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我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達明一派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情歌類的社會主題,當中有不少篇幅更是描...
    1 month ago

12.01.2011

天與地之間的真實

網上人人談論《天與地》,除了破格的劇情及手法及對白,就是其有幾真實。不如就趁此談談戲劇的真實性。(不是針對天與地,因為我只看了第一集)

早前港台有個家暴系列,稱作實況劇。我覺得實況這兩字實在太好。戲劇,就是有實有況,也即是有research back up。現在的情況是,很多戲都只集合一堆哲理 (或漂亮畫面),用角色的口說出來,通殺一個個普遍情況,又方便又有利於最潮流的轉載,接著就會被視為好戲。那其實是sound bites,不是戲。戲本身就該用劇情來傳遞訊息,直接講出來的話,很突兀,亦很偷雞,最衰係縱壞觀眾 -- 若務必令觀眾慢慢感受到主題,效果定會深刻過你兜面掟過來。

順手講講《大藍湖》,套戲蜻蜓點水地說兩個失意人事。其中覺得結局甚有玩味,埋尾時講到(劇情開始被披露,不想看的請跳到下一段)男的一直自傷自憐的初戀故事,原來有一情節/結局是他自己編的(九把刀個friend喎),女的無意中發現,怒不可遏,因為她曾陪他去找初戀情人,陪他療傷。她罵他:只是因為不懂處理問題,就編一些自欺欺人的東西出來。

講者無心,聽者有意。我無聊地想到這也豈不是很多戲劇的問題。作為觀眾的我唔怕你唔識處理,只怕你講大話。《大藍湖》無gimmick(宣傳說夢幻,其實除了靚靚濠涌真的沒有什麼夢幻),故事沒有起承轉合,沒有低谷高潮。但只係一樣東西,已比很多新人優勝--就是真。

聽說現在高質編劇技巧流行沒有高潮迭起,情節奉行可加可減機制 (其實係鄧小宇講黃詠詩)。目的就是做出什麼也可有可無的平淡實感。在一定程度上,我是很認同的。越大就越不想要大主題,也不想要什麼靚畫面。只要對白和情節真實如身邊日常,就已經要還神感激。電影和音樂和文學,都不該再用來逃避,而是用來助你面對人生的。

大隻講是最容易的創作方法,當然亦不是很厭惡,因為只要大隻講得漂亮過癮,也有一定價值。其實不漂亮也不要緊,最怕是以真實之名去拍一些大隻講的故事。不是人人也是Jane Austin,能夠不用經歷、閉門想像,就成就到好戲出來。就如你要表演還是演技,電影裡劇本如演員,越真越動人。追加《大藍湖》的覃恩美,和《桃姐》的葉得嫻一樣,越老越踏實,比之前在港台演的更好。

Featuring:
一念之間 - 鸞鳯和鳴 (家暴實況劇)
Picture

延伸: 講 鏟 片 再戰影壇: 覃恩美

2 comments:

oldmor said...

欣賞平淡確實是香港讀者、觀眾最需要學習的事,可這關乎民俗性吧,香港人天生太心急,(也許源於難民和殖民地心態,很擔心突然變得甚麼都沒有?)以致甚麼都要"爆",覺得一爆能遮十醜~~ :p

林綸詩 said...

是呀, 講得好啱, 不爆就是沒有劇情, 講哂出嚟先算有劇情...

之前睇返新浪潮導演那一ja電視劇, 人地o個d先算拍電視電影...亦看得出以前觀眾的接受能力是可其高, 天與地只是深過平時的小小, 還是在tvb的格局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