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古澤良太的編劇法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影話 | By 林綸詩 2017-10-27 《乒乓情人夢》(圖)11 月9 日在港正式上畫,編劇古澤良太是華文區知名度較高的日本編劇,主要是作品《Legal High》(2012)得到很好的反應,遠超他的長壽劇《相棒》(2005...
    1 month ago

1.12.2010

關於結婚,我想說的其實是....

....是預言!

昨天是結婚一半個一半年的紀念。來個預言驗證。送給湯徵兆的。

老公話,人生最大的兩件事是紅白二事。我想過,若我有80歲命,我的紅跟我的白就相差六十載。80年命,是一個算命的告訴我。我一向不太相信算命,但因為結婚我意外得到這個預言。結婚前我們要去家計會做婚前檢查,篤信中醫的兩口子當然也私自去了中醫做全身檢查。如何補身不用多說,最有趣是他說我有八十命,叫我好好養身。其實我也不太介意短十五年命,十五年是我和老公相差的歲數,只要我們的健康率能同步,我短十五年命就能同年x了。說起歲數距離這回事,他又說,你這女孩,幸好找到這位先生,否則以你的性格,三十歲後也結不成婚。

是不是真的算命我不知道。但識我兩個鐘的人也不難看出我既不定性,又諸多藉口。思前想後,是大部分港女的性格,我亦不例外。不是嫌人家不夠好,就嫌自己愛得不夠。拿不出山盟海誓,又怎能接受呢? 但湯老先生不同,他除了會用自己孤獨老人的幻象來搏你的同情,最厲害還是在你毫無心理準備下,在順德酒樓內(及一群搭枱的裝修工人前)跟你求婚,而那天還是拍拖的第一天,叫我怎拒絶? 在啫啫肉炒芥蘭面前,人根本不能想到求婚二字。這個偽求婚佈局,我後來想,是絶對在他計算以內的。他太不像求婚,我也沒有閒情去思考;又或者說,他有勇氣求得那麼馬虎,我也有guts屎去立刻答應。情況有點像大學時被人「兇」一齊跳入天人合一池,結果是我不敢跳入水池,卻應承把自己一生許了給他。

其實說真的,我也是結婚後一個月,才慢慢意識到自己可以接受結婚這回事,接受的意思跟意願沒有關係,只是之前不太肯定自己可以做得來「老婆」這個身份。經歷過兩次移民,我對新環境一向抗拒。不喜歡執拾東西、不喜歡丟掉舊物、不喜歡重新適應一個新的地方--它的交通網絡、它的鄰舍關係、它的街市商場。但答應得了結婚,也不能把這些問題掛在口邊。也曾經擔心做不來「太太」的職務。可以每天煮早餐嗎? 可以記得雪櫃食物的過期日子嗎? 可以知道炒到公仔面給老公的朋友吃嗎? 也有些不關於「食」的擔憂。但不論如何,還是硬著頭皮上馬了。

後來我讀到,小克說,為何大家要這麼緊張先後次序。為什麼不能結婚後才培養長久關係? 為什麼不能生仔後才買樓? 為什麼總要花時間去弄清楚、搞準備,才去實踐呢? 到頭來不單可能失去更多。我想,從前的人盲婚啞嫁,一樣愛得濃烈。一起捱窮,一樣養得成快快樂樂的一家。我想,他是這個意思。而實際上,我這樣被「局」上車,對我這個「越諗越驚,越驚越諗」的人來說是最好的。

結婚了半年,我慢慢發現,人的適應能力真的很高。我真的可以每朝六點半起床煮早餐,放工可以去買菜,記住床單幾時該換掉,懂得電視可以駁幾多部機....近來,我還接受到自己生仔湊仔的畫面,只是還未想像到如何請一個會叫我做"mom"的工人。目前來說,婚姻最享受晚上有個枕邊人。別說那些成人遊戲,睡在他旁令我想起小時候和妹妹玩「屁股對屁股」的日子。我最享受們每晚都會望著天花板傾偈。就像每天晚上都有宿營的環節。邊談邊睡著,我小時候好像想像過這樣的畫面--結婚,的確是一個預言的成真與實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