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我和達明一派,同生在1984。對我這一輩,他們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
    2 months ago

3.29.2005

窒息

阿佩係我爺爺的弟弟的仔
一年只見那幾次 (拜年、掃墓、那些..)
但他久不久就會送來禮物例如簽卡送的首映飛給我和妹妹
我會考考得好 他就從日本買來自拍dc給我

Uncle Felix係我爸爸從前的合夥人
久不久會一起吃飯 (因為那時他未結婚)
但他都和老婆移民到溫哥華幾年了
每次回港都會送來禮物上次有袋 今次有Hello Kitty粟子餅
仲話我地番溫哥華要同我地去打波

以上兩個人的唯一共通點
係由細睇到我和妹妹大
唔係成日見但好錫我地

阿佩...他令我想起我們的一脈相連
咁佢咁錫我地係咪都係因為血緣關係?
親戚, 應該是就算不熟不夾, 都會好愛同好關心對方

咁Uncle Felix呢?
佢其實只係同我老豆熟我
就諗 會唔會係對一d後輩既責任?
我地對我地既下一代係咪全都應該抱有責任?
所謂一脈相承 其實應該係全世界的
所以d人特別錫細路仔
我覺得潛意識上大家都會有照顧小朋友的傾向
應該係人性, 為自己的品種留後的一個intrinsic nature

那天看Global Dimming的紀錄片
地球在100年?會升10度
很多地方都會猶如地獄一樣

我突然咩母性都消失哂
我唔想我個小朋友要係個咁差既環境下掙扎求存

何況
現世代
人理唔到人
更理唔到環保
對唔住地球所有動物
和平沒希望 經濟好不了
民生問題解決唔到 國際問題更不用說
政府根本做唔到野 一切只是循環得越來越差

雖然我係一個快樂既人
但我覺得世界已逐漸喪失令人快樂的條件
所以 都係唔生啦

ps 站在地鐵站眾多自動電梯上面
慢慢上升 回望這幾條機械運輸帶
感覺是多麼冷冰 那麼空洞 那麼人工
我們挖進了地底 為自己創造了地獄多久
這想法簡直令我窒息
(from my 24/3北角自己行)

3.26.2005

my life as a storyteller

因為柏林的天使是mankind's storyteller, 所以喜歡Wings of Desire.
因為Lemony Snicket也是個虛構的storyteller, 所以喜歡他的A Series of Unfortunate Events.
因為Hans Christian Anderson用一生做了個storyteller, 所以喜歡HCA:My Life as a tale.

那天經蘇菲轉述潘國靈在堂上朗讀「我城」
Heide同春花竟然話「好林綸C..」
記得蘇小組話過, 個d將個世界擬物的文字也切合林綸C的世界觀
那天CC Photo Day幫小愛做cam girl
間中鼠去張佬個counter
賴文可問我幫邊個影相
我話係幫LDP的朋友
「係一齊去歐洲的朋友來的
那時我也是和這部單鏡機影
現在又用同一部相機同佢影她的畢業相
同樣一起和她紀錄我們的回憶
係咪好浪漫呢?!」
賴生就答:「咩都可以俾你講到浪漫架啦」
(不過, 我懷疑佢冇乜聽我講野)
我覺得故事係現今世上最後一個magic
所以我係長期生活係現實況和理想夢之間
我的人生某程度來說只是一半真實
另一半係我自己作出來的
我的遭遇我的說話我的思想
但當然, 對我來說這兩半都是真的
以上勁多個「我」字
不過任何storyteller一定要由自我開始既....我諗
因為你的生命是第一個你告訴人的故事

ps 在journal人堆中
很容易發現自己
可能他們都是oberservant和會在意個體存在的人吧
繼bitches發覺我說話時, 總會引誘人打斷她後
同陳珍Iris做HK Soc Proj, 佢地都情不自禁咁ignore我講緊我o個part
我說不了幾句, 她倆就談得很起勁 (係我個pt帶到的...)

真係不謀而合....想起bitches問我
「d男仔頂唔頂得順聽你講野? 會咁有耐性等你講哂?」
我覺得climax係需要一個花園遊去襯托
(from 'I want to be a storyteller', Lam Lun See )

3.19.2005

今天兩個模擬圖

一是灣仔茂loh街重建
一些部份會全部保留
一些會改建成藝術村
一些只是留下圍牆 
(他們說 是像澳門的大三巴那樣,好讓人懷舊)

天,不要加那些冷冰冰的玻璃
不要用那些新木建條舊的木樓梯
不要把懷舊這樣程式化 ,好嗎?

二是海洋公園建漁人碼頭
將會買大量動物 (包括係香港會熱死的企鵝、北極熊等)
所以香港仔的碼頭改建懷緬風貌
將會有海濱、有舢舨
那會海洋公園的就有個好對比了

天,不要統一香港仔做海洋公園的配套
不要把香港變了北極
不要像拍《蘇絲黃的世界》 ,好嗎?

想起《地圖集》有個chapter講有一個模擬香港在沙漠中心
那模型只有景點和酒店
去完廟街隔離便是酒店住宿
去完星光大道便是機場
整個「城市」什麼也沒有
考古學家猜想 原本的城市是不是也是這樣?

香港真的會變成一個純旅遊的地方...嗎?
問題是 我們盛載著本土文化的人可以去那兒?
尤其當我們這不甘心被旺角文化代表的一群
將會面臨被北極熊取替的命運


ps 當看到周子烈分了這麼多xanga寫日記
我問他幹麼分裂
當K係blogspot同multiply post不同東西
我又不知在何處留言
自己竟密謀起事,在自己的xanga開始扮typical英文網民
看來其實人的潛意識也分裂,否則太難滿足貪心的基因

伊能靜的分裂    好好聽
(from my HKCEE soul drug)

3.14.2005

眼鯨鯨

看了六場藝術節和兩套舞台劇和數個projects
當然眼鯨鯨 (不知道有沒有正寫呢?)
不過主要都係因為病倒了, 所以目光有點呆滯

呢排搞到無心向學, 都唔知係因為太累定係懶有藝術
唔想output任何野, 由得我吸收, 我淨係想吸咋
好彩大學都幾頹, d deadline係咁tun, 死唔去

昨晚終於睇埋我最後的05藝術節
o係Arts Center由三點坐到十點半
中間有三個鐘唔郁自己坐係度睇 Love on a Barren Mountain
諗起中學有個先生話我: 「我都冇識人好似你咁架」
因為那陣子去睇電影節, 睇到睡著...又去排隊睇bandshow, 早成兩個鐘, 結果當然好開心咁排第一啦

琥珀 The Nightingale 拜金國際俱樂部 Brazilian Guitar Quartet 像我這樣的一個城市 盼望篇 懷念篇
加唔關事的 愛情戲 和 老馬有火
這兩個多星期就是晚晚不歸家
今天報應來了, 咳得要了我的命!

咁多, 唔係度講感受
今年第一年實行了寫感想在場刊計劃
希望年年以後都keep到

只有愛情戲不是自己睇
今年也是第一年自己睇哂全部藝術節
想了個美好的籍口: 把自己浸在寂寞中
他朝那個人陪你看, 套套也一起看
那就更顯他珍貴了....

睇拜金時撞到郭啟華, 佢話:
「你又自己一個, 乜你冇朋友架?」
次次他都是碰上我一個, 都唔知點答
可能有少少鐘意佢, 所以都覺得佢講中左少少

其實那天之前都有點唔開心
望著台上的拜金
他們的歌詞都很辣
聽聽下想抬頭看看....
上面的disco波波灑呀灑....
一點點光像雪般飄下來....
直望螢幕上出現了四個毛筆大字...
「總覺寂寞」
加上音樂, 真的眼紅了

今 我春日厭厭無心

那天趁著點點愁緒
都為自己的名字作了首詩
知不知道名字對一個人的意義?
"I will not have another name in this life." - The Crucible


ps 喜歡人山人海/明哥/達明的十大特徵
1.好人
2.感性得o黎有少少怪怪地
3.從主流與非主流之間搵到中心點
4.文化藝術唔少得[都是頗牛棚的人]
5.頗為憤世嫉俗
6.些少傳染性自戀[學到教主]
7.日頭光天化日﹐夜晚下落不明
8.應該安靜時就安靜,應該狂野時就狂野
9.信奉明教﹐宗旨系完美主義[仲有好多其他主義]
10.雖寂寞,但快樂
(from PMPS message board -- see external link beside blog title)

3.13.2005

都市行

昨天去了中環
目的是也斯的「都市 人物 食物」影展
他鏡頭下的香港....
頗觸動人心
還見到李歐梵.....在相片中 (他在人物那一欄)
還有馬悅然

一直想來看看三聯書店
其實都幾好~
沒有城邦、新華之前
香港除了Page One和商務
其實還有三聯和天地
唉...算啦, 反正在香港, 大書店怎也不會太紅
d人只會在書展買書

也終於找到Collectables
中文叫易手寶
喜歡英國的人應該會好鐘意
黑膠碟、舊書、舊cd、過期雜誌
在二樓的雜亂的一角
一入門口有陣老了的氣味
一個戴?眼鏡的男人坐在櫃檯前
他旁邊有閉路電視監視著四樓的陳列房
他面前有優質的木喇叭
在播放著異國的音樂

像去了歐洲
好懷念那兒的舊書店
我買了本尼采的《上帝之死》
由於太掛念歐洲
之後便去了馬莎地庫睇野食
好掛住歐洲d supermarket呀!

其實香港這城市
真的會找到很多歐洲城市中的驚喜
問題是有沒有人和你一起去發掘
我自己走了很多路了....

ps 今天潘國靈竟印了我的灣仔文章出來和大家分享
雖然我只用了半句鐘來寫, 文法打字錯漏百出
但起碼都讓大家分享了我少少的想法
若由潘生讀出來, 會是繼和蔡德才影相的第二大浪漫
但最後還是由蘇菲同學讀出, 竟也有些感動
話哂我覺得佢係其中一個少數會認同那個我的人
(from In Search of Wan Chai Aesthetics course, HK Arts Centre)

[以後都會有ps from link box~ hehe 用來寫不關篇blog事的東西, 可以在title旁的external link找到有關資料~ 冇, 都係想自己d日記帶給自己多一點]

3.10.2005

當男孩說話時

董伯伯是個可憐的大男孩
當他大耳垂垂的嚷著離開
一眾同學都不討論project了
一起圍在LDP common room看有線的直播

好刺激呀~
男同學好像我的爸爸
原來男人對政治的態度都是相似的
鬧鬧鬧 批批批

這也會是個好回憶
像我在屋企的日子

那我和你的回憶呢? 要拉到你那兒了
因為這幾天根本你就沒有離開我的腦袋兒
You want me to talk about you?

The invisible guy for 8 years, at least.
The weight of your words
I felt like an ignorant woman in our arguement that day
I've lost confidence to debate rationally with any guys
(Really, it's like I'm so afraid of starting any 2-sided discussion)
I started to wonder, Is this a gender difference thing, or just you and me?
You and me growing into 'you' and 'me'

I can give you anything, if you choose to name it
(Seriously....because I still trust you will choose the best for me)
Then I realize I can't even give you the most basic understanding
This becomes nothing but a contradiction
So I just kept on avoiding because I don't want anything to go worse
And you just kept on reminding me I'm acting like an ignorant woman

I started to review, and because you are one that I have known for that long 8 years
In my life, is there any boy that I can really communicate with?
Seems like I can only discuss things smoothly with girls
I start to feel like an ignorant person that can never get into serious stuff....
The worse thing is I have been constantly feeling like that for the past few days
(Sorry for making Mr. HMG the victim that day, I could not even handle your phone call..)
Gee, what am I discovering...

Then I couldn't stop supposing...
All of you....love me, just because I am kind.
For the rest...thank you for bearing with my ignorance.


或許...我真的想得太多了
又或許我真是不能承受別人對我的不認同

我所要求得到認同的程度
我這要求..是何等病態
而當我越來越自我中心時
這個發現就更顯悲慘

3.05.2005

Pixel Toy Story

3月28日
藝術中心「包氏畫廊」五樓
展開一場
“只求好玩唔理責任亂兜音樂與設計藝術無國界音樂會”

邊個想去請舉手...
然後放番低
打字留言唔該

3.03.2005

Wings of Desire

在家待了兩天
看了這戲兩次

記得由喜歡明哥開始
已很想看這套戲
不失望
勢必成為我最愛電影十大

電影節購了票
之後才聽人介紹
有點心郁郁想進行第二輪購票行動
但近期的舞台劇+藝術節的密集
已令我有點喘不過氣來
我想我還是想要多點休息
覺得自己真的老了

"When a child was a child,
it would choke on peas, beans...
When it became an adult,
it swallowed them all." - by a poet
出現在這戲的詩句
這或許就是Simmel說的blase了
但我就是越大越不麻木
待在這城市越耐
身心就日見敏感
讀到新聞想嘔吐
跑了幾場舞台劇便眼圈黑黑
近期吃牛腩牙肉也痛了
每天被很多東西衝擊
好容易累

但天使也想做人
因為只有人才能觸摸世界的美
(雖然也有醜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