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我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達明一派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情歌類的社會主題,當中有不少篇幅更是描...
    1 month ago

1.23.2014

女傭記 - 天使變魔鬼

我和很多認識的人,和傭人關係很好。大新聞發生,土生土長香港人虐待印傭,很多人同情,也有很多人說他們虐待少主或老人時,咪一樣。

其實傭人真係有好有唔好,但我自己經驗所得,真係你對人好,人地唔會對你太差….我長大期間,有幸有兩個不同的菲傭在不同階段時照顧,有一個特別close。婆婆的傭人也是從小睇到我大,然後便是現在請來湊樹樹的。全部都是富愛心,工作方面也很好。

很多人說,你好彩啫。但真相是,湊大我的那位曾告訴過我媽,我們移民後,她在下一個僱主的碟裡下漂白水。我現在的那個,在中東打工時,曾曠工,駁咀駁到毁約個日,叫佢做咩佢都唔做。我實在很難想像,這兩個充滿愛心的人,在另一頭家會判約兩人。

其實原因都只有一個 – 就是僱主不體諒不溝通。中東那邊僱主一向恐怖,且法例容許他們沒收護照,放假也要在僱主視線範圍以內 (=.= 這都是我們餵夜奶時在漫漫長夜談的話題,真的大開眼界),她的僱主不動手,但常常尖叫,又出言恐嚇,她受不住就罷工。可幸是男僱主很好,理解她並讓她回菲律賓 (很多菲傭在那邊最後是要潛逃到大使館才走得甩)。至於湊大我那個,為何要下漂白水? 因為僱主日日檢驗碗碟,話唔乾淨,嫌三嫌四 (她在我家並無這個問題,我媽話佢不算超級乾淨,但接受到),她受不了就漂下D碟,僱主先話終於如新的一樣! 她後來見我們還當笑話般告訴我們。

天使也會變魔鬼。

僱主也一樣。認識很多朋友是很好的人,但對著外傭,便立刻擺起一副老闆款,做了自己眼中最討厭的老闆,忍不住指手劃腳 (做了媽媽也一樣,有時忍不住話仔仔,越罵越停不了,把他的錯誤無限擴大,我稱之為…權力使人腐敗)。結果做成惡性循環。

我在外國公司打工,起初不知為何,外國人家的傭人都很好,外國同事不是讚不絶口,就是沒換過工人。難道傭人都崇洋? 對白人特別好? (工資如本地人給的差不多),而且即使僱主要回流,他們不能跟隨,他們也說不想再幫本地人打工 (有點像一般香港人入了外國公司,嘆慣較人道的待遇,也很難找回本地工吧…)。我發現就是一般外國人不拘小節,最緊要小孩安全,其他東西不太在意。有同事家裡的碗碟全有裂痕,有同事的洗衣機要給工人朋友的朋友洗衣,他們生氣嗎? 少少啦,但他們會覺得傭人有缺點,但未至於要炒要罵,其他基本的做得OK便行。那也是待他們如家人的一個反映。

不是說要把她們當上賓,只要不先入為主,不必過早下馬威,對她們來說已經是公平。退一步想,要你離開家鄉和小孩,廿四小時住在老闆家裡,他們傾偈你又唔明,文化上又有差異,有時做不到指示,或駁一兩句咀發脾氣,都是人之常情。什麼種族的人也是有好有壞的,但一開始就歧視,只有雙輸。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