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我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達明一派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情歌類的社會主題,當中有不少篇幅更是描...
    1 month ago

10.21.2011

那些互不相識但連剪影輸廓也認得的人

我家身為天主教徒都是cool cool的,沒有參加什麼團體,也沒有什麼相熟教友。小時候每個星期只是去教堂,甚至聽神父講說話我也可以斷了片。好聽點就是自己默默祈禱,實際就是自我修行發夢去。不過每個星期總會在同一時間見到差不多的人,經文我記得不熟,但人的面孔我可是認得牢牢的。

還記得第一個喜歡的人是個輔祭,因為我每個星期都會數我們的堂區有多少個輔祭,我還告訴媽媽我喜歡了一個人,他是個輔祭,因為他很靚仔。有一次出去領聖體時,我特意走到他的旁邊,四目交投,然後看到原來他滿臉墨屎。不過無減我對他的愛,當然亦無增我對他的行動。

雖然沒有上過主日學,倒大約記得差不多年紀的有什麼人。每個星期都一起跟著爸媽去聖堂的白日夢同黨。然後有一天,會見到那些和我差不多大或小過我的細路,突然變了個 man。我會壓著自己的尖叫。有時候沒有見一兩個禮拜,男的會變了鬚,女的會變了大胸,我記憶中都shock過不少次。

自從返了新工後,每天是乘城巴由沙田往中環。7.38那班車椅子是臭的,所以我現在會乘7.48那班。但視乎工作量,都離不開乘搭這兩班車 (朝早有東西要做我會忍臭搭早一班)。於是天天也是見到差不多的人,上演著每天的晨早劇場。有時候看在第二班車看到第一班車的人,可以暗笑他遲到。有時候又碰見那個不理有沒有位子死衝上來的女人,又這樣''never learn a lesson''死死地氣下車搭第二班。哪個女人聽收音機,哪個青年聽ipod,哪個師奶玩電話,哪個阿叔睇報紙我都認得,坐在他們旁邊都會得到不同程度的深淺睡眠。

第一對認得的是一對是洋人老公和港人老婆,老婆還長得很像主播! 有時會看到他們一起坐,有時候會看到他們分開坐,女的都是嬲爆爆,男的就一個沙包般,很無奈被丟在阿嬸旁邊。他們這樣反面的頻率很高,兩星期一次,好好笑。有時候連放工也會和他們一起坐一班車,通常下班後女的都原諒了男的,但男洋人的樣子永遠都是無奈的。

其實我懷疑有沒有人認得我。那犯法在巴士吃麵包,眼戴口罩或墨鏡,睡覺睡得擘大口的女人,究竟何時才會被人拍上youtube?

Featuring:
甲乙丙丁 - 蘇永康、張學友、許志安、陳曉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