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八十後 作為達明一代 - *新推出的《達明一代》全套除了有新鮮錄起的達明一派歌曲翻唱,還有一九九六年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達明三十一周年,把這相距二十年但同類型的企劃放在一起,更感到達明對年輕人及年輕音樂人之重量。* 我和達明一派,同生在1984。對我這一輩,他們一直亦遠亦近,一出道已和當時主流流行樂隊音樂不同,再加非...
    2 months ago

4.07.2006

Don't forget the breeze

上個星期五是最後一個photo day

找工作, 見了兩份工
(東方和文匯也是男人,女孩子總覺得in你的人有點不同,尤其他是三十五至四十歲)
(嘩哈哈,我又知人地幾多歲)

「其實我也沒什麼目標,剛畢業什麼也見見吧。去不同報館看看也挺有趣。」
「咁係既,有得你見已經好好。(!!!!) 你成績幾好喎。聽你講野好似英文好過中文,你寫的中文怎樣?」
其實我係冇講過英文 (mud jai)

那是個文匯報港聞版主任
佢同我傾完三個字後, 話
「其實你都幾似我,什麼也會看。」

文匯報在香港仔,黑夜裡會看見黃燈和水 的倒影 (那條水道...是海來的是嗎?)
我在清明節的晚上七時去見
報社的那間工廠舊得可作電影裡的場景
佢送我去lift口, 話其實係港聞要人, 副刊應該沒位了

原本冇諗住寫文匯這麼多
但每次見工總會見到自己多一點
而寫od總是喜歡寫自己多一點

那天上湯禎兆 (這名字的倉頡碼好難拆) 的課
他說, 你們這一代要搞起的是九十年代
現在無人敢不回望八十年代 (又係喎, 有一排甚至感受到壓力, 不得不看回八十年代的電影, 聽回八十年代的歌)
是因為他們一班人成功掀起的懷舊潮
而九十年代一定不可以不講一個人

明哥

叮一聲
其實我心頭震了一下
(還有點千金散盡還復來的感覺! 哈哈哈)

由中四開始
被捲入旋渦
除了不斷倒錢給明哥的音樂和他介紹的音樂和向他致敬的音樂
還有花盡時間讀他的訪問看他愛的電影望他喜歡的藝術

其實壓根兒是有點罪疚感
連vcd店的老闆也覺得你很怪 (我問, 有冇黃耀明做過的戲, 結果買了急凍奇俠)
花這麼多東西去愛一個遙不可及的人
突然有天
有人告訴你
愛他是有益的

不只是明哥
還有他連帶的整個世界---看那些蟻larn的歐洲電影、聽那些電得死人的音樂、讀那些畸型的漫畫、去那些會睡著的藝術節節目
他開了一道門, 告訴我你未見過的, 便去試試吧
可能到最後我只能是個「不過如此」的傳媒人
但至少知道我沒有愛錯一些東西
不止是情感上的pay-off

那一堂很comforting
可能我把湯生告訴我們的意義誇大了
但真的好像通了一些看法和做法
當你看了一大堆東西的時候
知道怎樣把它們拉埋去非享受的意義

希望找到工作後
我不會忘記那一陣吹起我畢業袍的風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相信我們找到工作後
有些東西壓根兒是不可能忘記的
大抵會放埋一二角
用盡力同個世界搏鬥
但係閒時失落時都仲會有野支撐著我們


我都希望我不會忘記著住畢業袍跳起並扯爛袍的一剎
那時我的心裡陽光燦爛

我想我們都是的

張一心

Anonymous said...

baby我覺得你可以咁徹底同從一而終咁喜歡一位偶像,好令人感動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