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稿子

  • 古澤良太的編劇法 -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影話 | By 林綸詩 2017-10-27 《乒乓情人夢》(圖)11 月9 日在港正式上畫,編劇古澤良太是華文區知名度較高的日本編劇,主要是作品《Legal High》(2012)得到很好的反應,遠超他的長壽劇《相棒》(2005...
    5 weeks ago

4.29.2005

歡樂滿西九2005

這是西九龍皇帝我最鐘意的Act

第四集了, 由2046特首不見了到開咪封咪
(應該係只有問責制唔制冇睇)
全部都係同bitches@journal
上次開咪封咪講傳媒多, 特別有共鳴

想找回上次寫開咪封咪的review, 應該係multiply堆亂碼中

今次依舊笑到傻左, 真係好叻的演員 (對白超難)
但提醒自己, 不要掛住笑
今次的暗喻meanings好多, 掛住笑反而吸收唔到

有人問過我, 點解香港人咁鐘意煲大「身份認同」呢樣野, 沒什麼大不了
看完今次的東宮西宮4 我諗我答到?
身份認同係源於一個對這個地方的愛
他不是香港人, 所以不會理解
它是當人人在研究universal的人性時
你想縮窄範圍只討論香港人
為什麼諮詢時沒有人問曾司長什麼是Duchamp?只會理程序上的問題?
為什麼越來越多殘格八卦雜誌? 但又越來越多人冇佢地唔得?
為什麼越來越多人不懂英文? 以為不久的將來廣東話會當道?

曾蔭權同'Paul'(意思係過了身的教宗)傾計
對答好好笑
但何不又是為曾說了些話
個個都罵他不好
又有幾多人真的可以挑戰到他的不足?
香港就是這樣
誰不是沒遠見, 沒quali, 沒R&D概念?

陳浩峰唱那40首K歌加埋的長曲
比古巨基勁十八萬倍
我們就是這樣
被一模一樣的東西娛樂
然後還以為自己好in好開心
最後幾段是
"Let it flow Let it flow
I can't control so let it flow
Let it flow Let it flow
I lost my soul~~
為何白白地讓眼淚流
淪為骯髒鐵鏽
做隻貓 做隻狗 x 3"
再笑唔出了
佢聲嘶力竭背後 是在問
香港人的靈魂 去了那兒?

記得上次的香港家書最感動
一幕幕由清晨至夜晚的香港街景
看起很感動 很心酸 我們的地方呀
今次的香港家書是一棵棵樹
有和1998年對比的, 也有現在的
看著稀疏的樹葉
我想 這家書不但是在說大樹
還有其他很多很多香港人不珍惜的東西

也記得上次蘇小姐坐我後面哭的時候
我沒有眼紅的衝動
因為我覺得至少台上台下的人
對香港來說都是有希望的
今次也一樣
從台上除了香港人失敗, 還見到剩餘生動的靈魂
再望望我前排一對爸媽帶著十多歲的兩個小孩來看
We haven't completely lost our soul....

Add Oil Lor! :)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希望東宮西宮5..6..7..infinity
都可以和你們看!!
.
謝謝美味小籠包
.
k

Anonymous said...

btw, 以你的自助餐式人生可能
真的arm New York呢!
,
哈哈
我是london!
yeah!
.
又係k

Anonymous said...

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直至幾日前,我從沒覺得自己其實也有大香港主義。話說早兩日上韓文堂,老師問電視在香港大概幾錢一部---我地果陣學緊數錢。我隔離的西班牙人話:"Hey, she’s not from HK." 之後我問番佢點解咁講,佢話佢一直以為我係from the Mainland。果刻我幾乎衝口而出:我係香港人﹗突然發覺自己的執著呢~~~
May

CU Katso said...

香港中文大學天主教同學會送舊感恩祭暨聚餐

各位中大天主教同學會畢業班的兄弟姊妹:

一年一度o既送舊又到啦。今年,我地打算於5月17日至5月24日其中一日舉行送舊。為方便大家在時間上作出安排,我地現咨詢各位的意見。

唔知道大家在5月17日至24日期間(除了主日5月22日之外)哪一天會方便,可以抽空參加我地的送舊呢?我地等緊你o既答覆,你可以用email覆番我地,或者同我地o既莊員直接覆番。希望你地可以盡快回覆啦,唔該晒。

至於最後落實的舉行日期,我地稍後會再通知大家。

主佑
中大天主教同學會

-------------------------------------------------
培植信仰,散播種子。
- CUltivator

蘇菲 said...

難得你能這麼樂觀。但林綸詩的樂觀也是她的個人魁力吧!
我再聽順流逆流還是想哭
but Chi Shing said we should believe in ourselves in changing the world
即管相信吧
(我覺得我也是先天下之憂而憂的人 xD)