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我們會否是 最後一代看「新聞」的人?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視界 | By 林綸詩 2017-10-04 九月十九日,政府新聞處正式公布讓符合四項條件的網媒,正式進場採訪政府活動及記者會。 九月廿五日,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則在專訪中表示,最終台灣和香港的員工到最後只會剩四分之...
    1 week ago

9.27.2011

菲印傭也是桃姐也是人

繼爭取居港權後,因為電影《桃姐》的感動細緻攞獎香港特色人情味濃無可替代不可復回,又一大堆專欄作家狂抽水,不單紛紛拋出自己的華人傭人,更不忘以「今菲昔比」來彰顯今非昔比。

有一次看阿蘇說以前的媽姐偉大,什麼也做得井井有條,不像現在的菲印傭,只懂「I for吉 I for吉」(I forgot)。那時有點點反感,但當個別例子得啖笑。但居港權事件以後,更看到香港人如何不放過任何打壓異己的機會,大部份人不從法律的層面去說,而是渲染種族仇視保衞家園。今次輪到影評人專欄人,無啦啦大灑眼淚講自己個媽姐都算 (who really cares....看影評只想看你分析劉華/Roger個媽姐,不是解構你個媽姐) 還要踩現在的菲印傭兩腳,讚不是只有踩人的一個方法。

看過那些媽姐的故事,要用菲印傭做結尾不是呃稿費,大概便是被他們落過毒用過牙刷洗地板,但這些人是否無諗過...
一、現在他們都是越洋過來,不同媽姐是同一文化背景。而香港人大概在他們還未適應時,已豎起一個「防人之心不好無」的樣子。其實我聽工人說,他們亦是越來越防僱主的,這是哪一方先做成? 我覺得是以為社會較發達個個懶醒的那一方。
二、以前主人都會叫媽姐一起吃飯,結婚擺酒都會請。今日我們可以出街食飯然後叫人家坐在酒樓出面,你怪人家對你不夠好? (我見過好幾次,一不就是同枱都不讓她們吃)
三、話媽姐犠牲了自己家人/不結婚,一生侍奉一家好幾代。菲印傭何嘗不是?更甚是菲傭是有兒有女的,而且人家不是不想侍候你好幾代,是香港人喜歡用完就棄,兒女長大後,把人家退掉,以後對對方可以不聞不問。

其實我也是從個人經驗而說,我身邊真的個個是好賓賓,見過有些教得比父母好,那孩子是執到寶,否則他長大不是那麼有禮有品;見過任勞任怨,湊大的小孩結婚返新工都很上心,她是多著緊;還有一個生病了,我給她一張戒口紙,有天我發現她無時無刻都帶在身邊.....

文化阻閡不是讓我們有藉口去「駛」她們,或去不感激她們,反而是要讓我們練習如何在不同背景裡,就算彼此的英文都如來自兩個不同的星球,都能如像親人般相處。

Featuring
菲情歌 - 謝安琪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