派,同生在1984。對我這一輩,他們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
    2 months ago

10.09.2007

那天,我被外星人擄走了

小時候最怕不是打針
而是剝牙
我記得我當時很羡慕媽媽的牙齒
全都是恆齒 (那也是正值要背「健教」的時候, 好清楚自己將要換幾多牙)
往牙醫的途中
我差不多跪在地上求媽媽別要帶我去
哭乾眼淚後 發現事情還是不會改變
坐在診所一角我冷靜地說我很妒忌她不用拔牙的幸福

之後就是箍牙
我也不知道是否那時時興
個個同學仔都被父母捉去箍
箍牙最痛是剝牙
我不肯剝
就唯有撐牙骨和磨牙
簡直係童年陰影
每次我都想像磨的不是我的牙而是我的牙肉
每次痛完後漱口
整個水盆都是血

看過一套電影 Mysterious Skins
講個男仔一直記得曾被外星人擄走幾小時的恐怖經歷
戲末才發現原來來自自己九歲被性侵犯
而非被任何外星物體捉去研究
十分明白那種把恐怖黑暗經驗歸類為外星人實驗的心態
因為每次躺在牙醫的椅上
我都會想像自己是被科學怪人或xx博士研究
(咦, 都解釋到點解我鐘意小飛俠的零件)

同樣是親密接觸
去髮型屋洗頭髮是皇宮裡被服侍的想像
診所卻是受刑
面對一件件你不明物體
在你看不見的口腔裡做著你一知半解的事情
不知道那外星人的想像是自我安慰還是自然投射

早前去洗牙
牙醫耐心介紹新刑具--
熱光槍和磨沙洗牙器
可能因為佢好多解釋
反而令我對這門「研究」多了了解
沒有這麼怕之餘
也消滅了小時候很多的幻想

然後當那男牙醫用個尖銀器jock我的牙肉時
我竟然覺得
童年陰影.外星人.性
好像都是有關連的

1 comment:

Wendy仔 said...

早前唔見左你gei日記網址~~直至最近先搵返...睇你d文筆,覺得你唔同左好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