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我和達明一派,同生在1984。對我這一輩,他們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
    2 months ago

1.08.2006

中間

為了答謝Paul的瀏覽和留言
決定說說他在之前一個entry的comment說的「中間」

接近世界和封閉自己
透過攝影掌握到中間的位置
人生在世是那麼多「中間」
我們都是在找一個工具可讓我們幸福地 @「中間」

中間
可解中立
前陣子李祖喬和他的朋友在說
但丁的“地獄裡最熱的地方, 正是預留給那些在巨大的道德危難當前, 卻竟仍舊保持中立的人”
中立 不可令他人中立的看你

中間
也可解曖昧
那兩個極端之間的灰色地帶
那很難站得穩腳的地方

記得有個故事說一個人在村莊長大
但從小他就覺得自己的思想和其他人不同
雖然很愛這條村莊
但他感受到自己是高層次的
所以終於有天他跟了一班苦行的思想家離開
卻發現他們雖然和他的思考層面接近
可是沒有了生活上的溫暖, 而且天天的被哲學思維包圍
也不見得令他的人生也有意義

結果他還是回到那條他愛的村莊
和那些從小和他生活的人一同生活下去

我忘記在那兒讀這個故事
記著情節只因為它說明了一個道理
我們可以有一個中間的思想 (例如高層次的思想與他人的愛之間)
但我們的選擇是很難中間的

也斯寫過 (大概是這樣, 我後加了...)
我們努力阻止令事情發生
也奮力想令事情發生
於是我們抗爭, 做著我們做認為應該做的事情
遊行、反貪污..(或者反世貿、爭取民主、鬧主教、支持政改..)
跟著列隊
但又開始厭惡列隊的排他性 (雖然也一定居高不下的排斥過他人)
又對過度渲染的情緒產生反感 (又或者其他原因)
所以最後停下來
抑壓著憤慨
在浴缸中淌著血慢慢睡過去

我們知道報紙背後是那麼多需要改變的事實
但明天街頭依舊沒有我們的絕食抗議
而地獄之門應該會因這條列隊太長而關上吧?

這不是一篇建議方法
只是一篇結集感想而已

2 comments:

波夫波的廁旁手記 said...

多謝俾面!以這麼大的篇幅來回應"中間".
你說得對,"中間"是很難站得?的地方,那只是世界的一點,而我們有的是一雙腳,所以我們走起路來舉步為艱.
我很喜歡波蘭斯基的"鋼琴戰曲",鋼琴家在那紛擾的世界裡,他不是英雄,也不是狗熊,他失去尊嚴,也充滿希望,他最終只是很簡單地想繼續生存下去,並再次繼續他的鋼琴生活而已;有人會說他是苟且偷生,我會說每個人到最終不就是為了那小小的一點而掙扎求存嗎?
我覺得波蘭斯基是真正同情所有世界上生存的人,即使是最近的"孤雛淚",那位如像天使的小孩,最後不就是為那位混混流氓而作最後的禱告和寬恕嗎?
我想,我還未到真正的"中間"呢.

paul

李CK (不是阿K) said...

很喜歡這句

"地獄之門應該會因這條列隊太長而關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