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我和達明一派,同生在1984。對我這一輩,他們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
    2 months ago

6.30.2006

More than a fragile sculpture


(1990) 很好看的文章。周耀輝寫得很好

我們甚至連你在哪裡畢業,家住哪裡的客套話也沒有說過。直至八五年,那一年的五月,我們一行十一人一起到中國黃山旅行。有那麼一個晚上,我和黃被編到同一房間?。房間很冷,很黑,也因此顯得很空曠。我們躺在相距甚遠的木板床上,竟然攀談起來。他當時說的話我已經記不清了。我只記得他說了許多關於他的過去的話:他就讀工業中學對他的影響,畢業之後所走的路之類。那是我第一次深深的感到,這個比我年輕幾個月,看起來卻年輕好幾年的男子,原來並不僅僅是尊漂亮的雕像。他是易碎,也曾碎過。在高山的空間,我還記得他的聲音比「明曲晚唱」好聽得多。   

旅程之中我還發現了他們一眾寵他的另一個原因。黃是個很懂得說故事的人,無論在火車上,飯桌前,他們總堆著他,聽他說故事。而黃便會像個魔術師般,從他的帽子?掏出一個又一個的故事來,音樂的、電影的、文化圈的,彷彿說之不盡。那時他描繪電影《BLOODSIMPLE》述說一部載著屍體的車子在田野間輾過,留下兩道胎痕的映象,至今我還清清楚楚的記得。

記得motclub音樂會那次,明哥冒著被台下歌迷dup的危險,打了個越洋電話給周耀輝,祝他生日快樂。大家等了好久,電話才駁接上,明哥講電話也講了很久,還要我們對著電話嗌「生日快樂」,那時覺得,明哥對朋友真的很好,而且是傻的。

如果可以睡覺前聽他說故事,磁力一定很震憾,幸福的周耀輝。

(關於周耀輝,除了是我最喜歡的填詞人,我能說的就是他曾為愛情放棄學業的事,讀讀下離開了歐洲,大家都以為他為政見、為國家什麼,原來只是因為要去追一個愛人。故事好像是這樣的。 )

ps 因為剛買了電幻狂想曲的dvd~ 要紀念一下這件大大大大事
pps 我要找Rock Me Amadeus做我的鈴聲, 不過唔要蔡德才rap版.......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