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我和達明一派,同生在1984。對我這一輩,他們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
    2 months ago

1.06.2012

The Tree is Dying, you know?


又過了聖誔。放假前,公司和樓下St John's Cathedral 也訂了真的聖誕樹。是繼我在溫哥華住過之後,再次近距離擁抱真的聖誕樹。

聖誔樹是松樹,pine tree。香得很。以前細個家裡會買一棵假的,那種膠的質感我現在還記得 (媽媽太縱我們了,一踏入十二月她就會把樹搬出,然後我們一起掛天使和波波上樹) 。後來第一次見真松樹,才知道那種膠是模仿松樹那尖得像假的葉子。

在溫哥華讀中二時,有一個聖誔,凡是加入運動隊的都要做勞力來作慈善用途 (可能是認為我們都有充沛體力),別看我如今一隻豬的模樣,以前可是羽毛球校隊,於是....也要一起到Ikea幫忙鋸樹和運樹。加拿大人十分不痛錫小孩,我們只有中二那麼大,每人分派一把 SAW I、 II裡的大刀鋸,用來砍樹和鋸樹基。客人選好後,我們問個base要多高,然後就替他鋸鋸鋸,四十五度,好讓他們回家後能插在海綿中。若是老人家,我們就會替他們把樹抬到車子裡,都別說那些樹不重,簡直令人提早腰骨痛。那幾天Ikea給我們的工資,就全透過學校捐出。

我記得自從那年的聖誕後,松樹的味道一直沒有離開過我的大衣,媽媽還因此十分煩惱。因為時間久了,那味道也像腐壞一樣。直至回流香港時,丟了。

今年看到很多真樹,我很納悶在香港也有這麼多殺樹行為。妹妹安慰道:你想想看北美家庭每戶也有一棵,does that make you feel better?

唉,一點也沒。假期過後,樹都不見了。其實聖誕節若是人搬去樹那兒,不是樹搬到我們處,那不是更好吧?然後,又到年花的季節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