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我們會否是 最後一代看「新聞」的人?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視界 | By 林綸詩 2017-10-04 九月十九日,政府新聞處正式公布讓符合四項條件的網媒,正式進場採訪政府活動及記者會。 九月廿五日,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則在專訪中表示,最終台灣和香港的員工到最後只會剩四分之...
    2 weeks ago

8.13.2006

死亡

那天看《瘋狂的石頭》(事先應問勞康言, 話哂新星導全部戲佢都睇過)
大家都知這是黑色幽默的喜劇
帶著胡鬧的心情去看
雖然劇情不太假
但在這樣的期望裡去看
不會對故事過於認真

片中只有一個人死
是將近尾聲時, 一個賊好戲劇式 (搞笑地) 從電單車上跌下死去
他的意外荒謬得令人發笑
我們都看慣這樣舖排的電影情節
但由於這陣子有親戚過身
那一下我覺得強烈不安
從現實逃避了七十分鐘
剎時間竟回到真實
那突如其來的逝去 那隨時可以發生的消失 那一秒中鑄成的永恆
我那一刻想著: 點解要佢死?

《死亡筆記》也有很多人死
這套電影人物的死符合「合理期望」
起初也覺得ok
看下去, 越來越多人死
很多角色就是憑他們死的那一幕出現
我開始同情他們
像我看到的電影時間就是人物的人生
他們怎可以沒活過就死了?
就是因為我們太害怕死亡, 所以才把死亡當作說故事的工具嗎?

《Basic Instinct 2》(電檢才要看的, 不要買dvd)
更將死亡推到去極端的兒嬉
那個八婆說要試試殺人, 去證明他人的死亡是沒什麼大不了
她要用其他人的死亡去推進自己的靈感和創作
這樣明顯地利用死亡, 當然令人生厭
但也令人發覺, 只要轉一轉處理手法
我們不是一直都在接受人物死死死?

都唔知自己講緊咩, 說得那個字太多次
BI2裡有幾句 (大約)
"Only death is real. And sometimes sex."
"Why is sex only sometimes real?"
"Because I've already forgotten the face of who I fucked with last night. But if I watch somebody die, I'll never forget his face my entire life."

1 comment:

baby lam said...

Very true qu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