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我和達明一派,同生在1984。對我這一輩,他們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
    2 months ago

12.19.2005

無間回憶

無間道裡有一幕
是回歸那個晚上
警察換帽徽
國旗上揚
黃秋生釘好曾智偉的相片
從此他的朋友和目標都變了
曾智偉在房裡自己哭泣
轉過頭和人歡呼飲杯

歷史洪流裡
我們同時經歷著大事和自己的小事
自己的事靠大事的日期記住
大事靠自己的事的感覺留上印象

12月17日
香港警局震tun tun發催淚彈
農民激烈衝擊防線騷動
紅隧封閉交通癱瘓

我整天在200年歷史的薄扶林村影相
有一個黑社會青年為我引路三個半小時
我看見另外一個世界

地方經歷和自我經歷在這天重疊著
我們都是站在自己和世界中間
五十年後
我會記起他們在我們城市抗爭時流的笠椄O舊村中陌生朋友的背影?

2 comments:

早撕苦 said...

當我們在抗爭的時候
也會忘記了每一分每一秒
也有人在非洲的叛亂, 南美的搶掠, 以色列的衝突中遇害.

要為一切一切不公義的事留下記憶
太難了
世界的統治者讓我們留下真確的歷史
已經是一個很好施捨

能夠記住黑社會青年, 也很足夠了

鮮地淋 said...

你的名字也真多變
是隨著什麼而變呢?
難道是為那最後一句的玄外之音? :p

我也會記得這天當我在逛新世紀時你著急找我的短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