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林敏驄作為「林敏驄」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Live | By 林綸詩 2017-06-15 林敏驄曾在自我介紹寫上: 「林敏驄╱職業:林敏驄助手」。林敏驄作為一個品牌,是歌手、演員、填詞人、音樂人、主持人,不分先後。二十二歲出道,不久已填出大熱流行曲,且還是當時唯一的全職填...
    1 week ago

6.03.2005

談電影 - 兩部又一部

由於上個entry被橋類物體寸親
這個entry談電影不敢再提對白

所以今次首先是背畫面
昨天電檢看了套南非電影 -- The Stars in the Ditch
鏡頭frame得何其美, 令我想起岩井俊二呢
人生裡你遇過多少動心的畫面?
風中搖晃著的木欄...
石坡上隔開了的池水...


也談談之前看過第二套非洲的電影
他們真是另一個世界來的
Hotel Rwanda
大屠殺, 動武的人覺得畫面是何其淒美
我不想記住那些殘酷場面
較深刻是紅十字會在邊界設的救護站
有著多少難民, 也有著多少志願人士
那個是充滿愛的國度

兩套電影都再次提醒我兩個好行的道理:
1. 我們真的超幸福
2. 我們真的要盡力幫幫第三世界的人, "The"的愛滋病患者, "Hotel"的難民
我可以做幾多? 學"Hotel"裡的記者話齋
"Yes, they'll say 'Oh my, it's horrible!' and then go on eating their dinner."
(Sorry 還是背了對白)
這是記者的無奈
就如任何媒體人的無奈
任何想影響人心的人的無奈

另外
之前看了感官樂園
想講番我的解讀

男主角只是想用自己的方法過自己的人生
他無意去傷害任何人,他有盡力的
但世界也不容許他這樣做

所以最後只能練成隱形術
才能和自己愛的人一起
才能過自己喜歡的生活

我也想起21克生命有多重
這套戲最尾一幕是兩個人站在磅上
也只有零重量

生命要有幾輕
才可以在這社會在這世界(不想用城市因為怕會elabroate為更長的城市理論)
做到自己想做的東西?

ps 我樓下顆大樹今天被砍了...頂!

7 comments:

橋類物體 said...

好看的entry最後加了個 "頂"字, 可讀性降低了, 可惜!

Anonymous said...

我也看過Hotel Rwanda, 看完後, 頓感身在香港的幸運呢~~
Wendy仔

garytslui said...

"Yes, they'll say 'Oh my, it's horrible!' and then go on eating their dinner."

我想,這是可悲的...縱使說這句說話的人明白第三世界的人多痛苦...(作為傳媒,能令人知道真相...算好好了)但卻仍然只會口講同情,卻可以不做任何事,繼續享樂.

你家下面的樹被吹了....為它祈禱..阿門.

btw, 個"頂"字真的破壞了整個entry的可觀性....:p

蘇菲 said...

突然,你的朋友說到,「作為傳媒,能令人知道真相...算好好了」
我想我們的OD也有點像通訊社?

Anonymous said...

從出生?父母?兄弟姐妹開始我們都沒有權利選擇,甚至自己何時死亡都無權去控制....
生命是無奈的.
人生只是一套人類生物爭紮求存的記錄片吧.
-----
你只是想用自己的方法過人生,
社會卻迫你用市場學去判斷自己的人生.
又是人生苦澀的印證。

lee k said...

你的bkgd music......
令我聯想起一個70年代的林綸b
...
在跳agogo..........
.
很.....詼諧...........的影像....

百鏽 said...

有得電檢予工作於娛樂, 真好
不過隔窗有麥兜插曲都幾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