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我和達明一派,同生在1984。對我這一輩,他們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
    2 months ago

5.20.2010

十年人事幾番新 - ketchup十週年

看Ketchup十週年音樂會,對我來說更是重現童夢的過程。雖然那不是八九歲的童年,但那畢竟是最重要的音樂倚賴期--會考

那是應該就是想困在房中溫書的時候。Ketchup第一張大碟Sweet Smelling,覺得好有趣的英文。從來Smell都是名詞,不用加ing。不過"Sweet Smell"ing給人的感覺像是香味進行式,遲遲未褪的香氣纏繞不休,如音樂,這是通感! 會考生會這樣想。

我 覺得那個時候是....903話好的東西,就算紅就算型,那是一個很收音機-oriented的世界,因為房裡就只有past paper和radio。那時候我去的很多band show都是他們搞,沒有人可以比電台搞搞得這樣有聲有色,就是宣傳已爭很遠。或許我現在老了點,其實可能香港或band sound樂壇還是由903主導,但脫離會考後已很少再聽收音機 (除了在那間偽廣告公司到做的時候)。

學麥太話齋,有一日,佢變左個佬。十年,原來我會考也十週年了! Ken其實也沒有老了很多,只是看著台上的他,也真的有點感嘆,就這樣過了十年,他就如樂迷青春的縮影啊,好像還是老模樣,但其實,青春都是有限期的,又 怎會還是一樣? 他玩少了live,偶爾忘記歌詞,偶爾到不了音,但多了那種要「多點考順父母」的老話,不過也正是我近年強烈的感覺.....歌曲還是一樣,但我真的很久 沒聽,一下子聽著live,一首接一首,像又不像十年前。圍觀四周,有不少如我官仔骨骨 (即也是穿著上班服,坐在地下有點尷尬,不知合不合腿好),突然記起十年前,有好些人是和我一樣穿著校服。有點像同學聚會。

他cover了另一首青春到不得了的歌:

常常覺得這首歌可以跟後來的「點解打波先嚟落雨o既」廣告互相輝映。

那時最喜歡當然是主打Lovely Smile, 今次成了encore的,幾驚佢唔唱! 記得中五時聽,以為自己聽錯歌詞,為何在咒自己死? 我不是那種叫人去死的小朋友--好純情呵呵,亦好驚死亡。第一次聽,i don't mind I don't mind I don't mind when will I die ,背書中停下,cause the one day I die the sun will still shine/oh everyone just stay alive remember don't cry/just keep your lovely smile,覺得樂觀得太耀眼,但又好開心 (可能因為會考像要死人一樣)。今次音樂會,和老公一起,我唱給他聽,好像意會不同了。不知道他明不明白。

是日驚喜還有潘姐姐,Ken唱不到音時,她竟然出口相助。那一陣台上台下大合唱,真是真金也買不到。成為十大難忘音樂會之一 (其餘為人山人海獨樂樂音樂會、達明二十週年音樂會、蘇打綠....及待定的.....嘿)。

Photo Courtesy: Chelsey Ho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