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林敏驄作為「林敏驄」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Live | By 林綸詩 2017-06-15 林敏驄曾在自我介紹寫上: 「林敏驄╱職業:林敏驄助手」。林敏驄作為一個品牌,是歌手、演員、填詞人、音樂人、主持人,不分先後。二十二歲出道,不久已填出大熱流行曲,且還是當時唯一的全職填...
    2 months ago

10.27.2006

愛情角色 (老師)

想必是《男人四十》的劇情
戀上老師的回憶都大同小異
若你的中學和我的中學一樣
有宮粉洋蹄甲有紅磚城堡
那麼我們的故事應該同樣深刻

我的中學同學們 :
以下全都是虛構的

若真的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為世不容的刺激不會那樣明顯
也不會帶來這樣長久的陣痛

他教什麼科目都不重要
因為你有他的時間表
你上數學堂打嗑睡的時候 他應該在中三的班房
你倒翻實驗室試管的時候 他應該在教員室改卷
你美術堂素描他的臉時 他會從三樓舊翼走到一樓新翼
你中文課背他的座右銘時 他會拿著汽水在頂樓看天空

小息到了
你和同學在操場玩耍
他遠遠的向著你笑
你走到他身旁
其他同學一擁而上
大家圍起來傾談
但無論誰在發言 他目光不會離開你一個身位

那是獨專的虛榮
就像只有你才可以乘他的車回家
縱然這通常要在黃昏過後才發生

究竟是怎樣開始的?
是那一次風吹開他的衣領
還是那一次他只走向你的座位向你講解
還是那一次他告訴你班中他最錫是你, 因為你像他學生的時候

還是其實
一切根本沒有開始過
因為你記得 你臨畢業前
他叫你看遠一些
他說他知道你前面有更多東西等著你
而那是你倆最後一次肩並肩在校園裡散步
你只能肯定那一次不是青春的幻象
而是青春裡最真摯的一次說再見

集會上 他陽光下的倒影
班房裡 他微震著的背影
教員室 他玻璃後的剪影
模模糊糊的....

10.21.2006

愛情角色 (老闆)

一寫老闆 只會想起粗話
但黃子華說 老細是天真的動物
(例如叫滿意自己工作表現的人舉手, 使其員工慚愧)
天真導致的可憎或可愛
只是一線之差的事
一線之差 所以我們叫它曖昧

老闆, 社會裡很多人都有
大部份時間他們都是
吃飯時的箭靶
開會時的詛咒對象
工作時的scapegoat

但有一天
你漏了東西在公司
你很晚很晚回到辨公室
你看到老細獨自坐在電腦前
那一刻你的狠你的仇都溶掉了
他若無其事的和你打聲招呼 問你可否和他喝杯咖啡
你們在餐室坐著 他的煙味不臭了 他的口吻不寸了
他說 其實他很想看見你健康的成長

第二天 如常回到公司時
一切沒變
但壓力好像小了
你偷偷的望了老闆一眼
他的皺紋好像多了
你看見他依然含血噴人
也同時看見他竭斯底里背後那種孤獨和鬱結

其實由第一分鐘開始
你也是愛慕著這個教懂你很多東西的人
愛慕著這個能力超卓有要求的人
愛慕著這個見慣世面經驗豐富的人
只是當他罵你的時候 身邊的人表示同情
同事又要談他是非 而你又是和同事吃飯
你走遠了....

很好
你重新記起他的孩子氣
他會累得蹲在電梯口講電話
他會悶得在等位時fing電話繩
他會亂得在開會時哼歌

但他眼裡只有工作
你還可以默默愛他
你會介意嗎?
當你願意一心一意幫他
你會發現 你可以和他一起熱愛你們的工作

ps 我有過幾個老闆 這是混合體 請不要估

10.18.2006

愛情角色 (理髮師)

「我都係鐘意你著校服個樣多d。」

那是他四年後對我說的話
當年他的舖位執笠
他不知道自己的去向
叫我下次打電話給他
一個中六學生又怎會打電話給一個吸煙的男人?
四年裡自己去亂剪一通
在大學裡剪夠方便 自己對著鏡剪更方便

記得第一次撞入他的理髮店
是媽媽還會陪我剪頭髮的日子
他左手拿著煙 右手拿著梳
媽媽坐在旁邊被煙燻著
離開店舖時她的第一句話「以後唔好來」, 第二句「番屋企洗頭」
但他剪得很好 (雖然我媽覺得他是沒有剪過的, 媽媽就是這樣, 看不到深層的真正修理, 就像我執拾書桌, 她會說我越搞越亂, 我果真是為雜物定了新的放置結構, 那是深層的東西)
第二次我自己去找他
他竟然說 你暪住媽媽吧?
我說 你竟然記得我媽媽多於我
他說 我知佢好唔鐘意我
可能就是因為他知道 所以他很感動
之後轉了兩次舖位 他也有預先告訴我

每次去到等他的時候
總會聽到他和他的靚女客人或闊太師奶言談甚歡
大家也知道理髮師除了雙手有魔法 把口都唔差
心裡會泛起妒忌
然後他會在我的膊頭蓋上布蓬
說: 對不起, 那個女人真的很長氣
那一刻, 我覺得我才是公主

不過這也不是過份的幻覺
因為我覺得 他是逗別人開心
但和我傾偈 他是自己說話的
呵, 可能這是因為我不長氣吧
四年後我執書櫃意外找到他的卡片
形態有點怪的頭髮蠢蠢欲動
於是怪髮主人打了電話給他

我以前是放學去找他的, 中五冬天的校服、中六夏天的校服...
那句話表面挑逗 但實是出於闊別多年的感想

我們又照樣靜靜的 只有頭髮跌下的聲音
記得從前他偶爾會說自己買了新的剪刀
會問問我在看什麼英文雞腸
然後我會答他幾句 寸他兩咀
他哈哈大笑後又會靜下來
下一次我去找他 他還會記得我說過的話

今次回去 他問我拍拖沒有 點頭
他說 我生左個仔
我說 嘩 幾歲?
他說 一歲 總之好後悔 冇得去蒲了 你知嘛 仲有好多妹妹仔會約我
我說 睇得出 你咁靚仔
他說 仲ok呀呵? (哈哈哈哈) 你這個年紀 試多點 知道嗎 不過大個女啦 要識保護自己 有咩唔明返來問我
我說 車...

回家後
媽媽問我 你的頭髮有剪過嗎?
我驚訝她的敏感程度
但我沒有告訴她 我只說
留長了 你就會看到那些層次了

ps 我重申 我寫這幾個entries不是針對人 是針對感覺
pps 不過劉蕙說我love to love, 是挺對的

10.10.2006

愛情角色 (電腦工程人)

首先來個欲罷不能的前言
昨天打完之前那篇以為只會有一個的前言後
問男朋友我這樣說, 對他是不是不太好
他的回覆是: 你要進行你的所謂哲學反思, 我也沒辦法
咩態度!!!!!

入正題

不知道大家的公司有沒有整電腦的人
香港電台那些是從一個叫MIS部門來的
我未見過他們
每次部電腦出事
同事都會up三粒號碼的內線
他們就會神奇地從上面 (即TV house, 或形以上一點說, 如神降臨一樣)
遙控進入你座前的電腦

有時我情緒激動時
他們會在電話另一端安慰我兩句
大概我的埋怨太煩心了

今次拿起電話的
是個很友善的男生
可能是因為他聲線很動聽
至少他的權威不至令人感到自己愚蠢

他問我在使用的電腦編號
然後叫我去用別的電腦
收線前他問你的名字是什麼
心想, 謝謝你記起我不只是M0349
修理完我打電話給你

我看著自己的account被log out
我看著一個姓h的人打入login name
我其實沒有離開我的位置
我想, 我也不是太忙
我想, 我要看看那個病毒怎樣被擊倒
我看著我的滑鼠浮標游來游去
我不敢碰我的滑鼠
我一動他就會知道我們的手在重疊...

眼前一黑
原來弄好了
電腦在重新啟動
電話響起
「唔該Cindy」
「我係」
「整好了」
「(我知)謝謝」

螢幕上只剩一個h姓的login name

10.09.2006

愛情角色 (前言)

很多很多年前
看過一套我已忘記了是什麼的電影
(可能是電視劇也可能是書?)
裡面有一個角色說:
「他是我的愛人,也是我的爸爸、媽媽、哥哥、妹妹、朋友、老師...
相戀就是要為對方擔當所有角色。」

當時未戀愛
現在戀愛了也不見得更了解愛情
(突然有個感覺, 是男朋友站在同一間房, 但我不斷以第三人稱去形容他)
不過在尋找到「愛情」之前
都先尋到愛情對象
大家其實都是這樣吧?

所以在一連唔知幾多集的愛情角色裡
會以戀人的心情談談不同角色
試試用愛情的態度看待生活上、生命中和我們擦身而過的人
讓觀眾重新發現相戀的可能性
(最後發現原來世上沒有愛情?)

I think I watch too much TV. And I write too much for TV
BTW: 鏗鏘集新的片頭音樂是我六年的夢中愛情對象蔡德才的作品,佢終於為左我幫香港電台了... (這是今晚發現的, oh &^%$#%^&$#@, 勁開心!)

10.08.2006

還未是記者 還未是空姐 的我們呀

李文k的xanga看到
還是很leung的青蔥味道
今天陳惜姿談大學線開學飯 (《記者和空姐》明報專欄)
竟然達了三位電視新聞記者的全朵
她還說
新傳人很喜歡返「娘家」

O'camp 2003

I miss...I miss....I miss......

題外話: 今天副刊說有預言話今年是八十年代文化的逝去, 我只想起九十年代, 這陣子好多好多鄭秀文(我還特意聽番趙學而、陳慧琳和張學友呀,竟然仲有夏韶聲....) ~ 認不認得「不只你不相信,即使我都不信」? 肥姐有事前, 分遺產的像是鄭小姐
題外話2: 很花的背景是意大利文化遺產Lingurian Coast

10.03.2006

花樣奇緣

乾了, 整個人給掏乾了
走出戲院
小冬說, 你眼睛怪怪的
我在過去的兩小時裡
幾乎每五分鐘哭一次
幹掉我的命!

命....

電影講一個叫松子的人的一生
由她第一次和爸爸到商場去玩
我開始哭
哭過不停
奇怪戲院裡為何沒有抽搐的聲音

觀眾全知地了解一個女人的故事
只是故事裡ie她身邊的人不知道...

不知道
她要求和她做愛的龍說「我不會離開你」
次數多得叫龍煩厭地刮她一把
但我們知道
那其實不下她被男人狠狠對待的次數
龍的每一句「我不會離開你」 都在抗衡她的「為什麼」

也不知道
她不瞅不睬擦身而過的鄰居
沒禮貌得令人怪她冷酷
但我們知道
那是經歷了無數背叛和遺棄之後的事
一切關係 最後只會淪為徒然

更不知道
她最後被中學生打倒後還站起來
只是迴光返照死前微弱的掙扎
但我們知道
她是以為自己被打得有金剛不壞之身
她曾多少次被虐打
她說過多少句她的一生完了
她捱過了多少非人生活
怎麼會是今次, 兒嬉地毫不關係地, 真正完結
那幾步路是憑痛苦過後堅強的經驗走出來的

我們身邊多少個松子
多少個我們不知道的故事
我們怪她們
甚至說她的一生毫無意義

而最後
她們伏在草地上
連她的親人都不理解
還要乞求別人去原諒她們生於世上

說出來了的故事還好
至少觀眾同情
人是很愚蠢的
我們要了解才會懂得愛
而我們不愛的人
都被我們當為怪物

可能以上解釋到我雙眼今早變了雞蛋的原因

ps 這套戲的美指和剪接看得我和小冬呆了, 感覺有The Wall X Moulin Rouge X Snow White X Big Fish X The Sound of Music X Birds X 台北朝九晚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