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我們會否是 最後一代看「新聞」的人?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視界 | By 林綸詩 2017-10-04 九月十九日,政府新聞處正式公布讓符合四項條件的網媒,正式進場採訪政府活動及記者會。 九月廿五日,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則在專訪中表示,最終台灣和香港的員工到最後只會剩四分之...
    2 weeks ago

8.21.2005

往事並不如煙

今日明報生活有兩篇講童年
一是周保松 二是袁易天
在小溪捉魚捕蟹
在米缸上聽媽說故事
去市集看人變魔術雜耍
去市中心看流動電影
好似好開心
我們這些香港80年代出世的城市細路
童年好像和周圍的環境沒太大關係
好羡慕

每個星期天看完副刊都好大感受
今日又睇李照興同潘國靈的
我每次看都覺李照興很型
想法很酷的那類人 (有時寸寸地那種)
不用說很多資料性的東西
純粹他個人的想法已很吸引
至於我很喜歡的潘生, 則很學識淵博
每次都引經據典, 多點歷史或傳說
看完就會覺得(如他所說)「上了課通識」
而且有時都幾好笑 (係你feel到佢唔係特登/做作那種)

看人寫作很容易會把一篇文字歸類為偏感性或偏理性
今天馬傑偉寫也斯
兩個也很感性
文人會讓你有不踏實的感覺 有自欺欺人的感覺
但誰要純理性的東西?
例如看 消逝
對這兩個文人來說
它可以是不淌血的蠟像 是凝固在冰裡的花朵
但對只有理智的人
它只可以是黑暗 是重重的別去和隔離

對文人來說
傷逝也是淒美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