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林敏驄作為「林敏驄」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Live | By 林綸詩 2017-06-15 林敏驄曾在自我介紹寫上: 「林敏驄╱職業:林敏驄助手」。林敏驄作為一個品牌,是歌手、演員、填詞人、音樂人、主持人,不分先後。二十二歲出道,不久已填出大熱流行曲,且還是當時唯一的全職填...
    2 months ago

4.20.2006

其實我好鐘意傾計

鐘意的程度
可能是去到我的人生目標和夢想就是找到可以和我傾計的人

或者 應該這樣說
真係好想找到和我傾到計的人
就是linda所說的默契或soulmate了

小時候
會想像未來愛自己的那個人
可以和我傾好多好多計
由大家出世那一刻的經歷和感想
然後可能逐個逐個朋友/偶像講
覺得愛情, 身為世上最高層次的感情, 應該是那樣的

後來大個一點
越清楚和發展出自己的性格
開始感覺到真的不是人人可以同自己傾到計
可能其實這個時候
喜歡傾計 已是出於想藉這個活動來令自己可愛 (lovable) 一點
或者 來令自己明白
你搞成咁古怪的性格的同時
其實還有很多人像你一樣, 可以陪你, 可以做你的caricature, 可以同你給你體諒和了解
然後感覺好舒服, 不孤獨

兩年前看自己出生年份的那本書
《1984》
裡面的主角想單獨反抗時, 他不覺得自己是孤軍
就是因為他覺得其中有一個角色 O'Brien和他有種connection
他總''形''住O先生是明白他所想的一切
他們未說過一句話前, 主角已認定他是了解自己的
有時他說O'Brien好似他爸爸
有時我甚至覺得他是基的, 他對 O'Brien的不只是明瞭, 而是愛
有時他說"O'Brien was a person who could be talked to"

1984講的是更多更多
但我最常想起的就是主角對O'Brien的感覺
好一個''who could be talked to''

對這個世界有很多感想
但真不是謬謬然會和別人談
一是我狗眼看人低
二是就算遇到, 也奇怪的得

然而回到最基本的那個幻想
其實可能真的只會是個幻想
我每次開始欣賞一個人
我都會想他是不是我的O'Brien
總希望可以和他坐在一塊草地上
純粹談談天談談地談談文化談談感情
又會覺得他開口前, 其實我已猜到他要說什麼

我很喜歡這種感覺, 縱然可能真只是個幻覺

而這駐定是永遠不會達成的願望
因為
1. 沒有人會無啦啦同你傾你想傾的東西, 尤其是新相識
2. 傾到那些, 就會是你的戀人/朋友...之後很難再很「陌生化」地傾計了 (不過要提提的是, 我是找到幾位可以這樣傾的人, 心照)

記得有時和一個新相識的人並肩而行
談一些無聊的話
那種感覺又會回來
其實想衝口而出
「你願意坐一坐來和我傾下計嗎?」

唔怪得酒吧這類東西, 咁hit
對陌生朋友的感覺
總是有一大塊留白的空間讓你去幻想

不知你新識我時, 有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算啦,你果然是處女座a期..

我成日覺得,我其實好想同人傾計,但正常香港人唔會成日想聽人講?/聽我想講???..

linda

綸's said...

你講到我好似某某大陸樓盤, d咩b座第二期

處女座(too)男生 said...

很久沒光臨...留個言跟你說我還健在.
我也很喜歡和人傾計...交談往往是了解人最簡單、最直接的途徑

我最近忽然和人談了很多...很多很多...多得自己也不能想像.

想起了 Eason 的 Shall We Talk.... :P

蘇菲 said...

冇人懷疑教主想找人傾計的心願的
看你的od想得多頻和失眠情況如此嚴重就知了=p

一直看這篇
一直等待自己的名字出現
話晒我已把你歸類為我的soulmates之一
你斷估會禮尚往來=p

不多朋友的我非常有同感
奇怪這些年來, 到現在為止還能交心/想法的朋友
不少都是來自初相識交談的火花
一位是愛中文, 對教育滿腔熱誠的中同
中二一段時間她就坐在我旁
跟其他同學聚舊, 她們對我們的記憶
就是「堂堂傾到好似城市論壇」
另外還有不少次
一些偶然的會面
如會考/高考/ayp/ocamp
我有幸遇上一些一傾即有火花的人
談談話劇/對這城市厭惡
當然部分自那一次見面後, 就沒再聯絡了
我懷疑, 是我們這類不大majority的人
遇到志同道合的人的命中率才更高?

跟人狠狠地傾計 真是很難呀
大家都太忙了?
有時想約了一個下午出來傾計(好像每次連珠炮傾電話後都傾不夠似的)
都覺得忙碌的baby你負擔不起
難怪我常自言自語, 嘿嘿

如果另一伴能是soulmate....
你也起碼halfly辦到?
我發覺跟jill要在旅行時
才能談一些較深度的問題
在香港談, 反而頂不順我倆都如此cynical

蘇菲 said...

ok baby
我應該禮諒朋友多的你面對的壓力
我還是做回情婦的角色=p

outofplace.cham said...

「沒有人會無啦啦同你傾你想傾的東西, 尤其是新相識」

這樣說未免太悲觀。

好認真,其實無話唔得。睇下你肯唔肯試。

當然,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restricted area,是不會和陌生人/新相識談的。但每個人的restricted area有多大,也是很因人而異的。我就有過不少經驗,和新相識的人談一些相對內心的問題。例如感情,例如理想,餘不一一。

令你卻步的,與其說是「大多數人不會這樣」,不如說是你心底覺得odd。

不過,如果真的覺得重要,又何必怕odd呢?

我甚至會說,odd這種感覺根本就係我們加諸於實驗自己生命的可能性的重大障礙。

其實很多東西,嘗試的話,會有出乎你意料的結果。當然,亦要緊記,失敗乃成功之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